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 西陵越,你不要脸!/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青桐汗毛倒竖,倒抽一口凉气。

她下意识的想退,西陵越已经一只手卡着她的下颚一捏。

沈青桐一痛,他便趁虚而入。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这个人,想做什么的时候,方式从来都是简单直接,自负到半点也不屑和你商量。

而且这一次他不是逗她玩的,他用了很大的力气吻她,唇舌扫荡,步步紧逼的施压,鼻息间呼出的热气拂在沈青桐脸上,混合着他有些厚重的喘息声,弥漫的满满都是情欲的味道。

沈青桐就是胆子再大也不可能任他这般为所欲为,她被他堵的喘不过气来,极力的大肆挣扎。

可是——

她躲,他攻;她退,他进!

分明他也没有过分禁锢她的行动,却始终将她尽在掌握。

屋子里一灯如豆,寂静的空间里,两道影子激烈的纠缠对抗,沈青桐一避再避,最后便是被他抬手一推,卡在了门口的墙角里。

他单手撑着墙壁,高大的身躯立在当前,把她整个儿压在自己的影子里,低着头,脸上具体的表情看不分明,只有呼吸声依旧厚重。

沈青桐的一颗心砰砰直跳,紧绷着身子,使劲靠在墙角里站着,两只手按着身后冰冷的墙壁,手心里全是黏腻的冷汗。

她屏住呼吸,全神戒备的盯着他,如临大敌的试着开口:“殿下,我……可以走了吗?”

西陵越抬起眼皮,淡淡的瞄了她一眼,随后冷笑:“没良心的东西!”

他这是还不打算放她走?

沈青桐张了张嘴,想要和他讲道理,却是喉咙堵塞,说不出话来。

西陵越见她这个样子,心里又是一闷,冷冷的道:“刚刚那杯茶,本王可是替你喝的,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沈青桐浑身的血液顷刻间冻结在了血管里,舌头打结,脱口道:“什么?”

“那是春毒!”西陵越的右手抚上她的脸颊,指尖上的温度滚烫惊人,面上却是笑容满满,媚眼如丝。

他高大的身躯笼在她跟前,狭小的空间里,都是他口鼻间溢出来的温热气息。

沈青桐浑身不自在,却又避无可避。

然后就听他倾近她耳边,吐气如兰道:“冤有头债有主,这毒,最后难道不该是你来尝吗?”

这话,他说得着实暧昧。

沈青桐又不是单纯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当即了然。

她是没想到西陵钰会对她动了歪心思,还千方百计的用了这样龌龊的手段,诚然——

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因为西陵越的话音未落,便是就势稍稍偏头,滚烫的唇就贴在了她腮边,抬起一只手,更仿佛是顺理成章一样的落在她颈边,修长的手指触在她颈边动脉上,往衣物之内探去。

沈青桐面红耳赤,忍无可忍的抬手甩了他一巴掌,怒骂道:“西陵越,你不要脸!”

西陵越这样的出身,从小到大,就是皇帝都没动过他一指头。

沈青桐甩出去的把掌声清脆,虽然其实力道没多少,可是对他而言也是前所未有的挑衅和侮辱。

西陵越一愣,沈青桐已经从他胳膊底下钻出去,抓着自己的领口躲得他远远的。

西陵越也不知道自己这时候到底是种什么心情,缓了缓神,他缓缓地扭头朝她看过去。

其实沈青桐那一巴掌甩出去之后自己就先吓了一跳——

这人可不是一般的登徒子,就冲这一巴掌,他一个不高兴就能以亵渎皇族的罪名堂而皇之的结果了她。

可是这一次,他是真的太过分了。

沈青桐的眼眶发红,自己都分不清究竟单纯的只是生气还是觉得委屈。

西陵越的脸色不好,这时候盯着她的眼神里已经莫名的带了几分寒意。

沈青桐梗着脖子虎视眈眈的瞪着他,也是豁出去了。

半晌,西陵越却是绵长而缓慢的吐出了一口气。

“过年你就十五了!”他没再追究,慢慢地走回桌旁,端起杯子喝了口水,淡淡的道:“最近太后的身体好多了,不过年关在即,我顾不上这事儿,等年后吧!”

“什么?”沈青桐这才反应过来,不可思议的低呼一声。

上回这事儿他说过,她却只当他是开玩笑的。

她对这事儿是真的抵触反感,这在表情上就是藏不住的。

西陵越重新抬眸看她,挑眉道:“太子下在你茶碗里的是春毒,这意味着什么你不会是不懂吧?本王跟你说的是正经事。”

他放下杯子,重又举步朝她走过来。

沈青桐是被他吓怕了,脚下步子不受控制的往后退去。

沈良浩和西陵钰里应外合,平心而论,方才如果不是西陵越出面解围,沈青桐知道自己是绝对躲不过的。虽然这人挟恩图报很无耻,可她都受了人家恩惠了,实在是没脸反驳。

她一生气的时候就喜欢磨牙咬嘴唇,面上表情纠结的厉害,同时又不敢放松警惕,脚下一退再退,直至后腰一疼,撞在了墙边摆的柜子上,再次无路可退。

西陵越的视线朦胧,盯着她的脸,调侃道:“沈青桐,难道你还真想跟着太子走?”

说话间,他又一把扯过她的手腕。

力道有点儿大,沈青桐的额头撞在他胸口,刚想要退开,脑子里便是轰的一声完全的炸了——

他拢在她腰后的手居然毫不费力的直接探到了外衫里面,只隔着一层中衣的布料压在了她腰上。

刚才她那一下刚好是撞在了柜子的把手上,疼得很,他掌心里的温度高得惊人,这么一烫,沈青桐突然就有种错觉——

那一块的皮肉全被烫熟了,完全连痛都感觉不到了。

他的手伸进去却又不老实,隔着薄薄的一层衣料来回的揉按。

沈青桐觉得这会儿自己的脑门上一定是在不断的冒青烟,可是他手下的控制力度太强悍,她居然是浑身的骨骼僵硬,虽然脑子里不断的有一个声音在叫嚣,偏偏身体动不了,完全定在了那里。

那一瞬间,她害怕的有点想哭。

西陵越闭着眼,下巴抵在她头顶,那只手在她腰后捏来按去。

他能感觉到她身体出于本能的僵硬和抗拒,也似乎都不用去看就能想象到她此刻的表情——

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罢了,稍微一唬就溃不成军,也不知道平时哪儿来的那么大的脾气,动辄就跟人耍狠斗勇的。

“唉!”半晌,他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把她从怀里拉出来,眼神嫌弃的上下打量她一眼道:“身上又没几两肉,哪儿来的力气杀人放火?”

沈青桐的脸色通红,紧抿着唇角不吭声,真跟个受了欺负的小丫头一样。

他看着她,就又抬手摸了摸酡红的脸颊,回味似的咂咂嘴,紧跟着话锋一转道:“回家多吃几碗饭,顺便好好想想,刚才你打本王那一巴掌的窟窿该拿什么补。”

他说完,又顺势轻拍了下她的肩膀。

沈青桐死死的捏着拳头,微垂了眼睛站在原地,身后传来一阵家具移动的摩擦声。

西陵越错开她身边走过去,随后又是一阵响动,然后这屋子里就灭绝了一切的声响。

空荡荡的老旧屋子里,她心跳如擂鼓。

沈青桐是这时候才觉得方才被他吓没了的脾气一股脑儿又都上来了,于是她回转身,凶悍的狠踹了那破柜子一脚,然后提了裙子夺门而出。

密道里,西陵越刚拖着沉重的步伐下了台阶,冷不防被落了一头的灰。

他抬头,看了眼上面被掩住的洞口,神色纠结——

这丫头的脾气是真的太坏了,真领回去不得拆他的房子啊?这到底是领还是不领呢?

正纠结着呢,云翼就举着火折子从密道另一头找了过来,“殿下!”

之前西陵钰的那碗茶里,为了保险起见,不仅放了催情的药物也加了迷药,清心丸他出门就已经吞了两颗,这会儿忍半天,脸色就越发的不正常了。

云翼探头探脑的往他身后看,脑门上都新奇的顶着问号。

西陵越懒得理他,黑着脸往前走,“回府!”

这边天禧班的后院里,沈青桐刚回到安置沈良浩的那间屋子里三夫人林氏就带着府里的大夫匆匆赶来了。

------题外话------

壁咚(⊙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