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章 逼婚!/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帝寝宫。

晋安公主连夜进宫告状,说驸马行为不检,这次居然和官家千金牵扯不清,还被多人撞见,弄得她没脸见人了,嚷嚷着要休夫。

陈皇后赶着来劝。

但是端着长辈的架子,任凭她软硬兼施,晋安公主就是不依不饶的,央求道:“父皇,儿臣不想再委曲求全的忍他了,求您替儿臣做主,以后我就算守一辈子寡,不嫁人了,也不要再跟他过下去了!”

“什么守寡不守寡的,晋安你是气糊涂了?说的什么胡话?”陈皇后皱眉,不悦的提醒。

“我不管!反正我和她是过不下去了!”晋安公主哭的梨花带雨,跪在那里死活不肯起身,态度前所未有的强硬。

陈子旭是个什么货色,皇帝一清二楚,这会儿瞧见她这模样心里就更是揣着一团火,冲着殿外怒斥道:“那个混账东西呢?马上把他给朕绑来!”

“皇上,小两口过日子拌两句嘴罢了,您还真要跟他们置气不成?”陈皇后连忙劝阻。

皇帝由鼻息间哼出一声冷笑,忽而目光阴测测的朝她看过去。

陈皇后心肝儿一颤,嘴唇抖了抖:“皇上……”

这时候西陵钰已经赶着进宫来了,本来他也是打着和陈皇后一样息事宁人的主意,可是隔着院子就听到皇帝暴怒的吼声,当即改了主意,没有进去——

他不能因小失大,犯不着为了晋安公主两口子的家务事去惹皇帝的眼嫌。

很快的,皇帝的寝宫里一个小太监跑出来,直接奔了公主府。

西陵钰唯恐被人瞧见,赶紧闪到旁边的花木后面,想了想道:“我们走!先去凤鸣宫等着吧!”

说完,带着来宝先去了陈皇后的寝宫。

这边皇帝黑着脸,足等了有半个时辰那个去公主府找人的小太监才回,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道:“皇上,奴才去公主府找过了,驸马……驸马他还不曾回府,暂时找不到人!”

说着,身子就使劲伏低了,不敢去看皇帝的脸。

“找不到?”皇帝冷笑,“那就把定国公绑来,朕倒要问问他是怎么管教儿子的!”

定国公是三公之一,又镇守一方,位高权重,以往皇帝可不会为了这种内宅琐事而迁怒到朝廷大员。

今天他会这么说,就说明是真气得不轻。

陈皇后的一颗心悬在了嗓子眼,再不敢开口劝了。

“皇上……”旁边的大总管路晓尴尬的开口,柔声细语的提醒,“定国公在戍边呢!”

“……”皇帝被噎了一下,随后脸色就更加难看起来,再次怒气冲冲的吼道:“难道整个陈家就没有一个喘气儿的在吗?去!给朕绑一个能做主的来!”

路晓本来也以为他是赌一时之气,这会儿知道他是真怒了,就隐晦的给那小太监使了个眼色。

“是!”那小太监应诺,爬起来又跑了出去。

又是半个时辰之后,他回来,身后就多了两个侍卫,还架着烂醉如泥人事不省的陈子旭。

“陛下!驸马爷带到了!”

晋安公主回头看了眼,面上神情悲愤,眼泪就掉的更凶了。

皇帝一看陈子旭这个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当时眼睛里就迸射出浓烈的杀起来。

“混账!混账!”他再次失控,手掌拍在桌子上啪啪响,最后盛怒之下,直接把桌子给掀了。

“陛下息怒!保重龙体!”陈皇后汗毛倒竖,赶紧起身走到当前跪下。

皇帝指着陈子旭,怒吼道:“把这个混账东西给朕丢到池子里醒一醒,弄醒了,送去宗人府的大牢。传朕的旨意,晋安不再是他陈家的媳妇,等过了年,朕替她重新择婿!”

公主休夫或是合离,这都不算是什么事儿,但是把陈子旭丢到宗人府的大牢里去,这事情就闹大发了。

陈皇后也是满心的不痛快,她不想答应,但是皇帝正在气头上,她哪敢多言,便就死死的咬着牙忍下去了。

“儿臣谢父皇做主!”晋安公主感激的涕泪横流,恭恭敬敬的磕了个头。

路晓挥挥手,侍卫们架着陈子旭先出去了。

陈皇后和晋安公主也相继起身离开。

两个人沉默着从皇帝的寝宫里出来,刚走到门口,却见迎面的御花园里一个衣着华丽浓妆艳抹的女人被一队仪仗拥簇着款步而来。

陈皇后本来就心情不好,再见到她,眼中直接迸射出一抹狠厉的冷色来。

那女人似乎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她,一愣,随后还是定了定神走过来,行礼:“臣妾见过皇后娘娘!”

“常贵妃?”陈皇后冷嗤一声,根本就不掩饰对她的鄙夷和不屑,讽刺道:“大晚上的还往这里跑?你不嫌累得慌吗?”

常贵妃其实已经不年轻了,浓妆华丽之下的那张脸已过三十,但是那副眉目偏就有种勾魂妩媚的风情。

皇帝宠了她十来年,她也生了儿子,并且一跃登上了贵妃之尊的位置。

陈皇后一开始就瞧不上她的出身,再加上这种种关系,着实是将她看做眼中钉肉中刺的。

她冷嘲热讽的,常贵妃虽然面上尴尬,却是低眉顺眼的连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有。

陈皇后越发气闷,一回头看到送她出来的路晓还站在大门口,眼底当即漫上一层幽暗的冷色,指甲掐了掐掌心,脖子一挺,扬长而去。

“娘娘!”她身边古嬷嬷带着宫女太监一路小跑的跟,待到走出去远了,这才啐了一口道:“就是个狐媚惑主的贱货,注定了上不得台面,您还要跟她置气不成?”

“就她?她也配?”陈皇后咬牙切齿的吐出几个字,然后深吸一口气,带着人浩浩荡荡的回了凤鸣宫。

彼时不仅仅是西陵钰,还有闻讯赶着进宫的定国公府的老夫人也在等她。

老夫人一听说晋安公主居然进宫来告了她最疼爱的嫡孙的状,当即大怒,本来是要来求情的,可是来得晚了一步,陈子旭已经被送去宗人府了。

她知道皇帝这次是真的气了,顿时弱了气势,不敢再去找皇帝求情,直接就找到了陈皇后这里。

定国公陈冈只有两个嫡子,嫡长子陈子扬是世子,从小就跟着在军中历练,将来是要用来承袭爵位和鼎立门户的。而嫡次子陈子旭却被老夫人宠翻了天,养成了纨绔。

宠爱的孙子入了狱,陈老夫人心疼的都快要昏厥了,关起门来当着陈皇后母子的面好一番哭诉,先是说晋安公主不守妇道,仗着皇室出身就胡作非为的陷害污蔑自己的夫君,后面又哭陈子旭娇生惯养受不了牢狱之苦。

要知道陈皇后母子这一天的日子也都不好过,再被她当面嚎哭了半夜,就只觉得脑袋里嗡嗡作响,头大如斗。

“外祖母,横竖事情都已经这样了,您就别哭了!”最后陈老夫人都哭得哑了声音,西陵钰才找到机会开口,道:“国公府的门第在那里摆着呢,子旭的确是不像话,可到底也只是家务事。父皇现在在气头上,难免罚得重了点儿,过几天等他气消了,本宫和母后再找机会说说情,很快也就放出来了。”

“可是……可是旭儿从小到大没吃过苦,宗人府大牢那里——”陈老夫人是真的心疼孙子,说着就又哭上了。

“好了母亲!”陈皇后也是心烦,没好气道:“当初要不是贤妃居心不良想把晋安塞给扬儿,来断扬儿的仕途,本宫也犯不着出此下策,让旭儿娶了她。尚公主又不是什么好事,借着这个机会断了正好合我的心意。晋安她一个女人都不怕,旭儿怕什么?以咱们国公府的门第和声望,来年本宫选了好样的姑娘给他挑,还愁娶不上媳妇么?”

这话陈老夫人倒是愿意听,当即点头,但是再想想,终究还是舍不得孙儿受牢狱之苦,随后又冷了脸,恶狠狠的捶着手里拐杖道:“不行!我咽不下这口气!都是沈家的那个丧门星害的,旭儿的媳妇可以慢慢挑,但是沈家的那个丫头也别想落好。正好旭儿这几年被皇室的规矩管束的,身边连个知冷知热的人都没有,就先把那个丫头弄回去服侍他!”

区区一个沈青音而已,这会儿陈皇后母子就只想尽快送走这尊难缠的老菩萨,赶紧的点头答应。

*

沈家,三夫人回府之后忙了一夜都在照顾沈良浩的伤势,完全不知道天禧班里发生的那点意外一夜之间居然就被传得沸沸扬扬,不堪入目了。

不再是陈子旭醉酒误闯了沈家小姐的屋子,而是说两人勾搭成奸,逼迫的一向好脾气的晋安公主休弃了驸马,就为了给沈家小姐腾地方。

三夫人陀螺一样忙了整天,次日一大早定国公府的管家居然亲自登门。

现在大夫人不怎么管事了,她就抽空狐疑着过去见了,却是晴天霹雳,得了个消息——

陈家要强聘沈青音去给陈子旭做妾!

------题外话------

这章信息量有点大,然后撕逼的戏码太顺手,一下没刹住,写多了,又回头好一顿删,心都在滴血嘤嘤嘤~

解锁几个新人物:美艳无双常贵妃,胡搅蛮缠陈老太,还有被丢去边关不知道是啥鸟儿的陈家父子,嗷呜,这个架势,貌似我预计的一百万字的框架扛不住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