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章 抬举,搅局!/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以老夫人的性情,根本就不可能会管这事儿,现在她主动露面了,必有猫腻。

三夫人心里下意识的就是一阵紧张,赶忙道:“定国公府的人来者不善,他家那老夫人又是不讲道理的,母亲您就不要去跟着生气了,这件事儿媳会处理妥当的。”

“他们定国公府要找软柿子捏,那也要看清楚了人家!”老夫人冷冷的道,直接不由分说的上了车。

“母亲我陪你去!”三夫人赶紧跟上,却被方妈妈挡了一下。

车里老夫人的声音还是冷冰冰的道:“不同了!”

“三夫人请回吧!最近大夫人不怎么管事了,这腊月里事情多,还要您帮着打点呢!”方妈妈客客气气的陪了个笑脸,跟着老夫人一起上了车。

三夫人心急如焚,但是她了解老夫人的脾气,就再不敢跟了,眼见着马车出了巷子,她便在门口扯着脖子焦躁的张望。

“夫人,这大冷天的,先进去吧,老夫人的性子您还不了解吗?她不吃亏的!”她身边心腹刘妈妈道。

“话是这么说,可我怎么总觉得是要坏事!”三夫人喃喃道,眉心拧成了疙瘩,突然扭头道:“这中间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了,你快去打听打听!”

“好!”刘妈妈点头,先扶着她进了府门。

老夫人院子里的消息还是一问就能问出来的,无非就是一大早韩姨娘去哭诉求情了,然后是昭王府来了个侍卫,进去和老夫人说了两句话,再至于那屋子里具体都发生了事,或是谁都说了什么话,想着就铁定问不出来了。

“夫人也别太担心了,老夫人从来就看不上府里的姨娘和那些庶出的东西,韩姨娘可说不动她,她大概只是不舍气让咱们这么被陈家压制欺负,这才亲自出面的吧。”刘妈妈揣摩道,递了杯茶过去。

“但愿吧!”三夫人叹了口气,低头喝茶。

诚然,她是怎么都不会把昭王府来人和沈青羽母女联系上的,这么想想,倒是也稍稍的安心了。

这边往宫里去的马车上,老夫人也是沉着脸,一筹莫展,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桌上的拜帖,八字贴和礼单。

方妈妈挪过去,也是盯着桌上的东西道:“那顾家公子和三小姐的八字合帖都拿来了,这肯定不能是临时起意,而且韩姨娘那样的人,又哪儿来的脸面让昭王殿下替她们母女出面?这么看来她的话倒是真的了。”

老夫人大抵也是这么个想法,闻言,还是叹气道:“三丫头的事情好办,那个姓顾的后生我看着也是不错,如果他来年能考个功名,大小谋个差事,三丫头一个庶出的,嫁了谁不是一样的,只是这……”

说着,他又抽出那西陵越的名帖出来,忧虑道:“我在想昭王让我管束桐丫头,到底是不是那个意思?”

她抬眸,看向方妈妈。

主仆两个都是神色凝重。

方妈妈叹了口气道:“如今大小姐和三小姐的情况明显都更不合适,这是也矮子里头挑高个儿吧。”

这么一说,她倒是有点同情那位昭王殿下,毕竟——

之前老夫人寿宴上闹了一场,沈青桐那名声也是……

“大位之争,最需要的就是手握兵权的朝臣的支持。”老夫人道,语气莫名带了几分讽刺,“他未必看得上二丫头,却也不得不屈就,定国公是铁定支持太子的,这时候太子又和清荷出了那事儿,明显也有拉拢咱们的意思,如果咱们家不能保持中立,昭王也不能看着连咱们也入了太子的阵营。”

这样,其实很好就能解释的通西陵越为什么连沈青桐的名声都不在乎了。

军国大事的事情,方妈妈懂得不多,便不多言。

“最不愿意抬举的人,最后却偏偏……唉!”半晌,老夫人突然苦涩的露出一个笑容,眼底却莫名闪过些厉色。

方妈妈也跟着垂头丧气,苦笑道:“这都是命吧!”

是命吧!是二老爷在天有灵,护着他的女儿的吧?否则明明是老夫人和大夫人处心积虑替大小姐铺的路,怎么最后却挪到了二小姐的脚下了?

有时候方妈妈也会觉得老夫人对沈青桐实在太不公平了,毕竟凡事都不是她的错,现在反而觉得如果真是西陵越选中了沈青桐,未必不是件好事。

马车一路前行,去到宫门外停下。

方妈妈刚扶着老夫人的手下了车,后面定国公府的马车也跟着到了。

几个丫鬟婆子拥簇着陈老夫人从车上下来,她一抬头,看到老夫人,当即就是脸色一沉,不悦的道:“怎么是你来了?”

“是老姐姐你下的帖子相约,若是让家里小辈的来,那不是打你的脸吗?”老夫人面无表情,冷冷的顶回去。

沈慵在西北军中地位很高,让她在任何人面前腰板都挺得笔直。

陈老夫人被她噎得胸口一闷,脸色顿时更加难看了起来,刚要再说话,皇后宫里过来接人的古嬷嬷已经不动声色的赶紧快步迎上来,笑道:“两位老夫人都到了啊,皇后娘娘等着呢,请两位快上轿吧!”

老夫人的脾气压得住,当即就从容的转身攥紧了轿子里。

陈老夫人盯着她背影的眼神尖锐恶毒,很不能在她背上戳出两个窟窿来。

“老夫人,上轿吧!”古嬷嬷道,亲自扶着她上了轿子。

轿帘落下的一瞬间,古嬷嬷却是轻轻的叹了口气——

这两位老夫人的脾气在京城的命妇圈子里可是出了名的,一个硬气,一个刁钻,这次这么针尖对麦芒的一碰……

今天皇后宫中的这场会晤,看来是注定了不会愉快了。

“起轿!走吧!”飞快的收摄心神,古嬷嬷甩了甩手里帕子。

两顶轿子被内侍抬着,稳稳的朝凤鸣宫的方向行去,彼时陈皇后刚用过早膳,漱了口正坐在正殿里喝茶顺便等着两家的人过来,外面却见仪仗逶迤,穿着一身暗褐色黄金云纹八幅凤尾裙的陆贤妃含笑而至。

她明明已经传话下去免了一早的请安了,这个陆贤妃现在登门?

陈皇后心里立刻有了想法,不由的微微提了口气。

“臣妾给姐姐请安来了!”陆贤妃笑吟吟的已经举步跨过门槛,朝着陈皇后盈盈一拜。

陈皇后收拾了散乱的思绪,脸上也瞬间挂了笑容,道:“我今儿个一早不太说服,不是传话免了你们的礼数了,你也不嫌麻烦?还往我这跑?”

虽然已经认定这人是来搅局的,但是逢场作戏,两人都是个中高手,而且二十余年之间交锋无数次,谁应付起谁来都是游刃有余的,所以这会儿陈皇后一笑,也是一派自然,亲姐妹之间也不过如此了。

“可不就是因为天天见了,偶尔一天不叫我过来,我还浑身不自在呢!”陆贤妃笑道,走过去。

陈皇后心里着急,正要以身体不适打发了她,陆贤妃已经走过去,招招手。

她的宫婢端着一盅东西呈上,陆贤妃笑道:“听说姐姐昨夜染了风寒,我就让厨房熬了一碗汤,驱寒暖胃是最好的,趁热,您快用些?”

说着,她就亲自端起玉碗和银汤匙往碗里盛汤。

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陈皇后一抬头,宫外两顶轿子已经停了下来。

------题外话------

老夫人的战斗力还是蛮牛逼的,嗷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