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章 杀心/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边沈青桐扯着西陵越的袖子一阵疾走,待到行至无人处就先松开了。

只是西陵越脚下步子不停,她就一直跟着——

没办法!西陵钰那人根本就没有底线,她跟着他,好歹蹭个安全。

西陵越见她亦步亦趋,受了气的小媳妇模样,就更是心情大好,冷哼了一声道:“怎么,现在知道本王这块挡箭牌好用了?”

沈青桐皱眉,顶嘴道:“我本也不想如此,是王爷您百般算计,非要引我入局的,现在我都还没说什么,您却要和我来计较这些的吗?”

西陵越听她这话已经是服了软,便也不计较她此时的忤逆了,只就冷淡说道:“拿定主意了吗?现在反悔来来得及!”

沈青桐抿抿唇,忽而神色认真的扭头看向了他道:“我晚点回您的话好吗?”

西陵越倒是奇怪,递过来一个询问的眼神。

沈青桐道:“我祖母那里,方才从永宁宫出来,我都还没顾得上和她说话,虽然王爷要娶我是别有居心,但那也毕竟是终身大事,我总要先当面问一问她的意见。我祖母的为人强势惯了,如果我就这么自作主张,怕是她的心里会有隔阂。”

沈家的老夫人,的确从来就主意大,并且在府里说一不二,十分之霸道。

但是如果说沈青桐会怕她?

西陵越又不是第一天认识这丫头的,他会信?

他既然不信,那么这种表情自然不屑于隐藏,直接就?在了脸上,没好气道:“你放心,她要是没这个心思,今天我母妃叫她带你来,她当时就直接给推了。”

沈青桐低着头,不说话了。

两人又往前走走了一阵,前面的人就渐渐地多了。

风声是谁先散播出来的不知道,总之这会儿这些命妇小姐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议论的大抵就都是西陵越和沈青桐,哦,还有一个关系不大,但是这会儿却被他们渲染的无比重要的,被拒了婚的郭家小姐郭愫。

本来大家就讨论的热火朝天,这会儿再看到两个当事人居然状似熟稔的同时现身,自然有不少的人都眼睛雪亮。

不过因为过来的是素来都不怎么平易近人的西陵越,倒是没人敢于光明正大的指指点点,就是偷偷摸摸的往这边侧目。

沈青桐低着头,走在他身边。

西陵越拿眼角的余光看了她一眼,“你还跟着?”

沈青桐也不抬头,是不是说:“这御花园里的路我不熟,我怕太子的人!”

西陵越:……

得,她这是拿他当贴身侍卫用了?他们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熟了?

平白的,西陵越又生了一肚子闷气,本来是想叫云翼的,但是再转念一想——

她都不怕被人围观,他有什么?

所以干脆就这么好脾气的一面装着大尾巴狼,若无其事的款步前行,一面在人群里替她搜寻着沈家老夫人的去处。

横竖沈青桐就是低着头,错开半步跟在他身边,在外人看来她是真的和昭王殿下很“亲密”。

待到两人走过去了,这园子里的气氛就瞬间被引爆。

“你们看你们看,我说什么来着?昭王殿下真的有向陛下当面请旨赐婚,就是这个……”沈家的二小姐叫什么来着?

“沈青桐!”旁边马上有人附和,“上回年中的时候沈家老夫人做寿,我有见过她一面,当时……”

话音未落,上回差点吃了亏的苗小姐就冷笑出现,嘲讽道:“这么说来,这件喜事是在那时候就见端倪了啊?”

众人不解其意,面面相觑。

这时候总是和她扎堆出现的杨小姐也带着脸色明显不好的沈青荷一起出现了。

杨小姐也是笑道:“仔细回头想想嘛,当时昭王殿下在镇北将军府,好像私底下第一个见的就是沈家的这位二小姐,当时他说什么来着?发什么脾气呢?哎呀,当时我们这些人不知内情,还以为殿下是责难沈家小姐不懂规矩,如今回头想想……嘻,殿下这话,还真是费些琢磨呢?”

当时西陵越因为惯常的冷着脸,再加上他可从来没对哪家的闺秀当面关心过,大家就都理所应当的以为他那是在嫌弃沈青桐的。

但是现在换个角度,仔细一回味——

殿下当时那语气,分明就宠溺的很吗?

沈家二小姐脾气不好性子不好怎么了?还不是有昭王殿下容着宠着的?

三言两语,倒是把沈青桐臭了几个月的名声一下子就洗白了。

杨家小姐说着,语气里就泛着酸了。

不过这却是故意做给沈青荷看的——

那次在沈家,她和苗小姐都差点跟着吃亏,两人可还记着沈青荷的仇呢,如今这么好的机会,当然要当面羞辱一番的。

杨小姐说完,就又回头挑眉看向了沈青荷道:“青荷你说,你家妹妹和昭王殿下的好事,绝对不止是最近才有的吧?亏得咱们还是手帕交呢,你居然都不告诉我们?”

“是啊!是啊,就冲刚才两人走在一起的那个样子,看着就默契的很呢。”

沈青荷的脸色十分难看,咬着嘴唇不说话。

她是真的不知道沈青桐是什么时候和西陵越之间勾搭成奸的,当初老夫人寿宴的那次她是有过怀疑,只是后来觉得西陵越不可能看上沈青桐,然后就没多想了,此时想想,当真是咬碎了一口银牙。

这时候,一群姑娘还在叽叽喳喳的议论。

当然了,出名眼光高的昭王殿下突然有了主了,而且选中的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沈青桐,自然大多数人都看不上眼,于是就开始有人打趣。

“沈家的小姐真是好手段呢,不是说不常出门吗?这样都能入了昭王殿下的眼?”

“是啊!就算是殿下真的对她有意,不是说皇上还没答应吗?这都还没正式指婚呢,就这么不避讳的跟着殿下?真是……啧啧!”

“话也不能这么说,昭王殿下过年就二十二了,早就到了纳妃的年纪了,这么些年了,这还是殿下第一次有看得上眼的,这事儿啊,就是八九不离十的,这还有什么好忌讳的?”

“可不是么?那会儿看见郭小姐,眼圈都红了呢。”

“……”

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

苗小姐瞧着沈青荷的脸色,甚是满意,就又故意走过来道:“青荷,你倒是说话啊,透露一点内部消息给我们知道吗?你妹妹和昭王殿下,是不是好事近了?不过这么说来,她也是挺不地道的,居然还抢在你这个做姐姐的前面就要定亲了!”

沈青荷本来就对沈青桐痛恨的厉害,再加上不管怎么说西陵越当初都是老夫人要许给她的夫婿,纵然她现在心里已经放着别人了,总归是听到沈青桐占了这个便宜,心里还是痛恨不舒服的。

她恶狠狠的剜了苗小姐一眼,道:“别人家的事,你们打听这么多做什么?也不怕变成长舌妇,被人取笑!”

说完,就提着裙子气冲冲的走了。

“哼!甩脸子给谁看呢!”苗小姐冷哼。

杨小姐也凑了过来,面上却是一副担忧的模样,叹了口气道:“你也别怪她,她过年就十七了,还没许人家呢,心里估计也不好受!”

这么一说,马上就有嫉妒沈青荷美貌的人上前打趣:“我看她是嫉妒她妹妹呢吧?”

“哈!长着一张漂亮的脸蛋有什么用,这眼瞅着是要x剩下吧!”

大家议论着,就笑做了一团。

沈青荷以前自恃美貌,的确是有些看不起人,这时候大家明显就是挤兑她,故意把调笑声提得很高。

沈青荷听着背后那些刺耳的声音,一路走得很快。

连着错开两拨迎面走来的客人,她一路奔到无人处,伸手从梅树上扯下几簇花枝,丢在地上,使劲的踩。

正在死命的泄愤呢,冷不防背后有人蹑手蹑脚的走近。

“沈大小姐?”

“滚!”沈青荷正在气头上怒骂,随后才反应过来对方的声音听起来有点耳熟,狐疑着一转头,却见来宝面色有些僵硬的站在身后。

这个内侍,在西陵钰身边可是能说上话的。

沈青荷欣喜之余,心里先晃了一下,忙道:“宝公公,我认错人了,你别介意!”

来宝年纪不大,但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又惯会做戏,当时便就笑眯眯道:“沈大小姐可别这么说,折煞奴才了。您现在有空吗?”

话他没说得太清楚。

沈青荷眼睛一亮,想起了放在心尖上的那人,便是面上一片绯红,赶紧点头:“嗯!”

“那您跟咱家来吧!”

来宝转身,带着沈青荷专门挑了人迹罕至的小径走。

旁边不远处的冬青树后头,某侍卫正一头听话的大狗一样的蹲在地上画圈圈——

到底是要跟过去直接捉奸呢?还是要先去通知王爷,叫上王爷一起去捉奸呢?

捉奸啊捉奸!

好激动!好兴奋!好想吼一嗓子,带着这满园子八卦的女人都组团一起去啊!

唉!不对!

现在太子要睡的这个又不是他们家王爷的媳妇,他为什么要赶着去捉奸啊?

咦?王爷呢?

啊!今天的任务不是捉奸啊!跑偏了!

半途掉队的某侍卫瞬间觉醒,瞬间窜起来,一跳一跳的去追赶大部队了。

*

这边沈青桐跟着西陵越走了一路,找了好些地方,一直绕到中央后面十分偏僻的一个小花园前面才看到木槿在那门口的地方低着头来回的晃荡,一边就有些焦躁的不时地往里面张望。

西陵越止住步子,开口的话就不怎么中听:“还要本王陪你一起去见她吗?”

“不用了!”沈青桐摇头,左右看了看,还是不放心,“在这里不会有事了吧?”

平时看着她天不怕地不怕的,今天倒是转了性子了?

西陵越上下打量她一眼,硬邦邦的道:“放心,老二就是再不懂事也没这个胆子赶着今天在宫里闹!”

“哦!”沈青桐应了一声。

西陵越懒得看她这温吞的一副煮不烂的模样,甩袖而去。

沈青桐再一抬头,那边木槿也刚好看见了她,连忙小跑着迎过来,一把抓住她的手道:“小姐,您可算是找过来,可担心死奴婢了!”

说着,就上下打量起她来。

“担心什么,这是在宫里,我能有什么事?”沈青桐笑笑,安抚性的反握住她的手。

木槿扯着脖子往她身后看,那边西陵越的背影拐过小路的尽头就不见了。

她是有些奇怪的,就拧眉道:“那个……是昭王殿下吗?”

她原来还担心这俩人又要针尖对麦芒的掐起来,但是这么一看,倒是意外的和谐嘛!

“恩!”沈青桐含糊的应了一句就直接岔开了话题道:“祖母呢?”

“老夫人带着方妈妈在那边的花园里散步呢,让奴婢在这里守门,顺便等着小姐过来。”木槿回头一指。

散步?如果只是散步,还用得着支开木槿,还让木槿在这里帮忙看着防范外人吗?

怕是在说什么见不得人的话吧。

沈青桐心里冷笑一声,面上却是不显。

她冲木槿笑笑:“那你就在这里等着吧,我往那边走走,去去就来!”

这边的地方其实不大,从前殿那边过来,这里算是必经之路,也难怪老夫人这么放心的带着方妈妈躲进里面说私房话去了。

木槿是心思活络,瞧见她的表情马上就有多顿悟,面上神色瞬间隆重起来,点头:“好!”

沈青桐于是继续举步往前走去,她也没进那院子,而是沿着围墙外面的小径往前走去。

那小花园里,其实是一个比较大的荷花池子,冬天池子里荒芜一片,所以这个季节,基本上不会有人来的。

老夫人带着方妈妈沿着那池塘的鹅卵石小路散步,脸色明显不好,神情之间也透出几分忧虑,一遍一遍,唉声叹气的。

“老夫人还在担心二小姐的事呢?”方妈妈问道:“昭王殿下既然当众提了,那这事儿就应该还是稳妥的,毕竟事情闹开了,他再要反悔的话,这对他自己的名声本身也是不利的。”

“我担心的倒不是这个!”老夫人叹一口气,“是我大意了,现在就算他不反悔,我倒是后悔了,不该推了那个丫头出来用。”

“怎么了?昭王殿下对咱们二小姐不是还算满意吗?”方妈妈不解。

“他要是咱们沈家的这重关系,倒是无所谓满不满意的,只是今天他都当面提了想娶那丫头的事了……我就怕是那人的心里会有什么。你也知道,这么些年了,我这心里总是觉得不安生。”老夫人道,眼中神色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这……”这件事,方妈妈提起来也是胆战心惊,左右看着没人才道:“老夫人,您也说了毕竟都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二小姐当年才多大?而且这不是过了这么多年都相安无事的吗?老夫人您大概是多心了!”

“是吗?”老夫人却是不以为然的冷笑,眼底有幽暗的冷光浮动,居然的凭空的就叫她的面目现出几分狰狞来,“那个丫头,我本来就不该留着她,怪就只怪当时我一时心软了。我知道她是随了老二,在几个姐妹里头就属她最聪慧,可是这么些年我一直没敢用她的原因你也知道。我原也以为过了这么些年了,许是时过境迁,都没关系了,可是想想方才永宁宫里的事,我这心里还是不踏实的。”

老夫人说着,就拿手不住的按压着自己的胸口。

方妈妈走过去帮她,一面却是劝道:“老夫人您就别再自己吓自己了。”

“可是那个丫头,这么些年了,都是横在我心里的一根刺!”老夫人的目色一厉,语气也是前所未有的狠厉,“这些年,就算她再怎么样的规矩,我也是只要看见了她就免不了的想起老二来,要不是看着她是老二亲生,我早就亲手掐死了她了,岂能容她在我的眼皮底底下这么久?”

方妈妈瞧着她眼底狰狞的神色,也不劝了,只是抚着她的胸口给她顺气。

老夫人咬着牙,缓了半天方才推开她的手站直了身子。

方妈妈见她的脸色略有缓和,这才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老夫人,老奴知道您的心里不好受,可是凡事不都看着二老爷吗?他也就只留下这一点血脉了,好歹是要替他留着的。”

“我本也是这样想的,只要这个丫头本分听话,养着她就养着她吧,横竖我沈家又不差她那一口饭吃。”老夫人道,说着想起了生平恨事,忍不住的又捶胸顿足起来,咬牙切齿道:“都是青荷这个小荡妇不争气,毁了我布好的局,否则我也不会冒险推了这个丫头出来,怕就怕是要因此而惹祸上身了。”

“老夫人!”方妈妈看着她眼中那种晦暗的神色,隐约的明白了什么,顿时就是心里猛地一凉,赶紧的压低了声音道:“您可别轻举妄动,这个节骨眼上,二小姐若是有个闪失,怕是才会惹人生疑的。”

“留着她,也迟早都是个祸害!”老夫人道,一字一顿。

即使隔着一面墙,看不到的表情,只听这说话的语气,沈青桐就知道她是压根就没把方妈妈的话听进去。

她的这个祖母啊,也是够能忍的。

就快十年了,居然都没被这件事给逼疯了,还能在背后运筹帷幄,为着沈家的未来筹谋打算!

沈青桐的唇角慢慢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来。

她慢慢地背转身去,背靠着身后冰冷的墙面,闭上了眼,一边想象着这面围墙后面老夫人此时咬牙切齿的表情,一边忍不住在心里频频的冷笑。

老夫人恨她!这些年来她一直都知道!

在其他人看来,老夫人待她不过就是冷淡,却唯有她自己心知肚明,那是恨!

不过恨就对了!也就是老夫人那样的人,才会为了多留一颗棋子而强忍着容了她这么久,如果换做是她,早就把这么个惹人嫌的丫头挫骨扬灰,眼不见为净了。

而现在,老夫人忍了这么多年,终于因为西陵越无心介入的这么个契机,而引发了她心终无尽的杀意。

西陵越啊西陵越,你可真是个活冤家!

本来我也不想利用你的,但是今时今日,能救我一命的也唯有你了。

而至于以后,你会不会被我连累……

呵!你就自求多福吧!

那墙壁后头,老夫人和方妈妈又说了两句话就慢慢的的走远了,围着池塘绕了一圈就出了园子。

“老夫人!”木槿赶忙垂眸迎上去。

沈青桐过来了,她心里其实她有点紧张,唯恐被老夫人瞧出了迹象,也好在是老夫人今天心事重重的,根本就没多想。

方妈妈问道:“方才这边一直没有旁人过来吧?”

“没有!奴婢一直盯着呢。”木槿道,紧跟着又追问,“老夫人的脸色似是不太好,是不舒服吗?”

方妈妈不悦的横她一眼,“早上起来太早,老夫人这是累着了。”

“哦!”木槿的面色微微一白,面露委屈的垂下头去。

方妈妈也没心思理会她,扶着老夫人的人往前面去了。

木槿低头站在原地,等到两人走远了,就赶紧循着围墙外面的那条小路往前找去,走了有挺长的一段距离才看到沈青桐闭眼靠在身后冰冷的墙壁上。

“小姐?您这是怎么了?”木槿吓了一跳,赶紧过去把她拉到上身边,伸手一模,她身后衣物冰凉。

沈青桐任她拉着给自搓手取暖,这时候睁开眼,盯着两人的手看了会儿,突然道:“木槿,祖母要对我下手了!”

她的语气很平静,里面却有种万念俱灰的颓废之气。

“什么?”木槿只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老夫人要对她家小姐下手?这平白无故的,杀人又不是喝水吃饭的,哪能是说下手就下手的?

“因为我不听话,她已经不打算再容我了。”沈青桐道:“你知道,在她眼里,我和沈青荷她们都一样,全都是用来给沈家投石问路的棋子。现在昭王突然说要娶我,祖母又知道我肯定不会心甘情愿的任她操纵,她不可能看着我得势的。毕竟这些年她们对我又不怎么的好,还怕我一步登天之后会反过头来与他们为难呢。所以现在为了永绝后患,她刚才跟方妈妈说,已经准备对我下手了!”

木槿听她的话听得骤然心惊,一瞬间脸色都变得惨白,颤抖道:“小姐,您是说……”

老夫人真的会对沈青桐下手吗?

而在那座沈家大宅里,沈青桐对老夫人是毫无还击之力的,甚至哪怕明知道老夫人要对她不利,她都是不能拒绝的。

沈青桐静默的站着,旁边透过松木的枝叶有稀稀疏疏的光影洒下,她脸上一直带着冰凉的笑。

木槿心里冰凉一年,紧张的握着她的手:“那小姐,现在我们要怎么办?”

“没关系!”沈青桐道,面上笑容不变,“现在已经由不得她了。”

她的眼中迸射出一种坚定又强大的意念,脱开木槿的手,举步往回走。

老夫人是早该杀了她的,只可惜老太婆一时贪心,拿错了主意,所谓时不我待,错过的机会就不可能再有了,现在她再想动手?

可惜——

晚了。

*

此时前面御花园的另一边,来宝带着沈青荷七拐八拐进了一座人迹罕至的院子。

那院子里面极空旷,冬日里的冷风一过,沈青荷下意识的拢了拢衣领,前面来宝已经推开了殿门:“沈小姐请!”

沈青荷赶紧收摄心神,抬脚走进了空旷的正殿,看到坐在桌旁的那个熟悉的侧影,顿时鼻子一酸,热泪盈眶。

------题外话------

昨天码字码了一夜,然后今天还上架的第一天就各种不顺利,心情超级不好,要不是觉得这么弃坑太对不起你们追文的读者了,真的是分分钟都不愿意折腾了。一向都避免在写文的时候給读者传递负能量的,可是这次的数据本来就差到离谱,再这么糟心的一折腾,我真的是一点力气也没有了。现在什么也不想说了,三章都发齐了,不过时间太赶了,错别字没挑,先这样吧,我补觉去!

ps:前面一章有加了九百字的内容,纯属为了凑字数,从这章码好的内容里面截过去的,宝贝儿们不嫌麻烦的可以回头瞄一眼,然后这章字数不太足,也不是故意坑大家字数的,回头等我心情好点了会回来精修补上去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