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 一团乱,你尝尝?/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陵钰几乎是头皮一紧,忙给来宝递了个眼色,“去看看!”

“是,殿下!”来宝应声,一溜烟的往后院跑去。

这边西陵钰几步下了楼梯,走到沈青桐兄妹跟前,又招呼了侍卫道:“沈大公子这个样子,怕是不好轻易移动,去跟戏班子的人说一声,先去后面借间屋子安置他。附近有医馆没?赶紧请个大夫,然后再去个人进宫请太医。”

“是!”有两个侍卫应诺,匆忙离开。

因为这里的动静闹得太大,院子里和二楼包厢里看戏的人都已经围了许多过来。

西陵钰使了个眼色。

就又有两个侍卫上前,试着和沈青桐商量,“沈二小姐,您先让让,咱们把大公子挪到后院厢房,好等大夫来诊治。”

沈青桐红着眼睛,迟疑着站起来,让了地方。

侍卫弯身把沈良浩抱起来,彼时沈良浩浑身就跟没了骨头似的,总之是一动嘴角就又汩汩的往外冒血。

一行人匆匆往后院走去。

天禧班的班主这时候也赶了来,驱散众人,“抱歉了各位,这里出了点儿小意外,打扰各位雅兴了,大家见谅,今儿个各位的茶钱我们戏班子全包了,就当给诸位陪个不是,大家都散了吧!”

西陵钰虽然穿的是便服,但是只看排场和穿戴就知道是王孙显贵。

虽然大家都好奇,却更怕得罪了不能的罪的人,所以也便慢慢的散了。

彼时沈青瑶还站在楼梯上没缓过神来。

沈青桐扭头,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沈青瑶顿时心头一凛,赶紧提着裙子跑下来。

戏班子里的一个管事引着众人去到后院。后院是戏班子里众人的住处,院子不是很大,十来间房,乱七八糟的堆了好些的行头物品。

一行人进了后院,抬眼就看到右边那排最里面的屋子门口堵了十多个人,指指点点的往那屋子里张望。

来宝沉着脸跑回来,回禀道:“殿下最好过去看看,沈家五小姐换衣裳的时候有人喝醉酒误闯了进去。”

“先找个房间安置沈大公子!”西陵钰焦头烂额,心里的火气一拱一拱的往上冒,黑着脸快步走过去。

天禧班的班主跟过来,也是头大,赶紧扯着嗓门吆喝:“散了散了都散了,都不去干活儿,挤在这里做什么?”

在场的多是天禧班的人,虽然还在窃窃私语,到底也是都散了。

西陵钰带头一步跨进了屋子,却见沈青音和沈青羽两个姑娘都躲在角落里,使劲的缩着身子,避免叫人看到她们的脸。

沈青音当时衣服换到一半就被人闯了进来,这时候还双手死死的捏着没来得及系衣带的襟口,又羞又气的哽咽。

屋子当中仰面朝天衣衫不整的躺着一个人,脸色通红,鼾声如雷,却居然是睡着了的。

“这……这不是驸马爷吗?”班主的脸色惨变,不由的倒抽一口凉气。

晋安公主是陆贤妃的养女,这些年西陵钰和西陵越两兄弟的关系一直不好,陆贤妃就做主把晋安公主许给了陈皇后的娘家侄子。只是这位驸马爷不学无术,又成天的沉迷酒色,实在是扶不上墙,就因为这样,晋安公主心生怨怼,和陆贤妃之间的关系也有些冷淡了。

这位晋安公主的驸马叫做陈子旭,就是个十足的纨绔。

本来他身为驸马,是不敢胡来的,可是晋安公主不得皇帝的重视,再加上他又是陈皇后嫡亲的侄子,所以根本不知道收敛,是个流连花街柳巷的常客,天禧班这里更是常常过来厮混。

看他这个样子,明显是又去哪里喝花酒喝高了又误打误撞的跑来了这里。

班主身后跟着的一个管事也是满头冒冷汗,苦着脸道:“驸马爷过来的时候就喝高了,我本来安排他在对面的屋子里睡觉醒酒的,大概是走错房间了吧!”

陈子旭算是西陵钰的表哥。

西陵钰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他的侍卫察言观色,已经有人上前扶起陈子旭,把人扛走了。

“只是误会一场,驸马喝多了。”西陵钰道。

“是是是!”班主等人哪敢有异议,连忙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二姐姐!”沈青羽的胆子小,虽然她是衣衫齐整,没什么损失,这时候也是红了眼眶,扭头看见沈青桐,连忙奔过来。

沈青音也是一脸惊慌,转身看见西陵钰,咬着嘴唇红着脸,一副羞窘的无地自容的表情,乍一看去,还是很有几分风情的。

奈何这时候西陵钰早就无心风月,不耐烦的扫了眼屋子里的众人,黑着脸就转身往外走。

“二姐姐,大哥呢?我们回去吧!”沈青羽受了惊吓,是一刻也不想在这个地方多留了。

沈青音却一直扯着脖子追着西陵钰的背影张望,根本没发现自家大哥不知所踪。

“大哥出了点儿事,这会儿怕是没法移动了。”沈青桐道,拍了拍沈青羽的手背,“你跟四妹妹一起马上回府,去请三婶过来。”

沈青音那样子,看着是顾不上她大哥的死活了,沈青桐根本也就无视她了。

话音未落,沈青瑶却是骤然抬头,紧张的看向了她。

沈青桐似乎完全不怕她回去会告状,直接推了两人出门,“快去吧,我跟五妹妹在这里等着。”

沈青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想着赶紧回府,便拉着沈青瑶离开了。

“大哥出事了,你不去看看吗?”沈青桐目送两人离开,就收回目光看向身后还在埋头思忖对策的沈青音。

“什么?”沈青音一心都在琢磨着怎么借机得到西陵钰的另眼相看,闻言,有些茫然的抬头,居然是真没听见方才沈青桐都说了什么。

沈青桐语带讥诮,“他踩偏了脚,从楼梯上摔下来了,后来又被太子殿下的侍卫踹了一脚。”

“啊?”沈青音这才一惊,赶紧提着裙子冲了出去,“大哥!”

沈青桐也跟着出了屋子,一边慢悠悠的走着,一边又在想陈子旭出现在这屋子里的事到底是不是巧合,一时心不在焉,路过旁边屋子的门外时,紧闭的房门突然打开,沈青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一把拖了进去。

她心里一惊,刚想呼救,一抬头,却看到西陵越风情万种的一张笑脸。

他扣在她腕上的那只手,掌心里温度滚烫。

沈青桐赶紧一把甩开了,后退两步,道:“怎么是你?你还没走?”

“你管我啊?”西陵越被她推了个踉跄,转身从桌上拿了个杯子倒水,语气和神色一样的散漫迷离。

“你……没事吧?”沈青桐拧眉看他,狐疑的打量。

“你说呢?”西陵越反问。

他的面色红的十分不正常,虽然这样反而衬得他容颜更盛,但是那种近乎妖冶的表情还是看得人蓦然心惊。

沈青桐心里多少有数,虽然羞于启齿,也还是忍不住问道:“太子那茶碗里的……”

有些事,她是没经验,但是西陵钰妻妾成群,上辈子的东宫之内,她什么没见过?

“你好奇啊?”西陵越媚眼如丝,打断她的话,回头看一眼她微微羞窘的表情,越发觉得难得。

于是他又放下杯子,脚步踉跄着朝她走过来。

沈青桐也没多想,他却毫无征兆的突然抬手将她揽入怀中,沈青桐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听他的声音懒散的自头顶压下来——

“那尝尝?”

话音未落,她眼前一黑,他的唇就已经压了下来。

------题外话------

看吧,这才是楠竹的正确打开方式,有流氓不耍,肿么上位啊→_→

然后,宝贝儿们,说一下哈,你们评论区留言,如果是在早几天别人的留言下面盖楼,我这边后台不会刷到,要一条一条往前翻着去查,那样工作量太大了,所以你们盖楼的评论我不定能回到,大家表介意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