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1章 沈青桐,你替她吧!/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陵越虽然不怕麻烦,但这却并不代表着他会主动招惹麻烦上身。

沈青桐都破罐破摔,只求不露脸了,他总不能也跟着不要脸吧?即使他其实不介意娶一个沈家的女儿回去,也不至于做的这么不体面。

一队护卫举着灯笼火把冲出来。

西陵越的唇角勾起一个弧度,这回倒是没有不讲义气,卡在沈青桐腰上的手顺势一收。

沈青桐只觉得脚底一空,本能的抬手抱住他的腰。

西陵越携她出了巷子,也不想大半夜跟镇北将军府的一群下人在街上你追我赶的狂奔,拐弯就直接足尖一点,提力越过了墙头。

后面的护卫冲出来,左右看了一圈没见到人,不禁奇怪。

“明明看到有人跑过来的。”

“是往那边跑的吧?怎么这么快就不见了?”

“老刘,你带两个人去追,总得有个交代!”

“好!”

叫做老刘的汉子点了两个年轻的护卫沿路去追了,领头的沈三年带着其他人折回了巷子里。

这边仅有一墙之隔的废弃院子里,沈青桐已经是一身的冷汗,这时松了口气,一放松,额头往前一靠,顿时又是浑身冷汗,搂在西陵越腰上的手指僵硬的一根一根松开。

这院子废弃多年,乱糟糟的堆满了杂物,外面的人都还在巷子里,她也不敢妄动。

西陵越后背靠在墙壁上,低头看她一眼。

眼下月中,这个地方又不比巷子里那样的背光,沈青桐尴尬的使劲低着头,他略一垂眸,就看到她螓首低垂,小半截雪白的脖子暴露在月色中,那光泽,居然是出了奇的细腻,这样环境之下,居然也会叫人觉得赏心悦目。

这会儿她低着头,乍一看去,倒是显得温顺。

可西陵越手腕上的牙印还流血透着疼呢!

这么一想,昭王殿下的心情突然就又不好了,刚一冷了脸,就听外面巷子里大夫人声音冷厉的喝道:“大半夜的,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沈青桐集中精神,立刻抬头,没想到正好对上西陵越冷飕飕的眼神。

这回她是真的想要服软了,唯恐西陵越一怒之下把她丢出去扔给大夫人,可是想开口道歉又不敢出声。

西陵越挑眉看着她,面上神色好整以暇,然后……

两个人就大眼瞪小眼的尴尬了。

“大夫人?”墙壁外面的巷子里,大夫人闻讯匆匆赶来,彼时沈三年刚要弯腰把沈青荷扶起来,“这么晚了,是我们惊动夫人了吗?”

大夫人本来是想尽量不惊起风声,好帮沈青荷把这件事遮掩下去的,没想到府里会突然大闹着要捉贼,她火急火燎的赶出来,一颗心几乎都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也好在是这巷子里光线难及,沈三年这些人一眼没能看清楚沈青荷的脸。

她带着满脸寒霜,快步走过来,再次质问:“我问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沈三年一个激灵,只能先站起来,回道:“刚刚府里进贼了,小的们出来追……”说着,他回头看了眼倒在地上的人,“这丫头穿的是咱们府里的衣裳,好像是被打晕了!”

大夫人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沈青荷的死活,正在着急,就不耐烦的道:“这是清荷院子里的紫苑,我叫她出门给我买糕点的,人交给我了。你不是说闹贼了吗?贼呢?”

因为沈青荷身上的确实是丫头的衣裳,沈三年倒是没多想,只是有点愧疚道:“那大概是个飞贼,动作很快,老刘带人去追了。”

当时他们虽然带着火把,但是因为巷子长,一眼只看到一个身量很高的男人站在这边,而且沈青桐又刚好贴在西陵越身边,被挡住了,他们就只以为是一个人。

“那你还不快去追?”大夫人强压下心里的焦虑道。

“是!”沈三年虽然知道十有八九是追不到人了,还是答应着一挥手,带人冲出了巷子。

跟在大夫人身后的杨妈妈和紫珠赶紧过去查看沈青荷的状况,把人扶起来试了试鼻息,这才松一口气,“只是晕了。”

“快进去!”大夫人也顾不上别的,自己也过来帮忙,几个人半拖半抱的把沈青荷给弄了回去。

大门被合上之后,巷子里就彻底安静了。

那墙壁后头,沈青桐还和西陵越还面对面的站着。

因为西陵越好歹没把她扔在巷子里不管,沈青桐这会儿有点良心发现,想想自己之前那些阴损的心思,就更觉得尴尬,支支吾吾道:“刚才……多谢殿下了……”

她这个人,其实还算是恩怨分明的吧?!

正想着要么再说两句好话缓和下气氛,就听头顶西陵越的声音冷冷的压下来,“你现在是不是特别高兴沈大夫人及时赶到,没叫你家大姑娘的丑事暴露在人前?然后现在心中窃喜,还等着本王娶她呢吧?”

沈青桐:……

好吧,说句良心话,如果西陵越不娶沈青荷的话,她心里的确是有点遗憾的,可是这人总拿沈青荷的事来挤兑她,这也不地道吧?

沈青桐僵硬的扯了下嘴角,也不敢反驳,只道:“那是殿下和我大姐之间的私事……”

西陵越冷哼一声。

她又不说话了。

“本王给你透个底吧。”西陵越的面目冰冷,靠在身后的墙壁上,手腕一翻,变戏法似的从袖子里抖出一把折扇,在指间转了转,一面语带警告的凉凉道:“沈青桐,本王是什么人你不会不知道,一个被别人用过的女人,你觉得我会娶?”

他们两个之间,什么时候发展到说起话来荤素不忌了?

沈青桐有点尴尬,心里免不了复议了一句——

装什么装,上辈子你已经娶了好么?

“哦!”心里那么想的,她却肯定不敢说的,只就心不在焉又事不关己的哦了一声。

她低着头,横竖一副煮不烂的模样。

西陵越是真被她气着了,但是他跟人家一个小姑娘又能计较什么?

“沈青桐!”他拿扇子抬起她的下巴。

沈青桐的目光清澈,不慌不忙的抬头,坦然迎上他的视线——

反正那是他和沈青荷之间的事,和她八竿子打不着的。

“沈青桐,不如……”她这种置身事外的表情西陵越越看越不顺眼,他的眼底闪过一丝微凉的寒意,沉吟着,突然漫不经心的开口,“你替她吧?”

啥?

沈青桐一时错乱了,瞪眼看着他,一度怀疑是自己幻听了。

西陵越把扇子拢回袖子里,上前一步,手指轻轻蹭过她腮边,唇角噙着的那一抹笑虽然没带什么诚意,开口的语气却干脆又清晰,“你家大姑娘是指定没资格进本王的府邸的,而且你们沈家这么狠狠打了本王的脸,不留下点儿补偿,你觉得这合适吗?”

“你不是还有柳雪意?”沈青桐如临大敌,脱口顶回去。

“嗯?”西陵越挑眉,眸子里的寒意又重三分,讽刺道:“你知道的还真不少,看来最近对本王没少关心?”

沈青桐:……

得,一时激愤,她又暴露底牌了。

------题外话------

这俩货,继续作吧,现在我已经分不清到底是越越在作还是桐妹儿自己作死了…

霸道王爷的经典桥段: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恶寒吐血ing~我先扶墙缓一缓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