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章 王爷的起床气,好可怕!/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晚上的也找不到车马行租车,主仆两个当真是全靠两条腿。

好在沈青桐知道昭王府的大致方位,两人摸黑走了足足两个多时辰才进了昭王府的后巷。

彼时三更已过。

木槿扯了扯沈青桐的袖子,上气不接下气道:“小姐,这大半夜的我们登门拜访昭王殿下,真的合适吗?”

“你以为我想来?”沈青桐没好气道,也是一想到要见那人就心里膈应的慌。

扶着酸痛的双腿缓了会儿,沈青桐才打起精神去敲门。

“谁啊?”过了一会儿里面才有个惺忪的声音打着呵欠应了门。

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厮过来,把门拉开一道缝隙,本来半夜被吵醒带着起床气的,但是揉揉眼睛看到是两个漂亮的小姑娘也就气消了,问:“你们找谁?”

“哦!”木槿刚要说话,沈青桐已经抢着道:“我们找我表哥!”

“你表哥?”

“对!”沈青桐撒起谎来面不改色心不跳,“我舅母生了病,没银子大夫不给看,没办法我姐姐才带我进城来找表哥的,他说他在王府里给王爷做侍卫的,小哥哥你帮忙叫一下吧!”

下头那些侍卫武夫都喜欢吹嘘两句,小厮把门多拉开一点,探了个脑袋出来道:“叫什么的?我帮你问问,我们这府上有编制的侍卫就有四百多个呢!”

“他说他就在王爷身边!”沈青桐道:“叫……”

西陵越那俩贴身的侍卫都叫什么来着?

沈青桐一时想不起来名字,就道:“他说他就在王爷近前儿的……我表哥大眼睛,浓眉毛,个子很高,娃娃脸的……”

走了半夜的路,沈青桐本来就一肚子的火,这会儿就是想着西陵越那个活宝侍卫贱兮兮的样子都觉得火大。

这边她极尽所能的描述,正不耐烦呢,里面高个子,娃娃脸,浓眉大眼的那位“表哥”已经贱兮兮的从门缝里探头出来。

他嘴一咧,低头看那小厮一眼,又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是我!”

那小厮个子矮,彼时两颗脑袋一上一下挤在门缝里。

小厮往上扭着脖子艰难的看了一眼,恍然大悟:“翼哥啊!早说啊!”

说完就极豪爽的开了门。

木槿有些意外,紧张的去看身边的沈青桐。

沈青桐却知道——

像是昭王府这种地方,从外面乍一眼看去是和普通的宅子没什么两样,但是西陵越和西陵钰同是走在悬崖边上的人,他们的府邸周边都是要设暗岗的。

应该是她和木槿才刚进了昭王府的范围,就有暗卫把消息往里送的,不会送给西陵越本人,也是他身边信得过的人,所以她就干脆点名找云翼了。

云翼这会儿出来,她一点也不奇怪,只就面色冷淡的看着。

羽翼摸了摸鼻子,露出一口白牙:“我娘病了啊?走,我给你们拿银子!”

心里却暗道:老子活到二十三都还不知道自己还有个娘,沈家二小姐牛逼啊,上天入地无所不知啊,怪不得连王爷都被她撩拨的上蹿下跳,不要不要的……

沈青桐此刻恨屋及乌,对西陵越这个嬉皮笑脸的侍卫也没有好感,就冷着脸往里走。

云翼没心没肺,傻呵呵的想:沈家二小姐三更半夜找上门来要钱治病,他家王爷会不会被气到诈尸啊?

旁边那小厮扯着脖子看沈青桐主仆两个的背影,一边撞了撞云翼的肩:“翼哥,怎么从没听说你还有两个这么好看的表妹啊?看着都还没许人家的吧?”说着就挤眉弄眼的送秋波。

云翼扭头看他一眼,也很爽快:“回头要是王爷不要,我就介绍给你哈!”

说完,也不管那目瞪口呆的小厮,一溜烟的跑了。

不过他倒是很机灵,也不问沈青桐的来意,直接就把人带着去了西陵越的院子。

那偌大的一个院子里,空荡荡的,居然一个下人也没有。

云翼把沈青桐领到正屋门口,站住。

沈青桐深吸一口气,不断的做着心理建设,可是等了半天,一扭头却发现云翼站的比她还直,根本就没有进去通传的打算。

沈青桐皱眉,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云翼就又摸了摸鼻子,正色道:“我家殿下睡觉,不让我们进去看的。”

沈青桐一本正经的问:“那谁能进去通传一声?”

云翼说:“我和云鹏都不让进!”

沈青桐觉得和他说话有点费劲了,强压着脾气:“那谁能进?叫过来去帮我通传一声?我有要紧事,必须得马上求见昭王殿下!”

云翼:“其他人不让进院子!”

所以,有资格进院子的不让进屋子,没说不让进屋子的,又得堵在外面?合着这是得找个人从屋顶飞进去给她通报啊?

西陵越的这个侍卫是不是脑子不好使,都不知道变通的?

沈青桐一瞬间凌乱了,问他:“那怎么办?”

云翼很认真的回:“他没说也不让您进!”

沈青桐:……

真的好想咬死他啊!昭王府是风水不好吧?还是跟她八字不合?怎么这一家子都跟她过不去?还有个正常人没?

木槿看她被挤兑的够呛,就也有点不高兴了,走上前去对云翼道:“我们真的有要紧事,你帮个忙吧!”

“王爷真不让我进!”云翼为难道,那表情看着其实并不像是开玩笑的。

这时候沈青桐也是脾气上来了,简直就想撂挑子不干了,可是这会儿她腿还酸着呢,想想要这么走了更不值,索性也无所谓了,冷着脸就直接往里走冲。

木槿一看她这架势也是怕了,连忙就要拦:“小——”

云翼眼珠子一转,一把将她扯了回来。

沈青桐被云翼气得够呛,直接没敲门,推门就一脚跨了进去,然则才刚一只脚跨过门槛,手腕就被人一拽。

她一个踉跄往里扑去。

就听身后砰地一声,房门合上了。

沈青桐也没想别的,刚要试着稳住步子,冷不防又被人扯着手腕往回一甩。

砰的一声,她后背撞在门框上,硌得一疼,可是冷汗还没来得及往外冒呢,浑身就又冷个从头到脚。

黑暗中,身边的人连呼吸声都听不见,但是他手中一柄短剑的剑锋却是精准无比的贴在她的皮肤上,仿佛随时手指一动就会杀人。

沈青桐浑身僵直,汗毛倒竖。

隔着门板,这才听到院子里云翼十分热心的提醒木槿道:“你可别进去!我们家殿下的起床气很吓人的,惹急了,他动刀子!”

沈青桐:……

你有话不能早说啊?

这一家子到底都是些什么人啊?

刀架在脖子,简直欲哭无泪啊!

------题外话------

越越:上蹿下跳?

云翼:嘿嘿嘿……

越越:诈尸?难道本王是死的?

云翼:嘿嘿嘿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