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9章 殿下心里有人了?!/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一直都当西陵越说要娶她的话是故意挤兑她的,但是现在贤妃都出面了……

难不成他还是认真的?

沈青桐的心里,瞬间起了很重的危机感。

老夫人见她站着不动,脸色又不大好,就狐疑着回头看了一眼,“你怎么了?”

沈青桐和她之间彼此不对付,自然不会在她面前多说,赶紧收摄心神:“没什么!”

老夫人又看了她一眼,转身上了轿。

沈青桐硬着头皮上了后面的一顶轿子,两人一前一后的往永宁宫的方向去。

这天宫里的客人多,所以哪一宫里都在会客,十分的热闹,而这种场合,各家跟着进宫的下人是不能陪同的,便只能等在门口或者院子里。

祖孙两个去到永宁宫时,那门口已经等了各家的奴仆不下十数个,而最让沈青桐始料未及的是皇帝的仪仗居然也停在那里。

老夫人从轿子上下来,明显也是一愣,自语道:“这个时辰,陛下怎么来了这里了?”

大越鼎立一方,是帝国版图上首屈一指的泱泱大国,虽然早几年和周边的几个国家之间偶有冲突,但是最近这七八年里却是慢慢的安定了下来,所以每年年关,各国之间都有互相派出使臣送来年礼道贺的。

沈青桐原还以为皇帝这时候会在御书房接见使臣的。

老夫人嘀咕了一声,就带着她往里走。

两人才进了院子,就听那正殿里语声晏晏,众人似是相谈正欢的模样。

守在门口的宫婢进去通禀了一声,很快就又出来请了两人进去。

沈青桐微垂了眼睛,跟在老夫人身后。

“沈老夫人也来了?快进来坐!”贤妃客气的招呼了一声。

她本来正在和身边郭太傅的夫人在说着什么,所以招呼了一声,就又继续扭头过去小声的把话说完了。

“臣妇见过皇上,贤妃娘娘!”老夫人带着沈青桐行礼,“不知道陛下也在这里,是臣妇唐突了。”

皇帝正坐在首位上静默品茶,没做声。

贤妃这时候才得空又把目光移过来,笑道:“不碍的,今天这样的大日子,皇上和本宫都喜欢热闹,来了就一起坐!”

已经有宫婢添了两把椅子,老夫人谢了恩,两人就都拘谨的坐下了。

大概是因为皇帝在这里的缘故,平时和贤妃不怎么对付的良嫔居然也在,她不经意的看过来一眼,不禁奇怪:“沈老夫人身边的这丫头……”

以前老夫人去哪里带的都是沈青荷的。

“哦!是我家的二丫头,这丫头好个清静,平时不常出门的!”老夫人赶忙解释。

不得已,沈青桐只能站起来重新又给众人行了礼:“臣女沈青桐,给陛下和两位娘娘请安,各位夫人好!”

她也不刻意的抬头露脸,一看看过去是真的不怎么起眼的。

说话间,皇帝一直没有抬头,手指慢慢摩挲着茶盏在饮茶。

良妃想了想,便就恍然大悟:“二小姐就是前镇北将军的女儿吧?”

沈竞其人,是个难得的将才,曾经他在时,可谓声名远播的。

良嫔说着,便有感而发的叹了口气,“也是难为这个丫头了!”

她这话,算是言者无心了,可是沈竞夫妇去世之后的这些年,沈青桐的确是太过默默无闻了,在外人看来,便是沈家的人苛待了她。

老夫人的脸色隐隐的有了点儿难看。

良嫔倒是没多想,还在那叹气。

其他人都不好意思接茬,贤妃见状,便就不动声色的笑道:“本宫瞧着这丫头文静乖巧,看着倒像是个有福气,你过来,让本宫看看!”

这便算是打圆场了。

其他人倒是没多想,只有沈青桐心里叫苦不迭,却也不得不走过去,“娘娘!”

贤妃面上带着和蔼的笑容,热络的拉了她的手——

平心而论,从第一次见,她其实对沈青桐并不反感,这个孩子不骄不躁,虽然乍一看有些木讷,却并不会叫人觉得不舒服。

当然,同时也称不上有好感罢了。

“瞧着是个懂事的!”贤妃满意笑道。

沈青桐正想着要不要想办法抽回手来,外面就听守门的宫女欣喜的大声道:“昭王殿下来了!”

当时这殿中包括柳雪意在内,陪坐的各家千金就有五六个,说话间大家便都齐齐坐直了腰板儿往门口看去。

因为晚上国宴的场合盛大,官员命妇都要穿朝服的。

西陵越今天就穿了一身十分隆重的紫金朝服,金冠束发,整个人乍一看去,真是金尊玉贵,气势非常的。

他这人惯常高傲,不怎么平易近人的,但是这么金光闪闪的,却更是叫几个姑娘看得粉面含羞,喜不自胜。

“儿臣给父皇母后请安!”西陵越一步跨进门来,行礼。

众人等他礼毕,也站起来:“见过昭王殿下!”

沈青桐本来想借机回座位上去的,可是却不知道贤妃是有心还是无意,居然一直拉着她的手没放,一边笑着和西陵越说话:“你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这都什么时辰了,才想着过来给我请安呢?”

说着,便就佯怒的看向了皇帝,嗔道:“皇上,您瞧这孩子,现在他出宫去建府立衙之后,臣妾想管也管不上他了,他这性子是越发的没规矩了,你再不给他娶个媳妇约束着他点儿,以后还不定要散漫成什么样了呢!”

这话,不过一句玩笑。

沈青桐隐隐的知道,皇帝对西陵越这个儿子似乎有些偏袒,否则也不会由着他这些年公然和太子过不去,甚至威胁到了太子的储君之位,只是还是没料到皇帝听了贤妃的话居然是应声爽朗的笑了。

“说的好像是朕苛待了你的儿子,不给他娶媳妇似的!”皇帝抬头,直接下巴一点在座的诸位居然也是直接凑了一句道:“这不,今儿个你母妃这里的这几个丫头朕瞧着就都不错,你瞅瞅,有中意的,朕这就当着你母妃的面给你指婚,也省得她老是念叨着朕偏心了。”

皇帝这话,半真半假,其实很费琢磨的。

在场的几个姑娘闻言,也是紧张的不由的羞红了脸、

西陵越倒是真的扫了眼,不过大家都坐着,就沈青桐一个鹤立鸡群的,他的目光移过去的时候,沈青桐虽然没抬头,还是隐隐感觉到他目光那一顿的力度了。

西陵越笑嘻嘻的走过去,挨着陆贤妃下首坐下。

母子两个,刚好把个退不下去的沈青桐夹在了中间。

他垂眸整了下袍子,道:“父皇这话当真吗?真的随便我挑?”

以往这样的玩笑又不是没开过,他打底都是直接给推了,绝对不会这么模棱两可的。

皇帝是了解自己的儿子的,意外之余,捧在手里的茶碗都微微顿了下。

他抬头,审视着深深的和儿子对视一眼。

西陵越还是那么一副散漫的神气,笑道:“父皇若是说话算数,那我可就真的点了?”

他今天的确是很反常的,就是一向粗线条的良嫔也发现了。

良嫔的眼珠子转了转,然后就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拿帕子掩嘴轻笑道:“这么瞧着咱们三殿下这是眼里有人呢?人就在这儿么?要不让我猜猜?”

皇帝没再言语,就只是仔细打量着自己儿子的神情。

西陵越面上笑的一派自然,居然是个默认的意思?!

在场的几个姑娘,更是捏着帕子衣角,个个心跳如擂鼓,紧张不已。

沈青桐站在他身后,却是费了好大的自控力克制才没叫自己抄起旁边桌上的茶碗直接砸他脑门上去!

------题外话------

装逼的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