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章 又被堵了/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巷子里本是光线难及的,木槿手里举着个火折子,透出些许微光,映出他冷毅灰暗的轮廓。

西陵越侧目,目光淡淡的飘来,沉吟着主动开口:“沈青桐,本王怎么觉得每回遇见你之后,都得闹心一阵子呢?”

他这语气,听着像是牙疼,显然这不是说笑的。

木槿浑身僵直,半天忘了动,一缕微风掠过,她手中火折子闪了闪,灭了。

沈青桐斜睨她一眼,也是心弦紧绷又无奈,面上只能保持镇定道:“你先进去吧!”

木槿担忧的看了她一眼,虽然很不想这样,可是每次遇见西陵越,所谓义气这种东西都是拼不过胆量的。

“哦!好!”木槿木愣愣的应了声,埋头快步往巷子深处走去。

沈青桐深吸一口气,还是和西陵越保持距离,道:“这么晚了,殿下这么还没回府?”

“不把你们沈家的所有戏码都轮翻看完了,你觉得本王能放心的回?”西陵越反问,语气微凉又带着嘲讽。

听他这阴阳怪气的,沈青桐就知道她刚才跟木槿说的话肯定是都被他听到了。

“我们姐妹几个从小就喜欢拌嘴吵架,又让殿下见笑了。”可就算明知道他都听到了,她也只能装傻。

合着这丫头还想拿他当傻子,当面糊弄呢?

西陵越是真被她气得够呛,抬脚款步走到她面前。

沈青桐本能的想要往后退,却又不想表现的心虚,于是只能硬着头皮强撑。

西陵越在她面前站定。

他的目光俯视下来,落在她螓首低垂的发顶,然后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强迫她看着他眼睛,这才凉凉的开口道:“你觉得看了这出好戏之后,本王还笑得出来?本王可没你这么宽的心。”

他指尖的温度微热,沈青桐却觉得浑身发冷。

她勉强往旁边移开视线,只能软了语气道:“我家五妹妹一向都没轻没重的,好在大姐没事,这已经是万幸了。”

如果一定要推出一个人去,那就沈青音吧,她还是愿意竭力挽回沈青荷的名声的。

沈青桐没敢说,虽然明知道西陵钰和沈青荷已经看对眼了,她仍不介意背后推一把,还是按照前世的轨迹,再把沈青荷送进昭王府去,这才是潜意识里她一直不遗余力保沈青荷的真正原因。

这个想法,着实胆大妄为,也恶毒了些,可谁让前世的时候西陵越他不可一世,让她受了气还逼得她无路可走了?

这种报复的心思,说起来匪夷所思,甚至有丧心病狂的意味,可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过这一遭,哪怕是沈青桐自己大概都想不到她会有这样的胆量和心肠。

西陵越这个人,可是连太子和皇后都能一举扳倒的,她却给他使绊子?这无异于虎口拔牙。

她竭力的让自己的表情和语气都表现得真诚。

西陵越捏着她的下巴,再强行把她的目光移过来。

两个人,四目相对,沈青桐心里虽然紧张,面上居然真的半点心虚的迹象都没表现出来。

西陵越盯着她的眼睛半晌,心里那口闷气堵着堵着,突然就没了脾气。

他轻哂一声,忽而目光一凛,正色道:“太子和你家大姑娘的事,你不知情?”

沈青桐脑子里轰的一声——

他大半夜堵在这里,该不会之前已经去捉过太子和沈青荷的奸了吧?

沈青桐有点措手不及,眼中情绪飞快的变了几变,最后就是一咬牙,坦白道:“不!我知道。”

“哦?”西陵越倒是意外。

她居然敢认?

沈青桐于是深吸一口气,拿出最大的勇气主动抬头对上他的视线,道:“殿下,他们一个是您的兄长,一个是贤妃娘娘为您选定的昭王妃人选,臣女人微言轻,又是局外之人,就算我知道,您又觉得我该怎么做?”

西陵越意味不明的冷嗤一声。

沈青桐也不管他怎么想的,紧跟着就是话锋一转,冷冷的道:“如果殿下您要怪罪我没有提前给您提醒,那么抱歉,毕竟——我没有这样的责任和义务。”

这一刻,她面上看着冷静,心里其实早就分外恼火了——

这简直就是岂有此理!是西陵钰和沈青荷狼狈为奸给他戴了绿帽子,他不去找那俩人拼命,非得三番两次的冲着她来兴师问罪?她又不是那俩蠢货的爹娘,犯得着什么事儿都替他们兜着吗?

所以不管了,干脆激怒了西陵越,让他和沈家彻底翻脸吧!回头就算他一怒之下灭了沈家,那也是大家一起倒霉。

她的这点小心思,西陵越大抵是可以一眼看穿的。

装傻不成,这丫头又给他用激将法了?

他心里觉得好笑,可是当面被人算计着,又注定是笑不出来的。

“本王要怪罪你的可不是这个!”西陵越道,顿了一下,脸色就越发的不好了,“而是——你在等着看本王的笑话?嗯?”

什么事你心里知道就行,犯得着当面说出来,让大家尴尬吗?

这个人,总是不按常理出牌。

沈青桐下意识的心虚,心跳猛地一滞,同时更是飞快的掐了下手心稳定住情绪,继而唇角勉强再次扯出一个笑容道:“殿下何出此言?臣女只是胆子小,不想平白无故的惹了麻烦上身。”

她这见风使舵、飞快变脸的功夫,今天也是让西陵越大开眼界了。

“你觉得你这么说,本王会信?”西陵越冷笑。

“就算殿下不信,那又能怎么样?”被他一再的逼视,沈青桐不禁也有点急了。

两个人正在僵持不下,大眼瞪小眼的时候,沈家的围墙里面突然传出一阵人仰马翻的响动,隐约听到有人在喊:“快!快点,快开门。”

想都不用想,一定是沈青音散出去的风声,引人来堵她的。

沈青荷死活不知,沈家的人再看见她在现场,这屎盆子就扣严实了。

沈青桐心里一闷。

西陵越反而唇角一勾,面上表情好整以暇,就等着看戏了。

沈青桐哪里会被这点小场面困住,扭头就跑。

西陵越早有防备,伸手一把拽住她的手腕。

沈青桐心里一怒,想也不想,一把拉过他的手臂,亮出一口锋利的小牙,狠狠咬在他腕上。

这丫头居然还会咬人?

西陵越闷哼一声,手上痛得力道一松。

沈青桐一把甩开他,提了裙子,还是扭头就往巷子外面跑,当真是形象全无。

西陵越捂着手腕仓促的抬头看去,脑中便是灵光一闪,瞬间清楚了——

沈青荷人事不省的倒在巷子里,而他又刚好无事出现在这里?这要是被沈家的人冲出来撞见了,还不赖上他?

西陵越倒是不怕被沈家的人赖上,现在问题的关键是——

沈青桐这个鬼丫头,这种情况之下居然都还不忘要算计他,甚至是看他的笑话?!

这也是邪了门了,她到底哪儿来的胆子?

西陵越只觉得好气又好笑,随即足尖轻点,略一提力,沈青桐本来是卯足了力气不管不顾的往前跑,眼见着就要冲出巷子口了,突然得背后有风声掠过,下一刻,面前黑影一闪,她惊慌的想避都来不及,就要撞上去的时候却是腰上一紧。

她吓了一跳,那人的手臂却是成了精的树藤一样,已经将她纤细的腰肢整个缠住,顺势往身边一扣。

沈青桐撞到他身上,仓促的抬起头,才刚看到他线条完美的下巴,巷子深处,已经有人推门冲了出来。

火把和灯笼的光亮一闪,沈青桐只觉得浑身的毛孔都要瞬间炸开了——

完了完了,这下完了,他们三个一起被堵在这里的话,鬼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事呢!

是沈家二小姐和昭王殿下私会,但是不幸被大小姐撞破,于是两人合谋将人打晕,意图灭口?还是沈家两姐妹,为博昭王殿下青睐,半夜相约后巷决斗?

反正不管怎么说,一起让人喜闻乐见的桃色事件似乎是跑不掉了!

“在那边!那边有人!”沈家的护院家丁们举着火把冲过来。

沈青桐瞬间白了脸。

西陵越唇角噙了丝揶揄的笑意垂眸看她,却料定了她肯定还会做最后的挣扎,手臂牢牢锁住她的腰肢防范,正等着她开口求饶呢,没曾想沈青桐突然神来之笔,当机立断的埋头往他怀里一钻……

先把脸藏起来了……

西陵越:……

------题外话------

桐妹儿(泪奔):摔!麻痹又被堵了!这还有完没完了~o(>_<)o~

岚宝:望天,我是无辜的!

越越(傲娇脸):让你丫想看本王的笑话→_→

桐妹儿(面瘫):我退票不看了行吧?

越越(扛走):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