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0章 这也叫受辱?/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良嫔的视线一路移过去,很仔细的把几个姑娘都打量一遍。

今天能来贤妃宫里坐的,都是朝中颇有声望的几位朝臣的家眷,各家的姑娘更是从小培养,个个不俗的。

只是皇帝偏爱西陵越,真要给他指婚,肯定是要挑最好的。

京中名媛闺秀,沈家大小姐沈青荷以艳若桃李的一副好容貌著称;而郭太傅的小女儿郭愫则是才名远播,是当仁不让的京城第一才女。

良嫔心里一番比较,最后便就锁定了郭愫道:“郭家小姐还没许亲吧?”

这事儿她拿不太准,自然不会把话说那么死,平白得罪人。

郭家满门清贵,郭愫又很有才华,所以在择婿上面的眼光是比较挑剔的,过年就十六了,的确是还没定亲的。

郭愫闻言,面上就微微烧红,腼腆一笑。

旁边的郭夫人笑道:“是呢!这孩子是家里最小的,我家老爷和老太爷又都宠着她,一直舍不得呢!”

良嫔说完,就试着去看西陵越的反应。

西陵越却是事不关己的低头抿了口茶,察觉大家都在盯着他看,这才是想起来这事儿他也有份儿参与,于是抬头,唇角勾起一抹笑,却是直接朝老夫人看过来道:“沈老夫人该是不会舍不得,也想把你家二姑娘多留几年吧?”

这个转折,实在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众人面上表情齐齐一僵,然后刷的一下,又齐齐的向老夫人看过来。

老夫人也被震住,赶紧定了定神道:“哪儿能呢?姑娘养大了,最后还不都是别人家的,臣妇都这把年纪了,倒是巴不得都早早的给这几个丫头都把事儿办了。”

西陵越闻言,仍是神色自若的转向了皇帝道:“父皇,您方才答应儿臣的话还算数?”

自始至终,他看都没看沈青桐这个当事人一眼,更别提是征求她本人的意见了。

而在场的众人也是到这时候才慢慢回过神来,纷纷把目光投向了沈青桐。

彼时——

陆贤妃还握着沈青桐的一只手。

一开始大家都没多想,再这么一看——

方才贤妃刻意叫了沈青桐过去打量,这一重意义就非比寻常了。

皇帝的目光移过去。

陆贤妃突然觉得自己的后背有点僵硬,隐隐的不知道该是如何自处,拉着沈青桐的手,握住也不是,松开更不是。

皇帝的目光,落在她手上,目光莫名的深了深。

陆贤妃却是紧张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殿中,就唯有西陵越一人还是一副谈笑风生的模样,道:“父皇,君无戏言,正好今天沈老夫人也在这儿……”

“哈哈!你呀!”皇帝却是突然朗声一笑打断他的话,弹了弹袍子,站了起来。

“哎!父皇!”西陵越佯装着急的起身追上去一步。

皇帝抬手拍了下他的肩膀,笑道:“你也是太猴急了,人家姑娘可还没及笄呢!”

说着,他便要抬脚往外走。

西陵越一挑眉,却是不以为然,又回头对老夫人道:“这事儿可不是要赶早定么?老夫人,今天本王可是在这里先打过招呼了,回头这事儿您可绝对不能先越过本王去!”

言下之意,这人他是先定下了。

老夫人本来就如坐针毡,此时赶紧站起来,僵硬的扯着嘴角,也不知道如何作答——

皇帝似乎并不想把沈青桐指给西陵越!

本来她刻意的忽视了这个问题的,这时候才觉得后怕,此时别人不知道,她自己却能感觉到里面的衣裳都被汗水湿了一层。

皇帝起驾。

众人也不能坐着,都跟到门口去送。

等到皇帝的仪仗好不容易走远了,红着眼睛的郭愫已经忍无可忍,一扭头就转身跑了。

“愫愫!”郭夫人低呼一声,歉疚的冲陆贤妃匆忙行了礼就赶紧转身去追。

在场的其他人也都讪讪的,自然也坐不下去了。

“娘娘一会儿还要梳妆准备,咱们今儿个就先不打扰了吧?”有人起了个头儿,其他人也纷纷附和。

陆贤妃这会儿也是有些头疼,便就点头道:“那本宫也就不留你们了,来日方长!”

“那儿臣也不叨扰母妃了。”西陵越道。

陆贤妃皱着眉头看他一眼,又看了眼被他刻意堵在身后的沈青桐,最终只是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被宫婢扶着又进了院子。

众人纷纷告辞,很快就散了。

老夫人忧心忡忡的看过去一眼。

沈青桐倒是想跟着她走,可是方才从永宁宫里出来的时候,西陵越故意使坏,一直状似不经意的将她堵在身后。

这会儿他高大挺拔的身子往跟前一戳,老夫人根本就不敢说话,欲言又止的就带着方妈妈先走了。

柳雪意是住在永宁宫里的,她留在最后,看到西陵越和沈青桐这个样子倒是十分的镇定坦然,温和的笑了笑,道:“姨母该用补品了,我去御膳房看看!”

说完,就把手递到婢女灵芝的手里,袅袅娜娜的离开了。

这边郭愫跑了出去,郭夫人唯恐她这个样子被人撞见要丢人,赶紧追上去,在前面花园的入口处一把扯住了她,焦急道:“你这是做什么?”

郭愫的眼泪已经流了满脸,闻言,回过头来。

“我……”她张了张嘴,却又觉得羞愤的不知道从何说起。

郭夫人抽出帕子给她擦眼泪,“我知道你心里委屈,可是说到底这情况也还不算太坏,毕竟谁也没指名道姓的说什么。皇上和娘娘都在跟前的事儿,谁还能编排瞎话坏了你的声誉不成?你也别太放在心上了。”

毕竟又不是谁去替她提亲又被西陵越当场拒绝了,说到底,方才大家说话都是留着余地的。

“可是我……”郭愫的眼泪还是忍不住的往下滚,一头栽进郭夫人的怀里,悲愤道:“昭王殿下又不是我招惹的,凭什么要让我当众受辱啊?”

要不是今天撞见这个茬儿了,她对西陵越的确是没存什么非分之想的,而且就冲良嫔那么委婉的提了一句,被拒绝了,她本来也不是没这个胸襟和度量一笑置之的,可是——

现在问题的症结在于那个沈青桐!

西陵越拒绝了她,却选了个名不见经传,样样不如她的沈青桐?这才是天大的侮辱,让她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的。

“唉!”郭夫人也是无奈,抚着她的后背安慰半天才勉强劝住了,给她擦了眼泪,母女两个往花园深处走去。

旁边不远处的花木后头,灵芝不屑的撇撇嘴:“这个郭小姐,平时总是一副清高的不得了的样子,不就是会?几首酸诗么,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了,这一次活该她受辱!”

柳雪意却是面色平静,唇角甚至始终如一保持带着一抹笑容的模样。

闻言,她便是轻声的笑了笑,心情愉悦道:“这也叫受辱?”

言罢,便是事不关己的施施然转身继续往御膳房的方向去。

这边的永宁宫门口。

西陵越金光闪闪的一大尊杵在这里不动,就连门口把守的侍卫都察言观色,识趣的躲开了。

人群散去,本来热热闹闹的永宁宫门口,慢慢就变得门可罗雀,冷清至极。

西陵越负手而立,姿态闲散悠然。

沈青桐站在他后背,已经拧眉盯了他半晌,这时候就没好气的冷冷说道:“我不嫁!”

------题外话------

嗷呜!更新!今天不造说啥,那就大家晚安,看完早点洗洗睡了,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