第038章 一闷棍/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青音也出去了?

沈青桐捧着茶杯的手一顿,“她一个人?”

“嗯!”蒹葭点头。

上回清音阁里的人都被老夫人处置了,沈青音那里所有的都是新面孔,想来要拉拢几个心腹也不是这么快的。

木槿有点紧张的盯着沈青桐,见她不语,就忍不住道:“小姐,五小姐不会也是得到消息,然后冲着大小姐去的吧?”

除了这一种情况,还有别的可能吗?

沈青桐有点不耐烦,只能放下茶碗往屋子里走,“蒹葭,去把你的衣裳拿一套来给我!”

想都不用想沈青荷这是干什么去了!

这个节骨眼上,她这真是嫌死的不够快吗?

蒹葭答应了一声,跑回去找衣服,然后帮着木槿一起给她换上。

沈青桐拆掉头上的首饰,一边道:“木槿跟我走,蒹葭你在屋里守着,应该是不会有什么事的,如果有人来找,就说我不舒服,先睡了!”

“是!”蒹葭神色慎重的点了头。

沈青桐又拢了件深色的披风,就带着木槿匆匆出门去了。

这边大夫人在花园里和沈青桐分道扬镳之后也是没回自己的院子,而是去了沈青荷那边。

这时候也不过刚入夜,她那院子里,正屋的灯火却是全熄,看着静悄悄的。

大夫人才抬脚进了院子,马上就觉得不对劲,当即就是脸色一沉。

“夫……夫人!”守在门口耳房里的丫头听闻了动静跑出来,却居然是沈青荷身边的丫头紫苑。

见到大夫人,紫苑当即白了脸。

“你怎么在这里?”杨妈妈吃了一惊。

大夫人却是目色一寒,抬脚直接往里走。

“夫人!”紫苑一慌,连忙小跑着追上去。

大夫人走到正屋的门前抬手一推,那门却是从里面反锁的。

“小姐睡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然后屋子里就听紫珠不悦的斥道。

紫苑偷偷看了大夫人一眼,刚想说话,大夫人已经沉声道:“开门!”

屋子里,瞬时安静了下来。

“开门!”大夫人加重了语气,又重复了一遍。

屋子里紫珠没敢做声,又过了一会儿房门才被人从里面慢吞吞的拉开一道缝隙。

大夫人一把推开,直闯了进去。

紫珠被推了个踉跄,都还没来得及阻拦,大夫人已经直接进了里面的卧房,一把掀开了被子。

被子底下,是卷起来的另一床被子。

杨妈妈始料未及,当时就沉了脸,扭头问两个丫头,“大小姐呢?”

紫苑使劲低着头,扯了扯紫珠的袖子。

紫珠胆子大一些,咬咬牙,硬着头皮道:“大小姐说心情不好,去……去花园里散步了!”

说话的时候,却不敢去看大夫人的脸。

“散步?”大夫人回转身来,脸色阴沉的近乎能滴下水来,“她一个人吗?”

“是……是!”紫珠再答,一个字已经吐露的万分艰难。

以大夫人的心情,现在必定是要当场处置了这两个丫头的,可是沈青荷不知去向,如果这时候她大动干戈,很难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到时候沈青荷的行踪就要暴露了。

大夫人强压下心里的火气,直接在床沿上坐下,冷着脸命令:“杨妈妈!关门!”

“是,夫人!”杨妈妈快走过去,关上了外面的房门。

两个丫头一抖,齐齐的跪倒下去。

她们都知道大夫人的脾气,也知道大夫人这会儿对她们已起杀心,就只等着沈青荷回来,没了后顾之忧的时候再动手。

“夫人饶命!奴婢们冤枉,是大小姐……是大小姐不叫我们说的!”紫珠见风使舵,还是很干脆的,当即就涕泪横流的爬到大夫人脚下,像是怕大夫人嫌她不够忠心一样,倒豆子似的把沈青荷和太子西陵钰之间眉来眼去的那点儿破事儿都说了。

大夫人本来都没往这方面想,听完之间,只觉得心口一凉,险些一口气背过去。

“夫人!夫人息怒啊!”杨妈妈赶紧过去,给她抚着胸口顺气。

大夫人一手握成拳头,死死的压在床板上,却是勉强抬起眼睛,目光阴测测的盯着瑟瑟发抖的紫珠:“你是说清荷和太子在皇觉寺的时候就暗中相识了?”

她真正震惊的并不是后来沈青荷屡次借出门应酬的机会去和西陵钰见面,而是——

那天西陵钰居然偷偷摸上了皇觉寺?还除了沈青荷,再没有任何人知道?

这件事,说是没有猫腻都没有人信!

这绝对,是个陷阱!

“夫人,您先别气,大小姐涉世未深,有时候难免思虑不周,被人诓骗了。现在事情还没那么糟,您先消消气,等大小姐回来,当面问清楚了情况再说!”杨妈妈苦口婆心的劝,心里也是震惊又恐慌的……

也得亏大夫人从小就那么教导沈青荷培养大家风度,结果这位大小姐是全当耳旁风了,礼义廉耻是什么都不知道,现在唯一庆幸的是照紫珠的说辞,沈青荷只是和西陵钰之间互相暗送秋波的暧昧着,还没有越过最后的雷池,这就还来得及。

“夫人,要不小的带人去找一找大小姐吧!”杨妈妈见大夫人的脸色不好,就试着提议。

她们是没想到沈青荷敢大晚上的一个人出门,还以为是西陵钰想办法溜进来镇北将军府了。

大夫人恶狠狠的瞪她一眼,“你是嫌不够乱吗?找什么找?”

越是这样的情况,现在她越是没办法轻举妄动,虽然她是镇北将军府的当家主母,但是老夫人的势力也不小,万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的消息传出去,沈青荷必死无疑,还不如就这么安静的呆着,别人知道她在沈青荷这里,也只会以为是她们母女关起门来在说悄悄话。

沈青桐这边,因为知道沈青音走得后门,她便干脆绕道,自己冒充蒹葭,带着木槿从前门出去,绕路到了后巷附近蹲守。

她本来以为沈青荷不过是溜出来和西陵钰说两句话,解释一下白天的“误会”,却不想最后居然饿着肚子一直在冷风里蹲了将近一个时辰才看到一剪纤细的人影从远处快步走来,埋头钻进了巷子里。

沈青桐蹲着没动,但是心里算了算时间就突然又开始觉得肝儿疼了……

一个多时辰啊,这十有八九是干柴烈火的要出事儿啊!

这对儿狗男女之间的这点儿破事她虽然早就看厌了,但是想想现在沈青荷的婚事还没落定,心里就不踏实——

这么一顶绿油油的大帽子兜头扣下来,西陵越还会娶吗?万一这婚事出现什么变故……

掰着指头在姐妹三个里头算一算,沈青桐头一次觉得像自己这样太有脑子了有时候也未必就是件好事,搞不好矮子里头挑高个,老夫人到时候还得瞄上她。

这边她正在心浮气躁诅咒沈青荷那蠢货的时候,就听一声闷响。

主仆两个循声望去。

刚走进巷子里的沈青荷短促的低呼了一声,脑后被从黑暗中跳出来的人打了一闷棍,两眼一翻白,缓缓的摔在了地上。

------题外话------

音妹妹大概是想把大姐打晕拖走卖到渔船上去→_→

不知道荷花姐会不会被打成白痴,嗷呜,这一家子的妞儿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ps:小长假啦,不知道大家都有没有出去玩,总之节日快乐,我会用心的码字码字码字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