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章 秀恩爱?/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臣女见过皇帝陛下!”皇帝的仪仗徐徐而来,沈青桐低眉顺眼的屈膝行礼。

“免了吧!”皇帝道,目不斜视的走过去。

沈青桐刚要站直了身子,眼前却突然有一只手探出来,握住她的右手,轻轻的将她来了一下。

他的手掌宽厚,掌心里的温度也十分的熨帖舒适,倒是不叫人讨厌。

沈青桐犹豫了一下,还没想好要不要把手抽回来,西陵越已经稳稳的牵着她的手,跟在皇帝的身后也进了御书房。

这么谢恩的仪式,也就只是走个过场。

皇帝走回案后坐下,一抬头就见后面跟着进来的两个人在底下较劲。

西陵越抓着沈青桐的手,沈青桐就死命的往回扯。

西陵越看样子是有点恼了,冷着脸,毫无表情;沈青桐就是个受了欺负的小丫头,也是别扭脾气上来了,就死活要把他的手指掰开。

“咳——”皇帝等了会儿,忍不住的咳嗽了一声提醒。

沈青桐的动作一僵,这才察觉自己失态,脸色通红的使劲垂下脑袋。

西陵越也不撒手,拽着她进来。

皇帝看一眼两人握在一起的手,面色也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尴尬,对西陵越道:“这个丫头瞧着就不是个胆子大的,老三,你这好歹也是要成家的人了,多少让着你媳妇点儿。”

沈青桐红着脸,也不好意思抬头。

西陵越侧目看她一眼,心里就又不痛快了——

她那胆子他又不是没见过,到了皇帝面前倒是知道装模作样的伏低做小了。

“她是胆子小,儿臣不看着她点儿,怕是父皇威严,要把她吓跑了的。”私底下,他们父子的关系确乎是不错的,这会儿没有外人,西陵越倒是和皇帝调侃。

皇帝本来还想照规矩嘱咐他们两句话,但是俩人跟一对儿没长大的孩子一样在那较劲,皇帝都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就赶苍蝇一样的摆摆手:“行了!你们要闹就去你母妃那里闹,朕这里还有折子要批,你们跪安吧!”

不用听训,沈青桐暗暗松了口气,规规矩矩的跟着西陵越一起跪地谢恩,说了两句场面话也就退了。

等到从御书房出来,西陵越却还是握着沈青桐的手没松。

沈青桐就不高兴了,“现在都尘埃落定了,王爷您有必要还防贼似的防着我吗?”

西陵越站在台阶上没动,等了一会儿,才回头看向了她的脸,勾唇挑眉,道:“本王没把你当成贼,却要防着被人来偷!”

说完,就意有所指的移开了视线,目光越过他头顶,朝另一边通往前朝的御道上看去。

沈青桐回头,就见以太子西陵钰为首的五六个人慢悠悠的往这边走来。

沈青桐脸一黑。

西陵越却不管她,还是拉着她的手,也不管她愿不愿意的就扯着她下了台阶。

“二哥!”

西陵钰拿一行人走过来。

虽然皇帝是头天傍晚才下旨赐婚的,但是架不住西陵越这个当事人做的到位,现在整个京城的权贵圈子里都传遍了,朝臣们都知道做了二十二年光棍的昭王殿下终于是要娶上媳妇了。

这会儿见他扯着人家小姑娘的手就从御书房出来了,几个老臣都心领神会,赶紧道喜:“听说昭王殿下的好事近了,提前说声恭喜。”

西陵越游刃有余的和几人寒暄过。

沈青桐就垂眸站在他身边,一副没见过世面的小家子气模样。

西陵钰的脸色始终不好,目光隐晦的一直盯着两人握在一起的手,那种目光,如有实质,叫人十分的不舒服。

沈青桐知道西陵越这就是故意刺激他的,心里虽然大为光火,却也没办法。

“行了!老三要娶媳妇,总归是不能偷偷摸摸的娶,将来摆喜酒的时候,还愁恭喜的话没机会说吗?父皇在里面等着呢!”最后,西陵钰道,冷冷的开口催促。

众人又客气了两句,也就散了。

西陵越目送了西陵钰那一行人进了御书房,再低头去看沈青桐。

沈青桐道:“你是故意的吧?”

这人简直有病!明知道西陵钰觊觎是他的女人,还故意的在对方面前秀恩爱找刺激?这不是想方设法的给自己找绿帽子来戴吗?

西陵越挑眉,也不否认,反而怡然自得道:“外面多放几只豺狼虎豹,让你知道世道凶险了,你才能安分老实的呆着啊。”

沈青桐:……

西陵越说完,这会儿不需要做戏了,就干脆的松了手,自己闲庭信步的先往前走去。

沈青桐一张脸黑成了锅底灰,盯着他的背影半晌也没能在他后背上戳出几个窟窿,最后还是只能灰溜溜的跟着他走了。

云翼落在最后面,又回头看了眼御书房的方向,有点小纠结——

就凭他家未来王妃那点薄弱的武力值,如果太子真的要严防死堵,保不准他家王爷真能给自己找一顶绿帽子回来戴,这到底是何苦呢?

一行三人徒步往后宫的方向行去。

待到走得远了,斜对面的另一条小径上,华从后面,一个大宫女才忍不住的开口道:“娘娘,这个时间,陛下这里果然是叫了人来议事的,咱们而已不好过去了,要不还是先回吧!”

这位皇帝陛下,还是十分勤政的,每天按时上下朝,并且几乎每天早朝之后都会叫了几位重臣过来商议国事的。

他的这个习惯常贵妃又不是不知道,今天却偏偏心血来潮的要过来来,这不,果然是扑了空了。

常贵妃从远处收回了目光,笑了笑:“连着几天都这样,本宫还以为今天能得空呢,眼下风调雨顺的,皇上怎么总是这么忙呢!”

说着,遗憾的叹了口气,带着几个宫婢原路往回走。

大宫女笑道:“咱们陛下一直都是这样的,闲不住,娘娘您又不是不知道!”

皇帝每天都忙于政事,大家都早就见惯不怪了,大宫女显然更关心别的,就岔开了话题道:“对了娘娘,刚才那个是未来的昭王妃跟着昭王殿下一起进宫谢恩的吧?那位小姐,好像以前不太露面当的,奴婢到现在都不知道她长的什么样子呢。”

常贵妃没说话,也不知道是在徐昂别的事情还是单纯的对这个消息不感兴趣。

大宫女却是兴致勃勃的,“不过今儿个一早奴婢去御膳房的时候遇到凤鸣宫里的掌事姑姑了,听她跟身边的人议论,说是昭王殿下使了手段,其实也未必就是中意沈家的小姐,大约是为了拉拢沈家的关系的吧。沈家的大老爷在北疆领兵,听说手上很有些实权的,太子殿下有定国公支持,现在昭王殿下娶了沈家的小姐,就更是如虎添翼。凤鸣宫的人,看起来都很紧张呢!”

“他们紧张什么?”常贵妃这才开口,语气不咸不淡的慢慢道:“太子是嫡子,排行又在昭王的上头,储君之位哪里是说变更就那么容易变更的?其实都不需要特意的做什么,只要太子安分守己,不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恶心到了皇上,他的那个储君之位就都还是稳妥的。”

陈皇后还算沉得住气,但是那位太子殿下啊……

不说也罢!

宫女对这些事都不是太懂,却只知道自家娘娘得宠,这些话她既然说了,应该就是皇帝的意思,撇撇嘴,免不了的欷歔。

往前走了一段儿,迎面就见另外一队仪仗匆匆的迎了过来。

穿一身浅绿色裙衫,姿容俏丽的临川公主健步如飞,飞快的走过来,一边不停的催促身后跟着的奴才:“快点!你们快点儿啊!”

“公主这是要去哪里?”常贵妃率先开口打招呼。

临川公主顿住脚步,还是扯着脖子往她后面张望,“我听说父皇给三哥指婚了啊,那三哥是不是要带着未来的嫂嫂进宫谢恩来的?我没见过,要去看看!”

说着,一张小脸上就满是兴奋。

临川公主今年刚满十四,性子有点活泛过了头儿,看着不怎么着调的。

常贵妃其人,因为独得盛宠,所以被很多人嫉恨,在宫里没什么人缘,能在她面前都这么无所顾忌说话的人这没有几个。

常贵妃平时话不多。

她的大宫女却蛮喜欢这个总是欢欢喜喜的小公主的,忍俊不禁道:“那公主殿下您可是来迟了,我们娘娘刚从御书房那边过来,昭王殿下已经谢恩出来,带着沈家小姐去了贤妃娘娘那里了。”

临川公主的生母和贤妃不怎么对付,平时两宫之间是没来往的。

临川公主闻言,果然是垮了脸。

常贵妃对她这个小姑娘没什么兴趣,就道:“你也别到处乱跑了,省得你母妃又担心!”

说完,就先带着她自己的人错开临川公主一行往自己寝宫的方向走去。

“公主,既然没赶上,那今天就算了吧,来日方长,昭王殿下既然订了亲……殿下年纪也不小了,想必婚事也不会拖得太久,和快就能经常见面了!”临川公主的婢女劝道。

“我就好奇嘛,三哥到底会娶个什么样的嫂嫂!”临川公主满脸的不高兴,跺了跺脚,又再想了想,突然一扭头就走。

“公主!”婢女一看她走得方向不对,赶紧去追,“这不是回宫的路!”

“我知道!”临川公主眨眨眼,这一笑,就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来,道:“三哥他们不是去贤妃娘娘那里了吗?我去永宁宫门口等着,等他们出来了,远远的看一眼。”

婢女被她吓坏了,赶紧拉了一把:“我的小祖宗,您就消停点儿吧,这万一要是让娘娘知道,要罚的!”

“哎啊!我又不进去,就在外面,远远的看一眼!”临川公主拿掉她的手,“只要你们都不跟母妃说,母妃怎么会知道吗?都不准说啊,我就是远远的看一眼。”

说完,就头也不回,兴冲冲的往前走去。

“公主!”婢女也拦不住,只能快步的去追。

这边的永宁宫里,西陵越带着沈青桐过来给贤妃请了安。

这算是以未来准儿媳的身份头次拜见,沈青桐不得不正式的給她行了大礼,磕了头。

既然是儿子选定的人,贤妃自然也没话说,很和气的亲自扶了她的手:“起来吧!地上凉!”

说着,就拉了她的手又上下打量一番。

西陵越在贤妃这里,从不见外,已经找了张椅子坐下了。

贤妃拉着沈青桐的手,面上也确实是一副十分喜爱的表情,道:“到了这里就不要拘束了,老是听越儿提起你,上回见了,可是人多,也没顾上多说两句话,看着是个好孩子,坐下来说会儿话吧!”

“谢娘娘!”沈青桐应了。

她虽然膈应西陵越,但是却更不愿意和贤妃亲近,转身走过去,仍是很小家子气的挨着西陵越另一边的椅子坐了下去。

贤妃一愣。

倒是西陵越道:“她胆子小,母妃别跟她一般见识!”

这话说的,难道是自己这个做婆婆的还能吃了她不成?

贤妃在皇宫里浮沉多年,自然不会跟个小丫头片子计较什么,只是这会儿心里多少是有点不舒服。

她定了定神,看沈青桐那么一副扶不上墙的模样,心里倒是有了几分隐忧,只面上还是竭力维持镇定的对西陵越道:“你父皇那边今天不需要议事吗?你倒是有空来我这里闲坐?”

“父皇那里的事儿要不是没我就办不成的,也不差这一次半次的!”西陵越道,低头喝了口茶,又侧目看了沈青桐一眼,紧跟着话锋一转,“我也好久没工夫过来陪母妃说说话了,坐一会儿,我亲自送她回去,听说沈家的老夫人昨天接旨的时候没在家,我顺便过去说一声吧。”

这种事情,知道了就行了,皇帝赐婚,难道还需要和沈家的老太婆打招呼吗?

陆贤妃一听就知道他这是借口,无非就是不放心把这个丫头单独放在她这里的。

那边沈青桐却已经很坦然很淡定了——

不就是又拐弯抹角的給她拉仇恨,帮她树敌吗?用这混蛋的流氓理论来说,估计就是得帮她把周边所有能接触到的人都得罪了,最后堵的她五路可走,她就只能乖乖的在家蹲着了,然后他也就能彻底放心了。

陆贤妃的脸色已经不大好了,却还是强打精神和西陵越说着话。

这边沈青桐对他们母子之间的谈话没兴趣,却是被西陵越一提,不可避免的就想起老夫人来了。

现在还不确定皇帝到底要把他们的婚期定在什么时候,但是很显然,老夫人的心里不会太舒服。

她是肯定不会被操纵的,这一点毋庸置疑,只是要这就跟老夫人表明立场直接翻脸,还是等着嫁了人,到了昭王府之后再翻脸不认人……

沈青桐还没想好。

她在想之前的一些事。

前世定亲之后,老夫人曾经把她叫到红梅堂,语重心长的告诉她,她虽为太子妾室,但是夺宠固宠一样是她的出路。

那一晚,老夫人与她促膝长谈了一夜,交代她人情世故,也带了人来给她讲解房中秘术,总之事无巨细,把一切的利害都与她一一道明。

她也有很认真的听,期间一个字的质疑和反驳也没有。

老夫人那样的人,应该当时就从她的态度中料到她入东宫以后并不会照自己的要求做,但却也没有点破。

后来她去了东宫,依旧我行我素的保留了在娘家时候的性子,不争宠,不惹事,在莺莺燕燕环聚,偌大的一座东宫之内逆来顺受的被西陵钰晾着。

老夫人当然知道她在东宫之内的无所作为,却也没勉强,甚至于连递个话都不曾,就那么由着她去了。

只是自那以后,她们两人之间的祖孙情分就更是寡淡了——

她嫁进了东宫之后,三年没回过将军府;而娘家那边,更是整整三年,没有只言片语,对她全然的不闻不问。

老夫人对她,是真的从头到尾的厌恶,当年即使用了她去东宫占位置,其实说到底,是真的从没对她真的抱着希望,也没太把她当回事——

听话的话,就顺手用用,不听话,那就是弃子。

横竖老夫人看好的一直就都只有西陵越。

而现在,如果她要去的是昭王府而不是东宫,老夫人可能不会轻易放手的,这样一来,老夫人既然不舍得先和她撕破脸,那大概就要她主动一点了。

这么想着,她又有点不放心的偷偷侧目看了眼坐在旁边的西陵越——

这个人太不靠谱了,如果这就彻底和老夫人翻脸,回头就连个退路都没有,难道真要孤注一掷的在西陵越这可歪脖树上吊死么?

“沈二小姐,这是娘娘宫里新来的贡茶,用冬天里采集的梅花上的雪水泡的,很香的,您试试?”沈青桐正在失神,就见一双纤纤玉手捧着一只素茶碗送到了她的面前。

那女人的手指雪白纤细,腕上一对儿羊脂玉的镯子映衬着肤色,看上去赏心悦目。

沈青桐微微一愣,抬头看到柳雪意的脸才反应过来陆贤妃这里还住着这么个人的。

前世的时候,西陵越娶了沈青荷做正妃,同时也纳了这个柳雪意进门。

那时候她在东宫也只是个侧妃,而且沈青荷故意挑拨的西陵钰不待见她,她平时也不出门应酬,所以和柳雪意基本没接触过,对这个女人也没什么印象,只是有时候从沈青荷口中能听到只言片语,好像那时候西陵越是蛮宠她的。

当然了,到底是宠的她这个人,还是只看陆贤妃的面子,那就不得而知了。

这时候柳雪意亲手奉茶,沈青桐就有点尴尬了——

现在她和柳雪意之间算是个什么关系?又不是正妃和妾室,人家好歹也是贤妃的亲戚,柳家的小姐,这身份……

这碗茶,她怎么接?

柳雪意倒是一脸的温和坦荡。

沈青桐犹豫半天——

当着贤妃的面,她要接了茶,贤妃会以为她摆谱,不把她要送去昭王府的人看在眼里吧?可是如果不接……

是不是又有点给脸不要的意思?毕竟西陵越有言在先,她和柳雪意以后是要一个屋檐下生活的,这就开始打脸宣战?不太好吧!

“沈小姐?”柳雪意见她没动,就又温温柔柔的又叫了一声。

沈青桐一个激灵,这时候正在说话的西陵越和陆贤妃也都扭头看了过来。

沈青桐突然莫名的紧张了一下,也是抽风的,几乎是下意思的抬手去扯了下西陵越的袖子。

意思很简单——

你的表妹,你惹得麻烦,你得出面解决啊!

真的没有任何挑衅的意思。

可是……

陆贤妃和柳雪意却都几乎是齐齐的变了脸色。

这是干什么?才一开始呢,人家又没把你怎么着,单纯的示好而已,你这就扒着男人撑腰了?

何况好死不死的,西陵越那厮居然也不懂察言观色。

沈青桐一扯他的袖子,他马上“心领神会”,顺手捞过柳雪意擎了半天的茶碗,凑近唇边就喝了一口,道:“这茶她不喜欢!”

这真是拉的一手好仇恨啊!

沈青桐:……

柳雪意面上表情僵住,迟疑了好一会,才慢慢的松了手,低声的道:“抱歉,我不知道二小姐的喜好。”

这时候,沈青桐就是说什么都不会对。

索性的,她也就破罐破摔的闭嘴不言了。

柳雪意一阵的尴尬,又怔了怔,道:“我去御膳房再拿几样甜点过来!”

说完,屈膝一福,转身走了出去。

陆贤妃盯着她的背影,眼底明显闪过一丝阴霾。

然后,她收回了目光,也低头喝了口茶,然后含笑看向了沈青桐两人道:“雪意这丫头还是懂事的,桐桐你年纪还小,听说以前也没管过家,越儿之前有跟本宫提过,说是怕你为难。雪意这丫头,本宫也带了她几年了,很本分听话,回头等你们成亲之后,挑个日子,本宫把她送过去,你不愿意做的杂事都交给她就好。”

本来她也不想这么快就坏了这重关系的,但是沈青桐和西陵越当众这么眉来眼去的,突然叫她很不安,心里凭空就起了很重的危机感。

这算是个下马威,也是个不轻不重的敲打的意思。

沈青桐明白。

但是真的没啥感觉——

西陵越之前早就給她提醒过了,新鲜劲儿也都过去了。

“还是娘娘想的周到,都听你和殿下的吧!”沈青桐道,面色如常。

西陵越侧目瞧见她这幅表情,却是不高兴了。

他起身,顺手也把她拎起来,一边对贤妃道:“母妃,看父皇的意思,可能这一时半刻的也不会就给我们把这事情办了,都还早着呢,有些细节的东西也不着急,回头再说吧。今天我们坐的时间也够久了,先走了,改天再来给您请安!”

陆贤妃瞧见他的脸色,免不了的又是一愣。

西陵越却是半分不由人的,扯了沈青桐,抬脚就走。

陆贤妃张了张嘴,下意思的想要挽留,最后却是视线莫名的沉了沉,选择了沉默。

她身边嬷嬷走过来,忧心忡忡的握了下她的手,低声的道:“娘娘!”

陆贤妃回头看了她一眼,唇角苦涩的牵扯了一下,没说话。

这边的永宁宫外面,临川公主扒在人家门口,做贼似的观望了半天。

侍卫们虽然知道她这样不好,可这大小是个公主,而且她也只是扒门,又没有什么不轨的举动,实在也没办法往外撵,就只能由着她了。

本来这院子里没其他人,里面正殿的大门又是大开着的,虽然说话声听不清楚,但是里面都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是能够一目了然看的见的。

“公主!”临川公主的婢女焦急的一个劲儿的扯她的袖子。

说好了远远的看一眼不是?这画风不对啊。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临川公主道,说着却不肯走,看着那殿内的情形,一会儿龇牙一会儿又磨牙,最后直至柳雪意朝大门口这边走来,她才眼睛一亮,提着裙子飞快的闪了。

这边柳雪意带着婢女从永宁宫里出来,慢慢的往御膳房的方向走。

走出来一段,她的婢女看见身后没人,就叹了口气劝道:“小姐,刚才的事情您别往心里去,有贤妃娘娘在呢……”

“我没担心她能把我怎样,只是表哥他……”柳雪意接过她的话茬,想到西陵越方才的态度和反应,心里就莫名堵得慌。

主仆两个都各自怀揣着心事,一个不察,躲在旁边花丛后面的临川公主突然跳出来,一脚踩在她拖地的裙摆上。

这边沈青桐和西陵越才走到院子里,就听到外面柳雪意一声惨叫。

------题外话------

好欢脱的小公举,又圈粉一个,嗷呜!

ps:給好基友推个文

蛇精病女主扑倒傲娇高冷大总裁,我家好基友小西的新坑,宝贝儿们,不管看不看,友情的,都去收藏一个,么么哒!

首页强推那里《驭婚故纵之娇妻在上》by西迟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