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 见红/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钰儿!”

“殿下!”

众人齐齐低呼,再也顾不上三夫人母女,赶紧的都围了过去。

西陵钰脑袋上的伤口尽其实不大,伤势也不重,只是昏睡了半天,又被人灌了药,此时便是头目森然,脑袋里胀痛的厉害。

婢女扶着他慢慢的坐起来。

他一看陈皇后居然在这里,还是黑着脸,神色焦灼的模样就更是觉得头大,一时也没记得都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嘶嘶的抽着气道:“母后,您怎么会……”

陈皇后还不及说话,黄氏已经抢着说道:“殿下您可是醒了,您要是再不醒,这里可是就要出大乱子了,这双母女简直不要脸,居然说是……”

话到一半,黄氏也就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了。

总不能告诉西陵钰,他自己在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个小丫头强了吧。

黄氏面上一阵尴尬。

西陵钰脑子里还有点懵,这时候想要掀被下床,结果一屋子的人全部尴尬了。

黄氏赶紧上前,压着被子给他捂住。

西陵钰虽然风流,但到底也是还是要脸的,一看自己这浑身赤条条状态还不对的模样,一张俊脸瞬间就涨成了猪肝色,还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呢,外面来宝已经拉着大夫气喘吁吁的冲了进来,“大夫!大夫来了!”

西陵钰循声看过去一眼,再见地上散落的零星碎瓷片,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有了那么点儿明白。

沈青桐那个丫头!

一瞬间,他的脸又黑成了锅底灰,直接怒斥:“滚出去!”

那大夫年纪大了,有点眼花,再加上被来宝拉着跑了一路,有点儿喘不上气,还在纳闷呢,陈皇后已经扭头道:“太子妃已经没事了,你下去吧!”

不管西陵钰和沈青音这事儿的细节怎么样,到底也是见不得人的,知道的人自然是越少越好。

既然西陵钰没什么事,自然也是少一个人知道就最好少一个人知道。

古嬷嬷最懂她的心思,赶紧迎上去,用自己宽厚的身板儿把人挡住,送了出去。

那老大夫医德还是不错的,虽然心里纳闷,却很老实,都没有往四下里多看一眼就提着药箱嘟囔着走了。

这边的屋子里,西陵钰还在绞尽脑汁的想沈青桐的事——

他确定自己是把那丫头堵在这里了,并且还险些就得手了,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在床上……

不对!

他抬手一摸后脑勺,就先摸到一手半凝固的血块,顿时又是神色一怒。

这时候,沈青音已经等不得了,哭着膝行过来道:“殿下!臣女冤枉,我……不是我做的,我是被人下了药,我……”

她急切的想要解释。

西陵钰却不记得还有她这一茬的,拧眉道:“你?”

卫涪陵是知道西陵钰不检点的,可是今天是她的生辰,而且又是在大白天里,他就当众胡来,这也着实是叫卫涪陵有些恼火的。

她倒是没有发作,只就是讥诮的冷笑道:“怎么?镇北将军府的三小姐,殿下难道不认识吗?沈三小姐说她被下了药,殿下您不会说您也被下了药了吧?方才母后跟咱们进来的时候就见她正和殿下做那事儿呢!”

沈青音给他下的药分量比较重,药劲儿都还没完全下去呢,西陵钰又不是没感觉,他虽然没记忆却也知道之前肯定是有事发生的。

这时候听卫涪陵这么一说,就险些是一口老血喷出来,黑了的脸色一瞬间又涨得通红。

他咬牙切齿的看向了沈青音:“你!”

沈青音且心虚着呢,下意识的缩了下脖子。

三夫人却是不干了,也是嚎啕大哭着爬过来,把女儿往怀里一抱,抹着眼泪道:“殿下,音儿她一个未经世事的姑娘家,她懂什么,现在事情都已经这样了,您叫她以后怎么做人?”

太子后院的女人已经够多的了,黄氏闻言,却是第一个不干了,上前一步,怒骂道:“你们还要不要脸,这个小浪蹄子轻薄了太子殿下!亏得你还好意思说?换做是我,如果我生出这么不要脸的女儿来,早就直接掐死了了事了,也不嫌弃寒碜!”

三夫人本来就是市井出身,撒气泼来才不管什么头脸,直接就顶回去:“我的女儿年少无知,就算真有什么,那也是被人陷害的。反正现在事情都发生了,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侧妃娘娘那些漂亮话我不会说,太子殿下,这事情您今天要是不给个说法出来,臣妇……臣妇就只能去御前要个说法了!”

沈家的这个三夫人,厚脸皮的程度还真是叫人叹为观止!

自家女儿做了丢人现眼的事,她居然当面威胁皇后,威胁太子?

陈皇后的脸色已然是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但是却不能说什么——

沈家的人都是跟着少年成名的沈竞发迹的,在那之前,就是京城里小有余粮的殷实人家,家里三个儿子娶的媳妇门第都不高的,沈家这个三夫人尤其不着调,陈皇后也是知道的。

这种泼妇,撒泼起来是真的不计后果的。

横竖沈青音破了身子,以后也指定没人要了,真把她们逼急了——

西陵钰的名声却还是要的。

陈皇后也是气恼的厉害,拿那泼妇没办法,就只转向了西陵钰道:“钰儿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方才她们破门而入那时候的场面的确诡异,由不得不叫人生疑。

沈青音唯恐西陵钰恼羞成怒不肯认账,已经打定了主意就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沈青桐身上,于是赶紧的抢着道:“殿下!不是我!我们是被人算计了,是……”

“你闭嘴!”没曾想西陵钰却是寒声打断了她的话。

沈青音被他瞪得打了个哆嗦。

西陵钰的目光阴鸷,看向了陈皇后道:“母后,大约是儿臣喝多了,一时失态,这件事……”

他说着,本来想把这个哑巴亏吞下去的,但是那感觉却像是在吞咽碎瓷片,难受的厉害,声音顿了顿,随后又深吸一口气道:“既然事情都发生了……”

不管沈青音到底是不是被人算计的,他被个小丫头强上了,那都是事实,虽然事情很丢脸,可难道抖出他想要强迫人家姑娘却反而被别人偷摘了果子,这事儿就很长脸吗?

与其多丢一次人,也只能是自认倒霉了。

西陵钰说这话的时候,活像是自己在逼自己吞刀子。

三夫人母女却是心头一喜,然则还没来得及高兴呢,向来都不过问西陵钰的风流韵事的太子妃卫涪陵却是拍案而起。

“殿下的意思,难道是想收了这个丫头吗?”卫涪陵起身走过来。

西陵钰皱眉。

他的太子妃知书达理,而且性子很淡泊,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对方这么疾言厉色的。

陈皇后不悦的道:“茯苓!”

语气有点重,是个警告的意思。

卫涪陵就是泥人也有三分土性的,对她的话完全置若罔闻,就是冷冷的盯着西陵钰道:“这件事,我不答应!”

“你说什么?”西陵钰还当自己听错了。

那边三夫人闻言,立刻就急了,尖声道:“太子妃娘娘,天地良心,您虽然是东宫的主母,那也只是管着服侍太子殿下,帮着皇家开枝散叶的,哪儿能挡着殿下纳人的?”

卫涪陵在南齐的时候就身份不低,是被人捧着长大的,闻言,顿时就是目色一寒。

也不用她开口,她的婢女就一把扯过三夫人风衣领,赏了两个大耳瓜子,一边怒斥道:“尊卑有别,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敢教训我们娘娘?要不要我们娘娘启奏陛下,定你一个大不敬之罪?”

三夫人被打的两边脸上都麻了,瞪着眼,看着面前这个气势汹汹的婢女居然是没敢还嘴。

也是没办法,她虽然习惯了随时死地的撒泼,其实也就是个欺软怕硬的,真要说起来,胆子是没多少的。

陈皇后想着自己刚才都被她吓住了的模样,脸色瞬间掠过一丝尴尬。

卫涪陵却是不避不让的和西陵钰对视,再次重申道:“如果是别的时候,殿下您要往这后院里领人,臣妾说半个不字,您都可以说我是不守妇道的妒妇,就是请母后做主休了臣妾,臣妾也绝无怨言,可是今天是我的生辰,殿下您就当众这么打我的脸?”

西陵钰是没想到自己一向都知书达理的太子妃会突然发难,一时间有些措手不及。

“不过就是个女人!”他不悦的说道。

卫涪陵扭头看了缩在一起的沈青音母女两人,挑眉,唇角勾起一点不怀好意的笑容道:“对啊,不过就是个女人!别说一个,就是十个八个,如果殿下您喜欢,您想要谁,明天臣妾都亲自上门提亲去给您把人领回来。但是今天,这个沈青音——不行!”

“娘娘!”沈青音是真的被她盯的有点怕了,就要开口求情。

卫涪陵却根本就不屑于搭理她,直接转向了三夫人道:“沈三夫人要去御前讨要公道就尽管去,总之是你的女儿想进我东宫的大门?门都没有!”

说完,她转身就走。

西陵钰也是被她逼急了,当场就要跳下床,但是反应过来自己此时为着寸缕,就赶紧扯了条裤子先在被子底下仓促的穿上,然后一个箭步冲上去,拉住了卫涪陵的胳膊,咬牙切齿道:“你这说的是什么混账话?这里是本宫的府邸,还轮不到你做主!”

这时候,他就只想要息事宁人,当真是恨死了卫涪陵的从中作梗。

卫涪陵的态度却十分的强硬,同样目光冷厉的与他对视:“殿下说的对,这里是您的府邸,您府邸了的事轮不到我做主,但是我自己的主却还是可以做的。殿下不信大可以试试,今天但凡是您敢留下沈家小姐来,我就马上进宫,请父皇降旨,准许我们合离!我是好说话,但是殿下,今日是我寿辰,你和这个贱人却在这里颠鸾倒凤的当场打我的脸?这口闷气,我卫涪陵能忍,我皇帝舅舅却未必会有这样的好脾气了!”

她是真的生了气,更不惜搬出南齐的皇帝来给西陵钰施压。

西陵钰看着她脸上表情,就知道她不是开玩笑的。

他的心头剧烈一震。

陈皇后见状,不得不上来打圆场,拉开西陵钰掐着卫涪陵手腕的手道:“行了行了,你们小两口闹别扭也要关起门来闹,当这么些人呢,丢不丢人!”

西陵钰冷哼了一声。

沈青音却是紧张不已的,看见卫涪陵这个态度,不得已,她便只能爬过去,扯了对方的裙子,哭得梨花带雨的哀求道:“娘娘!太子妃娘娘,请您开恩,今天的事情真的不是我有意冲撞娘娘,请您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我一定本分,不会惹事的。”

卫涪陵倒是没把她看在眼里,今天她气的就只是西陵钰。

“松手!”她冷斥。

“娘娘!您就给我一次机会吧!”沈青音却是紧抓着她的裙摆不放。

卫涪陵的婢女去掰她的手,她却干脆扑过去,抱住了对方的腿,不住的哀求。

陈皇后和西陵钰干脆都不说话了。

这里的事,已经演变成一场叫人啼笑皆非的闹剧。

最后卫涪陵那婢女好不容易把沈青音从她腿上扒下来,已经累的浑身是汗。

她扶着卫涪陵,后退一步,主仆两个匆匆往外走。

卫涪陵前脚刚一跨过门槛,一抬头,却赫然发现这院子里还气定神闲的站着个昭王西陵越。

她的脚步顿住。

屋子里陈皇后本是想跟出来劝她的,走到门口,就和西陵越似笑非笑的眸光对上。

陈皇后瞬间黑了脸。

西陵越道:“之前娘娘不是有替沈家三小姐保媒,要把她许给陈子旭吗?既然今天二哥他先情不自禁了……不过也好,横竖陈子旭和二哥是表兄弟,既然太子妃嫂嫂不肯让沈三小姐进门,那么陈家那里也是个好去处的!”

这么一顶绿帽子,陈皇后虽然能逼着陈子旭戴了,但是以陈家老夫人的脾气,还不得恨死了她?

这条路子,根本就是走不通的!

这个该死的沈青音!

陈皇后这会儿是真的恨不能将沈青音千刀万剐了。

这时候西陵钰听到他的声音,已经批了件衣服奔了出来,见到他在,眼睛里瞬间就开始往外冒火:“老三?”

“二哥!”西陵越也不掩饰,略一挑眉,“本来是过府来贺太子妃嫂嫂的寿辰的,没想到却顺便看了一台大戏,抱歉的很!”

两个人的视线交锋,都是带着自古有之的寒意。

这一刻,西陵钰突然回想起之前这院子里发生的一幕——

当时他只记得是在自己快的手的时候被人打晕了,至于是谁下的手就没看见了,本来那屋子里就只有沈青桐,他就下意识的以为是沈青桐做的,可是这么巧,西陵越人在这里?

这该不会从头到尾都是西陵越做得吧?

这会儿他倒是突然信了沈青音说是被人下了药的事了。

“老三!”西陵钰咬咬牙,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

他从屋子里冲出来,直逼到西陵越面前,揪住了对方的领口,盯着他的面孔沉声质问道:“今天这里的事,该不会都是你安排的吧?”

西陵越笑笑,却居然直接认了、

“差不多吧!”他说。

西陵钰闻言一愣。

他已经拨开对方的手,径自整理好领口道:“要不是二哥你居心不良,先想着要染指我看中的人,我又何必将计就计给你来这么一出呢?”

西陵钰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他后退了两步,突然觉得脑子里乱糟糟的,有点想笑,但是又笑不出来,最后便是不可思议的再度抬头对上西陵越的视线道:“你还真豁得出去?这里可是本宫的地方,你就不怕你的人无法施展,最后赔了夫人又折兵?”

他对自己府邸里的守卫还是有信心的。

而事实上,要不是沈青桐自己有手段,让他放松警惕,又周旋了那么长的时间给云鹏争取了时间,或者她还真是不容易躲过西陵钰这色中饿鬼。

“一个小丫头而已,二哥难道觉得缺了她,本宫会娶不上媳妇吗?”西陵越无所谓道。

西陵钰马上就明白了他话中所指,更是莫名的心头一凛——

是了,就算今天他得手了,回头西陵越照样可以带人来捉奸,再闹得天翻地覆的。之前昭王求皇帝指婚沈家二小姐的事是尽人皆知的,在这种情况下,太子却染指了自己未来的弟媳,朝臣们的唾沫星子还不把他淹死?到时候也势必激怒了皇帝,那么他这个储君之位还保不保得住都难说了。

想明白了这一点,西陵钰便是后怕的瞬间出了浑身的冷汗。

也好在是西陵越没走这步棋!否着他现在的处境只会比这个更糟糕。

不过从这件事上来看,西陵越这是没舍得沈青桐的,也就是说他对那丫头真有几分情意在的是吗?

西陵钰看着他的眼神瞬间就变了几变。

西陵越便就不再与他废话,直接一撩袍角道:“不管怎么样,臣弟的婚事这次都应该是能定下来了,还是要谢谢二哥成全的。您这不是还有家务事要处理?那我就不打扰了,我这就进宫,先去找父皇聊聊?”

说完,飒然转身,旁若无人的径自离开了。

云翼扒着院门,一脸不怎么情愿的小媳妇样——

皇帝陛下总是板着一张脸,看他发脾气一点儿乐子也没有,太子家的后院热闹啊,看他老娘他媳妇,他的小妾还有他勾搭的女儿们掐架好有意思啊!

西陵越跨过门槛到时候横了他一眼。

云翼赶紧松了手,低头跟上,一边走一边心里默默地想——

沈家二小姐不太喜欢吵吵,他家殿下的那个美美的表妹好像话也不多,咦,那到时候他们家后院的日子还有啥子的过头啊?他要不要申请替他家殿下来东宫做卧底啊?

这边陈皇后那些人都在屋子里,院子里西陵钰和西陵越两人之间说话又隐秘,声音不高,只能隐约看出俩人起了冲突,其他人倒是没听见他们后面都说了什么。

卫涪陵是识大体的,刚才看见西陵越在,就没再让西陵钰脸上难看,这时候才走出来道:“既然这里的事殿下还拿不定主意,那臣妾也先行告退了,等殿下拿定了主意,记得叫人去给我传个信!”

她说着,倒是有些幸灾乐祸的又回头看了眼,莞尔道:“不过方才昭王殿下的提议不错的,反正之前母后也有替沈家的这位小姐保媒,都是自家人嘛,也不算吃亏!”

就因为陈皇后曾经替陈子旭求过沈青音做妻子,皇帝当时没答应,一则因为晋安公主的事情才发生,他正在气头上,却也更是因为怀疑他们是要用这场联姻来拉拢沈家的关系。

而同样的,西陵越求娶沈青桐,皇帝还是没答应,也是因为这个关系。

说白了,皇帝是不想在这个时候就让自己的两个儿子拉拢到军方的势力来内斗。

而现在,他和沈青音生米煮成熟饭了,这就是赖不掉的了。

这件事被皇帝知道,皇帝会怎么想?只会以为是他强了沈青音,就是不择手段的要谋沈家的关系。

到时候,为了制衡,也为了教训他的不知检点——

西陵越和沈青桐的婚事这算是成了。

西陵钰本就心情不好,再被自己的太子妃冷嘲热讽的以刺激,顿时就怒火中烧的红了眼睛。

“你说什么?”他伸手,一把掐住了卫涪陵的脖子。

而屋子里的沈青音也被卫涪陵这话刺激到了,唯恐太子真的要把她塞给陈子旭那纨绔来遮丑,火急火燎的冲出来,抓着西陵钰的手臂哀求道:“殿下!我都已经是您的人了,您不能这样对我!我不嫁给陈子旭,您要是逼我,我……我就去死!”

西陵钰气得是西陵越算计他的大事,哪里有心思听她胡搅蛮缠这些鸡毛蒜皮?盛怒之下就是狠狠的甩手一推。

力道有点大。

沈青音当场被他掀翻在地,卫涪陵还好,脚下一个踉跄退了两步。

可是今天她的寿辰,为了赴宴,穿了十分隆重的凤尾长跑,裙摆太长,一脚踩上去就被绊住了。

“娘娘!”她身边的人尖声尖叫,但是要扑过来已经晚了。

“快!快去扶她起来!”陈皇后已经慌了,抖着手里帕子大叫。

一群人手忙脚乱的过去,把卫涪陵扶起来.

“娘娘您没事吧?”卫涪陵的婢女道,已经有人跪下去给她整理沾了泥土的裙摆了。

卫涪陵有点受惊,倒是还好,摇了摇头:“没事!”

陈皇后刚要松一口气,就听那个跪在她身后替她整理裙摆的婢女惊恐的道:“呀!血!是血!娘娘见红了!”

这一声惊呼,当真是如晴天霹雳。

陈皇后和西陵钰都齐齐的白了脸,赶紧的凑过去。

彼时卫涪陵还没从惊吓中回过神来,还在那里茫然的站着。

今天她穿了一身颜色喜庆的玫红色衣裙,颜色有些深,但是细看之下,裙子后面腰下的位置确实有血色浸了出来。

“快!快扶太子妃进去!传太医!”丛皇后慌乱的道。

卫涪陵随后反应过来,瞬间脸色惨白,出了一身的汗,她弯下腰,护住自己的腹部,却是抬手挡开了古嬷嬷要来搀扶的手,声音颤抖道:“我……我不在这里,脏!”

西陵钰的脸色,在那一瞬更是难堪至极。

整个院子里乱成一团。

外面沈青桐整低着头,和云翼一左一右的跟在西陵越身后往前走,听到身后的动静,她的脚步就下意识的顿住,拧眉回头看去。

西陵越也顿住脚步,冷冷的道:“别再打歪主意了,别想着本王会留你一个人下来!”

这次他学乖了,不到尘埃落定,是坚决不能叫这丫头离开他的视线之内的。

“太子妃……”沈青桐沉吟了一声,本来想说什么的,但是一抬头看见这张不讨喜的脸,瞬间也没了说话的**,自觉的埋头继续往前走去。

------题外话------

突然发现,太子妃凉凉也是要被圈粉的啊!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