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章 一口老血/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陵越盯着她,目光中审视的意味十分明显。

要不是最近他已经让人查过沈青桐了,甚至有那么一个瞬间,他是怀疑沈青桐这丫头是沈家设计给他的陷阱。

“没有!”沈青桐连忙解释,“只是听说贤妃娘娘这两年一直把柳小姐带在身边……”

可是解释这些又有什么用?不管他要不要纳柳雪意进府,都不影响他对沈家的企图。

定了定神,沈青桐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看起来真诚,“对不起你的是我大姐,我……”

西陵越倒是真觉得奇怪了——

以他的地位、样貌和人品,只许是他看不上,还真没想过有一天的局面会是他扬言要娶,却要被个小丫头“婉拒”的。

而且方才说话的时候,他一直都在暗中注意观察她的表情和眼神,确定她是真的不乐意,而非是玩的什么欲拒还迎或是小娇羞的把戏。

突然想到白天她拒绝陈康梁的事,西陵越当即沉了脸,“难不成你也跟你家大姑娘一样?”

沈青桐见他突然变脸,反应了一下才明白他问的是她是不是也和沈青荷一样,在外面有人了?

这种侮辱,哪个女儿家也不能心平气和的接受了。

沈青桐刚要发作,但是瞧见他冷讽勾起的唇角就又瞬间改了注意,抬头迎着他的目光道:“那又怎么样?”

都到这个份上了,这个丫头居然还跟他玩心机?

西陵越一愣,随即冷笑,一字一顿道:“那他也得给本王让路!”

他往前凑了一步。

沈青桐防备的连忙后退。

这院子常年无人居住,到处都都丢满了杂物,她脚下一绊,刚要往后摔去,西陵越已经长臂一揽,又把她勾了回来,并且为了惩罚她方才的信口胡诌,恶劣的故意加重力道,直接把她压到了自己怀里,紧靠在身上。

他的胸膛肌肉结实,再加上夏天穿得衣裳本来就不多,沈青桐抬手一挡,隔着衣物几乎也能感受到那衣物下面肌肉的质感。

她蓦的红了脸,这回是真的慌了,用了所有的力气一把推开了他。

西陵越猝不及防的被她推了个踉跄。

沈青桐退后两步,盯着他怒道:“以殿下你的谋略和手段,还在乎区区北疆军中的那一点势力吗?说白了,沈家的这门婚事对你而言,根本就意义不大,而且你也看见了,沈家就是一群乌合之众,你又何必揽到自己的麾下,给自己找麻烦呢?既然你现在对我大姐不满意,那不妨直接推了就是。”

“不是还有你这个耳聪目明,心思通透的吗?”西陵越道。

“我在沈家没地位!”沈青桐反驳。

“进了昭王府,本王会给你地位!”西陵越却是跟她杠上了。

沈青桐终于确定,她这根本就是对牛弹琴,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气呼呼的作罢。

两个人,四目相对,他不依不饶,她不肯低头。

夜色寂静,银色的月华洒了一地,这里的环境倒是不叫人觉得讨厌。

一直对峙了有小半个时辰,外面的巷子里再次传来沈三年等人的脚步声和说话声。

他们去捉贼,最后肯定是无功而返的,一群人骂骂咧咧的穿过巷子,进了将军府。

听到大门合上的声音,沈青桐突然一愣,有点傻了——

她刚才还纳闷西陵越这大半夜的怎么这么有闲情逸致跟她在这里耗,这会儿看着他身后足一人半高的围墙犯了难——

这墙她是肯定翻不过去的,如果西陵越要以这个作威胁,她服是不服?

这人,简直就是个卑鄙小人!

沈青桐脸色铁青。

西陵越瞧见她的表情,终于心满意足。

他站直了身子走上前来,沈青桐虎视眈眈的摆好了架势准备跟他彻底翻脸,不想他走到她面前,又是抬手将她往臂弯里一揽。

沈青桐下意识的想要去扒开他的手,下一刻脚已经离地,头重脚轻的恍惚了一瞬,等到再反应过来,人已经稳稳的站在了外面的巷子里。

西陵越松开了她,唇角含笑,抬手拍了拍她单薄的肩,“记住了,你又欠下本王一次!”

言罢,错开她身边,从容洒脱的款步离开了。

巷子里,偶有夏日里的微风掠过,沈青桐一个人默然站了良久。

*

镇北将军府,天香苑。

大夫人匆匆把沈青荷带回去,关上门,也不敢请大夫,掐了人中也没弄醒她,心急之余干脆叫人拿了冷水来泼,一直到半桶水下去,沈青荷才嘤咛一声,悠悠转醒。

她脑后被打了一闷棍,有一个很大的淤血肿块,这会儿醒来,只觉得头痛欲裂,茫然的爬坐起来,就见面前大夫人正在死死的盯着她。

也不知道是不是夜里灯光不好的缘故,大夫人的脸,呈现出一种她从未见过的狰狞模样。

“母……母亲?”沈青荷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环顾四周,“这是……我这是……”

脑子里的思维一时跟不上,她有点茫然,目光凌乱的一瞥,就见紫珠和紫苑两个都跪在角落里抽搭,眼睛哭得通红。

“这三更半夜的,你说,你干什么去了?”大夫人怒声质问,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沈青荷又回想了一下,记起之前发生的事,虽然她还搞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回来的,但只看两个丫头的样子就知道是被大夫人逼供过的。

“母亲,我……”沈青荷一慌,也顾不上满头满身的水渍,爬起来,过去抱住大夫人的腿,仰头道:“你先别生气,你听我解释……”

大夫人本来也只是生气,但她这一抬头,却露出领口下面星星点点或红或紫的痕迹来。

大夫人是过来人,哪有不明白的?

“你——”大夫人眼睛通红,本来心里还存有的那一丝侥幸一瞬间烟消云散,歇斯底里的吼叫出来。

说话间,她就怒不可遏的甩了沈青荷一巴掌。

这一巴掌的力道惊人,沈青荷惨嚎一声,扑倒在地,眼前直冒金星。

长这么大,大夫人以前可是从来没动过她一指头的。

沈青荷慌乱之余都顾不上疼,转身又爬到大夫人脚边,仓促道:“母亲,你这是怎么了?你先听我解释啊……”

“还解释什么?”大夫人一脚踢开了她,眼睛里几乎能滴出血来一样恶狠狠的盯着她,咬牙切齿道:“你这个小贱人!枉我平时那么样的教导你,栽培你,你……你居然是个不知廉耻的小娼妇!”

只这么骂哪里解恨,她挣扎起身,想要扑过去直接把这个不知廉耻的女儿掐死,然则胸口积压的一口老血却在疯狂的往上顶,一口气上不来,就往后翻了白眼。

------题外话------

桐妹儿:麻痹就你你还好意思说人品?你的人品加上那张脸,在一起就是衣冠禽兽的代名词好么?小肚鸡肠,阴险狡诈,还特么心狠手辣¥%&@…&¥…&*……

越越:你再嘴贱,信不信老子见你一次堵一次?

岚宝(星星眼):堵嘴么?

桐妹儿:……ps:宝贝儿,我家里临时有事,今天一早就往回赶了,这章是昨天凌晨爬起来码的,我尽量争取不要断更,但是后面这几天更新时间就不能保证了,提前跟大家报备下哈,抱歉了,这几天大家不用随时蹲点刷了,估计都要很晚才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