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8章 贤妃传召/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古嬷嬷引着两人从外面进来,从院子里看见陆贤妃在,也是奇怪。

陆贤妃面上笑容一缓,倒是有点不好意思:“原来姐姐这里今天有客,看来我这时候赶的不凑巧了。”

话是这么说,她却半点没有告辞的打算。

陈皇后也不好明着赶人。

老夫人二人走进来,行礼:“臣妇见过皇后娘娘,贤妃娘娘吉祥!”

“都坐吧!”陈皇后强压着脾气,面上还带了淡淡的笑容,“外面天寒地冻的,大家一起喝杯茶暖一暖。”

陆贤妃坦然的跟着坐下。

很快的,宫婢就送了茶汤上来。

陈老夫人借着低头喝茶的契机偷偷瞧了陆贤妃一眼,心里却是很不痛快的——

西陵越不守本分,一直想着取西陵钰的太子之位而代之,这母子两个沆瀣一气,都是他们定国公府的生平大敌,现在这女人好巧不巧的赖在这里不走,她心里直觉的就以为不妙。

而老夫人看到陆贤妃在,心里反而又轻松了几分。

陈皇后母女两个都含糊着,没人主动切入正题,于是老夫人就当先开口对陈家老夫人道:“昨儿个老姐姐叫人去我府上传了话,说是想聘我家的五丫头给贵府的二公子?”

陈皇后可不想当着陆贤妃的面提这事儿,张了张嘴,立刻就要敷衍过去,老夫人却是早有准备,只就就抢着说道:“天禧班里那天发生的事我也听我家媳妇说了,原不过一场误会,都是世人愚昧,以讹传讹传出来,虽然咱们两家人都是问心无的,可到底也是人言可畏,为着两个孩子好,这事情定下来也好的。”

她神情语气坦然,有条不紊。

陈皇后倒是还好,陈家老夫人的脸色已经无比的阴沉下来了。

而此时,表情变化最大的却是和这事儿无关的陆贤妃。

陆贤妃脸上已经明显是假笑了,沉吟着开口道:“皇上给晋安那孩子解除婚约的圣旨昨儿个也才刚颁下来,虽说以臣妾和皇后娘娘姐妹间的关系,咱们两家之间没什么解不开的疙瘩,都是好聚好散的,可是这门亲……是不是定的急了点儿?”

看吧,就知道她这是来搅局的,就是怕定国公府会和沈家搭上什么关系。

陈老夫人刚要说话,却是陈皇后道:“本宫本来也不赞成在这个时候提这事儿的,可是现在宫外外传的沸沸扬扬的,旭儿是男儿,倒是没什么,如果他不站出来承担,沈家小姐以后怕是难嫁了,总不能让人家姑娘白白遭了无妄之灾了吧?”

老夫人紧绷着唇角不说话了,一眼看去,其实是不怎么赞成这门婚事的。

陈家老夫人想着自家孙儿还在牢里受苦,当真是越看她这张老脸就越是心里气闷,便就没好气道:“本来也就是为着你们家的丫头不被人戳脊梁骨,你要是觉得这事儿没有必要……”

陈皇后眉心一跳,赶紧打断她的话茬道:“沈老夫人,横竖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子旭那孩子也不是个没担当的,为着两个孩子好,本宫想着不如咱们就先口头约定一下,给两个孩子把婚事定了吧。”

老夫人还是一脸不怎么乐意的表情。

陆贤妃见状,就又说道:“皇上这会儿还为着晋安的事情生气呢!”

她越是泼凉水,陈皇后就越是心里着急,仍是对老夫人好言相劝道:“皇上那里也是恨铁不成钢,但是子旭从小就经常玩在本宫这里,皇上还是疼他的,这几天本宫会去和皇上解释,在年前就把聘礼下了,也好叫老夫人安心!”

本来她也不敢夸口的,可是说到底,皇帝对沈家还是看重的,只要动之以情,虽然他心里可能膈应,最后八成还是会点头的。

“这……”老夫人还是迟疑。

陈家老夫人却是突然想起来了,还惦记着不能给沈青音那小贱人正妻之位的事,就要开口:“那天……”

陈皇后马上就明白了她的意图,赶紧拦下来,道:“咱们这些做长辈都是操心的命,总归做什么都是为了他们后生小辈的好,那这门亲事就这么定下来吧,本宫会尽快传旨给他们赐婚的!”

她这就根本不是个商量的语气。

老夫人拿眼角的余光偷偷瞧了眼陆贤妃的脸色,心里有些忐忑,但也只能勉强点头:“是!一切但凭娘娘做主吧!”

“恩!”陈皇后终于松了口气,又寒暄了两句,老夫人和陆贤妃就起身告辞。

陈老夫人一张脸黑如锅底灰,却是坐着没动,眼见着那两人出了门去,她马上气冲冲的扭头对丛皇后道:“纳那个小贱人进门不是不可以,但是绝对不能让她占了旭儿正妻的位置。我叫人打听过了,那小贱人就是一身的市井泼妇相,她配不上旭儿!”

“母亲!你怎么到现在还拎不清?”陈皇后疲惫的揉着眉心,也没了耐性劝她,直接没好气道:“你难道没看出来吗?贤妃今天过来就是冲着搅黄这件事来的,居然不惜当面搬出皇上来压本宫?这个时候你要把沈家推出去,那不是正如了她和昭王的意吗?一切以大局为重,你要不喜欢她家那个丫头,回头等人进了门,好生养着,给个面子情就是了,横竖咱们国公府里也不缺她一口饭吃!”

陈老夫人心头跳了跳,但她就是个无知的夫人,随后就不以为然的撇撇嘴,“陆贤妃和昭王也太自不量力了。”

陈皇后心里也是发苦,却没精力应付她,只苦笑了一声作罢。

这边陆贤妃和老夫人一同从凤鸣宫出来。

老夫人错后半步走在贤妃身侧,感激的道:“方才皇后娘娘宫里的事……还要多亏了娘娘替我们做主。”

她是个很精明的人,陈皇后是一时情急被蒙蔽了,她却能大致的将陆贤妃的用心领会一二——

西陵越想娶沈青桐,那么在婚事正式定下来之前,至少不能叫沈家女儿的名声太不堪了,否则不仅皇帝有理由拒绝他娶沈家的女儿,就是他自己也脸上无光。

陆贤妃目不斜视的往前走,并不接这茬,只是唇角带着淡淡的笑容道:“本宫不止一次听越儿提起你家的二姑娘了,听说老夫人将她教养的很不错。不过那个孩子似是不大爱出门?算下来本宫也就见过她一次,眼下马上就年关了,除夕国宴那天老夫人记得把她带来让本宫瞧瞧?”

老夫人的心头猛地一跳,这一刻也说不上是紧张还是兴奋。

既然西陵越已经和陆贤妃提了,陆贤妃还亲自出面替他们沈家撑腰解围,那就说明他是真的准备把这事儿给定下来办了的。

“是!”强压下心里悸动的情绪,老夫人陪了个笑脸。

*

老夫人回府之后三夫人马上就过去问消息,可是老夫人推脱说累了,没见她,随后也没提宫里那事儿到底是怎么解决的。

半月之后宫里才有了点动静,说陈皇后去皇帝面前撮合陈子旭和沈青音,皇帝当场大发雷霆,把她赶出来了。

这件事是发生在后宫里的,随后就被陈皇后封锁了消息,虽然没有大面积的渲染,宫里的风声却没有完全压住,知道这事儿的人其实不少,只是不敢公然拿出来议论罢了。

三夫人母女忐忑的等了又等,后来一次去红梅堂时偶尔听方妈妈和老夫人在说,三夫人当场就急了,冲进去对着老夫人又是求又是哭,可是任凭她软硬兼施,左右讨好,老夫人这次是始终没松口的。

日子一晃就到了年底。

除夕夜,按照惯例,是要在宫里举行国宴盛典,帝后带着百官命妇一起迎接新春的。

往年的宫宴,沈青桐推脱说不去,老夫人也不勉强,可是今年沈青荷不被老夫人待见了,老夫人再命人来给她裁制新衣的时候她就没推。

宫宴是在晚上,中午一家人吃了团圆饭之后,老夫人就带着沈青桐和三夫人母女出发了。

沈青桐和老夫人坐的一辆车,马车上,木槿有些局促。

沈青桐却在低头想事情:沈青羽和沈青音的事,别人不知道,她却是想想也知道是西陵越在背后出了力的。她这个人,虽然小气记仇,但同时也是恩怨分明的,虽然心里别扭,也想着今天在宫里遇见还是要当面给他道谢的。

一路上心不在焉,很快一行人就在宫门口下了车。

沈青桐跟在老夫人身边,正要上轿,老夫人却回头对三夫人道:“你们先去御花园走走吧。”

三夫人狐疑的看过去一眼,老夫人没解释,她也没敢问,就带着沈青音先上轿子走了。

沈青桐皱眉:“祖母,我们……”

老夫人回头看她,居然是上下打量了她一遍,然后转身钻进了轿子里:“我们去永宁宫坐坐?”

永宁宫?陆贤妃的寝宫?

无缘无故的,去那里做什么?

一瞬间无数个念头从脑中飞快的闪过一遍,沈青桐顿时汗毛倒竖!

------题外话------

桐妹儿(一脸懵逼):啥?这就要见婆婆了?肿么办?好想糊那个自以为是的傻逼一脸>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