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章 不就娶个媳妇么!/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子和太子妃成婚已有四年,据说在新婚不久的时候太子妃曾经怀过一次孩子,不过因为胎像不稳,两个多月的时候就滑胎流掉了。

但是她这个人还算宽宏大度,不会限制太子后院的事,这几年庶出的子女已经有几个了。

而如今,太子妃再度有孕,这极有可能是太子的嫡长子,所以朝野上下都对她的这一胎极为看重。

这天太子妃做寿,也算双喜临门,前来道贺的客人很多,只各家的马车就将东宫前面的巷子堵得水泄不通。

沈家的马车是在巷子口就先停下来的,三夫人带着沈青桐两姐妹步行往里走。

有婢女把几人送到一处偏厅喝茶。

三夫人久不回京,自然有许多关系需要打点,带着两个姑娘见过几位以前关系不错的旧友,但是因为西陵越求娶一事,大家明显都对沈青桐更感兴趣,总是有意无意的把话题往她的身上引,间或就是各种打量。

沈青音被晾在一边,就老大的不高兴,想了想就拉了沈青桐的手道:“母亲,东宫这里我和二姐姐都是头次来,花园好漂亮,我们去逛逛好吗?”

三夫人知道她的心思,点头道:“去吧!别毛手毛脚的,省得冲撞了贵人!”

“我知道了!”沈青音答应着,也不征求沈青桐的意见就强行把人拉走了。

这东宫里的环境他也不熟,但总归是挑着人少的地方走,七拐八绕的就到了一处人迹罕至的水池边上。

那池子不大,中间一眼温泉,汩汩的往外冒水。

沈青音在池子边沿坐下,抬头去看沈青桐,撇撇嘴道:“我听母亲说最近几个月陛下好像还是有心撮合昭王殿下和郭家小姐的。”

“所以呢?”沈青桐和她之间的关系不好,所以也不过分客气,但是她心里却多少有数——

恐怕真正想要撮合郭愫和西陵越的未必是皇帝,是陈皇后还差不多。

如果说现在有谁最不想看到西陵越娶了沈家的女儿的,那么就一定是陈皇后母子了。

沈青音冷哼一声:“我是要告诉你,你别做梦了,昭王殿下根本就不可能娶你的,你就不要做美梦了,还是趁早收收心吧!”

这个沈青音,这是故意找茬要和她掐架的吗?

沈青桐心里觉得有意思,也乐于配合,冷声道:“我的事不用你操心,你喜欢就在这里慢慢坐,我不奉陪了!”

说完,转身就走。

殊不知沈青音等的就是她转身的这个契机,见状。她便悄然弯身从旁边花圃外的篱笆上抽出一根木棍握在手里,跟上去就想往沈青桐脑门上敲。

沈青桐不可能不防她,当即转身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怒道:“你想做什么?”

沈青音是个急脾气的,手腕被她拦住,却也不觉得自己背后偷袭有什么心虚的,却是恼怒的挣扎,“你放开我!”

两个小姑娘,都不可能有多大的力气,就这么较上了劲,居然是扭打在了一起。

远处通往前面花厅的小路上,刚好卫涪陵被人拥簇着行过,见到这边的动静,她身边嬷嬷顿时脸一沉就要过来何止。

“哎!”卫涪陵却抬手拦下了她道,不怎么在意的道:“看穿着,又不是府里的奴才,别管了!”

按理说她这样身份的人,不管是谁在她的府邸里没规矩,她都不该不怒不气的。

但是她身边的人却又好像都习惯了她这样的脾气,根本就不多说。

一行人刚要继续往前走,她那个贴身的婢女却是眼尖,突然沉吟道:“娘娘,奴婢怎么瞧着那个穿青色衣裳的姑娘那么眼熟呢?”

想了想,她便是恍然大悟:“奴婢想起来了,那是沈家的小姐!镇北将军府沈家!就是昭王殿下想娶的那位沈家小姐!”

卫涪陵这才有了几分兴趣,顿住脚步又多看了两眼。

那边沈青桐和沈青音争执,她本来也就是做戏,敷衍了一会儿就大力的用力一推。

沈青音被她甩开,推了个踉跄。

沈青桐愤愤的瞪她一眼,扭头就提着裙子跑了。

沈青音吃了亏,站稳了身子又不敢叫人来,也是一跺脚就追了去。

“她们往后院的方向跑了,娘娘,您真的不管吗?”卫涪陵的婢女道。

卫涪陵不以为意的笑笑:“算了!两个姑娘家的,就是跑到后院去又能怎么样?有着她们去吧。”

要是有外男进了他们后院,那是肯定要制止的,但是两个小姑娘而已,随便她们跑去吧。

卫涪陵说着,就继续施施然的被人拥簇着继续前行,走着却是忍俊不禁的道:“沈家的那个二小姐今年是多大了?怎么瞅着还一副孩子气呢?”

她是不关注前朝太子和昭王之争的细节的,可她又不是不认识西陵越其人——

那么个高傲冷峻的男子,理应是配个知书达理能替他稳定好后院和京中各家关系的性子沉稳的女人才是,这个沈家小姐——

在外面就能跟自家妹妹动手掐架,也未免太不着调了。

“今年才刚十五,她是六月里的生辰,就及笄了!”婢女回道,知道她是关心什么,就又补充:“是年纪小呢,性子还没定下来!”

说到底也是别人家里的事,卫涪陵对这事的兴趣不大,后面就没再问了。

她这边走着,后面跟随的婢女里面就有一人悄然的落后几步,退下了,观察着确定没人注意,一扭头也是闪到旁边的花树后头没了踪影。

这边沈青桐提着裙子看似一路狂奔,实际上却是一直保持着能叫沈青音看见她背影的距离带着自家五妹在东宫的后院里兜圈子呢。

这座东宫的府邸她上辈子住了整三年,对于其中格局早就摸得一清二楚,本来要甩掉沈青音就跟玩儿似的,可她偏不,两个人就你追我赶的在人家后院里乱窜。

跑了半天,后面沈青音明显是跟不上了,沈青桐自己也出了一头的汗,前面拐过一条小径,刚停下来弯腰喘了两口气,冷不防就看到前面一片明黄的袍角飞入眼帘。

沈青桐擦汗的动作一顿,仓促间抬头,就见西陵钰站在面前,眉目含笑的看着她。

“太子殿下?”她面上表情一僵,脚下已经下意识的后退两步。

这么几次三番的,就是未经世事的小姑娘也知道单独和一个男人在无人处撞见了会不太好。

西陵钰倒是心情很好的模样,含笑道:“原来你还认得本宫啊!”

他说着,就继续往前走来。

沈青桐看着他的眼神明显带着防备,咬了下嘴唇,然后眼神一闪,像是做了某种决定的样子,又再提了裙子,转身要跑。

不想,才一转身,后面来宝已经带着个侍卫不知道何时出现了,堪堪好堵在了她的去路上。

沈青桐一慌,只能再度回头看向了西陵钰,解释道:“太子殿下,臣女唐突,我……我不认识府上的路,有冒犯之处……”

“没关系!”西陵钰好脾气的笑笑。

他往前走,沈青桐就往后退。

她右边隔着两排竹子就是一道高高的院墙,竹林外面一片竹篱笆,没退两步就被篱笆挡住了。

西陵钰在她面前站定,看着她脸上惊慌失措的表情道:“今天老三不在,换本宫给你引路如何?”

“不……”沈青桐哪里肯应?可是话到一半,西陵钰已经抬手扯住了她的胳膊。

沈青桐觉得自己应该挣扎,但是眼角的余光看到另一边来宝身边的侍卫就果断乖乖的没动——

虽然云鹏应该是在暗中跟着她的,可是她被云翼坑怕了,对西陵越的人可没信心,万一她在这里一闹一挣扎,西陵钰非叫这个侍卫把她打晕了扛走不可。

到时候她人事不省,吃了亏都没处哭去!

所以权衡之下,她便干脆就当自己是被吓傻了,抖着嘴唇不吭声。

西陵钰倒是不知道这一瞬间的工夫这丫头心里已经独自唱了一台大戏,只是她吓得忘记反抗,他反而省事,直接拽她走过小路的尽头,拐了个弯,没走几步就把她推进了一个空置的院子里。

来宝小跑着过去开了门。

西陵钰一把将沈青桐甩进去,自己也抬脚跟了进去。

来宝关了门,走回院子里对那侍卫道:“别太招摇了,去跟这附近的守卫说一声,这一个时辰都绕着点儿这个院子。”

沈青桐那么个弱质纤纤的小丫头,西陵钰对她,还不是拿捏得妥妥的吗?

“是!”侍卫应了声,转身出去传信。

今天东宫设宴,客人很多,来宝也忙,再加上他是太子身边的人,西陵钰不出现就算了,他如果也躲起来,万一太子妃或者其他人要找西陵钰,也没个人帮忙应付圆谎的,所以他便也没守在这里,出门往前院去了。

这边屋子里,沈青桐被西陵钰推的脚下一个趔趄,直接扑到了屋子当中的桌子上。

她匆忙的回转身来,惊慌又防备的盯着西陵钰道:“太子殿下,您……您这是做什么?”

“做什么?”西陵钰一笑。

他倒是觉得这丫头害怕时候的样子蛮招人的,款步往她面前逼近,抬手抚上她一侧的脸颊道:“你都不知道本宫要做什么就这么害怕的躲着我?”

他的手,落在他的皮肤上,那种温热的感觉叫沈青桐的心里一阵暴躁。

她双手抓着身后的桌沿,强忍着没叫自己这就和他动手,只是神情慌乱的不敢去看他的脸,结结巴巴道:“我……我……”

半天倒也没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这丫头是真挺不待见他的!

西陵钰的眼神莫名冷了冷,突然道:“是老三在背地里跟你说过什么了吧?”

要不是西陵越提前跟她吹过耳边风,这丫头何必这么躲着他?看来为了留住这个丫头,为了保住沈家的这条线,西陵越是真没少下功夫。

沈青桐也不好意思解释什么,就只带着哭腔道:“殿下,臣女不过一介女流,我什么也不懂的,您让我走吧,我三婶会找我的!”

“放你走?”西陵钰冷嗤一声,“你觉得这可能吗?”

如果他会这么好说话,就绝对不会费劲把她弄来了。

“我……”沈青桐张了张嘴,也是无话可说。

西陵钰的手指在她腮边蹭了蹭,手下的触感不错,他便越发的有点心痒难耐,再看沈青桐那防贼似的的小模样,就更是心情大好。

他挑眉,忽而倾身上前,在她耳边吹了口气,声音有些暧昧不清的低笑道:“除夕国宴那天晚上你跟老三回他的府上了?你们……都做什么了?”

他离她这么近,沈青桐身上就跟长了毛似的难受。

西陵钰这说话的语气太暧昧,沈青桐这才反应过来——

他是误会了,以为那天她和西陵越之间别是已经有了点儿什么了。

脸上不自在的微微一红,沈青桐终于忍无可忍的推了他一把,然后从他面前的死角里退开了,捂着领口道:“殿下您贵为当朝储君,何必要跟我这一个小女子过不去?”

西陵钰被她推了个踉跄,却也不恼。

横竖这丫头这会儿已经是他的囊中物了,他顺势整理了一下衣袖,一面再度朝她面前走去,一边不怀好意地笑道:“怎么,你这是怕本宫沾了你之后老三就不会再要你了?”

沈青桐疯了才会跟他讨论这种话题,便就羞窘的咬着牙不说话,顺便把刚才从那桌上顺的一个茶碗往袖子底下拢了拢。

西陵钰步步逼近,又伸手把她拽回来,一反手推到里面的大床前面,一边伸手去解自己的腰带一边道:“你放心,只要你听话,事后本宫自然也会替你保守秘密的。今天年把本宫伺候高兴了,回头咱们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老三不是想娶你吗?到时候还是风风光光的去做的昭王妃!”

以前西陵越就暗示过,太子不想看着他拉拢到沈家的关系是真,更有一重理由就是单纯的想要染指他的女人,那时候她就觉得这太子的心态很有问题,这会儿当面领教了,恶心之余倒是真有点无言以对了。

说话间西陵钰已经除去了自己的外袍。

对于沈青桐,他今天是势在必得的。

走过来,抬手就要把人往怀里拉。

沈青桐匆忙的闪身避开了,仍是防备的盯着他,虎视眈眈道:“你别乱来!要不然我喊人了。臣女我人微言轻,不过就是区区一个小女子,如果事情闹开了,太子殿下您是要被陛下责难,被御史弹劾的。”

西陵钰先是一愣,随后倒是颇为欣赏的笑了,“你倒是想得远!”

说着,他已经于瞬间变脸,本来英俊儒雅的面孔上现出几分冰冷狠厉的神情,上前就把人扑了个满怀,一边恶狠狠道:“实话告诉你,本宫盯着你也不是一两天了,你以为今天你还躲的过?你想喊尽可以喊,横竖这附近也没人过来。”

沈青桐被他卡在了怀里,大力的挣扎。

但是两人之间的力道相差悬殊,一个回合,她人就被西陵钰掀翻,摔到了旁边的床上。

沈青桐也顾不上疼,一骨碌爬起来就缩到了最里面。

西陵钰方才那一扑腾,衣襟已经散了,露着半边胸膛就也转身扑过来。

沈青桐缩在角落里,眼神戒备盯着她。

床帐之下,光线略微显得暗淡,就是她这防备的姿态和小兽一样锐利冰冷的眼神更是激起了西陵钰体内原始的兽欲。

他眼睛一红,再度扑过去,把人抱了个满怀,一侧头正要往沈青桐脖子上啃,兴奋之余却完全注意不到身下那少女眼底有幽暗嗜血的冷光一闪。

沈青桐不慌不忙的手臂一横,滑出袖子里之前藏着的那个茶碗,简单利落的抬手就是一下,一个茶碗稳稳的拍碎在西陵钰的后脑勺上。

血,从刺进皮肉的碎瓷片边缘缓慢的溢出来。

西陵钰的身子静止不动,赶在他失去支撑压下来之前,沈青桐已经使劲的抬脚往他腹部一踹,同时两手扶着他的肩膀将人掀过一边。

一个茶碗而已,而且她一个小姑娘力量有限,她也根本就不担心西陵钰会有生命危险,靠在那大床一角,镇定自若的先把身上散落的碎瓷片拍掉,然后又把弄皱了的衣物整理好,再仔细的检查一番,确定自己身上的耳环发簪之类的东西没有遗落的,正要爬下床,不经意的略一侧目,却是瞧见摆在床头的陶瓷枕头……

眸子里有一抹异样诡异又兴奋的光芒一闪,沈青桐爬过去,抓过那玉枕在手——

杀了当朝储君,皇帝就是上天入地也要把她这个凶手挖出来碎尸万段的,如果她顺手再砸两下,会不会有可能把这人打成残废或者傻子呢?

到时候太子之位旁落,西陵越捡了这么大的便宜,应该是会替她擦屁股收拾残局的吧?

可是很纠结啊,到底要用多大的力气才能保证只把人打傻了而不至于打死呢?

沈青桐斟酌了一番,选了个角度正要拍下去,外面等了半天的云鹏终于忍不住的推开房门,焦急道:“二小姐,您没事吧?”

探头往里一看——

沈青桐正跪坐在床上,手上抓这个枕头对着当朝太子的脑门认真的左右比较……

云鹏被这诡异的场面震住,怔了怔。

沈青桐猛然惊醒,没事人似的顺手扔了枕头,跳下床拍了拍裙子:“哦!完事了,走吧!”

她若无其事的出了屋子,一边问道:“你这边也没什么事吧?”

“没事!附近有两个人,太子过来之前属下就先把他们放倒了,没人知道您人在这里。”云鹏道。

“沈青音呢?她还在附近?”沈青桐道。

“是!一直在找您呢!”

“那我知道了,你先去吧,剩下的事我自己处理!”沈青桐道,大摇大摆的走到院子门口,然后画风一改,突然一抬脚,狂奔而出。

看那个背影,是惊慌失措,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的。

云鹏站在屋子门口又往里面看了眼,后怕的擦了把后颈的冷汗——

方才他绝对没看错,如果他再晚一步来推门,这二小姐手里的枕头绝对就要拍太子殿下脑门上了。

那可是当朝储君的脑门啊,那是随便想拍就能拍的吗?这要是让他家王爷知道了,八成也要吓出一身的冷汗来。

这里是东宫,是西陵钰的地方,本来这园子周围是有守卫的,可是最近云鹏都是形影不离的跟在沈青桐的身边,虽然东宫不容易混进来,但是今天他伪装成了沈家的随从,又使了点儿手段,还是跟了进来。

这会儿,这院子周围的守卫早就被他全部弄晕了。

沈青桐提着裙子慌慌张张的跑出了院子,本来沈青音就是一直尾随在盯着她的,知道她来了这边,所以刚好就在附近左右观望着寻人。

此时看到沈青桐慌忙的从那院子里出来,沈青音就是一愣:“你怎么了?”

“五妹妹!”沈青桐面上表情惊慌不已,见到了自家人,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的稻草,赶紧抓住沈青音的手臂道:“我……方才太子殿下要对我无礼,我一时害怕就……”

她说着,就紧张的要哭出来,回头去看那院子的方向:“我把他打晕了!”

说完,就更是用力的抓住沈青音的肩膀道:“五妹妹,怎么办?我不是故意的……”

沈青桐打晕了太子?

沈青音闻言,也先是吓了一跳,但再一看沈青桐这吓破了胆的表情,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有了主意。

“你真的把太子打晕了吗?”沈青音道:“这要是被人知道可不得了,是要被定罪的。”

沈青桐看样子都快哭了,解释:“可是我真不是故意的,是他先……”

“到时候谁会听你解释啊!”沈青音道,说着倒是很贴心的握了她的手道:“这件事没有别人知道吧?趁着现在,我们快走!”

“啊?”沈青桐一脸惊诧。

“你不是说太子先要对你无礼的吗?这么丢人的事,只要你别被人当场堵住,回头太子殿下还能大张旗鼓的宣扬着追究你不成?这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沈青音道:“快走啊!”

说完,就不由分说的拉起还在那里发愣的沈青桐转身就走。

两人走过小路的尽头,回到了花园里。

沈青音就松开她的手道:“我不跟你一起了,我要去找母亲,你也找个人多的地方呆着,回头不管谁问起来,就一口咬定了没有单独离开过。”

“可是……”沈青桐还是一副拿不定主意的模样。

沈青音却已经拉开她握着自己手腕的那只手,匆匆的转身走了。

沈青桐站在原地,只在她转身的那一瞬间,脸上表情就奇迹般的顺便平复下来。

一直目送她的背影在小路尽头消失,沈青桐一偏头,眸光闪了闪,面上露出无比愉悦又轻松的表情,当真是准备从善如流,听沈青音的话去人多的地方找人说说话。

却不想,这一转身,她却先一头扎进了某人硬生生送上来的开阔胸膛里。

沈青桐被撞得眼前一花,连忙捂着额头后退两步。

西陵越负手站在她面上,面上表情似笑非笑:“走这么急,你要去干嘛?”

沈青桐只看他这个表情就是心里一怒。

但同时——

她更心虚。

不过心里纵使情绪变化万千,这会儿她也只是不悦的拧着眉头道:“这里没我什么事了,我去找个人多的地方呆着!”

“你是要去多找点人来才是真的吧?”西陵越冷笑。

他冷着脸的时候,通身的气派真的有点摄人,沈青桐下意识的就想后退。

西陵越却是眼疾手快的一把拎住她的后领口,把人限制住。

他的面目清冷,目光从高处俯视下来。

沈青桐心虚的面色微微涨红,他盯着她,冷冷的道:“你当本王是三岁的孩子吗?是能由着你出尔反尔,闹着玩的?”

沈青音去趁火打劫去了,捉奸是一定要捉的,但是却一定不能大张旗鼓的带着外人去捉,否则沈家女儿和人无媒苟合的丑事一闹大,他们一家子女儿的名声就全毁了,包括沈青桐在内,到时候皇帝要是还肯让他娶,那才简直就是瞎了眼。

这个丫头,是居然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了都还在耍心机?

西陵越这会儿是真恨不能掐死了她!

他这是娶媳妇吗?都还没过门呢就先成天斗智斗勇的要把她当贼一样的防,简直比打仗都累,回头要真娶回家那还得了?

明明不过半大一黄毛丫头,怎么就不能消停了?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沈青桐这回是真的理亏,依稀觉得自己是听到他的磨牙声了。

她闷声低了头,也是混账脾气上来了,火上浇油的就又来了一句:“我不嫁!”

西陵越真被她气疯了,也不想掐死她了,他仰天狠狠的深吸一口气,然后拎着她就往后院的方向走。

沈青桐急了:“你干嘛?”

“按照原定计划,捉奸在床啊!”西陵越道,语气冰冷,他脚下步子走的很快,带起耳边凉风阵阵,“不想嫁了是吧?那回头等被人揪到父皇面前,这话你拿去跟他说吧!”

捉别人的奸那是设定完美的迂回策略,跟这个混账的沈青桐,就得来点儿直接的!

不就娶个媳妇吗?他是没那个耐性再继续跟着她折腾了!

------题外话------

(⊙o⊙)!我突然觉得,以后一定得要让桐妹儿生闺女,生出来就跟她娘一样这么往死里作的折腾他老爹!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啦!

ps:已经分不清楠竹和女主到底谁在作死了,总之他俩在一起,肯定是拯救了全人类,别人都不用遭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