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074章 她会这么好心?/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妈妈脸一沉:“怎么回事?”

那小丫头跑了一头的汗,急的都要哭了:“奴婢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总之是打起来了,三夫人赶过去了也没劝住。方妈妈,奴婢怕是要出事,您还是快请老夫人过去看看吧!”

三夫人肯定是偏袒自己的女儿的。

而且别人不知道,方妈妈可是门儿清,沈青荷和沈青音掐起来,必定是因为太子西陵钰的事,关乎一辈子前程命运的事,双方必定是全都不肯相让的。

她心里也是急,有些尴尬的看了沈青桐一眼。

沈青桐最近老是受西陵越的气,这时候突然有笑话可以看了,当然不肯走,直接就装傻杵在那里不动了。

她如今这身份,今非昔比。

方妈妈也不敢随便做主赶人。

那小丫头却是急了,又再上前一步道:“方妈妈!清音阁那边闹得很凶,真的要请老夫人过去走一趟,您快给通传一声吧!”

方妈妈没办法,这才硬着头皮转身往屋子里走:“你等着,我去请老夫人。”

老夫人当然也知道,既然丫头找到她这里来了,那就必定是闹得不轻。

所以很快的,方妈妈就陪着老夫人从屋子里走了出去。

“祖母!”沈青桐打了个招呼,就很本分的垂眸往旁边退开两步。

老夫人瞧了她一眼,没说话,冷着脸往外走。

“老夫人快点!”那小丫头振奋了精神,在前面引路。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清音阁的方向去。

木槿有些拘束的悄悄扯了下沈青桐的袖子,轻声的道:“小姐!大小姐她们要闹都随她们去好了,您做什么要过去,没得要平白惹上一身腥!”

沈青桐撇撇嘴:“我无聊嘛!”

一句话,就堵了木槿的嘴。

一行人快步穿过花园,隔着清音阁还有一段距离呢,就先听见了里面传出来激烈的争吵声。

老夫人的眉心隐约一跳,眉头就越皱越紧了,加快脚步走过去。

彼时清音阁的大门已经被杨妈妈带了两个婆子给堵住了——

显然,大夫人也已经闻讯赶来了。

“老夫人!”见到老夫人,杨妈妈赶紧行礼。

老夫人冷着脸走进去。

彼时那院子里也被清了场,屋子里却是人影穿梭,挤了有十来个人,无非就是大夫人和三夫人等人各自的心腹。

沈青桐抬眸看去,就见沈青荷扑腾着正被两个丫头拖住在往回扯。

对面三夫人本来是站在沈青音的前面的,这时候瞅准了机会就要往上冲,伸出尖锐的指甲就要往沈青荷脸上挠去。

大夫人在场,哪里能叫她得了便宜的,当即一个箭步上前,牢牢地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冷冷的道:“林氏,再怎么说你也是青荷的长辈,不要失了身份,为老不尊!”

“为老不尊?我今天就就为老不尊了又怎么样?”三夫人又急又气,跳着脚尖声叫骂:“就只许是你养出来的这个小娼妇对我的女儿暗下毒手,我这个做长辈的就该忍气吞声的由着她撒泼欺负人了?”

“林氏!你还要不要积点口德了?”大夫人是觉得她的刺耳,厉声的呵斥。

三夫人哪里会把她当回事,气焰越发的嚣张起来,继续扯着嗓子娇笑道:“你们不要脸的事情做都做了,我说两句实话怎么就不积口德了?有本事你倒是提前管教好你的女儿,别做那些下作的事情。自己想汉子,又没本事,现在却为了嫉妒她妹妹,跑到这里来撒野?大嫂,这就是你教养出来的大家闺秀?沈家的嫡长女?我呸!说出去你不嫌寒碜,我都替你丢人!”

大夫人和市井出身的三夫人还是不一样的,虽然心机颇深,却很注重脸面。

本来沈青荷和西陵钰之间有了首尾,她都能气到吐血,这时候再当众被三夫人指着鼻子骂,顿时就面红耳赤的说不出话来。

旁边的沈青荷被两个婆子拽着,还不死心,眼泪流了满脸,还在试图往前扑腾,一边就给顶了回去:“你说我不要脸,难道她沈青音就是什么清白货色吗?她敢使手段勾引太子殿下,有本事就别躲着!沈青音,你站出来,我……我跟你拼了!”

本来上面有陈皇后压着,沈青音和西陵钰的事情三夫人母女都暂时的没敢声张,可也是沈青音得意忘形,和自己的婢女随口提了两句,说西陵钰答应会接他入府了,这话又刚好被紫苑听到,给传到了沈青荷的耳朵里。

本来昨天晚上有人去皇觉寺给老夫人报喜,说皇帝已经下旨给西陵越和沈青桐赐婚了,她就如鲠在喉,生了一晚上的闷气,但是好在她被西陵钰迷的五迷三道,心思全在西陵钰身上,就还能拿着这个做借口来安慰自己。

可是一大早跟着老夫人赶回来,再一听说沈青音和西陵钰牵扯到一起了,当场就气疯了,直接就不管不顾的上上门来。

当时沈青音也没个防备,更没想到她是揣着那么狠毒的心思来的,一个不小心,直接被她冲上来,几下子脸上就血肉模糊。

这会儿沈青音是吓坏了,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哀哀痛哭。

脸上都是沈青荷的指甲印子,这一哭,眼泪淹了伤口,就更是疼的钻心。

“母亲!大夫呢?大夫这么还不来?我的脸,我是脸不会好不了了吧?”沈青音如坐针毡,却是越急越哭的。

三夫人也是生气,恶狠狠的瞪了沈青荷一眼。

不过她也知道在大夫人面前她占不了便宜,干脆也就没费力气,只就一挑眉,得意的看向了大夫人道:“我说什么来着?还好意思自称大家闺秀,真真的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我说她是小娼妇,已经是留了口德了。”

大夫人本来就被沈青荷的事情弄得没脸,这时候几乎是咬碎了一口银牙,却又不能跟三夫人一样的撒泼叫骂,一张脸,生生的涨成了猪肝色。

老夫人从外面进来,脸色却是比她还要再难看三分的。

她的目光冷厉,也没说话,只是往众人身上一扫。

三夫人马上噤声,缩了缩脖子,低低的唤了声:“母亲!”

那边沈青荷犹自挣扎,还想扑过去继续教训沈青音,一张本是花容月貌的脸上,表情狰狞,更是被眼泪糊了一脸,看上去丑态毕露。

大夫人知道她记仇,这时候还对自己母女恨之入骨,而且两人翻脸之后就再不来往了,更是连话都不说了。

这时候,她就本能的往沈青荷面前挡了一下。

“母亲!”三夫人眼珠子一转,决定先发制人,扑过来就跪在了老夫人面前,抽出帕子抹着眼泪道:“母亲你要替音儿做主啊!也不知道大嫂平时是怎么教养女儿的,青荷一个姑娘家,居然有这么恶毒的心思。您瞧瞧她把音儿的脸毁的!女儿家的容貌是何其重要,这这是诚心要毁了音儿一辈子啊,这样的蛇蝎心肠,名声传出去,哪个正经人家还肯要她做媳妇?”

她说这话,说是告状,其实也就是要当面挖苦刺激大夫人母女的。

大夫人咬着牙,也不还嘴,走上前来冲老夫人屈膝一福道:“母亲,我没看好青荷,让她闯了祸,这是我的本事,但是即使不该发生的,却也都已经发生了,这时候三弟妹还抓着不放又能有什么用?我跟她说不清楚,既然您来了,那就正好。您老人家受累,劝一劝她吧,青荷……”

她说着,就回头看了眼还在兀自发疯,神态有些癫狂的沈青荷,然后重新抬头看向了老夫人道:“我先带她回去看管起来吧!”

老夫人冷冷的看着她,不置可否。

三夫人再泼辣,却也是不敢当着老夫人的面闹的,当即撇撇嘴,“大嫂你这是想不了了之?”

话音未落,大夫人却不管她,直接一挥手,让人强行拖了沈青荷往外走。

“不!我不走!”沈青荷急了,大力的挣扎,“母亲,你让我杀了这个小贱人!我不能放过她,她勾引太子殿下,她……”

大夫人早就被她闹够了,随手撕下一片袖口堵住她的嘴。

两个婆子都是膀大腰粗,孔武有力的,几乎是没费什么周折的就架着她离开了。

沈青桐歪着脑袋,盯着她的背影看了会儿,不知道在想什么。

大夫人从那院子里出来。

杨妈妈赶紧迎上来扶她:“夫人!”

大夫人本来走得很稳,可是这一脚跨过门槛,却突然觉得头晕目眩,身子晃了晃。

“夫人!”杨妈妈吓了一跳,低呼一声。

佩兰也赶紧凑过去帮忙,和杨妈妈一起扶住了她。

杨妈妈想叫人找大夫,大夫人缓了缓,却是抬手拦下了她,摇头道:“我没事!先回去!”

大小姐不省心,而且又没脑子,杨妈妈知道她最近一直操着心又心思郁结,就也没多想,一行人架着沈青荷就回了天香苑。

进了屋子,两个婆子就放开了沈青荷。

本来刚被人从清音阁拖出来之后沈青荷就不再徒劳的挣扎了,木偶一样。

这会没了支撑,她就直接一滩烂泥似的坐在了地上,眼睛红肿的抬起头,凄惶无比的看着大夫人的背影道:“母亲!我不想活了!”

沈青音这个贱人!居然捷足先登,抢着摘了她养熟的果子。

想也知道,以老夫人目前对她的这份厌恶之心,最后是宁肯成全了沈青音也不会成全她的。

大夫人回转身来,居高临下的冷冷看着她。

这是头一次,沈青荷发现自己母亲看着她的眼神里会带了一种冰冷的嘲讽的情绪。

她的心口莫名的猛烈一缩,突然有一种寒意从脚底升腾,浸透全身。

大夫人看着她,冷冷的道:“你倒是去死了看看!”

语气冰冷,毫无温度。

沈青荷惊得脸色惨变,突然手足无措了起来。

“除了在我的面前放狠话,你还有什么别的本事?”大夫人道,眼中突然也是凶意暴涨,恶狠狠道:“我处心积虑给你铺好的路,你不走,却偏要自毁前程,去和太子交货不清?”

“母亲,我和太子殿……”沈青荷一听这话就急了,连忙就要争辩。

“别跟我说什么情情爱爱的虚妄东西!”大夫人却是毫不留情的打算她的话,“想我英明一世,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蠢货来?到了这时候你还跟我扯什么劳什子的情爱缘分吗?你自己用脑子仔细的想想,这都多长时间了,但凡太子是真的对你有心,也早就想办法接你过去了。这些天里,我不予道破,就是想让你自己等着慢慢看清楚事实,没想到你到了这时候都还不清醒?”

沈青荷的脑子里整个都是懵的,但是她根本就听不进去大夫人的话,满脑子里都还想着西陵钰,于是强辩道:“不是的母亲!殿下对我是真心的,他说了一定会接我过去的,只是因为……因为沈青桐和昭王的婚事先被提出来了,他才不好再去找皇上提的。”

如果这不是她自己生出来的女儿,以大夫人的脾气,是真的恨不能亲手掐死了她。

大夫人盯着她,眼睛在蹭蹭的往外冒火,最后费了好大的力气克制,深吸一口气稳定了情绪道:“好!那你说现在要怎么办?沈青音那里是皇后娘娘亲口允诺的,别说是宫里那边没人看得上你,就是你祖母,她也绝对不会允许沈家送两个女儿去东宫做妾的,这样自贬身份,自己打脸的事,她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的确!老夫人才是最可怕的拦路石。

沈青荷一脸的茫然无措。

大夫人看她这个样子,真是又气又恨。

她蹲下来,拉过沈青荷的一只手,语重心长道:“青荷,别再对太子抱有幻想了,你想想,他的后院现在已然是妻妾成群,就算你真能挤进去了,日后他能分出来几分的真心给你?”

沈青荷抬头看向了她,片刻之后眼泪就又滚了下来:“可是母亲,我……我……”

且不说她的心里是真的有那个人的,只就她现在都已经没了清白,如果不想办法挤进东宫去,还能有别的出路吗?

“青荷!打起精神来!”大夫人用力的握住她的肩膀,让她直视自己的目光,“母亲不会看着你走投无路的,好在现在你和太子的事情还没有传开,就在现在,悬崖勒马。以你父亲的地位和咱们沈家的门第,母亲绝对能为你再觅一门好的婚事,到时候你嫁过去,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不!”沈青荷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想拒绝。

可是大夫人落在她脸上的那种目光太过深刻了,又仿佛于无形中传递给了她一种力量和信念。

是了!她和西陵钰之间牵牵扯扯已经有一年了,不管他有什么苦衷,但凡是有心的话,都不该是占了她的身子之后就将她扔回了沈家来不闻不问的。

这一刻,哪怕就只是单纯为了置气,沈青荷居然是有些动摇了。

半晌,她迟疑着道:“这样……真的可以吗?”

“有母亲在,只要你听话,一切我都会替你安排好的!”大夫人道,隐隐的吐出一口气。

她把女儿扶起来,又替她整理好衣裙道:“你别乱跑,安心的呆着,就趁这个机会,我现在过去红梅堂,跟你祖母把话说开了。这会儿沈青音的事情做的不地道,她欠着你的,应该不能再设法阻挠了。”

沈青荷的心思到底是还没完全安定下来,犹豫着点了点头。

大夫人又拍了拍她的肩膀,这才转身走了出去。

杨妈妈过来扶她的手,忍不住的又回头看了眼屋子里呆呆的站着的沈青荷,关上门之后,还是忍不住担忧的道:“夫人,大小姐对太子殿下可是痴心一片,您的话,她未必就能听进去吧!”

“听不进去又怎怎么样?”大夫人道,积了一肚子的火气,面容冷酷:“但凡太子是对她有半分的真心,我都同意送她进东宫,可是现在,那人明显耍着她玩的,她自己拎不清,难道我还能看着她妄往火坑里跳吗?趁着这个机会,赶紧叫老太婆松口,找个妥实的人家把她嫁过去,这件事就算尘埃落定了!”

现在是沈青荷的心里不安分,这并不是把她嫁了就能解决的问题。

杨妈妈张了张嘴,但是瞧见大夫人的脸色,到底是没敢开口的。

两人一行,匆匆而行,去到老夫人的红梅堂。

彼时老夫人还被三夫人母女绊在了清音阁没回来,大夫人一脚跨进了远门,却见沈青桐一剪纤秀的背影站在庭院里。

她身旁一株高大的木棉树,枝叶郁郁葱葱的笼罩下来,那颜色映衬着她本来十分素雅清新的裙色,一眼看去,居然十分的夺目。

大夫人的脚步下意思的一顿,心里隐约掠过一点特别的感觉。

这时候,沈青桐已经听闻了脚步声,转身。

她的唇角,盈盈的绽放一抹笑。

杨妈妈皱眉,防备道:“二小姐,您怎么在这里?”

“我在等祖母回来!”沈青桐道,说着一顿,紧跟着又是话锋一转,盯着大夫人的脸孔道:“顺便等着大伯母过来,一起说说话!”

这个丫头,居然算准了她随后会过来找老夫人?

而且——

还是有备而来的在这里等她?

大夫人的心里对她的戒心很重,但是以她的资历和身份,也断没有回避一个小姑娘而不敢迎战的道理。

于是,几乎是刻意的挺直了脊背,大夫人款步走到沈青桐的面前,开门见山道:“你要和我说什么?”

“大伯母已经把大姐安抚住了吗?”沈青桐问道。

抬起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女儿,大夫人就是心口一闷。

她拧眉,也不说话。

沈青桐就道:“我知道大伯母是真的心疼大姐,太子殿下的为人根本就靠不住,您等了这么久的机会,好不容易等到五妹妹挺身而出,接了这个烂摊子,这时候当然是要赶紧的想办法让大姐脱身,再去寻觅一个好的前程的。只是大姐那性子,似乎惯常喜欢钻牛角尖,大伯母真觉得把她嫁出去了,这事儿就算完了吗?”

沈青桐这样一个还没出阁的小姑娘,她这么一本一眼的跟自己讨论沈青荷的婚事,大夫人的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别扭感觉。

“这关你什么事?”大夫人没好气道。

“是不关我的事,我就是提醒大伯母一句,如果您真的是有这样的打算的话,为了永绝后患,再給大姐寻婆家的时候最好就还是越远越好,千万别让她留在京城。现在她还是未嫁的姑娘,出了什么事,还有余地周旋,万一将来她嫁为人妇了,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那就是惊天的丑闻,想遮掩都没处遮,大伯母一定要三思而行!”沈青桐道。

她这说的,正是杨妈妈方才想说却没敢说的话。

现在沈青荷还是未嫁的姑娘,和人有了首尾,只要大夫人能摆得平府里的关系,大可以把人嫁过去了事。

可是等她嫁了人,再被西陵钰一撺掇来个红杏出墙?

到时候就算他们沈家人要力保,沈青荷的婆家人却是肯定不依的。

虽然这都是事实,而且大夫人的心里其实也在担心,但是听沈青桐这样轻视自己的女儿,大夫人也是怒火中烧,当即变脸,声色俱厉道:“沈青桐!”

沈青桐根本就不把她当回事,唇角始终噙一抹冷蔑的笑容,继续慢悠悠的说道:“可是就算大伯母你舍得将大姐远嫁,可是大姐的心气儿那么高,却也不容易说服她的,最后怕是还要闹得天翻地覆的。”

大夫人的目光阴鸷,冷冷的盯着她,半晌,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到底想说什么?”

“替大伯母你跟大姐指条明路!”沈青桐道,始终正视她的目光。

她这样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还能把沈青荷从死胡同里带出去?

大夫人主仆两个都是大从心底里不肯相信的。

何况——

之前沈青荷屡次得罪她,她会有这么好心?

大夫人半天不再言语,沈青桐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也不介意,只是心平气和的继续道:“其实大伯母你和大姐的退路都是现成的,既然这京城里是是非之所,又正处在多事之秋里,您何不带着大姐投奔了大伯父去?”

去北疆找沈和吗?

大夫人怔了一怔,随后便是眼睛一亮。

沈青桐也不管她,还是继续说道:“边城之地虽然不及这帝都繁华,但是大伯父在北疆的军中却是实打实的二把手,届时大姐到了那里,有了大伯父给她撑腰,而她本身又是那般的美貌有才情,军中的年轻才俊不是随便她挑的吗?何况大姐的性子,大伯母你是慈母,不舍得强行逼迫她,如果到了边城,有大伯父在上面压着,大姐应该也会安分收敛一点吧?”

去边城投奔沈和?

这个算盘,大夫人之前是从来就没打过的,其实也不为别的,就是这些年他们母女在这京城繁华之地生活都成了习惯,从来就没想过要背井离乡的却边塞苦寒之地从心开始。

可是现在——

一则她压制不住沈青荷,而来老夫人和她们翻了脸,她们母女在这京城里的日子也过的不如意。

就算不为别的,只为了沈青荷的前程,为了给女儿争取个机会重新开始,大夫人都觉得这是个不错的选择。

她的心终已然意动,但是随后还是满脸戒备的抬头看向了沈青桐,冷冷的道:“你会有这么好心吗?替青荷筹谋出路?”

“我当然没这么好心!”沈青桐笑了,那笑容还是一派的天真自然:“现在我的婚事刚定下来,虽说是顶了大姐不要的缺,但是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了,我当然也不希望节外生枝。大姐现在被太子殿西刺激的不轻,万一她一时把持不住,惹出什么事来,连累到我……”

她说着,一顿,脸上笑容就更是深刻三分的看着大夫人道:“说到底,比起大姐和五妹妹她们,桐桐我多少还是要脸的,我怕她们万一打了我的脸,再连累着毁了我的婚事,我疯起来会杀人!大伯母为了您的宝贝女儿着想,真该好好考虑下我的建议,千万别让她坏我的事。”

“你!”本来有了退路,大夫人的心情是好了些许的,再被她这么一番威胁讥讽,顿时又是胸口一堵。

沈青桐就是一副挑衅的神气道:“大伯母不赶紧回去考虑考虑我的建议?祖母应该快回来了吧,您确定你要是要见她?”

比起让沈青荷在京城随便找个人嫁了这种在前路上埋雷的做法,大夫人当然更愿意走沈青桐给她指的路。

虽然心里不想认输服软,最终她也还是顾全大局,一咬牙,甩袖而去。

目送那主仆两个的背影匆匆而去,蒹葭就不高兴了,扁扁嘴走到沈青桐的身后道:“大小姐就算想出幺蛾子,老夫人也会看着她的,小姐您做什么这么好心的给她们指路?您瞧大夫人那样子,她们又不会领情!”

“可不是?”沈青桐还是一脸笑眯眯的模样,无所谓道:“你家小姐哪里看都不像是个会做善事的,我哪里会有什么好心?”

两个丫头对望一眼,面面相觑。

沈青桐就又转身回去,冲着老夫人屋子的方向站好,慢慢的继续道:“我这是在给她挖坑呢!冯氏这人……如果我再不用她,以后……”

说着,便是怅惘一叹,“就没机会了!”

------题外话------

软妹子桐妹儿,永远都是这么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啊!越越已经没地方站了囧~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