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075章 这个老流氓!/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丫头互相对望一眼。

木槿道:“小姐说以后没机会了是什么意思?”

沈青桐眨眨眼,却是故意卖了个关子,神秘一笑:“这个暂且缓一缓,等她从北疆回来,我再告诉你!”

“回来?”蒹葭的脑子完全转不过来了,“小姐您是说大夫人她们还会回来?可是回来做什么呢?大小姐弄成那样,这京城里还哪有她们的容身之地!”

“十有*,她们是得要回来的吧!”沈青桐抿着唇角,思索了一阵,“我怂恿她们去北疆,只是为了让她们去替我印证心里的一个想法的。”

如果她心里的那个推断是事实的话——

那么大夫人就绝对不能在北疆那边久留的。

说白了,还不是因为她自己远行不便,身边又没有得力的人手可以用,即使心里有了揣测也没办法取捷径去印证,所以就只能拐弯抹角的撺掇大夫人去了。

哎!瞧瞧她这日子过的,也忒累心了。

沈青桐想着,就又重重的叹了口气,突然又觉得身后的气氛有点不对劲。

她下意识的扭头。

就见云鹏唇角紧绷,一脸肃穆的站在院门旁边。

两个人,四目相对。

沈青桐扯了下嘴角,问:“你不会把我说的话做的事,事无巨细的都要回去给你家王爷传话吧?”

云鹏:……

知道你还问?就算你问了我也还是得回去传话的啊!

云鹏面上表情不变。

沈青桐想着就一阵气闷,然后就赶紧安慰自己——

还好云鹏实诚啊,会说就是会说,至少没有阳奉阴违的糊弄她,然后再去背地里给她捅刀子!

嗯!就是这么回事!

冷静!冷静!就当他和他那个讨人嫌的主子都不存在吧。

旁边的木槿眼见着她的脸色变了又变,从愤怒到纠结,最后就又心平气和了起来,心里却忍不住的担心——

她家小姐难道都没发现,短短几个月下来,她这生存起点可是越来越低了……

果然被人强权压迫,虐着虐着就习惯了啊

史上最强读者。

这么想想,木槿就更是忍不住替她们家小姐的将来捏把汗。

这边沈青桐规规矩矩的在红梅堂等着。

清音阁那边,大夫人母女走后不久大夫就来了,给沈青音检查清洗了伤口,又涂了药。

老夫人冷着脸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一语不发。

三夫人忍不住担忧的问道:“大夫,音儿这脸上的伤不会留疤吧?”

沈青音也是一脸的紧张。

大夫拿帕子擦了手,又拿眼角的余光回头看了眼老夫人的反应,就没有遮掩,如实道:“右边脸上和额头上的一道伤,伤痕有点深,虽然我已经给用了最好的药,但是调养下来,最后怕是很痕迹也很难完全消除的。”

“母亲!”沈青音一急,眼泪就又要落下来。

“五小姐!”大夫连忙阻止,“您可千万注意点儿,结痂之前您这伤口千万不能再沾水了,也不哭,眼下天就慢慢热起来了,伤口沾了脏东西,弄不好是要发炎溃烂的!”

沈青音闻言,当真是半点也不敢马虎,马上就不做声了。

大夫这才又转向了三夫人道:“三夫人也不用太担心了,五小姐的这个伤,回头就算真的留下点儿疤痕来,用脂粉盖一盖,大抵也不太容易看出来的。”

三夫人听了这话,才松了口气,想了想又道:“丫头们我不太放心,以后你还是每天过来,多给她盯着瞧一瞧。”

“是!”大夫应了,见她没有别的吩咐,就收拾了东西先退下了。

待到她人一走。

老夫人突然一记凌厉的眼波横过来。

三夫人面色一白,心里砰砰直跳,赶紧勉强扯出一个笑容,走过来两步道:“母亲!也不知道大嫂平时是怎么教养青荷的,那一个姑娘家的,居然是这样的不要体面,这青天白日的居然就能为了这男欢女爱的事打上门来,还把音儿伤成了这个样子!”

老夫人根本就不是想听她告状或是解释的,就只是面目阴沉的盯着她,笃定的道:“早上叫你没跟我说实话?”

她一大早赶着回来,却还是迟了一步,沈青桐已经进宫去了。

但是沈青音和西陵钰的事,三夫人却不能瞒着,立刻就去跟她说明了一下。

当然不能说沈青音趁机强上了西陵钰,只道是去东宫赴宴期间遇到了一点意外,沈青音的名节有损,而陈皇后又十分的体谅,答应了过一阵子等这个节骨眼过去了,就会给沈青音一个名分。

老夫人当时所有的心思都在沈青桐身上,也就和她详谈计较什么,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由着她了。

三夫人的一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可是对沈青音不利的话,她却是一个字也不会说道,当即又挤出笑容来道:“我之前过去跟母亲说都是实话啊,而且皇后娘娘金口玉言,她的口谕,儿媳我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信口胡诌的。母亲若是信不过我,大可以去娘娘那里确认一下嘛!”

沈青音一听这话,却是本能的心虚。

她噌的站起来,8过来扯了下三夫人的袖子,小声的道:“母亲凡世歌!”

老夫人一看她这模样,还肯信三夫人的话那才是见了鬼的。

她的目光冷冷的射在沈青音脸上。

沈青音吓得当即一个哆嗦。

三夫人赶紧不动声色的挪了半步,挡住了她道,仍是对老夫人道:“母亲,这事儿真的不怪音儿,她一个姑娘家的,出了这样的事,她也是为难,现在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老夫人盯着他们母女俩看了一阵。

三夫人是死鸭子嘴硬,老夫人就也不指望她什么了,站起来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就不过问了,不过你最好是自己能有分寸,好自为之!”

说完,就举步往外走。

“哎!母亲!”三夫人赶紧追出去一步,有些为难的拉住她的袖子,陪着笑脸道:“青荷和大嫂那边,我人微言轻,不好说什么,母亲您看是不是您去和大嫂说说,让她看着点儿青荷。万一后面再闹出今天这样的事情来,咱们大家都是脸上无光的。”

老夫人止住脚步,面容冷酷。

三夫人没来由的胆寒,下意识的就缩了手。

老夫人于是又看了沈青音一眼,道:“你确定太子一定会接五丫头入东宫的吗?”

“是!”三夫人赶紧点头,斩钉截铁。

老夫人于是由鼻息间哼出一声冷笑,凉凉的道:“那也好办,未免节外生枝,在东宫那边给出确切的消息之前,你先带着五丫头去乡下的庄子上住一阵,等东宫来信接人了,再把五丫头接回来,从咱们府上出门!”

这不就等于是把沈青音給发落了吗?

三夫人撇撇嘴,满心的不高兴。

不过再想想老夫人的脾气和沈青荷那个疯狂的模样,她就一咬牙:“好!”

“母亲!”沈青音却是急了,上前一步。

三夫人回头,以眼神制止她,随后又忖度着对老夫人道:“不过母亲,你也知道,浩儿的身子一直没有大好,我不放心他,这样吧,回头我叫人给音儿收拾了东西,先送她去庄子上住着,我就不陪着去了!”

开玩笑呢!

这么大的一份产业,她好不容易才把中馈从大夫人手里接过来了,这时候又要撒手,把一切都还给大夫人?

这怎么可能?

老夫人如何不知道她的那点小心思?不过也不计较,冷哼了一声:“主意你自己拿,随便你吧!”

说完,就被方妈妈扶着,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待她走后,沈青音就赶紧过来,焦急的扯住三夫人的袖子道:“母亲,您真的要把我送去庄子上吗?那地方那么荒凉,我不要去!”

“傻丫头!我这是为你好呢!”三夫人却是笑了,握着她的手,语重心长道:“你看沈青荷那个样子,你要是继续呆在府里,她指定还闹个没完,这时候,你出去躲一躲,横竖你这事儿是皇后娘娘金口玉言应承下来的,那就是十拿九稳的。你且去庄子上安心的住几天,过几天等太子妃的气消了,娘再给你想想办法,催一催?”

沈青音也是被沈青荷闹得又气又怕。

只是她想了想,还是有点担心:“可是母亲,您说太子殿下真的会接我过府吗?我……”

她自己做了什么,自己最清楚不朽佛。

她让西陵钰丢了那么大的人,而且卫涪陵小产,也多少和她有关……

“你怕什么?”三夫人却是不以为然,“太子妃的肚子里头没货了,皇后和太子有这么大的一个把柄握在我们手里呢,料想他们也不敢说话不算的。”

沈青音跟着她这么一想,也就逐渐的心安下来,用力的点点头,“嗯!我都听母亲的!”

母女两个沾沾自喜,就当这事儿已经这么过去了。

也好像在是沈青桐不在,否则一定是被这俩傻缺玩意儿憋出内伤来——

你们两个真当自己脸大啊?皇后和太子的把柄你们都敢拿?就只觉得自己抓了有分量的筹码在手,难道就不怕人家杀你们灭口吗?

好吧!想多了!

毕竟这些人找死,和她也是没关系的。

这边沈青桐老老实实的站在红梅堂的院子里。

老夫人一回来,远远的就看到站在她院子门口的那个人高马大的侍卫云鹏。

她对云鹏,一点好感也没有,登时就先觉得心里一闷。

“沈老夫人!”云鹏倒是自觉,主动打招呼。

老夫人皱眉看过来,等着他的后话。

云鹏如实道:“属下奉我家殿下的命令前来,以后可能要叨扰府上一段时间,需要府上的侍卫给腾个位置出来。”

但凡豪门大户的人家,后院里都是只住着女眷的,入夜之后,就是花匠小厮也要全部退出去,就只有侍卫可以整队的进后院巡逻。

他这话说得委婉,说白了,就是西陵越派过来保护沈青桐的。

老夫人也无话可说,点头道:“昭王殿下有心了,这是二丫头的福气!”

说着,侧目看了方妈妈一眼:“方妈妈!”

“是!”方妈妈会意,把她的手递交给身边的铃兰,然后对云鹏道:“你跟我来,我带你过去跟管家说一声。”

云鹏也不废话,转身跟着她就走了。

老夫人进了院子。

沈青桐早就转身等着了,屈膝一福道:“祖母!”

“嗯!”老夫人略一颔首,目不斜视,“你跟我进来!”

说完就先进了屋子。

沈青桐跟着她,也进了屋子。

海棠亲自给上了茶。

老夫人就挥退了所有的下人。

她端起茶碗喝了口茶,然后看向了沈青桐道:“今儿个进宫,一切都还顺利吗?陛下……和贤妃娘娘都说什么了?”

她语气里那一个僵硬的停顿和转折,沈青桐自然听出来了,不过却也只当是注意,回道:“陛下没说什么,我就是跟着殿下一起去磕头谢了恩就出来了君心安处。贤妃娘娘嘱咐了一些事,不过也都只是琐事,然后就也没有别的什么了。”

老夫人听着,面上表情没什么变化,又过了一会儿才道:“能嫁入皇家,那是你是福分,以后你的性子要收一收,回头等入了王府,那就不比咱们自家府上了,凡事要有分寸,千万不要给咱们沈家丢人。本来我还想多留你个一两年的,有些事情就没急着教你,现在……”

她沉吟着,顿了一下,又道:“以后你每天用完早膳就过来吧,管家和一些别的琐事,我给你指点指点!”

本来这些事她是不必亲力亲为的,但是照着目前的状况,三夫人和大夫人都指望不上了,所以就只能自己出面了。

沈青桐从茶碗里抬起头,道:“可是贤妃娘娘说让我不必操心这些的。”

老夫人一愣。

沈青桐迎着她的视线,目光清澈,面上却是一副完全没心机的模样,道:“贤妃娘娘说等我和昭王殿下大婚之后,就把她宫里一直跟着她的那位柳小姐送进王府去帮着打理!”

“什么?”老夫人险些拍案而起,砰地一声把茶碗放回了桌上。

沈青桐愕然,蹙眉。

老夫人马上又察觉了自己失态,手按着桌面,又慢慢地坐了回去。

沈青桐犹不自觉的继续道:“回来的路上我问过昭王殿下了,殿下他也知道这事儿,说是贤妃娘娘一早就跟他打过招呼了。”

她是不介意给西陵越穿小鞋的。

虽然皇帝已经赐婚了,现在就算挑拨了老夫人和西陵越的关系,这门婚事也几乎不可能再有变故……

她就是乐于给老夫人添堵的。

让她明明气得后悔到抓狂,但是还只能忍着,有苦难言。

想想都会叫人觉得心里舒畅啊!

老夫人的脸色明显不好看了,压在桌上的那只手,手指使劲的攥成了拳头,沉默了半天,直至方妈妈办完了差事回来这才如梦初醒。

“老夫人,都安排好了!”方妈妈推门进来,一看老夫人的脸色,也是一愣。

老夫人赶紧收摄心神,面色有些僵硬的转向了沈青桐道:“你先回去吧,这以后你就是许了人家的人了,凡事都要有分寸,最近的应酬也还都是能推掉就退掉,尽量少楚门,在屋子里呆着多绣绣嫁妆。”

“好!”沈青桐站起来,“孙女都记下了,那就先走了。”

说完,还是那么一副明明媚媚,完全不操心的模样,脚步轻快的转身出去了。

老夫人盯着她的背影,唇角抿了又抿。

方妈妈不禁奇怪:“老夫人,您这是……”

“是我被陆贤妃那个贱妇给耍了!”老夫人道,从牙缝里一个字一个字的挤出来。

他的心机深沉,一直都很有分寸,哪怕是在背地里,也绝对不会出现这种失误的。

方妈妈惊了一身的冷汗,连忙上前一步,压低了声音道:“老夫人慎言!当心隔墙有耳啊!”心里却又是纳闷:“到底出什么事了?是二小姐刚又和您说什么了?”

“陆贤妃和昭王!”再提起这两个人的时候,老夫人仍还是咬牙切齿。

她抬头看向了方妈妈,眼睛里都闪着凶光,“原来他们从一开始就打着空手套白狼的主意次元聊天群!”

方妈妈一头的雾水。

老夫人道:“陆贤妃养在身边的那个外甥女,原来是一开始就调教好要送进昭王府去的。”

“啊?”方妈妈也是明显意外的一惊。

老夫人冷笑了起来,阴测测道:“说是要跟我们沈家联姻,却居然连管家权都不肯往外交,二丫头嫁过去了,也就是个徒有虚名的架子王妃,以后照样什么也指望不上她。那母子两个的算盘打的是真的精!居然摆了我一道!”

方妈妈紧皱着眉头:“老夫人这话听谁说的?可靠吗?”

“陆贤妃已经给二丫头透底了!”老夫人没好气道:“果然是翻脸快似翻书,赐婚的圣旨才下来,她这就赶紧忙着给了我一个下马威,这是警告二丫头,以后去了昭王府要安分呢!”

方妈妈也是觉得陆贤妃这事情做得不地道,但嘴上还是只能安慰老夫人道:“老夫人,二小姐那个样子您又不是没看到,且不说昭王殿下的那个表妹看着就媚态横生,一副软糯糯会讨好人的模样,就算是个木讷的……和咱们二小姐比起来,最多也就半斤八两。就二小姐那脾气,您还指望她能去争宠啊?既然都已经是这样了,老夫人您也就先想开些吧,总归是有大老爷在,二小姐嫁过去了,这个正妃的位子还是牢靠的。”

老夫人心里是气不过,冷哼了一声,随后却是极尽嘲讽之意的笑了道:“二十多年的母子,看来贤妃还是没能完全拿捏住了昭王,否则的话,又何至于使这些丢人现眼的龌龊伎俩,这么急着就往昭王府里塞人?那个柳雪意,一个破落户的女儿罢了,就算二丫头样样都争不过她,她的那个出身就是硬伤,到最后,充其量也不过是贤妃用来抛砖引玉的一块垫脚石罢了,谁还指望着她真能上位吗?”

柳雪意那样的人,家里父母凶你全无,如果西陵越昏聩,她还有机会上位,可但凡西陵越还有一丝理智尚存——

她嫁过去的时候是个侧妃,到死也就只能是个侧妃。

陆贤妃要替西陵越笼络沈家的关系,所以不好再牵线往西陵越的后院里去送更有身份的朝臣的女儿。

但是可想而知,有朝一日,等到西陵越真的得以君临天下了,以陆贤妃的做派,是十有*会想办法把沈青桐和柳雪意都一起废掉,然后重新推和她一条心的自己去补那个皇后之位的。

要不然,她怎么能安心?

“后面的路还长着呢,而且昭王殿下又不是个没注意的,哪能事事都顺着她陆贤妃的算计?”方妈妈也觉得这陆贤妃是吃饱了撑得,但是老夫人的话也不是全无可能,不得不防。

老夫人道:“是啊!路还长着呢,最后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如果二丫头争气,能趁早在王府里站稳了脚跟,再有老大在北疆军中的地位给她撑腰,也不是陆贤妃说想废就能废了她的。”

方妈妈看着她。

老夫人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就算陆贤妃送了姓柳的丫头过去,也是嫡庶有别,只要二丫头能早早的替昭王生下嫡子,那么将来母凭子贵,她陆贤妃算个什么东西?难道还指望这大越王朝的天从她的手里给翻出去吗?”

“老夫人您的意思是……”方妈妈想想自家二小姐那个瘦瘦弱弱的小身板儿,也是觉觉得揪心。

老夫人就不高兴了,不悦的斥道:“还不去库房里找找?有什么能滋养进补的东西,多给她送一些过去?陆贤妃指着柳家那个丫头给她争气呢,所以这一时半会儿的,应该是会尽量阻止有人再往王府里塞人的,趁着这个机会,一定不能便宜了别人超时空主播!”

“好!奴婢这就去!”方妈妈赶紧答应着,转身去了库房翻找。

彼时的昭王府里,云鹏已经尽职尽责的把沈青桐怂恿沈家大夫人前往边城投奔沈和一事的始末都一字不落的禀报给他家主子知道了。

西陵越坐在案后,听着他说,唇角噙一抹揶揄的笑,最后才感喟着叹道:“有时候心眼多了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她居然连这一点都想到了?”

“似乎……是的!”云鹏想着沈青桐当时说话时候的神情语气,心里始终有点紧张的。

西陵越见他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就挑眉问道:“怎么?她还有什么别的话说?”

“哦!没什么!”云鹏赶紧收摄心神,只是面上的疑虑之色更重,“这事儿王爷不管吗?是不是要阻止沈家大夫人的行程?虽说只是沈家的家务事,就算沈和夫妇闹起来也影响不到大局。可是以二小姐那般玲珑剔透的心思,属下怕是她又要多想了。”

他形容沈青桐的时候用的“玲珑剔透”四个字,心里有鬼的某个人就自动带入,自己属于“阴险狡诈”那一类的,当即就变了脸,冷冷的反问道:“她什么时候有想的少的?”

云鹏被他冷飕飕的眼神瞪得心里发凉,赶紧道:“是!如果殿下没有别的吩咐,那属下就先回镇北将军府了。”

西陵越没做声。

云鹏如蒙大赦,转身退了出去,一溜烟又赶着回了沈家。

彼时,黄昏,天色已暗。

沈青桐从卧房出来,正准备去偏厅用膳,就见方妈妈带着两个丫头过来,两个丫头手上都满满当当的捧着托盘。

“方妈妈,这个时候您怎么来了?”沈青桐不禁奇怪。

方妈妈进门先客气的屈膝福了一礼道:“都还没来得及给二小姐道喜呢,恭喜二小姐许了好亲事,以后咱们这阖府上下都要沾您的喜气儿呢!”

沈青桐扯着嘴角,腼腆的笑了笑。

方妈妈知道她不好意思,也就不多说了,招招手示意丫头们把托盘送进来,道:“老夫人说看着二小姐的身子薄弱,就从库房里找了些东西,说是给您补补身子,奴婢这不就给您送来了吗?”

老夫人会这么好心?

沈青桐打从心底里就是不信的,面上却还是带着笑:“还是祖母疼我,妈妈替我谢谢祖母,今天太晚了,我就先不过去了,”

“好!”方妈妈答应了,又寒暄了两句。

沈青桐让两个丫头接了东西,又亲自送她到门口。

回到屋子里,蒹葭好奇的掀开托盘上蒙着的红布检查里面的东西。

沈青桐也狐疑的走过去。

蒹葭翻了翻,奇怪道:“这跟小姐从宫里贤妃娘娘那里带回来的差不多吗?”

贤妃给她那些东西是干嘛用的,沈青桐是知道的,此时闻言,便是忍不住的心里一恼,手里本来正好拿起锦盒里的一本书,信手翻开一页,登时气血逆涌,一下子甩出去老远,怒骂道:“这个老流氓!”

------题外话------

桐妹儿这么个补法,如果一年之内生不出儿子来,真对不起人民群众→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