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 表哥表妹/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雪意隐隐觉得这话听起来奇怪,却没多想。

西陵越道:“老二盯上他们家了,这件事如果不能尽快定下来,我怕迟则生变!”

陆贤妃心头一紧,不由的正色道:“太子?你是说……”

当初她肯抛出昭王正妃的头衔来,不过就是因为看中了沈慵在西北军种的地位,太子会盯着沈家,并不奇怪,但是要拿到明面上来说了,还是叫人心头为之一紧。

陆贤妃的手指用力的握着贵妃椅的把手,心里飞快的计较半天,又道:“那个丫头,真的能行吗?我就是怕娶了个不中用的回来。”

沈家的那个沈青桐实在太过默默无闻了。

“只要她是姓沈的,那就没有问题。”西陵越道,手指慢慢摩挲着茶碗外壁,唇角若有若无的勾起一个弧度——

那个丫头……真挺有意思的。

西北军中的那一块,怎么都不能拱手给太子一党的。陆贤妃倒是也没有纠结太长的时间就点头道:“好!既然你有把握,那就照之前说的办吧,过几天我找个机会跟你父皇提,早点把这事儿定下来!”

母子两个又说了两句话,西陵越就起身告辞。

“表哥慢走!”其间柳雪意一直在来来往往的忙碌,此时也是规矩本分的行礼。

西陵越目不斜视的款步走出,跨过门槛的那一瞬,动作不经意的略一迟缓,用眼角的余光往后扫了一眼,也不知道是看的谁,总之眼底飞快的掠过一抹寒凉的冷色。

站在门口的云翼瞧见了,有点夸张的缩了缩脖子。

待到西陵越走后,陆贤妃就揉着眉心叹了口气。

黄嬷嬷挪走她手边的茶碗,安慰道:“咱们殿下从来都是有分寸的,既然他说有把握,那娘娘就不要再担心了。”

“这个孩子啊!”陆贤妃叹了口气,却是欲言又止,满脸的疲惫。

宫婢们把茶点撤了,柳雪意走到陆贤妃身后帮她按着太阳穴解乏,一边柔声细语的也是跟着安慰道:“沈家的那位大小姐,我也见过好几次了,其实人还是不错的,表姨母就不要担心了。”

陆贤妃的生母是长安侯的原配夫人,和柳雪意的外祖母是亲姐妹。柳家虽然如今家道中落了,但是当年也是书香门第,柳雪意的样貌才学都不错,前几年陆贤妃回家省亲,见她乖巧,就把她带回了宫里,这已经是第四个年头了。

陆贤妃抬眸看她一眼,却是笑得一脸的无奈,“你啊!”

柳雪意不明所以,却也没问。

陆贤妃拍了拍她的手,“去歇着吧,这里不用你服侍了。”

“恩!”柳雪意顺从的点点头,先走了出去,回到偏院,她的贴身婢女灵芝就神神秘秘的把她拉回了屋子里。

“做什么?这大白天的,被人瞧见了不好!”柳雪意道。

灵芝又往门口探望了两眼,确定没有外人观望,就道:“小姐,奴婢刚探到一个大消息,听黄嬷嬷身边的人说,殿下好像是不中意沈家大小姐。”

柳雪意愣了愣,心里有种莫名的感觉一掠而过,却是口不对心道:“这门婚事不是双方早就心照不宣的达成约定了吗?”

她常跟在陆贤妃身边,对西陵越会选定沈家来联姻的原因是知道的。

“也没说不结亲了,就是殿下似乎对沈家大小姐不怎么满意,估计是要换人选吧。”灵芝道。

柳雪意这回是真的过于意外了,“换人选?换成谁?”

“说是……他家的二小姐!”灵芝想了想道。

沈家的二小姐?柳雪意搜肠刮肚的想了半天,却发现自己对沈家的这位二小姐居然一点印象也没有。

“奴婢都打听了,”灵芝道:“沈家的二小姐就是当初战死的那位镇北将军的女儿,闺名叫做沈青桐的,听说当初在战乱中受了惊吓,脑子坏了有一段时间,现在是好了,但是性子不好,胆子又小,沈家的人出门都不带她的。殿下会选了她,难道……是觉得她更好拿捏吗?”

柳雪意可不觉得西陵越会是个为女色所迷的人,灵芝的这个说辞她反而觉得更有道理:“表哥最讨厌有人给他惹麻烦,沈青荷长得的确是太张扬了点儿,他会反感,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这么说着,她的心里倒是松了口气。

要不是她的身份不够给西陵越做正妃的,堂堂昭王妃的位子怎么可能轮到别人?然则柳家的门第不高,现在又一路落败到家中无人,这都是没办法的事情。本来西陵越要娶沈青荷做正妃,她还隐隐的担心——

这位正妃的出身比她高,又是京城里公认的数一数二的美人儿胚子,怎么看她都不是对手。毕竟,对男人而言,长得美的女人总会多几分吸引力的。

灵芝撇撇嘴,却是一脸的不满,“我就是替小姐觉得委屈嘛,如果是沈家大小姐也还算了,他家那个二小姐算是哪根葱?”

是啊!沈青桐算哪根葱?退一步讲,沈青荷又算什么?她们之所以能够轻松上位,靠的不过就是出身。

可是没关系,她柳雪意隐忍这么多年,是绝对要出人投地的,只要西陵越的身边有她的一席之地,其他女人,最后都是要统统给她让路的。

“没关系!”最后,柳雪意只是温和平静的露出一个微笑,眼神坚定,“我不在乎!”

*

永毅侯府。

沈青桐头天晚上都在生闷气,老夫人和大夫人闹翻的消息她没有搭理,等到第二天再问起来的时候已经尘埃落定。

“大夫人都带人打上门去了,最后不知道跟老夫人说了什么,总之事情是最终不了了之了。”木槿道:“大小姐被送回了天香苑,这会儿夫人把杨妈妈都留在那里了,大概……是防着老夫人再下手吧。”

“大伯母还是真是了解祖母的为人!”沈青桐笑了笑,低头抿了口茶,唇角勾起的那一点笑容却莫名透着几分蹊跷,有点儿口不对心。

木槿看在眼里,不禁奇怪,“小姐您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看看再说吧!”沈青桐眨眨眼,有些神秘的笑道,顿了一下,又是话锋一转,“回头传个话出去,就说我病了,最近不管有什么事都别找我。”

“好!”木槿答应了,见她不想再说话,就退了出去。

沈青桐坐在榻上,想着昨夜和西陵越之间的种种冲突就会莫名的觉得心浮气躁——

那人的话他其实是不怎么当真的,就她目前的情况,西陵越是一定看不上她的,而且他真有那么重视沈家吗?也未必吧!

所以他说的那些话,还是一时兴起的成分居多,只是这个人太难缠了,以后能避就还是尽量的绕着他走吧。

*

此后没过几天,宫里就传出消息,太后突然生了一场重病,一度性命垂危。

这种情况下,陆贤妃自然不能去提西陵越的婚事了。

永毅侯府这边,老夫人严防死守,沈青荷往西陵钰那边也送不出信去,只是眼巴巴的盼着,可是自那之后西陵钰居然也没主动找找过她。

大夫人现在也是希望西陵钰真能兑现诺言,把沈青荷接过去,也算逃出老夫人的魔爪了,可是左等右等那边都没消息。这种情况下,便只能用太后重病的消息来安慰自己了。

宫里的太后的病情反反复复,折腾了四五个月,一直到入了冬才算慢慢缓和了下来。

转眼已是岁末。

腊八节这天一早,沈青桐照例早起去给老夫人请安,在花园里却意外遇到了大夫人。

大夫人和老夫人两个现在是不相往来的,而且近来大夫人又被老夫人打压的厉害,就见谁都没什么好脸色。

沈青桐看见她,侧身往旁边让了让,也不主动打招呼。

大夫人斜睨她一眼,直接目不斜视的走过去,迎面许是被北风呛了一下,她突然掩嘴咳了半天,被一群丫头拥簇着走了。

沈青桐盯着她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

身边的蒹葭小声道:“就上回,夫人被大小姐气着了,好像是吐了血,之后就一直没太好利索。”

“哦!”沈青桐淡淡的应了声,没说话。

去到红梅堂时,里面却难得的传出阵阵笑声。

沈青桐脚步微微顿住,有些意外。

“二小姐来啦!”刚好从屋子里端着空茶盘出来的海棠笑眯眯道:“三夫人和四小姐回来了,刚还惦念您呢!”

------题外话------

恩,柳家表妹的话总结起来就是,越越的审美畸形啊,不喜欢长的美美的荷花姐,简直就是高度近视加青光散光白内障啊╮(╯_╰)╭

岚宝表示:我家女主真的不丑的嗷呜,越越其实还没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