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章 强了太子的五小姐/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边沈青音绕了个圈子,又凭借记忆里的印象悄悄找回了方才她和沈青桐遇见的地方,一路寻寻觅觅的找过去,回到沈青桐冲出来的那个院子里,果然就见那里的房门半敞开着,院子里一个人也没有。

她心里有点激动,也有有点紧张,干吞了口唾沫,大着胆子摸进去,也唯恐是西陵钰已经醒了会显得唐突,就先扒在门口试着轻声的唤了两声:“殿下?”

里面西陵钰自没应声的。

她这才蹑手蹑脚的走进去。

这屋子不是太大,最里面的一张大床,刚好正对门口,沈青音一抬头,自然一眼就看到衣衫不整倒在床上的西陵钰了。

她的瞳孔里,有兴奋的光芒一闪,回身关上了房门。

那床上,西陵钰还在昏迷。

沈青桐砸他的那一下,虽然把他的头给砸破了,但是伤势不重,伤口也不大,只是他身下被褥上沾了点儿血。

沈青音摸到床边,看见他半裸的胸膛,到底还是个小姑娘,就蓦然红了脸,再大着胆子试了试他的鼻息,确定他的呼吸平稳,也就彻底放了心。

本来今天来的路上她就打算好了,找机会把沈青桐带到没人的地方,想办法弄晕了,到时候东宫的人势必要找地方安置的。西陵钰又一直都在惦记着沈青桐,只要放出去风声,十有**就能把他闫引来,到时候她卖个人情,再使点儿手段讨好一下,想要顺利拿下西陵钰应该也不在话下的。

本来的计划也算可行的,只是没想到沈青桐没有中计。

而现在,沈青桐把西陵钰打晕了,这机会更是白送给她的。

沈青音紧张的手心里都在冒汗,一时间也顾不得上害羞,红着脸爬上床去,一边把西陵钰半掩在身上的衣物都剥掉,自己也脱了衣裳,扯过被子把两人一起裹住。

屋子里静悄悄的,一点声响也没有,只有旁边男人口鼻之间喷出来的陌生的呼吸声。

沈青音也不知道是紧张的还是羞的,一张小脸烧的通红,只觉得脸耳根子后面都在发烧。她试着往西陵越怀里靠了靠,贴上男人开阔的胸膛时,就更是心跳如擂鼓。

两人这个样子睡在一起,回头等西陵钰醒来就赖不掉了吧?到时候怎么都要给她一个位份的。

沈青音想着就越是激动,但是再转念一想——

这件事她是做得不地道的,万一西陵钰醒来之后一怒之下不认账怎么办?

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一步,她就绝对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如果是把生米直接煮成熟饭了,那他应该就没办法赖了吧?

沈青音也算是豁出去了,她大着胆子往对方身上摸了摸,可是西陵钰人事不省的,根本就毫无反应,再想了想,她就眼睛一亮,爬下床在自己的衣服里面一阵的翻找,找出了一个小瓷瓶。

那瓷瓶里的药还是之前腊八节那次出门,沈良浩提前准备的,预备以备不时之需来对付沈青桐的,后来没用上。今天在过来东宫的路上,她顺手摸出来带在了身上。

沈青音绝对是个敢想敢做的,当即就从瓶子里倒出来一些药粉用水冲开了,先是灌了西陵钰大半杯,然后为了壮胆,剩下的就自己全喝了。

当初沈良浩居心不良,准备的都是猛药,她爬上床又钻进杯子里,没一会就浑身燥热的熬不住了。横竖是主意已经打定了,这会儿又没有外人,她就大着胆子自己为所欲为的鼓捣起来。

彼时的前厅这边,陈皇后已经到了,太子妃卫涪陵亲自带人去门口接的她进府。

陈皇后还是很高兴的,握着她的手道:“如今你是有了身子的人了,不能操劳,做什么还亲自出来,好生养着才是!”

卫涪陵笑道:“母后驾临,而且又是为着我的生辰,我哪能推辞不敬的?”

“你这孩子,就是懂事!”陈皇后对卫涪陵大致上还算满意的,因为她是南齐郡主,和东宫的联姻成功的缓和了两国的关系,皇帝本身就很满意。而这几年卫涪陵一直没能为太子生下嫡子,陈皇后才慢慢的有了怨言,现在卫涪陵怀孕了,陈皇后的心结也解开了,这会儿笑容倒是发自内心的真高兴。

婆媳两个说说笑笑的进了花厅,陈皇后左右一看这才觉得怪异:“钰儿呢?今天他不是也没出去公干吗?这么多客人在呢,他怎么也没陪着你!”

“好像是临时有什么公函要处理吧,大概在书房,一会儿应该就过来了。”卫涪陵道。

陈皇后也没多问,就是拉着她的手嘱咐了许多怀孕时候应该注意的事情。

卫涪陵也是认真的听着,让身边的嬷嬷都记下了。

几个命妇陪着,婆媳两个一直说了有小半个时辰,眼见着就到晌午了西陵钰还没出现,陈皇后就有点不高兴了道:“去个人到后面看看,太子忙完了没有,今天他府上宴客,他这个男主人不出面?想什么话!”

“是!”古嬷嬷应了,就要叫人,一直在门边盯着这里的来宝赶紧道:“不劳嬷嬷了,奴才过去请太子殿下过来就好!”

这会儿的工夫,沈青桐一直没有在他跟前露面,他就没多想,一直以为西陵钰这会得偿所愿,还在后面颠鸾倒凤的折腾,这才忘记了时间。

本来也正着急呢,来宝这时候怎么也不可能叫旁人过去的。

古嬷嬷不疑有他,直接点了头。

来宝也是心急,扭头往外一跑,没看好路,最后一级台阶踩偏了脚,正要往地上栽去,却被人扶了一把。

“谢……”惊魂甫定,他连忙道谢,一抬头就看到昭王殿下身边那个总是笑眯眯态度良好的侍卫。

想着现在太子正在后面睡昭王殿下未来的王妃,来宝一阵心虚,眼神就闪烁略一下。

“怎么这么不小心?”昭王殿下眼底闪过一抹精光,显然心里已经有了想法。

来宝不敢多言,挣脱云翼的手,匆忙道谢之后就往后面走。

可是云翼手快,一把又拉住了他的胳膊。

“你还没回本王的话呢,跑这么快,是要去做什么?”西陵越问道,面上表情清冷,看得人心里更冷。

来宝嘴唇抖了抖。

里面陈皇后已经听到动静,不悦的出声斥责道:“你们干什么呢?还不快去把太子请来,主持一会儿的寿宴?”

“哦!是!”来宝答应了。

西陵越却不答应,先举步往后面走,“正好本王这里有个兵部上来的折子,还没拿定了主意怎么处理,我去请,过来的路上顺便和二哥商量一下。”

他的态度强硬,根本就是登堂入室,没个商量的打算的。

来宝急得就要哭了,也只能是被羽翼拎着,走在后面。

那花厅里,陈皇后本来就对和西陵越有关的事情各种提防,再看这个架势,心里就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她拧眉去看卫涪陵,沉声道:“钰儿到底是在做什么?”

卫涪陵一脸茫然:“臣妾也不知道啊,是来宝说他有公文要处理的!”

陈皇后心里安叹一声不妙,起身就走了出去。

卫涪陵皱眉——

今天这样的场合,太子应该不会胡来吧?

这么想着,她也不能在这里坐着了,赶紧也起身追了出去。

这厅中陪坐的命妇和东宫太子的姬妾也有几个,大家都人精一样,见状,马上也有好事者想要跟。

卫涪陵脸色一沉,回头道:“本宫陪母后出去散散步,各位在此静候饮茶就是,不必伴驾了!”

她是东宫的女主人,又是太子妃,说话还是极有分量,没人敢于忤逆的。

其他人都又安分的坐了回去,却是西陵钰的侧妃黄氏素来恃宠而骄,只把卫涪陵的话当耳旁风,也起身施施然的跟了去。

黄氏的出身不低,照理说就是做太子妃也够资格的,只是皇帝为了缓和练过关系,强行把卫涪陵指给了西陵钰做正妃,她就只能屈居侧妃之位了。

卫涪陵知道她对自己不服气,平时也懒得和她计较什么,这时候虽然心里不怎么高兴,到底也是没多说。

一心人浩浩荡荡的往太子的书房去,推门进去,里面却空无一人。

来宝被云翼提着,耷拉着脑袋,斗败的公鸡一样。

西陵越回头,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来宝强打精神,硬着头皮道:“殿下已经离开了,可能从另一边的路去了前面了吧!”

西陵越闻言,不过一声冷笑。

这东宫里的格局他又不是不清楚,从那边的花厅通到这里就一条路。

陈皇后等人随后跟来,那脸的不高兴,看向西陵钰道:“老三,今天涪陵的生辰,说好了不谈公事的,你有什么要紧事,非要今天找你二哥说不行的?”

“其实也不是什么太要紧的事,改天再说也可以!”西陵越道,对她的态度始终维持的十分礼貌得体,“不过这个奴才说二哥在这里,现在却不见了踪影,二哥是当朝储君,他的安危最重要,别不是要出什么事吧?还是大家一起找找的好!”

“这是他自己的府邸,能出什么事!”陈皇后越发的不高兴。

“还是找一找吧,要不然本王不放心!”西陵越只当看不到她眼底厌恶的情绪,又回头看向了来宝。

他这个人,是真的很不平易近人的。

来宝被他瞪一眼就忍不住心肝儿打颤,勉强道:“兴许殿下是累了,回去休息了吧!”

“是吗?”西陵越也不等他再说话,抬脚又往院子了外面走,直奔后院。

陈皇后是有意揪来宝过来问问内幕的,奈何云翼不撒手。

而且西陵越这态度客客气气的,她也不能强行翻脸,于是只能压着脾气,也跟着往后院去。

西陵越脚下步子飞快,一行人杀到太子住的主院,还是扑了空。

这时候来宝已经不指望再圆谎了。

就是陈皇后也十分的笃定——

今天东宫里指定是出了什么事了,心里渐渐地就焦躁起来。

西陵越从那院子里出来,却没原路返回,而是脚下转了个方向,走的另一边。

来宝心里一慌,忙道:“昭王殿下,马上就要开宴了,太子殿下应该是去了前边了吧?要不奴才先去问问?”

这种此地无银的伎俩,西陵越哪会理会?

他的唇角一勾,仍是举步前行。

拐过前面的一条小路,本来今天前院设宴,后面的仆从大都过去帮忙了,除了偶尔巡逻的侍卫,后院几乎没人,到处一片寂静。

可是走到那个院子外面的时候,却听到里面传出细微的一些响动来。

来宝的一张脸上瞬间没了血色。

西陵越回头看他一眼,了然,给云翼使了个眼色。

云翼随手把来宝一扔,兴冲冲的就冲进院子里,一脚踹开了紧闭的房门。

彼时陈皇后和卫涪陵等人才刚走到院子门口,可是那张大床正对门口,房门大开之后,里面的一幕一目了然——

只见一女子赤身**披头散发的在那床上以一个怪异的姿势扭动不止,同时发出叫人羞于启齿的呢喃声。

着是陈皇后这样见多识广的人也是面皮一烧,几乎是力拔山河的当即就嘶吼出声:“好大胆的小娼妇!来人!”

古嬷嬷一挥手,后面两个膀大腰粗的嬷嬷已经冲了进去,强行把正惊慌失措的沈青音给拽了下来。

可是再一看床上躺着的人,两个嬷嬷也扛不住,老脸齐齐的涨成了猪肝色,尴尬不已。

西陵越是站在院子里没动的。

云翼踹开门一见到这个场面,立刻夸张的双手捂住眼睛,龇牙咧嘴。

也好在是卫涪陵喝止了其他人,没叫那些命妇跟来,这会几个人带着的又都是丫鬟婆子,再没有别的外男在场。

陈皇后几乎是气得浑身发抖,扭头就冲卫涪陵发作了,大声的训斥道:“你怎么回事?区区一个后院都管不好,就由着这些下作的奴才在本宫的眼皮子底下乱来的吗?”

她是怎么都没想到这里的人会是沈青音和西陵钰的,也只当是东宫的下人在这里偷晴。

卫涪陵自然也是面上无光,垂下头去,施了一礼:“是臣妾失职,母后教训的是!”

陈皇后余怒未消,但是想着她怀有身孕,倒是不好过分苛责的,就仍是转向了那屋子里怒道:“还不把这两个贱人给本宫拖出来乱棍打死了!”

沈青音被拉下床,摔在地上,折腾了这么半天,这会儿她身上药力本来就散的差不多了,再别冰冷的地面一冻,马上就清醒了过来,手忙脚乱的去扯了件衣服就往身上裹。

那两个婆子站在床边,被陈皇后一骂,这才猛然惊醒,厚着脸皮赶紧扯了被子把西陵钰光溜溜的身子掩住了。

陈皇后见着两人不动,就等不得的直接冲了进去,“都聋了吗?本宫的话你们听不见?本宫叫你们……”

“娘娘!”话音未落,两个婆子就惶恐的跪下了。

没人挡着了,陈皇后采一眼看到床上的人,顿时眼前一晕,脚下一个踉跄,后退了两步。

“娘娘!”两个婆子连忙上前扶她。

黄氏是个好事的,这时候已经抢着挤过来,本来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的,见到床上的西陵钰也是吓得花容失色,抖着手道:“这……这……殿下,怎么会……”

卫涪陵最后一个进来,见到这场面也是倒抽一口凉气。

今天是太子妃的生辰,太子却是青天白日里在后院搞出这种事来?

卫涪陵的婢女气不过,她不能动西陵钰,就冲过去扯着沈青音的头发脸甩了好几个耳光,啐了一口怒骂道:“贱蹄子,竟然诱惑殿下,白日渲淫?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沈青音被她两巴掌抽的耳朵里嗡嗡作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陈皇后也是怒了,靠在两个婆子身上,声色俱厉的一挥手道:“拖下去,给本宫往死里打!”

卫涪陵的婢女首当其冲,拖着沈青音的头发就往外拽。

沈青音的头发被扯下来好几缕,痛的哇哇乱叫。

来宝这时候也不得不冲进来阻拦,“娘娘息怒!”

他只以为这人是沈青桐。

这时候沈青音要是急了,尖声的哭喊道:“娘娘饶命!你们不能打死我!我是沈家的!我是镇北将军府沈家的小姐!”

此言一出,整个屋子里的人都愣住了。

来宝最先觉得这声音不对,一扭头,惊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难以置信道:“沈五小姐?”

怎么会是五小姐?不该是二小姐吗?

陈皇后瞪大了眼,也是半天没缓过劲儿来。

却是卫涪陵最冷静,这时候最先发现那床上西陵钰的状态似乎不对。

他走过去,狐疑道:“母后,殿下他……是不是不太对劲?”

两个婆子老脸通红,心里腹议却不敢说话——

能有什么事儿,家伙都好用呢。

陈皇后还是关心儿子的,走过去一看,西陵钰虽然面色潮红,但是双目紧闭,甚至于这里这么大的动静都没能把他吵醒。

“钰儿!”他伸手一推对方的脑袋,就觉得指尖黏腻,沾了一手的血。

陈皇后又是一惊,险些晕死了过去。

卫涪陵赶紧上前试了试西陵钰的鼻息,松一口气道:“人没事!应该只是晕死过去了,来宝,快去叫大夫来!”

“哦!是!”来宝爬起来,夺门而出。

卫涪陵又叫人检查了一遍西陵钰的伤口,确定伤势不重,就又安慰了陈皇后两句:“就出了点儿血,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什么叫只出了点儿血?”陈皇后还没说话,却是黄氏尖声的道。

她怒然回头,恶狠狠盯着沈青音道:“你说!你到底都对太子殿下做了什么?”

方才云翼踹开房门看到的那一幕,大家都还记忆犹新——

既然太子昏迷不醒,那……那……

虽说是难以启齿,但是事实摆在眼前,这分明就是沈家的五小姐把太子殿下给强了啊!

只听说过强抢民女的,以前有的公主养面首也是有的,可还这没听说过有哪家养在深闺里的小姐敢对当朝太子动强的。

打晕了太子,还……

这回头太子殿下醒过来知道了真相,会不会羞愤自杀啊?

一屋子的奴才,心思千回百转,全部扭曲的不像样子。

陈皇后却被气得喘不上气来,捂着胸口,随时都要背过气的样子,恶狠狠的盯着沈青音,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往外挤:“这个丫头图谋不轨,打伤了太子,简直罪大恶极……”

“娘娘!您听我说,太子殿下不是我打伤的,真的不是我!”沈青音慌了,爬过去,扯着她的裙角哭求。

陈皇后嫌恶的一脚把她踢翻在地。

这时候站在院子里欣赏外面竹林风景的西陵越才事不关己的开口道:“云翼啊,既然是沈家的小姐……那你去前面把沈家的人叫来吧!”

又不是什么没名没姓的人家,说随便处置人家姑娘就能随便处置的。

云翼想留下来看热闹的,但是又不能不听话,于是撇撇嘴,很不高兴又是一跳一跳的走了,陈皇后等人想拦都没来得及,人已经飘出了院子。

卫涪陵倒是还好,黄氏却是愤恨不已的,盯着沈青音道:“我们大家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就是这小贱人做了不要脸的事,不管是谁来了,还能叫她翻出个大天去吗?”

沈青音是怎么都没想到事情会闹得这么严重,这会儿脑子里乱糟糟的,就只是哭。

陈皇后被气得胸闷气短,一时也说不上话,倒是真的把三夫人给等来了。

过来的路上云翼就尽职尽责的把事情都跟三夫人说了,三夫人也是害怕了那么一会儿,但是随后想了想也觉得无所谓了——

不就是她的女儿和太子睡了吗?了不起就是把人塞过来完事!

这种事,还从来没听说过要女方来承担责任的,难道太子还要跟她的女儿来讨要清白的不成?

这边三夫人很坦然的跟着云翼就来了,然后进门就使出了一招先发制人,还不等陈皇后等人开口就先扑过去,哭天抢地道:“娘娘!您要为我们母女做主啊!我的女儿她年纪小,不懂事,您可要替她主持公道啊!”

“主持公道?”本来是对这事儿最无所谓的卫涪陵却是被第一个忍不住了,冷笑道:“沈三夫人你可看清楚了,是你家小姐打晕了太子殿下,还……还行了不轨之事,你这是跟谁要公道的?”

纵然是过来人,这件丑事她也是羞于启齿的。

三夫人的哀嚎声叫然而止,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回头看了眼床上,西陵钰果然还直挺挺的躺着。

可是这种事,她怎么能松口让女儿应下,眼珠子一转,随后就又嚎啕起来,只是没那么理直气壮了:“我家音儿还是个黄花闺女,太子妃娘娘说话可要积点口德,什么叫我们行了不轨之事?我说是我女儿被人骗了猜是!”

“你简直强词夺理!”卫涪陵的肚子如今才不够刚满两个月,这时候也不知道是好气还是好笑,总之是岔了气。

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儿和胡搅蛮缠的娘!

她冷嗤一声,面色微微有些发白,扶住了自己的后腰。

“娘娘!”她的婢女吓了一跳,赶紧扶着她:“娘娘!您可千万别动怒,快先坐下!”

卫涪陵自从嫁到了大越,说是因为水土不服,再加上思念故乡,这几年下来,身子骨一直不怎么硬朗,所以她这一胎怀的也是十分辛苦。

陈皇后比她还紧张,赶紧招呼人:“再去个人看看,这大夫怎么还没来!”

卫涪陵被拥簇着在椅子上坐下,一直紧皱着眉头,面色不见缓和。

这边三夫人却只是一心想要保沈青音,跪在陈皇后面前哭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哀求:“娘娘开恩,音儿她年纪小,不懂事,也不知道轻重,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她是被人陷害的!对!她一定是被人陷害的!”

三夫人这么一说,就好像自己先信了一样,赶紧扭头扯出躲在她身后嘤嘤哭泣的沈青音道:“音儿你先别哭,把话说清楚了,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是不是有绑了你来……”

沈青音本来是觉得西陵钰既然没有生命危险,那么两人生米煮成熟饭了,这笔账他就怎么都不能赖掉,到时候必须要接了她进府,那么她也就不用嫁给陈子旭那么个一无是处的纨绔了。

可是吹曾想,她却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陈皇后等人最关心的根本就不是她的清白,而是西陵钰这头上的伤到底是怎么来的。

打伤了一朝储君,这可是要杀头的!

这个罪名,沈青音可没这么胆量担待,心里便越发是恨上了沈青桐。

“母亲——”她匆忙抓住三夫人的手,刚要和盘托出,那边的床上,西陵钰被来宝强行掐了两下人中,突然闷哼一声,悠然转醒。

------题外话------

音妹子终于如愿以偿,把太子给强了,啥时候桐妹儿也能有这个魄力啊啊啊~

桐妹儿(斜眼):你滚粗!

越越:恩,要动强的也轮不到她…

桐妹儿:……泪奔算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