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章 旧事惨烈/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扔出去给我烧了!”沈青桐道,咬牙切齿,简直头顶上都在不断的冒青烟。

木槿和蒹葭都知道自家小姐的脾气大,但是听她这么气急败坏的吐脏字却是第一次。

俩人都吓了一跳。

木槿赶紧转身去抢那册子。

一回头,就见们房子的婆子带着个人高马大,笑眯眯的蓝袍子年轻人走了进来。

那册子,被沈青桐甩过了门槛,卧在门外的台阶上。

那婆子奇怪的看过来一眼。

木槿赶紧弯身捡起来,顺手拍掉上面的灰尘,一边含笑对那婆子道:“李妈妈,您来了?”

她也是好奇,目光随意的将书册掀开一角看了眼,顿时就也跟着脸一红,尴尬不已。

也好在是这会儿天色晚了,光线昏暗,不太容易察觉。

木槿手里捏着那册子,几乎手足无措,尴尬的连忙不动声色的把手背到了身后。

那李婆子却是谄媚的笑道:“都这个时辰了,老奴哪敢随便打扰二小姐的?是昭王府来了,昭王殿下有口信传给二小姐,这不,老奴帮着把人带来了!”

“哦!”木槿应了声,总觉得手里拿着那册子就浑身发毛。

她门后挪了半步,顺手把书册赛到了那里摆着的一盆水仙花的花盆下面,这才觉得浑身轻松,扭头冲里面通禀道:“小姐,昭王殿下遣人来了。”

沈青桐这会儿还顾着生闷气呢,闻言就冷冷的道:“进来吧!”

人家的私房话,李婆子也不好随便听,陪了个笑脸就先走了。

“小姐叫你进去

男神的兔子会变身[娱乐圈]!”木槿冲云翼说道,转身引了他进去。

云翼一向都是态度良好,不分场合地点,都是笑眯眯的一张人畜无害的脸。

“二小姐!”他进门,拱手一揖。

沈青桐坐回了椅子上,抬头看见他笑容朗朗的一张脸,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直接面色就没缓和的道:“什么事?”

“是我家王爷让属下过来给您传个信,他说最近二小姐贵人事忙,可能不记得了,春闱上榜的名单前些天已经出来了,和您府上渊源颇深的那位顾公子入围殿试了。”云翼道。

顾岩泽!

沈青桐一愣,这才想起来还有这么回事。

顾岩泽既然入围殿试,那么总算是能捞个一官半职了,这样一来,他就有资格正式上门提亲了,沈青羽的婚事就算是尘埃落定了。

沈青桐微微的松了口气。

云翼就又继续说道:“殿试就在明天,我们王爷问,二小姐要不要进宫去看?”

殿试都是皇帝亲自主持的,人家一群学子为了博前程去应试的,她去看什么?又有什么好看的?

神经病吧!

简直就是没事找事!

沈青桐不耐烦的瞪了他一眼,“我不去!祖母让我最近修心养性,哪里都不去。替我谢过你家王爷的好意!”

“哦!”云翼也不觉得失望,公事公办的应了声。

沈青桐见他不动,就又瞪过去:“还有事?”

“没了没了!”云翼忙道:“那属下就回去给王爷回话了!”

说完,又是拱手一揖,转身往外走。

“我送你!”西陵越的这个侍卫不靠谱,木槿可不敢让他一个人在自家后院乱窜,赶紧追出去。

沈青桐黑着脸,坐在灯影下,还在自顾的生闷气。

蒹葭掐着自己的手指头,犹豫了半天才鼓足勇气道:“小姐,您这是怎么了?再不用膳,饭菜就该凉了。”

沈青桐是被老夫人恶心的胃口全无,亲身就又回了里间,直接扑在了床上,闷声道:“不吃了!”

这些人,简直就是吃饱了撑得,一天到晚,好像不算计她点儿什么,就会闲得受不了一样!

蒹葭见她这个样子,也不敢再问那个册子的事了,等木槿回来,两人就把饭菜重新收拾了下去。

对那本册子,沈青桐和木槿主仆两个都排斥的很,沈青桐生着闷气,后面就直接不再提这茬儿了,而木槿,则是真的彻彻底底的忘掉了。

这边云翼回了昭王府,大致的把沈青桐的话回了西陵越。

西陵越也没当回事。

他了解那个丫头,说是叫她一起进宫去偷窥人家殿试,就只是那么随口一说,至于为什么要随口这么一说——

仔细想了想,其实好像就是为了告诉她一声,顾岩泽那事儿没什么差池了。

然后再更仔细的想想——

他这是吃饱了撑得的吧?屁大点事儿,她都跑到九霄云外不问了,自己还闲着无聊?这么上赶着的?

这么一想,昭王殿下的心情就突然又不怎么好了将军有喜。

再一抬头,就见云翼还站在屋子里,捏着衣角,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

“还有别事?”西陵越问道。

云翼龇牙咧嘴,调整了半天的表情,然后仍是扭扭捏捏的上前,从袖子里掏出一本封皮老旧发黄的册子放在他的书案上。

西陵越对还这么本破书全无兴趣,挑眉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云翼不好意思的道:“二小姐说不要了的,属下顺手捡回来的!”

让他去沈家传个信,他却去捡回来了沈青桐不要的破书?

一想到下午那会儿沈青桐跟他要马车时候的神气,昭王殿下的心窝里就猛的又窜上来一团火,整张脸都绿了。

“哼!”他冷笑,却是手贱的去捡起那册子在手,再一翻,就直接气笑了。

云翼的眼睛贼亮,赶在他把书掼自己脸上之前,一扭头已经飞快的蹿了。

次日的殿试,据说一切顺利。

西陵钰虽然和沈青桐还有西陵越之间不对付,但是沈青羽和顾岩泽在他的眼里完全就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他都懒得费心使绊子。

晚间,皇帝忙完了,回后宫就直接去了常贵妃那里。

彼时天色已晚,常贵妃本来是已经准备睡下了,听说他来,赶紧的就带人出来接驾。

“臣妾恭迎皇上!”

“起来吧!”皇帝径自走过去,亲自弯身把她扶起来。

本来昨天西陵徽的事情发生之后,常贵妃的心里就有几分忐忑的,这时候起身的时候仔细观察着皇帝的脸色,又见他纡尊降贵亲自来搀扶自己,和往常无异,心里才稍稍的踏实了些,亲自扶着她的手往殿内走去。

“这么晚了,臣妾还以为陛下不会过来了!”常贵妃道:“小厨房里有温着鸡汤,皇上要不要用一点?”

“嗯!”大越的这个皇帝,还算勤政,所以批阅奏章,处理公务经常都会忙到半夜。

不管他来不来,常贵妃这里总会备着夜宵的,这么多年,已经养成了习惯。

见她首肯,常贵妃忙给婢女使了个眼色。

婢女应声下去。

常贵妃和皇帝相携进了内殿。

皇帝看一眼她放在美人榻上的绣了一半的腰带,倒是颇有些兴趣的弯身去捡起来,拿在手里看了看道:“又是给卫儿做的?朕说过多少次了,这些活儿就交给下头的绣娘去做,尤其是晚上,做针线,伤眼睛的!”

“横竖臣妾闲着也是闲着,就当打发时间了,别的我也不会!”常贵妃道,笑得十分谦逊得体。

她出身不好,这件事在后宫里不是秘密,但是寒碜到目不识丁这回事,知道的人却是不多的,也好在是她还算颇有些毅力,跟了皇帝之后就跟自己宫里读过书的掌事姑姑认了一些字,平时在外才没闹出什么笑话来。

她这样的出身,按理说怎么都会觉得自卑的,但是她的神情语气之间却十分坦然,并没有任何自怨自艾的意思,更没有拿这个来博宠的打算重生之公子如玉。

“你啊!”皇帝笑了笑,也没说什么,径自弯身在榻上坐下。

他握着常贵妃的手,常贵妃就也跟着弯身坐在了他旁边。

她没再去看皇帝的表情,而是心终思虑良久,最后一咬牙,抬头看向了皇帝的侧脸道:“皇上,昨天七皇子的事……是卫儿疏忽了!也是臣妾平时没有注意,早知道,是应该让他多看着七殿下一些的,也不至于像昨天那样,险些酿成大祸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没有心虚,面上表情却明显的透出些不安来。

皇帝手中把玩着她柔若无骨的手指,扭头看向了她。

两个人,四目交接。

常贵妃咬咬唇,却没有再解释什么。

她没解释,只是因为知道皇帝心明如镜,十有*是不会真的把这笔账算在西陵卫的身上。

而同样,她也没借题发挥的要皇帝给她什么公道。

半晌,皇帝果然是说道:“又让你受委屈了!”

说着,怅惘的一声叹息。

“陛下这说得是哪里的话,有陛下护着臣妾和卫儿,我们能受什么委屈!”常贵妃道。

说话间,宫女就端了鸡汤进来。

常贵妃起身亲自接了,回来递给皇帝。

该是真的饿了,皇帝一直吃了两碗才放下了汤碗。

常贵妃又服侍他漱口,又递了湿毛巾给他净手净脸。

等到都打点好了,皇帝一边递了毛巾给她,一边道:“昨天朕考校了卫儿的功课,他还算用功刻苦,这也是你这个做娘的功劳。”

常贵妃笑了笑,没多说什么,亲自服侍更衣。

皇帝似乎是有些疲惫,闭着眼在养精神,后面却突然说道:“老三的婚事定了,你应该也听到消息了吧?”

常贵妃手下动作一顿,倒是没想到他会主动和自己提这个,然后又把脱下来的龙袍挂在了旁边的屏风上,一边随口回道:“宫里早就传遍了,臣妾也听说了!”

皇帝一直没睁眼,眼底的神色看不清楚,又在叹了口气道:“朕本来也是不想促成这门婚事的,可是老三坚持,太子做的事情又太不像话了,想起来也是叫朕颇为头疼的。”

“两位殿下都知道分寸的,陛下您也别太忧心了!”常贵妃道,此时心里却有一根弦慢慢的紧绷了起来。

随着西陵卫慢慢地长大,也不知道是她自己多想了还是怎么的,她便会时常会觉得在皇帝面前如履薄冰,不得不小心着,唯恐皇帝会多想了,哪一句话里就给她设了陷阱。

皇帝却是根本就没去看她的反应,换好了衣裳就坐在了床边道:“前阵子得闲,朕选了两片封地,卫儿一天天的大了,再过两年,叫他挑一块去,也是时候叫他出去自立门户了。”

常贵妃闻言,就是心头猛地一跳。

她用力的掐了掐掌心,面色如常的走过去挨着皇帝坐下,满面感激道:“陛下一心为我们母子打算,臣妾感激!”

皇帝说这话的意思,无非就是旁敲侧击的告诉她,他没有扶持西陵卫上位的打算金主在上。

常贵妃又不傻,这么多年,西陵钰和西陵越两兄弟争锋,这朝堂之中的格局本来就是不容易打破的,而她和西陵卫,毫无根基,有的就只是皇帝的宠爱而已。

皇帝不会有让西陵越染指皇位的打算,她一早就知道的。

可是现在,当面这么明明白白的说出来,常贵妃的心里也总是有点不是滋味的。

宫里殿试的结果,前三甲皇帝当庭钦点了,而剩下的则是要几位老资格的文臣拿下去再传阅之后,商量着定夺。

顾岩泽的学识虽然不错,却还没到真正出类拔萃的地步,自然无缘三甲。

沈青桐叫人去把消息跟莫姨娘说了,莫姨娘却是安了心。

她本来的出身在那里摆着,心也高不到哪里去,只要确定顾岩泽一定能入仕谋个官职,能把沈青羽的婚事定下来,她也就放心了。

这边大夫人回去思忖了两天,虽然也是觉得沈青桐对她和沈青荷都不会安什么好心,可是权衡之下也还是觉得北上北疆,是他们现在最好的出路。

于是第三天一早,她就去了红梅堂拜访老夫人。

老夫人这里,她都大半年没来了,这时候一大早,三夫人和沈青桐等人都在給老夫人请安呢,她突然过来,屋子里的说话声就是戛然而止。

老夫人黑着脸看过去,脸色明显的不悦。

三夫人已经声音尖锐的开口道:“大嫂这这是稀客啊,多少日子不见你了,你居然还知道来給母亲请安?”

大夫人也不理她,径自走过去,屈膝福了一礼,也没有废话的直接对老夫人道:“母亲,我过来是有正经事要和你商量的。”

老夫人6由鼻息间哼出一声冷笑,没有作声。

大夫人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脾气,尽量缓和了语气道:“母亲你知道,清荷病了,最近的心情又很是不好。咱们这府里,二丫头的喜事怕是很快就要操办了,我们母女在这里呆着,带时候也只能添乱,所以我想了想,与其这样,不如我带着青荷出去住一阵,就当时给她散散心了!”

沈青荷自己弄成那个样子,后半辈子是希望不大了,如果说大夫人是怕她被沈青桐的婚事刺激到了而要带着她出去躲一躲,这也说得过去。

老夫人不太想管这事儿。

三夫人更是乐见其成的,马上就换了张笑脸道:“大嫂你早就该这么想了,青荷啊,我看就闷出来的毛病,你带着她出去散散心也是对的,保不准她的心情好了,病情就也跟着有所好转呢?”

话是这么说,她打的却是自己的如意算盘。

本来老夫人是要把沈青音送走的,现在如果沈青荷走了,那么她的女儿就可以继续在府里住着了。

她的这份心思,几乎众人皆知的。

大夫人不愿意和她一个市井泼妇计较,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仍是对老夫人道:“如果母亲没有异议,那我这就回去准备了。这些年,老爷他在外戍边,皇上没有圣旨,他都几年也不得机会回来一趟的,我们母女和他都是聚少离多,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我带青荷过去吧,正好老爷在那边也安顿了下来,府邸什么都有现成的。”

他居然是要去北疆投奔沈和?

除了沈青桐,在场的其他人几乎都是齐齐的一愣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三夫人脱口道:“大嫂你要去北疆?”

“我这也是为了青荷!”大夫人冷冷的道。

她深深地看了老夫人一眼。

以老夫人的精明,她相信老夫人马上就能明白她的意思。

而且她肯这么做,就已经是放了沈青音一马了,更是给府里少了许多的麻烦,怎么说老夫人都不该是会阻止的。

大夫人最近也被闹得有有点心力交瘁,本来是想着这事儿过来就是和老夫人打个招呼走个过场的。

没曾想,老夫人却是突然脸色一沉,有点阴阳怪气的道:“老大在那边是戍边打仗的,你去那里做什么?还不够添乱的呢!”

大夫人一愣,解释:“母亲,最近这府里也是够乱的了,我带青荷出去走走,可能她就想开了。”

“那你哪里不好去?非要去北疆吗?”老夫人打断她的话。

大夫人有些意外,还没来得及反应,老夫人已经斩钉截铁的说道:“你要散心,就带着大丫头去外面的庄子上,你们两个女人家,长途跋涉的跑那么远做什么?”

“可是母亲——”大夫人还想争取。

老夫人却是努力,“我的话你没听见吗?我说了,不准你去找老大!”

她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虽然最近也是屡次被逼破功了,但是这疾言厉色的模样也是少见。

所有人都齐齐的愣住了。

老夫人瞧见众人的眼神也这才察觉自己失态。

她的面色略显僵硬,表情凝固了一下。

方妈妈见状,赶紧上前一步来,挡在大夫人面前,劝道:“大夫人您也别多想,多少是顾念着一点老夫人的感受,您是知道的,当年……”

她说着,又想起了沈青桐在场,不太好,就下意识的抬头去看了沈青桐一眼。

但是没办法,她必须帮着老夫人把大夫人留住。

于是咬咬牙,方妈妈硬着头皮道:“当年就是因为二夫人带着二小姐北上去投奔二老爷的,结果路上出了意外,才发生了那样的事。这些年了,老夫人也是心里苦,大夫人,您就体谅一二吧,还是不让老夫人操心了!”

当年,因为沈竞被留在了北疆戍边,并且大越和北魏之间的关系又不和睦,他需要长期驻守,想着把妻女留在京城便不太舍得,于是就叫人回来送信,顺便接了沈青桐母女前去团聚。

沈青桐母女打点行装,跟着北上送粮的队伍一起北上寻亲,本来一路上都风平浪静,他们进了北疆的地域之后,因为当时和北魏的关系紧张,战事一触即发,那一批粮草事关重大,沈竞亲自打死人离营前来接应,可是不曾想却在返程的路上遭遇了提前埋伏在那里的北魏士兵的偷袭。

三千人的队伍,全军覆没,就连常胜将军,少年成名的沈竞都折在了那里。

当初那一场战况到底如何惨烈,无人得知,而在那之后,那里唯一剩下的一个活口就是仅有五岁的沈青桐。

因为沈竞等人迟迟未归,次日军中有人沿路找来,看到的就只是三千人尸横遍野的惨状。

血色已经干涸,整个车队的粮草不翼而飞重生之神探驸马请上榻。

沈竞,和他带出去的两百精兵,从京城押解粮草北上的三千士兵,乃至于沈家的二夫人,沈青桐的娘,以及跟随他们北上的七个家人,无一幸免,全部成了横死野外的尸首。

那是沈竞从军之后,败的最惨的一次。

但是已经没人会追究计较了。

英年早逝之后,朝臣百姓,也就只是觉得惋惜而已。

沈青桐低下头去,没叫任何人看到她脸上的表情。

而事实上,这么多年了,对那件陈年旧事,她早就已经看淡了。

不,也许不是看淡,只是假装已经释怀淡忘了。

所以这一刻,她面上的表情很平静,平静到了仿佛在听的是别人的事情一样。

而老夫人却是被那件惨烈的旧事刺激到了。

她腮边的肌肉抖动,用力的掐着掌心,脸上松弛的肌肉抖动不止的怒喝一声:“够了!”

“老夫人!”方妈妈吓了一跳,连忙噤声退到了一边。

老夫人只是盯着大夫人,恶狠狠的道:“总之你们母女两个哪里也不准去,就給我在府里老实呆着,谁再敢提去北疆的事,我打断她的腿!”

她面上表情,几乎可以称之为凶狠。

大夫人看着,虽然觉得她应该是觉得她被当年的那件事情刺激到,却也是莫名的,有种十分怪异的感觉。

一屋子的人,包括一向活泛的三夫人在内,全都不敢作声了。

最后,还是方妈妈道:“老夫人乏了,大夫人,三夫人,您二位和诸位小姐还是先退了吧!”

“哦!好!”三夫人一个激灵,忙道:“那我们就不打扰母亲休息了,先走了!”

老夫人这会儿的心情不好,虽然不是她引起的,但是为免殃及池鱼,她也是识趣的很,当即领头就转身走了。

莫姨娘和沈青羽,沈青瑶等人也都忙跟了出去。

沈青桐也转身走了出去。

只有大夫人不甘心,捏着帕子又等了片刻。

方妈妈走过来,尽量的好言相劝:“大夫人!”

大夫人没办法,这才也捏着帕子走了出去。

这边她走的很快,沈青桐站在岔路口后面的花丛里看着,眼底的眸色却沉淀的很深。

“小姐”木槿小心翼翼的唤她,唯恐她被方妈妈的话刺激到了。

沈青桐却是伸长了脖子去盯着大夫人的背影,唇角弯起冰冷的一抹笑容,缓缓的道:“看来我猜测的果然没错,这些年,大伯人在北疆也没闲着啊!”

说老夫人忌讳当年那件惨烈的旧事,她信!

但是若要说老夫人是怕大夫人母女出什么意外?她就是一个字也不信的了。

老夫人这么害怕大夫人母女去投奔沈和?

有猫腻啊!看来他们沈家,很快就又要掀起一场风暴来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