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章 宫里水深啊!/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嫂嫂!”西陵徽倒是自来熟的,本来看着沈青桐一个清秀的小姑娘就喜欢,这时候甜腻腻的一叫,就要扑过去抱大腿。

西陵越顺手提过他的衣领把人拎起来。

“殿下!”西陵徽的奶娘简直吓得就要坐地上了,也不敢来抢人。

那小胖墩倒是初生牛犊,人在半空中还八爪鱼一样的扑腾。

“哎!”沈青桐是知道西陵越那臭脾气的,唯恐他混账起来真把那胖墩摔了,忍不住的上前一步。

西陵越已经顺手把西陵徽丢他奶娘怀里了,冷冷的道:“不想要你们的脑袋了,就尽管让他继续到处乱跑!”

两个奶娘连忙把个小胖子死死的抱住。

西陵越便冷着脸,抬脚就走。

他这臭脾气,以前不觉得,但是接触的越久沈青桐就约越是发现他几乎是一句话听不顺耳了就会随时随地的翻脸,无论场合对象的。

这节骨眼上,她才不惹他,直接一低头,低眉顺眼的跟着他就走。

“恭送昭王殿下!”季淑妃宫里的一众下人连忙跪送这尊冷面神。

西陵徽还不死心,扑腾着,目光还追着沈青桐两人在看。

“我的小祖宗,可别再乱跑了,娘娘都急坏了!”奶娘死死的抱着他,哪敢松手,再一想西陵越刚才的那个脸色还心有余悸,于是指着沈青桐的背影纠正道:“那是昭王殿下未来的媳妇,昭王殿下是您的哥哥,他的媳妇您也是要叫嫂嫂的,小祖宗,您可记住了啊。”

名分这回事,太要紧了,回头一个不小心,再把昭王殿下给惹毛了,哪个吃得消?

小胖墩似懂非懂。

找到了他,一众的奴才可算是捡回了一条命,再不耽搁,赶紧的抱着他就往回赶。

彼时季淑妃正带着另一队人还在御花园另一边火急火燎的在搜寻儿子的下落。

“娘娘!小殿下找到了!”奶娘隔着老远的就唤她。

“徽儿!”季淑妃一回头,看到了活生生的儿子,顿时喜极而泣,赶紧跑过来,一把将那小胖子抢在了怀里,先在他肥肥的软软的脸蛋上亲了两口,然后又照着他更软和的屁股拍了两下,道:“你可吓死母妃了,跑哪儿去了?知不知道,你要是有个好歹,母妃就不要活了!”

那小胖子也不懂事,没心没肺的,脸上沾了季淑妃的口水,他拿袖子使劲的擦了了一把,紧跟着开口道:“母妃给我娶个媳妇吧!”

三岁半的奶娃娃而已……

季淑妃的心情还没从冰天雪地里转换过来呢,眼泪挂在睫毛上,整个人都愣住了。

西陵徽趁机就从他怀里滑出来,双脚落地,紧跟着一屁股屁股蹲儿坐在地上,蹬着两条小肥腿就开始耍赖:“奶娘又胖又老还长得不好看,三哥出门都带着媳妇的,我也要!”

主要是他三哥的媳妇听话啊,走哪儿跟哪儿还不像自己的奶娘似的唠叨。

“又老又丑”的两个奶娘目瞪口呆,脸上表情瞬间拧巴成了麻花。

季淑妃手里捏着帕子,凌乱了。

虽然孩子小,到底也是个皇子,多少得要脸。

怔了怔,季淑妃回过神来,赶紧抖着帕子道:“还不快把他抱回去洗洗?”

“哦!是!”奶娘赶紧过去把那小胖子抱起来。

他却是不依不饶,在奶娘的怀里死命的挣扎。

季淑妃这会儿心情也不是很好,使了个眼色,就有几个奴才一起拥簇着,先带着小胖子回去了。

目送了那一行人走远,季淑妃就冷了脸,朝留在身边的另一个奶娘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怎么回事?又跟昭王扯上了?”

奶娘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经过都说了。

季淑妃想了想,抬脚往前朝的方向走:“走!去看看!”

奶娘带路,一行人回到之前找见西陵徽的那个院子里。

季淑妃抬头盯着那个挂着鸟窝的树枝看了半天,一抬下巴:“上去看看!”

她宫里的管事太监就带了个小太监爬上去,小心翼翼就着那鸟窝查看起来。

奶娘不解:“娘娘,怎么了?回去的路上奴婢问过了,小殿下是自己贪玩跑过来的,似乎不像是有人怂恿的样子。”

“我的儿子,我还不了解吗?”季淑妃却是不能苟同的冷笑:“徽儿贪玩,胆子又大,这宫里哪个不知道?真要有人想打他的主意,还需要冒着被公认出来的风险亲自动手吗?这个地方,亦可半大的柿子树上那么巧就有鸟儿筑巢?”

说话间,怕上树去查看的管事太监已经顺势滑了下来。

他拍了拍手上污渍。

季淑妃道:“如何?可是有神疑点?”

“这鸟窝用的树枝有的都已经风干开始腐烂了,明显不是最近新筑的,应该是有人从别的地方移过来的现成的,而且娘娘您看这个。”说着,他摊开手心,露出三个很小的鸟蛋。

季淑妃不耐烦道:“有话就一次说完!”

“这是燕子生的蛋!”那太监道。

季淑妃即使是出生于官宦之家,对不同鸟类的习惯分不清楚,但是燕子这种鸟类的巢穴是什么样的她也是见过的。

燕子筑巢都是在屋檐下头之类的地方,而且明显不会用树枝筑巢的。

那奶娘本来是没多想,这时候却是忍不住的心口一凉,上前一步道:“你是说……”

那管事太监一脸的凝重之色:“大概是有人知道咱们小殿下贪玩,所以故意在这里放了个鸟窝诱导了他吧。毕竟陛下重视皇子们的功课,每隔几天就要传召了两位小殿下去御书房考校这已经是不成文的规矩了。”

说话间,季淑妃眼底的神色已经是一片冰凉。

她手里捏着帕子,一眼看去只是脸色不大好看,可如果仔细的观察,却不难发现,她捏着帕子的手是在隐隐的发抖的。

鸟窝挂在树枝的尽头那里,下面就是深不见底的水塘,而前朝御书房去的这条道上从来都是闲杂人等止步的,可想而知,要不是发现的及时,西陵徽这会儿还能不能活着被找回来就难说了。

季淑妃后怕的脊背僵硬,手脚冰凉。

“咱们小殿下才多大,怎么会有人处心积虑的做这种局?这也未免太过恶毒了吧?”旁边的奶娘也是一身冷汗。

“西陵卫!”季淑妃面无表情,冷冷的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六殿下?”奶娘皱眉,想了想却还是觉得有疑点:“他这是何必嗯?一个半大的孩子罢了。而且咱们小殿下和他一起跟着太傅读书,奴婢一直有盯着呢,两人之间又没什么冲突!”

季淑妃回过神来,侧目看她一眼,脸上表情也有点古怪:“是啊!他那是何必呢!徽儿能碍着他的什么事呢?”

可是西陵卫有个宠冠后宫的亲娘!

这些年,虽然常贵妃的行事一直低调,但是这个女人却唯独在争宠一事上面毫不低调,几乎是毫无顾忌的使尽手段,想要霸占皇恩。

那女人,几乎就是后宫所有女人共同的眼中钉,她会安分吗?以前没抓住把柄的时候,谁也不敢随便揣测,但是这一刻,季淑妃却不由的开始重新关注和审视那双母子了。

奶娘那边却不知道她的心思,左右想了想事情的经过,不由的又是倒抽一口凉气道:“娘娘,您说……会不会是昭王殿下?当时要不是沈家二小姐心软,一直的央着他,他是没打算管咱们小殿下的死活的。后来他带着我们过来,也几乎是没费什么曲折,直接就断言小殿下会在这附近。”

“不会是他的!”季淑妃却是笃定的说道,回头示意那两个内侍:“把这鸟窝捅下来,以后你每天都带根杆子往这沿路走一遍,如果有人问,你就实话实说,就说是徽儿今天掏鸟窝险些出事,是本宫叫你盯着来这附近捅鸟窝的。”

以为不亲自下杀手,就谁都没证据,也无可奈何了是吧?

的确!她现在也只是怀疑西陵卫而已,就凭这点怀疑,别说她无论是地位还是邀宠的手段都不如常贵妃那个妖妇,就算是陈皇后,都不敢这么凭空揣测着就去找皇帝告状的。

既然不能当面告状,那她就大张旗鼓的做给皇帝看,逼着皇帝自己去问,自己去怀疑!

打她儿子的主意?不付出代价怎么行?

如果西陵卫小小年纪就被皇帝怀疑了品行,看常贵妃那母子两个急不急。

季淑妃说完,就转身先出了院子。

奶娘左右思忖着,却还是满心的困惑:“娘娘!毕竟现在咱们手上一点证据也没有,为什么您就笃定了瑞王殿下的嫌疑比昭王殿下大呢?”

“以昭王现在的地位,他连太子都未必看在眼里,何必处心积虑的来算计徽儿这么个奶娃娃?”季淑妃道。

“可是瑞王殿下也没有理由来加害咱们殿下啊!”奶娘是越发的糊涂了,“就目前的局势上来看,将来这皇位也就是在太子和昭王之间了,瑞王殿下一点希望都没有,这些何种情况下,他何必呢?”

“保不准他就不安分,在等着太子和昭王之间两败俱伤呢?”季淑妃语带嘲讽。

西陵越和西陵钰,哪一个能走到今天都不是赤手空拳的,在朝中更是党派根基牢固,这种局面,远不是说他们两人斗到两败俱伤之后,随便什么人就能上位取代的。

如果说常贵妃母子真的存了这样的野心,那也只能说是那母子两个自不量力。

*

这边西陵越带着沈青桐一路出宫,然后一弯身,直接上了沈家人等在那的马车里。

沈青桐真是能少应付他一刻就是一刻,磨磨蹭蹭的站在车下,很体谅的道:“我自己能回去的,就不劳王爷相送了。”

西陵越刚闭眼靠在了车厢上养神,闻言就又睁开眼看过来,开口就没废话,强硬的吐出两个字:“上来!”

木槿和蒹葭两个被他的气场震得汗毛倒竖,俩人都白了脸。

沈青桐实在不忍心再折磨两个婢女,只能乖乖妥协,跟着上了车。

于是木槿和蒹葭就死活也不肯上车一起呆着了,两人关了车门,和车夫一起挤在了车辕上。

马车上,两个人相对而坐。

沈青桐尽量的不想招惹西陵越,上车就自觉的从柜子里翻出一本游记来看。

她这么识趣,西陵越从旁看着突然就不乐意了。

他双手环胸,索性也不养精神了,就看着对面的她,道:“你不是有话要说吗?”

沈青桐刚把书本翻开,闻言直接就懵了。

“问什么?”她一愣,下意识的抬头看过来,眼见着对面那人就要变脸,便就当机立断的话锋一转,道:“是!我是想问来着,太子妃……”

昨天三夫人母女回来之后就对东宫里的事情只字不提了,沈青桐自己本来也就焦头烂额,根本顾不上去管别人的闲事,也就没再细纠其中细节。

但是想也知道,如果太子妃的孩子真的流掉了,现在肯定是宫里宫外都闹得天翻地覆的。

西陵越闻言,倒是愣了一下,显然他是没准备她问这个的。

不过话题是他引起的,他倒是没计较,倒是黑眸里面光芒戏谑的一闪,不答反问道:“怎么,你怕咱们的动作快步过他们?”

沈青桐简直要当场被他气哭了……

她是从善如流,在正正经经的配合他的情绪问问题的好吗?可是他这给的都是什么流氓逻辑?

沈青桐的脸,刷的一红,咬着嘴唇无言以对。

又把她挤兑到了,昭王殿下的心情突然就好了许多。

于是,他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命令道:“过来!”

沈青桐磨磨蹭蹭的不想动。

他就眉毛一挑,加重了语气又重复了一遍:“过来!”

沈青桐打又打不过他,没办法,只能很不情愿的起身挪过去,想了想,为了尽量少折腾,于是就精确丈量好尺寸,就在方才他手拍的地方坐下,离着他不近不远,没靠在一起,堪堪好彼此的袖口擦过。

西陵越这会儿倒是没有过分挑剔,心满意足的又靠回了车厢上,闭上眼,闲闲的问道:“本王还以为你会好奇方才宫里的事情是谁做的呢。”

沈青桐规规矩矩的低着头,想也没想的脱口道:“不是皇后和太子吗?”

因为当时西陵徽是和西陵卫一起的,照正常人的逻辑,都会怀疑此事是和西陵卫有关的。

西陵越这回是真的诧异。

他重又睁开了眼睛,侧目看向了她的脸,好奇道:“难道你不怀疑西陵卫?”

沈青桐低着头在想事情的样子,并没有注意这边他正盯着她看,只是顺着自己的思维逻辑,继续反问道:“殿下觉得瑞王和贵妃娘娘很蠢吗?”

西陵卫蠢吗?姑且只当他还是个半大的孩子,不好定位。

但是常贵妃——

就算皇帝对她有特殊的偏爱,可是她这么风生水起的在宫里得宠这么多年,谁敢说她没脑子?那才真是嫌死的太慢了。

西陵越抿抿唇,没说话。

沈青桐就又继续说道:“既然知道一旦七殿下出事,人人都会怀疑当时和他在一起的瑞王,瑞王反而最不可能这么做。而且……”

大约是觉得背地里议论皇帝的家务事不太好,她说着,顿了一下,然后又道:“这些年来贵妃娘娘独得帝宠,在宫里肯定树敌不少,想要找她们母子晦气的肯定大有人在。虽说七殿下的年纪还小,影响不到大局,但是如果抛出他去,能成功的挑唆到陛下,降低陛下对贵妃娘娘的信任和恩宠,这总归是好的。”

一个女人,能一时的迷惑一个男人的心,这不算什么,毕竟皇帝男那么多女人,宫里又不断的有新人进宫,他身边最得宠的总是不断的被替换。

可是——

这个常贵妃,一得宠,就整整十年未曾衰退,那么众人所有的应该就不止是嫉妒,只怕更多的还是忌惮了。

试想,这女人既然能把皇帝迷得五迷三道的,她没儿子也就算了,偏偏她还生了儿子,谁又能保证她就没那个本事吹枕边风动摇了皇帝在立储一事上的意志呢?

在那座皇宫里,即使是占据着国母位置的陈皇后都不可怕,因为毕竟她上面还有一个能做主的皇帝在呢。

而对这个极有可能迷惑动摇了帝心的常贵妃,却足够叫所有人都将她视为洪水猛兽了。

有人要祸水东引,对她下手,这太正常了。

“你倒是想得通透!”西陵越笑了笑,语气中的意味褒贬不明。

横竖这会儿无事可做,沈青桐的唇角弯了弯,又继续打趣道:“贵妃娘娘在宫里是众矢之的,其实真要说起来,如果淑妃娘娘的心狠一点,今天这事儿也有可能是她自导自演的一出戏。可是权衡利弊,七殿下在,她就能跟着母凭子贵,在宫里的腰板也更直一些,而如果拿自己的儿子去冒险,就算扳倒了贵妃娘娘,最后最大的得益者也不可能是她……这么一想,她就实在犯不着了。宫里的那些娘娘们啊,说是争得是帝宠,其实最终算计的也不过是利益和前程罢了。”

皇帝爱谁?真的很重要吗?也许连皇帝自己都觉得那是无所谓的事情。

沈青桐今天的话有点多。

显然西陵越并不觉得背后议论自己老爹的家务事有何不妥,反而听得津津有味。

说实话,他是真挺欣赏沈青桐的这份通透的,便就勾唇笑了笑,突然道:“真的只有皇后和太子最可疑吗?”

沈青桐不解其意,扭头看他。

他就也偏头过来,迎着她的视线,问道:“你难道就没有怀疑过本王?”

沈青桐的心头微微一震,面上表情略有了一瞬间的僵硬。

西陵越看着她,唇齿微启,继续调侃道:“你说得对,常氏那女人的存在,的确是太叫人不安了,并且如鲠在喉的并不止宫里的那些女人,本王和太子亦然。你怀疑太子和皇后的时候怎么不想,其实这件事,本王也有可能做?”

两个人,四目相对。

这时候,便是沈青桐的心里都迷茫了一瞬——

不知道为什么,可是从事发到现在,大约是因为他一直在她身边的缘故,让她忽视了一些东西,从头到尾,她居然是真的都没有联想到他的身上去。

西陵越的眼睛里,还是带着一点揶揄的笑意。

沈青桐一挑眉,反问:“如果这事是你做的,对我有什么好处?”

西陵越愣了一愣。

沈青桐道:“现在我们是坐同一条船的,此事与你无关,我才能置身事外,所以我为什么要怀疑你?为什么要上赶着往自己的身上来揽麻烦?”

所以,和信任还有人情都无关,她计较的也只是利益?

西陵越眸子里的光彩慢慢沉淀,那目色沉寂一如暗夜般,突然之间就给人带来了很强的压迫感。

这一次,他没有变脸,唇角甚至还带着那一抹揶揄的笑,可是莫名的,沈青桐还是觉得自己可能有招惹他了,本能的就想退。

可是西陵越太了解她那能屈能伸的脾气的,身子前倾,一只手拍在车厢上,不仅拦住了她的退路,更是用一方狭小的空间把她限制住了。

沈青桐浑身僵硬,身子紧绷的,直直的贴在了身后的车厢上。

他的目光俯视下来,盯着她突然之间就金装惶恐的一张小脸,凉凉的道:“沈青桐,记着你刚才说过的话,你能有这份觉悟就好,而且本王希望你不只是随口一说的,以后也千万别忘了——从今以后,包括沈家在内,其他的任何人都和你没有关系了,做什么事之前你都记得想想本王就行了。”

这些话,挑出其中的一两句来听,有的甚至还带了那么一星半点的小暧昧,可是如果再结和这人此刻的表情语气,就怎么听怎么别扭,压的人几乎喘不过气来了。

沈青桐眉头紧锁,背后紧贴着车厢。

他的脸孔就正无限放大了呈现在眼前,说话时候的气息吹拂在她脸上,沈青桐连点头表态都不敢,唯恐脑袋一偏就碰他脸上了。

她的一张脸涨得通红,脸上的表情却整个儿都是木的。

西陵越盯了她半晌,没见她撒泼,倒是颇为满意的。

可是她这个紧张兮兮的样子,又是怕什么呢?

于是,他的唇落下来,沈青桐就连想躲都没来得及反应,只是一瞬间全身的骨骼更加僵硬了起来。

西陵越其实挺烦跟她动强的,这会儿她挺乖的没躲,他反倒是心情愉悦,一个吻,尽量放柔和了动作,徐徐的诱导她,噙着她柔软的唇瓣一遍一遍的摩挲细品。

沈青桐面上烧热,一开始是没反应过来,后来等到反应明白了,可是……

他这么彬彬有礼的,她似乎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反倒是迟疑着,也没好意思粗鲁的去推开他。

总之是一时迟疑,后面就在无限的纠结中被占了大便宜。

等到马车终于在镇北将军府的门前停下来,木槿因为也没听见里面有什么特殊的动静,直接就打开了车门,“小姐!到了!”

沈青桐提着裙子,埋头下了车。

蒹葭一脸的懵懂,仰头去看了看太阳:“今天不热啊,小姐你脸这么红?”

沈青桐闷声不吭。

“咳!”云鹏咳嗽了一声,打断木槿的话,走过来冲车厢里稳稳的坐着的西陵越道:“殿下……”

西陵越不耐烦搭理他,直接道:“去跟沈老夫人说一声,你留下吧!”

之前是为了给西陵钰下套,所以不好明着让云鹏现身,现在皇帝赐婚的圣旨已经下了,那他留人下来保护沈青桐也没什么不妥的。

“是!”云鹏的话被打断,也是憋得红了脸,但却还是站在马车前面,面色纠结的不肯走。

“还有事?”西陵越不悦的再问。

由于他面上表情太过理所应当了,云鹏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难以启齿。

沈青桐被木槿扶着,本来已经是要进门的,这时候也忍无可忍的回头道:“王爷!你坐的这是我们家的马车,是不是该腾出来了?”

说完,赶在西陵越羞愤搬桌子砸人之前已经再度转身,快步进门去了。

这会儿老夫人已经回府了。

沈青桐不得不过去给他做个交代,所以进府之后就直接没回锦澜院,而是脚下拐了个弯,直接去了红梅堂。

“二小姐!”果然那边方妈妈已经亲自等在院子里了,“您回来了!”

“祖母这会儿有事吗?我……”沈青桐道,话到一半,就听身后一串匆忙的脚步声,一个小丫头惊慌失措的跑过来道:“方妈妈,老夫人在吗?快!快去清音阁!大小姐和三小姐打起来了!”

------题外话------

遇上这么一只随时翻脸的变态,桐妹儿表示……老娘要炸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