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章 当心,我要你的命!/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青桐没反抗,心里连慌都没慌一下。

仓促之间,她回头看了眼,见到另外两个护卫把她的丫头也一并忘肩上一扛,一行人抄小路匆匆的往前院的方向走去,最后,进了前院唯一住人的一个院子。

后面的两个护卫开了右侧厢房的门,把不省人事的两个丫头丢了进去。

然后就有人推开右侧书房的大门,把沈青桐推了进去。

“公子!人带来了!”

沈青桐脚下踉跄了两步,不慌不忙的稳住身子,抬头,就见沈良浩坐在一张椅子上,眼神阴冷的狠狠盯着她。

他的脚边,紧贴着后面的书案,蜷缩着满脸泪痕的沈青瑶。

见到沈青桐被推进来,沈青瑶就心虚的打了个寒战,又把身子往角落里缩了缩。

沈青桐淡淡的扫了沈良浩一眼,然后就没事人似的走过去,抖了抖裙子,大马金刀的往他对面的椅子上一坐,率先开口道:“大哥找我?为什么不直接叫人传个话?这么兴师动众的,我要是胆子小一点,非被你吓出个好歹来!”

沈良浩是没想到她被强行拖来还这么气定神闲的,当即愣了一下。

然后,他一怒,猛地拍案而起,恶狠狠的道:“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吗?都到了这个份上了,还想跟我装糊涂?”

说话间,他回头,恶狠狠的瞪了沈青瑶一眼,道:“说!既然她是不见棺材不落泪,那么那就当面把你知道的都重复一遍!”

沈青桐这才扭头过去,细看了沈青瑶一眼。

沈青瑶满脸泪痕,两边的衣领上都有明显的巴掌印子,脸上的胭脂水粉被眼泪冲刷之后,显得狼狈不已。

彼时她缩在那桌角,正用力的死死抓着自己的领口,细看之下,左边一侧的袖子上面似乎被撕裂了一大片。

好在是里面还穿了中衣,倒是没有露出皮肉来。

沈青桐看一眼她的表情和模样,心里就大抵有数了。

沈良浩见沈青瑶畏首畏尾的不肯说话,就恼怒的冲过去,扯过她来又给了她两巴掌,怒骂道:“事到如今,你以为你不说话就完了吗?这件事你瞒着我和母亲这么久,这时候还妄想替这个小贱人扛着?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

沈青瑶被他打的眼冒金星。

沈良浩就又把她丢回了地上。

“大哥!”沈青瑶还是抓着自己的领口嘤嘤哭泣,但是她区区一个庶女,这么些年本来就是在三夫人的眼皮子底下讨生活的,当初天禧班里的事情发生之后,事情被阴错阳差的糊弄过去了,她哪里敢随便跳出来说什么?

后来沈良浩重伤,卧床不起,半死不活的养了好久,直到了上个月才开始能够慢慢的下地走动了。

本来大家都以为这事儿过去了,可是今天一早,她在去给老夫人请安的路上突然被人强行拖了过来。

沈良浩直接逼供,问他当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受点儿皮肉之苦她倒是还能勉强挨过去,可是沈良浩疯了,居然叫两个侍卫进来,想要毁她的清白。

沈青瑶自己在沈家是占个什么地位,她自己最清楚不过的。

区区一个庶女,对她下手的又是沈良浩这个唯一的大少爷,就算老夫人知道了,最多也就是斥责两句,但是她要是被毁了,那就一辈子都完了。

所以也没费多少周折,沈良浩就从她这里要出了真相。

沈青音心里叫苦不迭,虽然知道沈良浩想要跟沈青桐这个未来的昭王妃算旧账,那纯属自己找死,后面有他的好果子吃,可是这会儿沈良浩强权压迫,她是真的毫无还手之力的。

“二姐姐,对不起!”最后,沈青音便就是苦着跟沈青桐告饶:“不是我想说的,可是大哥他……我……我……”

说着,说着就又是泣不成声了。

沈青桐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又再看向了沈良浩,面上却居然还带着明媚纯洁的笑容,那一双眸子染笑的时候,更始灼灼生辉,璀璨耀眼的。

她看着沈良浩,既不心虚,也不害怕,反而言笑晏晏的反问道:“所以呢?大哥你今天叫我来,到底是要做什么的?”

“你还装什么傻?”沈良浩被她脸上明媚的表情刺激的眼睛通红,咬紧牙关,从牙缝里挤出字来:“你以为你装傻就能把这事儿给圆过去了?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是有人从后面推了我一把的。现在青瑶也认了,她亲眼看到那天是你把从楼梯上推下去的,你别想矢口否认!”

“我没想否认啊!”沈青桐脱口道,语气轻松的打断他的话。

沈良浩张了张嘴,感觉自己像是见了鬼。

沈青桐就坐在椅子上,好整以暇的看着他,反问道:“我当时为什么推的你,你也应该心里有数,要不是你居心不良,先想要算计我,我也不会随便对你出手的。怎么?大哥你就这么样的输不起?只许是你算计我,我回敬一下都不行?这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沈良浩本来正在气头上,此时闻言,却是下意识的心虚了一下。

但也只是转瞬之间,他就面上重新的调整好情绪,否认道:“你别岔开话题,东拉西扯的找借口!反正你这么说,就是承认那天对我暗下毒手的事了?”

“是啊!我认了!”沈青桐点头,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

然后,她左右看了眼这间屋子,“不过我还是那句话,你这么兴师动众的把我弄到这里来,到底是有什么事?”

沈良浩觉得自己是要疯了,跟她说话牛春对不上马嘴,简直被憋出内伤。

于是,他上前一步,逼视沈青桐的面孔,咬牙切齿道:“欠债还钱,杀人偿命!既然你已经承认是你对我下的毒手,今天也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我把你弄过来做什么?自然是要跟你好好的算一算账了!”

“算账?”不想沈青桐却像是听了笑话一样的突然笑了出来。

她站起身,不避不让的走到沈良浩的面前,一把扯过他的领口,抬手就往他脸上拍了两两巴掌。

她的人没有沈良浩高,但即使此时一个仰视的角度,眼神里也尽是鄙夷的神色道:“看来当初那一跤没把你摔死,却把脑子摔坏了?连人话都听不懂了?我刚刚已经跟你说过了,我推你下楼,完全就是还你算计我的那笔账的。你算计我不成,那是你技不如人,而我没能直接摔死你,也认了,那是我的运气不好。咱们之间,本来就是礼尚往来,两清了,你现在还跟我说来说算账?”

沈青桐打他的两下并不重,但是巴掌声音清脆,却是十分刺耳的。

沈良浩就是三夫人的宝贝金疙瘩,长这么大可还没人动过他一个指头的,如今被沈青桐这么当面羞辱,当即就是涨得脸色通红。

“你……”他怒喝一声,下意识的来拨沈青桐的手。

沈青桐哪里是个会吃亏的,早就有所准备,早已经退后一步给避开了。

“既然你还是这么不识好歹,那也就别怪我不顾兄妹的情分了!”沈良浩一下子推空,脸上且红且白,就更加难看了。

他面目狰狞的冲门口的侍卫吼叫:“来人!给我把这个小的贱人拿下,既然她不识抬举,那就不必跟她客气了。敢暗算我?那她就是罪有应得,今天就算我打杀了她,祖母也没话可说!”

门外的那四个护卫都是沈良浩的心腹,平时跟着他招摇,很有点不知道天高地厚。

几个人对视一眼,就要冲进来。

却是沈青瑶的脑子最清楚,当即就吓得花容失色的扑过来,挡在了沈青桐的面前,扭头对沈良浩道:“大哥!你可别乱来,皇上已经降旨赐婚了,二姐姐现在已经算是半个皇家的人了,就是祖母也不能随便动的。”

动了皇家的人,只许是皇帝不追究,否则话——

后果,不堪设想!

沈良浩的那几个护卫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眼前的二小姐已经今非昔比,再不是那个在府里几乎可以被忽略不计的默默无闻的小姑娘了。

几个人的脸色瞬间都变了。

沈良浩也是如遭雷击,有了片刻工夫没反应过来。

沈青瑶一脸的紧张,赶紧的劝:“大哥,横竖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大家都是自家兄妹,彼此之间哪有解不开的疙瘩?彼此都让一步啊,实在没必要闹到无法收场。”

提起那个昭王西陵越,沈良浩是打从心底里犯怵的。

他的神色明显动摇了,眼神有些混乱的四下乱飘。

沈青桐看在眼里,就冲沈青瑶一抬下巴道:“就冲你刚才这番话,我不和你计较了,你可以走了!”

沈青瑶一愣,不可思议的扭头看向了她。

沈青桐挑眉:“走啊!横竖你和大哥之间也没仇,他要算账也是找我,没你什么事了!”

沈青瑶当然巴不得马上脱身,可是又有点不敢,悄悄的拿眼角的余光偷看了沈良浩一眼,但见对方似乎并没有必须为难她的意思,终于一咬牙,爬起来,试着冲出了门口去。

那几个护卫面面相觑,谁也没拦着。

沈青瑶一脱身,这才彻底松了口气,又扭头看了眼,就提着裙子飞快的跑了。

屋子里,沈青桐和沈良浩两个面对面的站着。

沈良浩牙关紧咬,面上表情铁青,还是一脸愤恨不甘的表情。

沈青桐看着他,盈盈一笑:“现在没有闲杂人等在场了,咱们……是接着继续算账?”

“什么?”沈良浩一时没反应过来。

沈青桐叹一口气:“看来你是脑子不太灵光了,前面天禧班里的事情,一人一次,我可以不追究,当我们之间是扯平了,可是今天你叫你的人对我动粗?”

她这还真是拿着鸡毛当令箭?

沈良浩忍不住的冷笑出声:“皇上现在还只是赐婚,毕竟你是没嫁呢。沈青桐,别忘了,至少在这一刻,你还是姓沈的,就算我真的在这里处置了你,你还真以为有谁会替你做主的吗?”

他的确是怕西陵越的,可是这会儿冷静下来想明白了,也就不那么怕了——

太子西陵钰不是还一直对沈青桐这丫头不死心吗?如果现在他先把人抓起来送过去,那么到时候就算沈青桐有什么事,也是要算在西陵钰头上的。上回西陵钰的侍卫直接把他踢成了内伤,他可不是不记仇的,只是苦于没门路可以讨公道而已,如果能用一个沈青桐挑拨的太子和昭王互掐……

何乐不为!

沈青桐一向都知道自家这个大哥是个没什么出息的草包,这时候当然知道他心里的想法。

只是这样异想天开的主意,他是真的敢想。

“唉!”叹一口气,沈青桐也实在懒得和他浪费时间了,冷了脸道:“既然你要跟我明算账,那咱们就一笔也别落下,都一次算清楚吧!”

说话间,她突然眉眼一厉。

沈良浩下意识的觉得她这表情有诈,防备着才要后退,就听沈青桐冷声喝道:“云鹏!”

话音未落,就见院子里青灰色的人影一卷。

那四个侍卫杵在门口,就感觉到面前有风卷过,下一刻,就听屋子里沈良浩发出杀猪一样的一声惨叫:“哎哟!”

紧跟着扑通一声闷响。

等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人已经趴在了地上,别的地方都好,就是惨叫的时候一张嘴,牙齿磕在了地砖上,糊了一嘴的血。

“公子!”几个护卫吓了一跳,连忙就要进来。

沈青桐挡在当中,略一侧目,一记凌厉的眼波横过去。

这个二小姐发起狠来的样子,那眼神阴测测冷飕飕的,再加上她身边还站着个浑身煞气的云鹏,几个护卫只是本能的觉得胆寒,居然就是脚下生根,迟疑着没敢动。

沈青桐站在那里,居高临下的看着沈良浩,冷冷的威胁道:“这次只是给你长点记性,再有下一次,我就不是废了你这么简单了!”

沈良浩疼的眼前发晕,强撑着抬起眼睛看她,眼睛里却糊了泪,都看不清楚他的脸。

“昭王殿下可没我这么好说话,你要是不服气,大可以去找太子给你出气,太子殿下怎样,我是奈何不了的,至于你……上次我只是推了你一把,你真该去烧香还愿的感激你命大。你再敢算计我一次试试?”沈青桐冷冷的道,居然就心安理得的仗势欺人,半点也不觉得难为情,一字一顿的冷冷道:“当心,我直接要你的命!”

沈良浩趴在地上,嘴里牙齿磕破了,都是血。

他眼睛猩红的抬起头,大声的喊:“你不敢!我是沈家唯一的男丁,你要是动了我,祖母……祖母不会轻饶你的!”

沈青桐歪着脑袋,横竖就是一副不怕事儿大的模样,巧笑倩然道:“不信啊,那你再试试?看我弄死了你,有没有人敢来给你收尸的!”

沈良浩险些被她这嚣张的态度气得吐血。

“你……”他还想嘴硬。

沈青桐使了个眼色。

云鹏一步上前。

沈良浩只觉得眼前光线一暗,下一刻被云鹏的足尖一踢,脸就贴在了地上,而云鹏的鞋底子就踩在他的另一边脸上。

其他人倒也没见他怎么动,沈良浩就觉得那半边腮帮子里面,好像牙齿正在缓慢的从牙床里被踩出来。

他一个文不成武不就的富家子,养尊处优惯了,哪里吃过这样的苦头,当时就吓破了胆,想动又动不了,就只是眼神惶恐的在地上趴着。

云鹏冷着脸,开口的语气也很刻板,没有任何的平仄起伏的说道:“我不管你们沈家的人都听谁的,但是纵观整个京城,昭王府的人,除了我家王爷,还没见有谁敢随便动的。二小姐或许还会跟你计较什么兄妹情分,我可不会。你是觉得你家老夫人能做了谁的主?那都大可以叫她去试!”

就沈良浩这么个东西,就算西陵越想使坏弄死了他,沈家的人还真就奈何不得他。

不过云鹏也看出来了,沈青桐今天是没打算把沈良浩怎么样的,所以出手的时候都很有分寸,让他吃了苦头也知道疼了,却就是一点儿明显的外伤都没留。

沈良浩本来就怕他,再被他这么阴狠的一警告,就只觉得头皮一阵子的发麻,人趴在的地上不敢动,手掌按在地面上的地方,那地砖上都给冷汗湿透了。

沈青桐盯着看了两眼,道:“云鹏!这次就算了,我们走!”

好不容易大夫人和三夫人要同仇敌忾的去组团给老夫人添堵了,她可不想吸引火力,再让三夫人扭头冲着她来了。

横竖沈良浩这么个东西,也注定成不了气候的。

云鹏大抵也知道她心里的想法,而且西陵越急着尽快完婚,这时候在沈家再闹出命案来,的确也容易节外生枝。

“以后再接近二小姐三丈之内,我就把你浑身的骨头挨根卸下来!”云鹏又冷冷的丢下一句话,这才把脚移开,举步走到沈青桐身边。

沈良浩身上的束缚解除,顿时就泄了气,一条死狗一样的瘫在那里。

“公子!”他的那几个侍卫有人焦急的唤了声,但是那道门槛儿却好像成了禁忌,四个人都缩在门外,谁也不敢往里面来扶他。

沈青桐转身,没事人一样的就带着云鹏扬长而去。

眉眼飞扬,裙裾飒然。

正得意的装大尾巴狼呢,一抬头——

就见院子里的一株木棉树下,身穿紫金朝服,尊贵耀眼的昭王殿下正负手站在那里。

西陵越面上没什么特殊的表情,带着和往常无异的冷峻。

他的目色此时却是沉淀的很深,漆黑如夜色般的浓郁,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这边的沈青桐。

沈青桐的嘴角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赶紧试图把飞扬的太高的眉尾压下去,深吸一口气走过去。

“王……”好像是做坏事被当场抓了,她莫名的就有点儿心虚尴尬,刚要说话,西陵越已经冷嗤一声道:“你倒是真给面子,会会见面,都能出其不意的给本王制造一点惊喜?”

说是刮目相看,可是这么个惯会耍狠斗恶的疯丫头弄回去睡在枕头边上……

是个正常人就都要捏把冷汗吧!

沈青桐可不会把他这话当成单纯的调侃,顿时心里一凉,咯噔一下。

“殿下!”云鹏拱手行礼。

那书房门外杵着的几个侍卫都还在发愣,这才如梦初醒,赶紧跪地行礼:“见过昭王殿下!”

同时个个都捏了一把冷汗。

西陵越长身而立,却是谁也没看,直接冷冷的开口:“王妃的兄长既然不能动,那其他人的口还不都灭了去?难道要留着他们在背后论我昭王府的是非吗?”

沈青桐的这个德行他早就见惯不怪了,但是作为一个还算要脸的大男人,他总不至于昭告天下,他堂堂昭王殿下娶回家的王妃是个悍妇母老虎。

沈青荷可不会觉得他这是体贴自己,被嫌弃的这么明显了,她便忍不住的汗颜。

“王爷!”那四个侍卫始料未及,登时就都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然则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云鹏已经转身冲了回去,抽出腰间软剑。

手起刀落,血光飞溅!

四个身材高大的侍卫,圆瞪着惊恐的眼睛,身体笨重的倒在地上。

那屋子里,沈良浩才刚爬坐起来,直接就再没能起来,脸色惨白的盯着这边,嘴唇不住的抖动。

西陵越不耐烦的看过去一眼,冷冷的道:“这里就不需要本王再留下来给你善后了吧?”

死了几个奴才而已,只要沈良浩想瞒,也就没人会吃饱了撑的来追究了。

沈良浩坐在冰冷的地面上,嘴唇抖啊抖。

西陵越却根本就没等他的回答,已经转身出了院子。

沈青桐看了眼旁边的厢房方向。

云鹏就过去踹开了房门,把里面昏睡的两个丫头一肩一个的扛了出来。

沈青桐也不能等他,就先跟着西陵越一起出了那院子。

西陵越冷着脸,明显心情不怎么好。

沈青桐且心虚着呢,跟着他走了两步,再一抬头,却见他是直接往大门口的方向去的,顿时就奇怪起来,不解道:“王爷您这是要回去了吗?”

西陵越的脚步一顿,侧目朝她看来。

沈青桐一愣,发现自己情急之下问错了话,连忙改口道:“我是说王爷今天怎么得空,居然纡尊降贵的来我们府上了?”

就算两人订了亲,以西陵越那个目中无人的性格和高高在上的脾气,也不该是这么勤的往他们府上跑的。

“本王要是再不来,就怕是以后机会不多了。”西陵越道,语气不怎么友善,盯着她,突然勾了下唇角问道:“你的生辰是在六月里?”

沈青桐不解其意,狐疑的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西陵越道:“六月之后天要热好一阵,今天下朝之后父皇特意叫本王过去商议了一下,他的意思,如果要等,就等到八月中秋之后挑个日子,但是本王却觉得那样太不稳妥了,毕竟照你这么折腾下去……”

他说着,四下里扫视了一眼周围的环境,感慨叹道:“本王真不敢保证,再过三个月,这沈家会不会已经被你拆了。”

沈青桐其实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只是她本不乐意,就还是不愿意直面现实,皱眉道:“所以?”

“婚期定在五月了!”西陵越道,冲她冷冷的一挑眉:“黄历本王查过了,虽然钦天监测算的结果还要过两天才下来,但是大抵也就是十二那天了。本王过来,提前跟你说一声,有需要的东西没备好的,你都趁早!”

这会儿他倒是又生了一肚子气,真气自己不该心血来潮的跑过来找添堵。

现在真是每回见这丫头一次,都要被气得胸闷气短。

不过再回头想想,能早完婚就早点儿完了吧,再这么拖下去,鬼才知道他有没有那么好的脾气能继续忍着娶她了。

以前只是找事儿掐架,现在居然杀人放火恐吓人的勾当她都做!

真的是——

一言难尽!

沈青桐听着他的话,明显就是一副不高兴的表情,闷声不响了。

西陵越一看,就又觉得胸口憋着的那口闷气顶得他心肝儿肺都疼了。

他暗暗磨了两下后槽牙,终于提着最后的一点耐性,一转身,甩袖而去。

太上火了!实在是太上火了!

就沈青桐这样的,才貌平平还要啥没啥的,他肯娶,她就该感恩戴德,回回见她这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表情都要生一肚子气。

------题外话------

桐妹儿其实真是挺不要脸的,一边嫌弃着越越,一边还借着越越的名号作威作福╮(╯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