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1章 休夫/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陵钰让人就近请的大夫早到一步,已经在给沈良浩诊治了。

沈良浩一直没有彻底昏死过去,只是嘴角冒血,浑身痉挛抽搐,翻着白眼,也跟半个死人没什么两样了。

“浩儿!”三夫人本来只是听说沈良浩从楼梯上摔下来受了伤,却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一见儿子这个模样,她当即惨叫一声,扑了过来:“浩儿?浩儿你怎么了?你别吓唬娘?说话,说话啊!”

情急之下她一把抱住沈良浩的脑袋想把人扶起来,不想这一动,沈良浩就又吐了一大口血。

“这位夫人,公子的伤势不轻,有内脏出血的症状,您快不要动他。”那大夫赶紧去拉她。

三夫人的眼泪已经流了满脸。

沈青音也觉得做梦一样,一个箭步走上前去,厉声质问:“我大哥到底怎么样了?你这庸医,到底会不会治?”

三夫人痛心之余却是恼怒非常,霍的扭头朝带她过来的沈青瑶看去,恶狠狠道:“你大哥怎么会弄成这样?不是说只是摔了一跤吗?”

沈青羽实在是胆子小,回府之后就没敢再出来。

沈青瑶被她骂得一个哆嗦,面色霎时惨白一片,一边拿眼角的余光去偷瞄沈青桐,一边嗫嚅道:“我……”

她在犹豫,要不要把沈青桐暗下毒手的事情说出来。

西陵钰却想一力遮掩是他的人伤了沈良浩的事实,赶紧不动声色的抢着上前一步道:“沈三夫人息怒,这件事只是意外,那会儿五小姐在后院出了点儿事,沈大公子急着过去,所以……”

为了转移视线,避重就轻,他可不介意把沈青音推出去做替死鬼。

沈青音一慌,立刻紧张说道:“我……不关我的事。”

三夫人满头雾水。

来宝就走到她面前,为难的小声道:“沈三夫人,之前五小姐的衣裳脏了,正在后院的厢房里换衣裳,可是晋安公主的驸马爷醉酒,误打误撞的走错了房间。”

三夫人如遭雷击,脑袋一晕,脚下就是一个踉跄。

一天之内,她的一双儿女!

这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母亲!”沈青音和沈青瑶齐齐惊呼,扶她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这时候屋子里还有大夫和天禧班过来帮忙的几个人,大家面面相觑。

沈青桐这才从容的走上前来,道:“只是误会而已,三婶你别急,驸马爷进那屋子的时候,五妹妹其实已经换好了衣裳了。”

话是这么说,可是事情闹出来到底也是不光彩的。

三夫人手里捏着帕子,瘫在椅子里,一寸一寸缓缓地抬起眼睛看她,面上表情不善。

西陵钰顺水推舟,就不再提沈良浩受伤一事的细节,叹了口气上前,也是安慰三夫人道:“晋安还是很通情达理的,回头本宫亲自走一趟,把事情给她做个解释,想必她也会明白的。”

沈青音受宠若惊,脸蛋儿一红,连忙含羞带怯的屈膝行礼:“臣女多谢太子殿下!”

西陵钰没再应声。

不多时他的亲卫就带了两个太医过来,众人就又围到床边给沈良浩继续诊治。

沈青瑶扭头,看向旁边同样被排挤在后面的沈青桐,那眼神间满是复杂之色。

太子怕和沈家结仇,所以迫不及待的出面掩饰了这件凶案,这是巧合吧?她觉得这应该就是巧合,但是心里却总觉得胆战心惊的,忍不住就会偷偷的去打量沈青桐——

如果这不是巧合,那么就是从头到尾的每一步,包括太子的侍卫会防范出手,到太子出面遮掩此事,就都是沈青桐提前预料到和算计好的……

说是心机深沉,步步为营,但实际上她也是冒了奇险在赌的……

就在从雅间出来到楼梯口那几步路的空当里?决定出手伤人,同时又耍尽心机?这是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能做得到的吗?真是叫人想来就会觉得毛骨悚然。

沈青桐是有感觉到沈青瑶落在她身上的目光的,不过却是不以为意,就只当没看见——

她知道自己没把握震住沈青瑶替她保守秘密,但现在换成是太子西陵钰要封锁真相,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她很放心。

这边太医给沈良浩诊治了半天,中间喂了他两粒药丸,又扎了针,沈良浩的状况却是一直不好。

“太医,我儿子怎么样了?”三夫人捏着帕子,焦急问答。

“沈大公子的肺脏损伤,有严重的内出血,我刚给他施针止血了,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只是公子的伤势严重,这种内伤又是公认最难痊愈的,后面一定得要慢慢的调养恢复。”太医回得十分委婉。

事实上肺脏损伤,尤其还是这么大程度的内伤,就算再怎么调理也不可能痊愈的,即使勉强保住了性命,以后也只会是个走一步就要喘三喘的病秧子。

三夫人这会儿心里乱糟糟的,也没心思细想什么,又询问了太医一些注意事项就赶紧带着沈家的一众人等回府去了。

西陵钰在戏班子门口目送了沈家的车驾离开,一张儒雅的面孔上表情阴沉的几乎就要滴下水来。

“殿下,沈大公子现在虽然伤重,但总有一天是还能再开口说话的,这事儿……”来宝凑近他身边,担忧道。

“你还怕他有胆子找本宫寻仇不成?”西陵钰冷笑,目色阴森,“今天本来就是他自己居心不良想要献计讨好本宫,这才出了意外折进去了,他倒是想追究……除非他是不想要仕途前程了。”

他身后,侍卫才刚把还醉得不省人事的陈子旭架着出来。

西陵钰是看见这人就火大,甩袖朝自家的马车方向走去:“走!去一趟晋安公主府。”

杨子旭人品不好,成天胡混不是什么新鲜事,晋安公主和他成婚五年,一直都是这个样子,西陵钰倒也不觉得今天这事儿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至少要把人送回去的。

“是!”来宝招呼着才要叫人把陈子旭往马车上搬,就见远处陈皇后身边的一个心腹太监策马奔来。

“丁永寿?”西陵钰沉吟,心里已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来,“你怎么找到哪儿来了?”

“殿下!”丁永寿翻身下马,都顾不上擦汗,“皇后娘娘请您马上进宫一趟。”

“出什么事了?”西陵钰心下一沉。

丁永寿神色凝重道:“晋安公主刚刚进宫哭诉,说驸马做了对不起她的事,闹着要皇上做主,准她休夫。”

西陵钰一惊,第一个反应是不相信,“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刚刚!”丁永寿道,提起这位不成器的驸马也是一筹莫展,“晋安公主说得有鼻子有眼,都点名提到了镇北将军府沈家的小姐,皇上已经是被激怒了,还扬言……”

他说着,叹了口气,回头看了眼那边被人架着的陈子旭:“总之皇后娘娘这次也劝不住了。”

皇帝不重视晋安公主这个女儿是一回事,但陈子旭的作风不检点,勾三搭四打了皇室的脸面,这就是另外的一回事了。

要说陈子旭以前的风流韵事也是有的,但也只是碰的青楼女子。晋安公主不管他,皇帝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惹上了官家千金,而晋安公主又突然不依了,这事情就麻烦了,保不准连陈皇后都要跟着遭殃。

“走!进宫!”西陵钰再不能等,匆匆打马进宫。

------题外话------

恩,都表问我越越自己要怎么解决,我这种小清新肿么可能知道╭(╯^╰)╮

然后桐妹儿继续回家撕逼渣渣们,嗷呜,大哥没死,但是如你们所愿,废得差不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