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章 夜出/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给陈子旭做妾?

就那个纨绔!

“那个老货,她还真敢开这个口?”三夫人勃然大怒,手里掐着帕子,眼睛里都要瞪出血来了,“趁火打劫?她当咱们沈家是没名没姓的随便人家吗?”

沈青音听到消息,本来还是个懵的,此刻闻言,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抱着三夫人直跳脚:“母亲我不去我不去啊!”

那陈子旭是个什么东西啊?她怎么能嫁给那种人?

三夫人的心腹刘妈妈在旁边看得唉声叹气:“可是定国公府的门第比咱们高,宫里又有皇后娘娘撑腰,这事情恐怕不好拒绝吧?”

“我不嫁!”沈青音大声道,擦了把泪,抬头看向三夫人,撒泼道:“我就是死都不会嫁他!”

三夫人其实也为难——

如果她就是不答应,陈家总不能上门抢亲,而且她这种短视妇人,哪里会管什么大局,就算拒婚之后会得罪陈皇后和陈家她都不介意,但是以老夫人的脾气就未必会答应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了。

最主要的是,外面现在传得沸沸扬扬的,就算她拼死护着沈青音不嫁,沈青音的名声也已经毁在陈子旭手上了,根本再没人敢要她,总不能送去佛堂出家吧?

这点利害沈青音也是知道的,当即哭了个昏天黑地,闹得不可开交。

那母女俩雷厉风行的,风声沈青桐自然也很快听到了,虽然整件事下来很有些曲折离奇的折腾,但也毕竟是事不关己,她懒得过问。

横竖沈青音嫁不嫁的,或者嫁给谁,跟她之间的关系都不大。

这一整天她都足不出户,好吃好睡。

晚上才刚沐浴完毕要上床歇了,就听外面隐约的传来几声争执。

这夜房里守夜的是木槿,沈青桐使了个眼色:“去看看!”

“是!”木槿点头,快走出去,不多一会儿再回来却是神色凝重的领进来一个人。

“韩姨娘?”沈青桐大为意外。

韩姨娘却是进门就扑通一声跪了下去,红着眼睛磕了个头道:“二小姐!你得救救我们啊!”

沈青桐一愣。

木槿要扶,韩姨娘却不肯起身,拿帕子抹了抹眼泪,悲愤道:“二小姐,这次您要是不帮忙,三小姐可就没有活路了,求您了。”

她就是不肯起,沈青桐也不勉强,拧眉道:“到底出什么事了?”

韩姨娘又擦了把眼泪,恶狠狠道:“三夫人简直就是个杀千刀的,她那良心是被狗给吃了,明明是五小姐作风不检点,被人看光了身子,现在陈家上门来提亲,她却睁眼说瞎话,非说……非说那天出事的是三小姐!”

韩姨娘说着,就又急的哭了出来:“反正现在街上的那些流言也都是以讹传讹,咱们家里的姑娘多,他们传来传去的也分不清楚哪个是哪个,就只知道是沈家的小姐出了事。现在三夫人为了不叫五小姐嫁给那个纨绔,居然……她居然颠倒黑白,把这屎盆子扣在了三小姐头上。我……我女儿啊……”

韩姨娘越说越气愤,越说越伤心,到了后面就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三小姐沈青羽胆小懦弱,是从来不惹是生非的,在府里的人缘很好。

木槿听了都难掩气愤的道:“这三夫人还真是……”

自己的女儿是女儿,别人生的就能随便毁了?

只不过木槿向来有分寸,话到一半就打住了,没论主子的是非。

韩姨娘膝行过来,哭得满脸泪痕的拽着沈青桐的裙子,哀求道:“二小姐,我过来求您这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您知道,我的这个身份,在老夫人跟前说不上话,三小姐又是个庶出的……您给想想办法吧,真的不能让三小姐嫁给那个陈子旭,否则……否则她这一辈子就全完了。你帮帮我们,我们感恩戴德!”

说着,就砰砰砰的磕起头来了。

这件事,牵扯到定国公府陈家,何况宫里还有个陈皇后在,非常的棘手。

沈青桐缓慢的坐回凳子上——

平心而论,这件事她是不想沾手的,但是她和韩姨娘之间有言在先,何况沈青羽又真的不是什么坏人。

好端端的一个姑娘,如果就这么毁了……

她也有点于心不忍。

木槿是又同情沈青羽,又怕给自家小姐惹麻烦,也不好掺言,就紧张的盯着她。

沈青桐沉着脸,兀自思忖了半晌,这才谨慎的开口问道:“目前定国公府就只是先给咱们府上通了气儿是吗?”

“一大早国公府的老夫人叫他们府上管家亲自过来,带的口信,说是要咱们府里明天去个人,一起进宫去见皇后娘娘,应该是皇后娘娘出面,到时候当面赐婚i定下来的。”韩姨娘打起精神,擦了把眼泪,“虽然三小姐是个庶出的,陈家未必看得上,但是这连着两次下来,五小姐的名声也不好,如果三夫人就是咬着要推三小姐出去做替罪羊,最后,人他们也肯定会弄过去的。”

就陈子旭那样的人品,别说做妾,就是做正牌的少夫人韩姨娘都不肯把女儿送给他去糟蹋的。

但是有皇后在上面压着,她们哪能反抗?

这个杀千刀不要脸的三夫人!

“二小姐,那天在戏园子里的事情您是亲眼看见的,您去跟老夫人说说吧。”韩姨娘道,如今也只能抱着希望在老夫人那里。

沈青桐看她一眼:“你当祖母心里没数吗?她现在不吭声,就说明她是懒得管,就算我去了也是白去。”

韩姨娘的眼泪戛然而止,那一瞬间,一颗心如沉冰窟,突然就无比的绝望起来。

沈青桐没工夫安慰她,心里还在飞快的思索盘算,想着,却是突然站起来道:“木槿去拿一套你的衣服给我,我出去一趟!”

木槿和韩姨娘齐齐一愣:“现在?可是……”

沈青桐却也不解释:“明天如果等他们进宫见了皇后娘娘之后那就说什么都晚了,就现在,我出去一趟,想想办法。”

这么仓促之间,她能想什么办法?

韩姨娘心里重新燃起希望,却还是很不确定:“二小姐您真的有办法吗?”

“还不好说,试试看吧!”沈青桐道,眼中神色却明显透出几分烦躁,“你别在我这里呆着了,万一让祖母知道了,事情就又要不好办了!”

她没有十足的把握,所以就留着分寸没有把话说得太满。

韩姨娘一心就只为了女儿,当即心神一凛,连忙爬起来,一边抹眼泪一边道:“好好好!我走!我这就走!”

“木槿,送韩姨娘出去!”沈青桐道。

“是!小姐!”木槿亲自送了韩姨娘出去,又找了自己的衣裳回来,一边帮沈青桐换衣裳一边还是担忧问道:“这么晚了,小姐要去哪里?三小姐的事,您真的有办法吗?”

“韩姨娘想的没错,现在能阻止这件事的事就只有祖母了,但是她不会听我的,所以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试……”沈青桐一边麻利的穿衣服,一边道:“赶在明天三婶出门之前,给三妹妹先定一门能让祖母首肯的亲事。反正祖母早就恼了沈青音了,如果祖母会觉得三妹妹的利用价值更大……那,这件事就还有转机!”

“啊?”木槿这回是真的惊呆了,“这没几个时辰就天亮了,这么仓促的,去哪儿能给三小姐找个婆家,还得是让老夫人首肯的?”

“人选是有一个的,不过……”沈青桐利落的把头发编成辫子,说着,也是疑虑很深的叹了口气,烦躁道:“但是那人现在的处境不太好,还欠点儿火候,得找人帮忙造造势。”

她飞快的整理好自己,熄了灯,就带着木槿出了门。

两人编了个理由从后门出府,看着外面夜色茫茫,沈青桐突然就一肚子气,不是因为得管韩姨娘母女的这档子事儿,而是想着又得跟那个不靠谱的混蛋见面就咬牙切齿。

她深吸一口气,黑着脸,埋头往巷子外面走。

三更半夜,又是只有她们主仆两个人出门,木槿有点害怕,缩了缩脖子,“小姐,我们这到底是要去哪儿啊?”

“昭王府!”沈青桐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再就一句话也不想说了。

“昭王府?我们两个走着去?这……”木槿愁死了,这大老远的徒步走过去不得俩时辰啊?就只顾着发愁,倒是忘了想她家小姐和昭王殿下之间的关系啥时候已经熟悉到可以大半夜都不避嫌的登门拜访了。

------题外话------

码字的时候我突然想,麻痹那个混蛋被下了药,不会正在欲仙欲死吧?让桐妹儿这时候去敲门,太不地道了,正激动着呢,突然想起来,已经过了一天了,越越应该自己解决好了啊(⊙o⊙)!

不要歧视智商离家出走的岚宝,最近的章节都很肥,你们应该表扬我,傲娇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