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章 先下手为强/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陵钰本来正为了沈青桐和西陵越的事情心烦意乱,院子里有脚步声逼近都没察觉,是一直到沈青荷推门进来他才被猛然惊醒,回头看来:“你来了?”

“殿下!”沈青荷含嗔带怨的叫了一声,快步迎上去,“殿下!这么久了,青荷还以为您把我给忘了。”

“怎么会?”西陵钰站起身来,问问笑道:“你也知道,平时没什么由头,本宫进出你们将军府多有不便,最近几个月你又不出门了。”

他抬手,轻轻的蹭了蹭她眼角的水光。

“我……”沈青荷委屈的突然哭了出来,一下子扑到他怀里,道:“殿下,我们的事被我祖母发现了,她……她差点就把我私底下给处置了,要不是我母亲拦着,我……我今天就见不到殿下了!”

镇北将军府里都发生了什么事,西陵钰大致是有数的。

今天老夫人进宫都没和大夫人他们走一路,如果不是因为大夫人本身就有诰命在身,老夫人阻止不了她出席这样的场合,今天沈青荷母女都没有机会跟来。

不过此时他却佯装不知,露出诧异的表情:“竟然还有这种事?沈老夫人既然知道你是本宫的人了,怎么也没叫人去本宫府上提亲?”

“这……”沈青荷之前倒是没往这方面想,这会儿也只是哭:“她说我败坏了沈家的门风,已经的恼了我的,恨不能将我处死了来遮丑,还哪里会管我的终身大事?殿下,还是您去找她说,把我带走吧!”

西陵钰搂着她坐在了旁边的榻上,给她擦了擦眼泪,却没应声。

沈青荷心里一慌,瞬间也就不哭了,只是不确定的看着她:“殿下?您……”

“你别多想!”西陵钰打断她的话,“只是出了点意外,现在事情变得有点麻烦了,本宫不是不能接你过府,但是在这之前,恐怕还要你替本宫做件事!”

“什么事?”沈青荷两眼茫然。

“你应该也听到风声了,老三有意迎娶你家二姑娘为妃!”西陵钰道。

“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沈青荷不悦的皱眉,她是压根就想不到西陵钰会对沈青桐起了歪心思。

“老三那人你是不了解,他那么高的心气儿,也不见得就是看上你家二姑娘了,大概只是想要拉拢你们沈家的关系来和本宫作对罢了!”西陵钰道,唇角露出讥讽的笑容来,“可是一旦叫他娶了你家二姑娘,日后本宫和你们沈家之间的关系就尴尬了,也就更不好再提咱们两个的事了。”

沈青荷一慌,眼泪就又掉了下来:“那我该怎么办?殿下,我都已经是你的人了,如果你不要我,我……我就真的没活路了。”

“所以为了咱们好,现在我们必须要想想办法,赶在父皇答应赐婚给他们之前,提前出手搅黄了这件事。”西陵钰沉吟,捏着她一只手,心不在焉的摆弄着她的手指头,但是莫名其妙,这一刻脑中浮现的却是沈青桐怯怯的探出去扯住西陵越袖子的那只手。

这边沈青荷一心只为自己和情郎的未来筹谋,当即就脱口问道:“殿下有办法了?您要怎么做?”

“老三对本宫一向都防备的紧,而且这一次他本身会是居心不良,想要从他身上下手,让他主动说放弃这是不可能的。”西陵越道,说着叹了口气,紧跟着又是话锋一转,“所以,最好是你从那个沈青桐身上想想办法,趁着哪天她出门,咱们找机会做个局,若是悄悄的毁了她的清白,老三总不会心甘情愿的娶一顶绿帽子回去的。只要他们两个的婚事作罢,那本宫就能上门提亲了,届时就是许给你高一些的位份,其他人也不会多想,觉得本宫是为了和老三较劲而居心不良了。”

西陵越的太子妃是南齐的郡主,因为涉及两国邦交,所以沈青荷一开始就没敢想他的正妃之位的。可是即便如此,侧妃和其他品阶的妾室也还是有区别的。

听西陵钰这么为她打断,沈青荷自是感动的,只是想了想,还是为难:“可是她不经常出门的,这种机会怕是不好找。”

虽然她现在一门心思扑在西陵钰身上,并且对那个自视甚高的昭王没什么好感,但要说到让沈青桐去攀上昭王府的那个高纸?她自然也是不乐意的。

两人偎依在一起说着话,沈青荷却突然发现西陵钰的目光都没落在她身上,见着他心不在焉的模样,脑中突然掠过一个念头。

沈青荷不由得坐直了身子,拧眉道:“殿下,您该不会是对那个丫头……”

“嗯?”西陵钰回过神来,见她满眼防备的模样这才发现自己失态。

“哪儿能呢?她哪能跟你比?”他赶紧收摄心神,又再揽过对方的肩头,凑上去。

两个人吻在一起。

沈青荷的心思本来就没多深,意乱情迷之下很快的就不再想别的。

平心而论,她的这副容貌对西陵钰而言还是有吸引力的。

两人吻着就渐渐地动了情。

西陵钰翻身把她压在榻上,伸手去解她的衣裳。

沈青荷早就气喘吁吁,面色绯红,看着心上人英俊的脸庞,更是满面娇羞的低吟一句:“殿下!”

西陵钰笑笑,一边又亲了她一口,一面还不忘说道:“你家二姑娘那里,回头你找机会再想想办法,怎么都不能真叫她跟了老三的。”

在这一点上,两人倒是很容易达成共识。

沈青荷倒是没多想,就揽着他的脖子娇笑道:“那殿下想让我做什么?”

西陵钰坏笑了一下,落在她胸前的大掌用力的掐了一把,也是低笑道:“你说呢?”

最简单直接的方法就是毁了沈青桐的清白,堂堂昭王,总不能娶个失了身的女人回去吧?

这点道理,沈青荷还是很容易想通的。

只是她没在意的是,对究竟是让沈青桐失身给谁,西陵钰和她之间的意见并没有达成一致。

这时候她整个人都被撩拨的意乱情迷起来,娇叫一声,声音就又被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吞掉了。

外面寒风凛冽,这座空旷的偏殿中却是春意盎然,光天化日之下,两个人就纠缠在一起,打得火热。

晚上的国宴开席是在酉时初刻,两个人在这偏殿里厮混了一个多时辰,一直到了入夜时分才各自整理好衣衫从里面出来。

彼时守在门外来宝已经冷的在原地不住的跺脚。

“殿下!”见到两人出来,来宝连忙恭敬的站好,垂下了头去。

“没什么事吧?”西陵钰问道。

“没有!还有半个时辰就开宴了,殿下这会儿就过去吧。”来宝道。

“恩!”西陵钰点点头,还不忘回头又碰了碰沈青荷的脸庞,道:“本宫不能跟你一起,你先去找沈大夫人,然后再跟着一起过去吧!”

“恩!”沈青荷点点头,可转念想想又觉得委屈,红了眼圈道:“那殿下什么时候才能接我入府?”

“本宫答应你的事,难道还会说话不算吗?”西陵钰道,仰天长出一口气,面色忧愁,“老三总是从总作梗,如今他先去跟父皇提了结亲的事了,本宫如果这时候再去,父皇会起疑的。本宫这边倒是没什么,如果叫父皇觉得是你们沈家不安分,想要同时拉拢本宫和老三,本宫怕是会对你父亲的处境不利。”

朝堂之事,沈青荷懂得不多,只是为他这般周到的用心而深受感动。

她抿唇想了想,就坚定的点头道:“那好吧,我家二妹妹那里,回头我想想办法!”

说着,她便就犹豫着有些不好意思的拉了西陵钰的袖子,娇羞道:“殿下一定要记得青荷对您的一片心意,莫要辜负!”

“当然!”西陵钰笑道,拉过她的手指握了握,“快去吧,再晚沈大夫人就该急了!”

“嗯!”沈青荷点点头,恋恋不舍的走了。

西陵钰负手站在廊下目送,唇角弯起的笑容始终温软。

待到沈青荷一步三回头的出了院子,他唇角的那一抹笑也就散了。

“殿下觉得这沈大小姐能成事吗?”来宝凑上来,有些不很放心的道。

“成不成的也都得要先靠着她了。”西陵钰道:“她跟沈青桐同在沈家,有她里应外合,总要方便很多的。”

他举步也往院子外面走,突然想起了什么,就又说道:“去安排几个人,从今天开始就暗中盯着那个丫头,如果有机会的话……”

话他只说到一半,便就侧目给来宝使了个眼色。

来宝会意——

他这是不介意直接强行掳人了,只是想想,还觉得为难,“殿下,可是沈二小姐平时门都不怎么单独出,怕是这样的机会也不好寻的。”

镇北将军府里的侍卫丫头都多,肯定不能直接去人家府里绑人的,到时候非要闹得鸡飞狗跳天翻地覆不行。

西陵钰想想也是烦躁,不耐烦道:“让你安排你就先去安排,横竖有备无患!”

“是!”来宝再不敢多言,赶紧答应了。

这边沈大夫人找了沈青荷一阵,一直没见到人,她也就心里有数,不敢再继续张罗着找了,一直到这会儿沈青荷主动出现,她才黑着脸道:“你终于舍得回来了?”

沈青荷心虚的低着头,小声的道:“母亲!”

“你——”大夫人心头的火气几乎压不住,但是想着骂了她也没用,就咬牙忍下了道:“见着他了?他是怎么说的?”

说到底,在这件事上她是十分窝火的。

如果是别人家的登徒子染指了她的女儿,她早就背地里找上门去,强逼着两家议亲了,可是现在对方是当朝太子,她能说什么?就连今天遇到这么好的机会,她甚至都不敢安排人去捉奸,做大此事,好逼着西陵钰就范,毕竟——

强逼着西陵钰迎娶沈青荷不难,但如果为了此事叫西陵钰丢了面子,她却不得不担心以后沈青荷进了东宫以后的日子了。

“殿下说会娶我的。”沈青荷面带娇羞,小声的道,正待要说沈青桐的事的时候,刚好老夫人和几个相熟的人说着话往这边来了。

大夫人赶紧扯了沈青荷一把,笑脸相迎:“母亲!”

她们婆媳现在关起门来在府邸里互不来往,可是到了人前却还是要做戏的。

“嗯!”老夫人略一颔首,微微露出一个笑容,“时候差不多了,先进去等着接驾吧!”

“是!”大夫人道,带着沈青荷也跟着众人一起走出花园,进了前面灯火通明的中央宫。

彼时沈青桐从花园里出来看就先来了这中央宫里,一坐就是两个时辰未动——

这里人多,不仅有赴宴的客人,就是来来往往布置的宫人也很多,总不至于有人会在这里把她打晕了扛走的。

见到老夫人一行过来,沈青桐就先起身:“祖母!大伯母!三婶!”

之前花园里把她和西陵越的事情议论的热火朝天,沈青音的心里早就嫉恨交加,她是个藏不住话的,当即就讽刺的开口道:“二姐姐这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攀上高枝了就不屑于和我们一块儿呆着了吗?”

这会儿殿里人多,三夫人唯恐她再被人诟病,赶紧一把将她拉到了身后,严厉的警告:“音儿!这里是什么地方,你还不住嘴?”

“我!”沈青音还想说什么,但是看到老夫人明显是眼神不善的横过来一眼,便就垂头丧气的不再言语。

一家子分别走到自己的座位上落座。

这会儿帝后等人都还没到,沈青桐自然成了全殿的焦点,不时地就有人指指点点的往这边看。不过毕竟皇帝没正式指婚,众人有的是艳羡她飞上枝头的好运气,也有人是酸溜溜的等着看她再跌下来。

沈青桐归然静坐,坦然接受着各方打量。

老夫人却是难得的情绪失控,黑着脸,脸上透出明显的恼意来——

这时候她是真有点后悔,后悔不该把沈青桐带着进宫来赴宴,沈青桐瞬间成了人群焦点的这种感觉让她如芒在背,如坐针毡,仿佛身边摆了个已经点燃引线的炮仗,随时随地都会爆炸。

不过好在开宴的时辰近了,很快的帝后等人相携而来,众人的注意力也就跟着转移了。

今天的国宴是大场合,后宫只有嫔位以上的后妃才有资格列席,座位又是摆在与外面隔开一道珠帘的暖阁里,所以除了一开始和皇帝一起出面接受百官命妇朝拜大礼的陈皇后,其他人就都隐居幕后,没怎么露脸。

沈青桐安静的垂眸坐在老夫人身边,神态自若,和往常没什么两样。

老夫人也是面色如常,偶尔也低声的和旁边桌上相熟的客人说两句话,可是沈青桐注意到了,她那样子,分明是内心极度的不安,并且已经不止一次的拿眼角的透光往里面的珠帘后头去观望了。

这天的国宴,算是一年之内最大的场合,又有他国使节道贺,所有人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不叫自己的行为举止有任何的差池,以免贻笑大方。

一场国宴,从酉时半一直进行到戌时末,气氛和乐,普天同庆,宾主尽欢。

散席以后大家便就井然有序的从中央宫出来。

只是今天客人太多,明显宫里接送的轿子就不够用了。男宾们倒是好说,实在不行,就三五成群的徒步出宫,但是从这里出宫要横穿正个御花园,路途实在太远,女宾们多都就在殿前广场等着轿子回来借人。

“沈老夫人!”沈家人本来出来的不算晚,只是大夫人带着沈青荷先行一步,把预留给她们的三顶轿子带走了两顶,这边负责的内侍就有点犯了难,“贵府的大夫人说大小姐不胜酒力,就先出宫去了,您看今天这客人多,轿子也不够用……”

三夫人撇撇嘴,不满的道:“青荷真是娇气,今天这样的场合,轿子必定不够使的,谁家不是紧着长辈的先来?她倒好!”

“你就少说两句吧!”老夫人今天的心情不好,不耐烦的打断她的话。

三夫人不服气,一挺胸脯就要顶回来,方妈妈赶紧上前一步,陪着笑脸道:“三夫人,都已经这样了,现在也是没办法,我看老夫人已经困了,这顶轿子就先送老夫人出宫去吧,劳您带着二小姐和五小姐再等等,奴婢陪老夫人先去宫外的马车上等着?”

三夫人也不是不懂得察言观色,闷闷不乐的点头,“也只能是这样了!”

老夫人又看了眼沈青桐和沈青音两个,嘱咐道:“天晚了,都跟着点儿你三婶和母亲,不要乱走,当心被人群挤散了。”

“是!祖母!孙女记下了!”两个人都很乖巧的应了。

老夫人先上了轿子,由方妈妈陪着出宫去了。

这边三夫人想想大夫人母女的所作所为,还是气闷,不满的嘟囔,“这么远的路程,这轿子来回一趟也得大半个时辰,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去啊。”

沈青音也是老大的不高兴。

这时候,就听旁边的人群里有人惊喜的叫了一声,“呀!看烟火!那边放烟火了,真好看!”

说话间,空中已经频频发出爆裂声。

众人循声望去,果然就见千姿百态的七彩烟火不断的窜上天空,光辉笼罩之下,皇宫庞大的建筑群上方那些琉璃瓦更是七彩斑斓,看上去灼灼生辉,瑰美无比的。

“好漂亮!”沈青音多少还有点孩子气,欣喜的叫了一声。

“这是哪里放的烟火啊?”也有别家的小姐跟着起哄,“咦!好像不远啊,是不是在那边永和宫的方向啊?”

“反正轿子还要等一会儿才来,我们过去看吧!”

说话间已经陆续有几个姑娘循着那个方向找了去。

“母亲,我也过去,看看就回!”沈青音按按耐不住,匆忙和三夫人打了招呼就也跟着挤过去。

几个不知事的姑娘这么一动,人群就躁动起来。

“音儿!”三夫人不放心,一跺脚,就也追了去。

这边老夫人先坐轿子出了宫,昏昏欲睡的在马车上靠了半天才听外面车夫喊了一嗓子,“老夫人,三夫人和五小姐她们出来了。”

老夫人没睁眼,只是抬手揉了揉眉心。

方妈妈掀开窗帘看出去一眼,却是倒抽一口凉气,赶紧推门跳下车去,迎上三夫人母女,“三夫人,怎么就只有您和五小姐两个?二小姐呢?她不是也跟你们一起吗?”

马车上,老夫人文言,眉心一跳,也跟着睁开了眼,抬头一看,果然不见沈青桐,只有木槿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哭哭啼啼的跟在后面。

“别哭了!你不是跟着二小姐的吗?二小姐她人呢?”方妈妈拽了木槿一下。

木槿红着眼睛,哽咽道:“之前老夫人行后,宫里看到有人放烟火,三夫人和五小姐都过去看了,其他人也有跟着过去的,宫里就乱了,奴婢……奴婢和二小姐被挤散了,后面找了一圈都没找见。后来轿子回去,三夫人怕我们再不出来就又要多等大半个时辰,就交代了宫里的管事公公多关照一下,如果遇到二小姐赶紧把人送出来,我们……我们就先出来了!”

木槿说着,就更是抽搭不止。

三夫人看得心烦,就不以为然的斥道:“那个丫头左右是在宫里,就是晚点送出来而已,还真能出什么事情不成?这大过年的,你这丫头是存了心的触霉头吗?”

“可是我家小姐一个人在宫里!”木槿就是哭。

不过就因为沈青桐不是她的女儿,三夫人才那么放心不去找而已。

以前老夫人是懒得理会这种事,但是今天一晚上她都提心吊胆的,这时候就有些不耐烦的看向了三夫人道:“天很晚了,你们母女两个跟我走,这里留一辆马车,木槿你在这里等着二丫头,侍卫也多留几个下来,回去的路上千万别出什么事。”

三夫人母女都有点理亏,就闷不吭声的上了车。

“是!老夫人!”木槿抹了把眼泪,点头。

老夫人没精神再多说什么,随后又闭上眼,继续养精神。

一行人上了车,方妈妈就吩咐车夫往回赶。

这个时间出宫的人很多,各家的马车排着队,走得很慢,但是却没有抢道争执的,倒是井然有序。

夜色粘稠。

彼时和沈家的马车平齐,贴着御道另一边慢慢往前走的正是昭王府的马车。

那车厢宽敞,彼时西陵越正悠然的斜倚在最里面的睡榻上养精神。

酒宴上他喝了不少的酒,这会儿映着车厢里点缀的夜明珠的灯光,脸庞红润,媚眼如丝,是颇有几分风情的。

他倒像是也不困,只就微眯了眼饶有兴致的盯着这边扒在窗口往对面张望的沈青桐道:“这三更半夜的,你就蹭着要跟本王回府,就不觉得不合适吗?”

沈青桐没空理会她的调侃。

她早就料到不见了她老夫人她们十有八九是要自行回府的,这会儿躲在窗帘后面,一直看着沈家的车驾真的离开了这才放心,收回目光,重新坐回了车里。

西陵越干脆翻身做起。

他抬手一指桌上茶具。

沈青桐倒是好脾气,居然亲自斟茶递给他。

西陵越接过茶碗,捧在手里便是笑了:“每逢有求于人的时候,你这态度是真的不一样。”

沈青桐微垂了眼睛,过了一会才重新抬头迎上他的目光,郑重其事道:“我和我祖母吵架了。”

“哦?”西陵越的唇角勾了勾,面上表情似笑非笑。

“王爷您知道,我祖母这个人的控制欲很强的,可是我后面却不想听她的摆布了。”沈青桐继续道,顿了一下,又补充。

“所以呢?”西陵越挑眉,不温不火。

“我被她控制了这么多年,其实没什么不能忍的,只是王爷您想要的不过就是和沈家之间的这一重联姻关系而已,应该也是不想看到有人把手伸进您的王府后院,去插手您的家务事吧?”沈青桐道。

西陵越闻言,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会有这么好心?”

沈青桐面上表情不变,甚至演变的更加严肃和正式:“我当然没这么好心,可是如果不先把话说清楚了,到时候夹在中间,最后难做和倒霉都只会是我!”

这个理听着才够诚意!

明明是打着她自己的如意小算盘,还非要把话说得那么深明大义?

西陵越又睨了她一眼,这才端着杯子重新靠回榻上。

沈青桐坐在马车一角,低眉顺眼的不再吭声——

老夫人想动她?十年前那老太婆就没能玩的过她,更何况是现在?她沈青桐可不是什么善类,大家既然是要撕破脸皮了,她是必定会先下手为强的!

马车一路颠簸回了昭王府,西陵越直接把她领到了书房。

他进门就往案后的椅子里一靠,一挑眉道:“你要跟本王约法三章?先说来听听!”

*

彼时。

镇北将军府。红梅堂。

关起门来,老夫人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瓷瓶,放在了桌上,方妈妈的面前。

方妈妈心里猛的打了个哆嗦,脸色惨变,“老夫人,您这是……”

“你亲自去!做得干净利落点儿!”老夫人道。

她的脸已经不年轻了,隐在幽暗的烛火里,加上这一刻眼底森然的神色,看着很有几分狰狞和瘆人。

方妈妈伸手想要去拿那个瓶子,却又好像老夫人给她的是什么洪水猛兽一样,最后捏着瓶子,还是忍不住的道:“真的要这么做吗?二小姐毕竟是二老爷留下的唯一血脉。”

老夫人面无表情,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

方妈妈知道回天乏力,用力的捏了捏手里瓷瓶,点头,“是!奴婢会办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