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章 怀孕了,好兴奋/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贤妃听了这话,倒也没有什么太意外的表情。

柳雪意知道自己需要仰仗她,故而也就不在她的面前耍花招了,咬着嘴唇忧虑说道:“娘娘,我知道您疼我,可是我也怕会辜负了娘娘的期望。娘娘,您就给雪意指条明路吧,我——到底该怎么做?”

陆贤妃垂眸看着她,半晌,怅惘的叹了口气道:“路本宫是会替你铺好了,但至于到了后面具体要怎么走,那就要看你自己了

武魂神尊。既然你有这样的想法,那回头本宫就把越儿叫来,交代他一声也就是了!”

柳雪意的心里先是下意识的一喜,但随后却又是陡然一惊。

她讶然的张了张嘴,有些不可思议的抬头看向了陆贤妃:“娘娘!”

陆贤妃这才伸手扶了一把,把她拉起来。

柳雪意看着她脸上过于严肃的表情,心里就更是一阵的紧张,越发的没底。

陆贤妃的目光落在外面洒了一地阳光的院子里,慢慢的道:“越儿能有今天,很不容易,而至于本宫调教了你这么久,为的是什么也都无需多说——所谓的肥水不流外人田,越儿他有朝一日是要做人上之人的,所以在他后院里掌权的女人也绝对不可以是外人,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

“是!”柳雪意点头,“这些话,娘娘在接我进宫的时候就有说过一次的,柳家家门不幸,得亏有了娘娘,我才能有了今天,自然会知恩图报,一切都听娘娘的,只是……”

她说着,顿了一下,面上就多了几分忧虑之色:“娘娘,殿下的性情您是知道的,他好像……是不太喜欢我的,我就怕是会辜负了娘娘的厚望。”

陆贤妃听了这话,反倒是满意的笑了。

她重新把目光落回了柳雪意的脸上。

柳雪意看着她这样高深莫测的笑容,就更是拿捏不住她心里真实的想法了。

陆贤妃道:“你能这么说,就说明你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这样本宫反而更放心一些。”

柳雪意可不会把这个当成是什么褒奖的好话,面上表情一阵的尴尬。

陆贤妃却是不以为意的继续说道:“你说得对,越儿那孩子的性情就连本宫都拿捏不住,所以,本宫能为你铺的路也就只能是到这里了。现在赶上了这个时机,趁着太子下台之前,至少本宫和陆家的面子他还是要给的,如果运气好的话,你能早点生下个一儿半女的,这样也才不枉费本宫替你筹谋的这一番了。”

柳雪意听得面上微微一红,“可是……”

“别可是了,本宫能指点你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至于沈家的那个小丫头,你倒是不必和她去起冲突的,毕竟她和沈家的另外两个嫡女都不同,虽然也是姓沈的,可是身后没有靠山,将来等越儿的地位稳固下来,沈家那边,本宫随便施压一下,她就都得给你让路。既然你担心,想要先去王府里熟悉一下环境,那就去吧!”

陆贤妃拉过柳雪意的手,用力的握了握,最后又语重心长的叮嘱了一句话:“本宫最后就只提点你这一句,越儿是我一手带大的,他是性情,强势惯了,你去了他那里,只要安分就好,至于别的,他凡事看本宫和陆家的面子,自然也不会亏待了你。唯一的一点忌讳就是,千万别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做手脚,知道吗?”

“是!娘娘的教诲,雪意都记下了!”柳雪意用力的点头,只要陆贤妃还是肯定会给她撑腰的,她就都更有信心了。

可是陆贤妃却还是不放心,捏了捏她的手指,又重复了一遍:“千万记住了,如果万一你自不量力,去惹了他的眼嫌,那么就脸本宫都爱莫能助!”

这一次,她说话时候的神情语气都格外郑重

弄假成真[ABO]。

柳雪意看得,心里也没来由的一阵紧张,失神了片刻,这才用力的点点头。

陆贤妃确定她是把自己的话真听进去了,这才满意,扭头对身边的大宫女道:“让人往昭王府去送个信,跟越儿说,就说本宫明天想见一见沈家那个丫头,让他下朝之后把人带过来!”

如果她只是单纯的想要传召沈青桐来训话,那大可以直接叫人去镇北将军府的,现在刻意的过西陵越的手,无非就是趁机叫他过来,顺带着提送柳雪意过去的事的。

陆贤妃如此的雷厉风行,柳雪意自是满心欢喜的。

“是!娘娘!”大宫女含笑应了,先走了出去。

陆贤妃这才又对柳雪意道:“你也别站着了,先回去简单的整理一下吧!”

“嗯!”柳雪意赶紧点头,又道了谢,这才转身退了出去。

黄嬷嬷从后面的寝殿出来有一会儿了,只是一直没现身,这时候才面有忧色的走过来道:“娘娘真的打算先把表小姐送去王府吗?这样……会不会让小殿下多心了?”

陆贤妃喝了口茶,苦笑:“本宫在这方面的用心和目的,虽然没和他正面摊牌,但是彼此之间也早就是心照不宣的了,既然他都知道,那又何必欲盖弥彰的再去耍心机?大方一点,直接把一切都做在明面上就好,本宫和他之间,犯不着做那些小动作!”

黄嬷嬷听了,未知可否,只是沉默着垂下头去。

陆贤妃自己又喝了两口茶,却总觉得索然无味的,最后就放下了,感喟着叹道:“横竖本宫的面子再大,就也只能是用这一次了,但愿雪意那个丫头别叫我失望!”

她起身。

黄嬷嬷赶紧扶着她的手,主仆两个往后殿走。

可是黄嬷嬷想了想,却是对柳雪意不太放心的,道:“这表小姐是个能忍的,也能屈能伸,有些手段,只是毕竟是出身受限,还是沾染些小门小户急功近利的脾性。哎,真要说起来,还是咱们本家的嘉儿小姐更稳妥些,不管是容貌才情还是出身,都比柳家小姐好上太多,而且嘴巴又甜,早几年让她偶尔进宫的时候,和咱们殿下也处得不错的!”

提起这茬,陆贤妃就更是遗憾的叹了口气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父亲才四十岁就主动辞官回家休养去了的原因你又不是不知道,皇上他不待见我们陆家的人,连父亲都要主动请辞避开了,本宫这里,他要不是看在越儿的面子上,不放心把越儿交给别的女人来养,这宫里只怕也早就没了本宫的这一席之地了。这种情况下,就算嘉儿再合适,本宫又如何敢把她往昭王府里引?惹了皇上的不痛快,对咱们谁都没有好处!”

陆家的爵位还在,但是老侯爷却早就辞官颐养天年去了,陆家现在也就世子爷陆元山在朝为官,虽是个分量不轻的二品大员,人却也是被外放了的,几年才能回来一趟。

陆家,表面看着风光无限,但事实上自己本家的人最清楚,这些年,他们的日子并不好过。

提起这一点,黄嬷嬷也是无奈,索性就闭嘴不提了。

这天傍晚,西陵越从衙门回来才从管家那里听到宫里陆贤妃递出来的话转世魔刀。

“明天?”一边往门里走,他一边随口确认了一遍。

“是的!”管家道,快步跟上他,“娘娘说是请您带着沈家二小姐一起,过去她那里说说话!”

“明天不行,我有公干,一大早就要赶着出城一趟,叫人去跟母妃说,后天我带她过去!”西陵越随口道。

“是!”管家于是顿住了步子,不再跟了。

云翼的眼珠子转了转,嘟囔道:“王爷您有公干,沈家小姐又没有,既然娘娘要见,那就让她去也行了!”

西陵越不悦的侧目,瞪了他一眼,云翼脖子一缩,就也不再言语了。

次日,昭王府的人就去沈家递了信,让沈青桐准备,次日一早好进宫。

其实沈青桐对去陆贤妃那里听训没什么阴影,只是想到要和西陵越一起去,就开始不怎么情愿了,一晚上辗转反侧,次日却也还是不得不打起精神去应付。

服侍她换好了衣裳,两个丫头就陪着她出了门。

李婆子早就等在大门口了,谄媚的赶紧迎上来:“二小姐来?马车都已经给您准备好了,老夫人得知您今儿个要进宫去,还特意嘱咐,让管家多点了八名侍卫,陪着您一起!”

“是吗?祖母她有心了!”沈青桐笑笑,表示她还是领情的。

木槿扶着她往台阶下面走。

蒹葭却是奇怪的咦了一声,回头问李婆子道:“这辆马车不是大夫人和三夫人出门才用的吗?怎么赶它出来了?”

马棚那边的马车是有明确分工的,沈家老夫人的马车打造的最古朴贵重,而两个夫人用的这辆车却相对华丽,只是贵重中又透出几分老气的沉稳来,另外才有给几个小姐专门打造的两辆马车。

沈青桐闻言,就也级怪的回头看了李婆子一眼。

李婆子倒是没瞒着,笑道:“回二小姐的话,那两辆马车,一辆是被五小姐带着去了庄子上了,另外一辆,昨儿个下午三夫人赶着去庄子上探望,您也知道出城之后有一段山路不怎么好走,这辆马车的太大了,不太方便,您平时用的那辆车就被三夫人占用了,所以,今天就只能委屈小姐了!”

“哦!”沈青桐倒是没计较,只是往前走了两步又好奇的道:“怎么三婶又去探望五妹妹了?头半个月不是刚去了一次吗?”

“这个奴婢就不知道了!”李婆子道,想了想,为了讨好,就又揣测,“之前五小姐不是说病了吗?大概是没好利索吧。”

沈青桐知道从她这里也问不出什么来,索性就不再多言,上了马车。

待到马车出了巷子,木槿就问:“小姐是怀疑三夫人出府的事情里面有猫腻吗?”

“没有,哪儿有那么多好怀疑的,我就是随口一问!”沈青桐道,接过她递过来的被子默默的喝水。

这边的庄子上,沈青音是真的身体不适,连着四五天都没什么胃口,又没精打采的,两天前开始病情更是加重,上吐下泻的。

那庄子上没有大夫,丫头们不敢含糊,这就叫人赶紧来回来传信仰望与挣扎。

三夫人吓坏了,刚一得到消息就带着人赶了过去。

只是她出门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等出城没走多远就慢慢的天黑了,摸黑赶路十分的不方便,一直折腾到半夜才赶了过去。

彼时庄子上的人都睡了,车夫敲开了门,直接带着她往沈青音的住处去。

“天都这么晚了,三夫人怎么还过来?”那人一边走一边问道:“路上特别不高走吧?”

“音儿怎么?你们火急火燎的让人传信,我哪敢马虎啊!”三夫人道,眉头深锁,脚下步子不停。

“大概是吃坏了什么东西,再加上前几天睡觉没关窗子,感染了了风寒,听丫头们说,上吐下泻!要是别人也没什么,可是小姐是千金之躯,小的们就不敢马虎了,赶紧的就叫人去给您送了信!”那人回道。

三夫人也不再说话,一路去到沈青音那里。

她那边的院子,这个时候居然还是灯火通明。

三夫人远远的看见,心里立刻就咯噔了一下,快走过去,才走到院子外面,就听到一面一片干呕欧声,再一步跨进门去,就先闻到了一股刺鼻的酸臭味。

三夫人胃里一阵翻腾,赶紧拿帕子掩住了嘴巴。

彼时沈青音正被两个丫头扶着,伏在门边吐得直不起腰来。

“小姐!小姐您还好吗?”两个丫头都是面色惶恐。

这几天沈青音的状况是真的不怎么好,短短几天,虽然说不是什么大毛病,可是吃不下饭,又吐得厉害,眼见着就瘦了一圈了。

两个丫头跟着她的时间都不是太长,感情没多少,却害怕她如果真的出了什么意外会被连累,这几天都跟着担惊受怕,也是吃不好睡不好的。

一个丫头跑进去,找了件衣裳给她披着:“快多穿一件衣裳,可别再着着凉了!”

沈青音是吐得什么也顾不上的,只是觉得脑子里嗡嗡的,好像就把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吐干净了。

三夫人瞧见这个场面,就赶紧走过去,问道:“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这么严重?”

两个丫头正害怕呢,见到她就像是见到了救星,赶紧跪下去:“见过三夫人!”

三夫人走过去,沈青音听见她来,本来是想的招呼的,可奈何吐得直不起腰来,就还是半跪在门边。

“到底怎么回事?”三夫人心疼女儿,一把推开了丫头,自己走过去,弯身去给沈青音拍着后背顺气,一边道:“让你们好生照顾小姐的,怎么才几天,就弄成这个样子,你们是不想活了吗?”

两个丫头都觉得冤枉,却又不敢多说什么,赶紧磕头:“奴婢们知错了,可是这庄子上不比京城,夜里天色太冷,小姐大概是感染了风寒,这里又没大夫。三夫人,奴婢们不是故意怠慢的!”

三夫人也没心思听他们说斗战神之八荒道祖。

又拍了拍沈青音的后背,直到她把胃里的东西都倒腾干净才扭头道:“拿水来!”

一个丫头起身,赶紧去屋子里倒了杯水出来。

三夫人接过去,亲自捧着让沈青音漱口。

沈青音漱口之后,觉得嘴里清爽了些,这才有了精神,缓缓地抬起头,看到三夫人的脸,就委屈的落下泪来:“母亲!”

“别说了,先进屋子里去!”三夫人道,两个丫头过来帮忙,把她扶着进去,坐在了桌子旁边。

沈青音的脸色苍白,吐得是几乎站不稳的,这时候坐在凳子上才有了点儿精神,一下子扑在三夫人怀里,哭泣道:“母亲你可是来了,我……我太难受了,我还以为我就要活不成了,以为见不到你了呢!”

“傻孩子,说什么晦气话呢!”三夫人嗔了一句,拍着她的脊背,同时回头给跟过来的的大夫使了个眼色:“快过来给她看看!”

“是!”那大夫背着药箱走过来。

三夫人拉过沈青音的手臂给他把脉,一边安慰道:“没事的,就是一点风寒,这会有母亲在呢,等大夫给你开了药,吃了药就没事了!”

沈青音也是担惊受怕好几天,好不容易找到了主心骨,赶紧点头:“嗯!”

可是大夫捏着她的手腕把脉把了半天,一遍又一遍的试,脸上表情也是时而古怪,时而凝重,就是半天没有定论下来。

沈青音本来就害怕,这时候就忍不住的全身发抖了,颤声道:“母……母亲,我不会有事吧?”

三夫人也是心弦紧绷,忍不住的也是追问:“大夫,你倒是说话啊?音儿她到底是怎么了?不是说感染风寒吗?有什么话不能直说的?”

大夫还是没有马上做声,又给沈青音把了一遍脉,这才神色凝重的对三夫人道:“三夫人,您是不是先把闲杂人等都遣散了?”

三夫人一愣。

沈青音却是吓得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死死的抓着她的袖子:“母亲,你说过我会没事的,你别骗我!我……我不想死的!”

三夫人也是白了脸,手足无措的。

那大夫一脸的凝重之色,还是坚决的说道:“三夫人!”

三夫人这才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扭头对站在门口的刘妈妈等人道:“你们都先出去吧!”

“是!夫人!”刘妈妈应了,一挥手,带着丫头们先带上门退到了院子里。

沈青音扑在三夫人的怀里一直的哭。

三夫人也很紧张,就再度开口催促道:“大夫你是咱们沈家的老人了,我信得过你,比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吧!音儿她不是风寒吗?难道还有别的病症?”

大夫看了她一眼,脸色实在是不好看,又由于了一下,这才咬牙道:“那三夫人您别见怪!小的就直说了,五小姐是有一点风寒,但是却不全是风寒的症状,她这是——”

说着,欲言又止的顿了一下,又道:“三小姐这是喜脉啊第一军师:美人倾城!”

沈青音一时没听明白。

三夫人却是过来人,只是这个消息太意外也太突然,她整个人都愣住了,脸上表情木然,半天没反应。

“母亲,他说什么?”半晌,沈青音实在是吓得熬不住了,这才又是扯着三夫人的袖子问道。

三夫人这才又回过神来。

只是那一瞬间,担忧和惊恐的表情消失不见,眼睛里泛滥的都是狂喜。

她几乎是有些失控的,一把抓住了大夫的胳膊,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芒,逼视大夫的眼睛道:“你确定?你确定音儿这是喜脉?”

五小姐一个没嫁人的姑娘家,怀孕了,这是败坏门风的事情,这个三夫人的表情实在是太反常了,大夫看着眉头直跳——

太不要脸了啊!

只是他为人奴仆的,也不能说什么,只能压着情绪,如实道:“回三夫人的话,五小姐这的确是喜脉,也就才一个月左右吧,要不是她感染风寒,身子太虚弱,应该也不会这么快有反应。”

沈青音还是迷迷蒙蒙的,左右看看大夫再看看三夫人,迷茫道:“母亲,我——这到底是怎么了?”

大夫脸上的表情就快绷不住了,还是强打着精神回道:“五小姐是有了身孕了!”

显然,这个消息对沈青音造成的冲击也不小。

“啊!”沈青音低呼了一声,随后也是凌春出窍,半天没反应过来。

那边三夫人却很兴奋,又拉着那大夫道:“大夫,你再给诊脉确认一下!”

大夫脸上的表情简直就要绷不住了,冷声的道:“小的方才已经反复的确认过了,五小姐的确是有了身孕,不需要再诊了!”

沈青音听了这话说才也是慢慢的回过神来,手掌慢慢的摸索到了腹部,双手几乎是有些发抖的抚上自己的小腹,喃喃的道:“怀孕?”

然后,下一刻,她也就跟着兴奋激动了起来,一把抓住三夫人的手,欣喜若狂的道:“母亲!我怀孕了!我真的怀了孩子是吗?”

这是太子西陵钰的孩子!

本来这些天她在这里还提心吊胆的,总担心西陵钰机会一直拖着不肯接她去东宫,而现在,他怀孕了,有了西陵钰的孩子,这是皇孙!

连卫涪陵都做不到的事情——

如果她生了孩子,那么以后前途就是无可限量了。

“是啊!”三夫人也是一脸的欣慰,母女两个抱在一起,真是欢天喜地。

大夫从旁看着,心里纠结扭曲的利害——

这是什么好事吗?这母女两个,也太没脸没皮了,一个未婚嫁的小姐怀了孕,换做别人,早拉出去浸猪笼了好么?

可是,这种情绪他又不能表现出来外星妹子入侵记。

三夫人欢喜了一阵才又想起了他来,就擦了把笑出来的泪花道:“大夫,这些天你就暂时先留在这里照顾音儿吧,府里那边我会回去跟母亲说一声的!”

“嗯!”大夫只能点头。

三夫人这才发现他的表情有点古怪,但是这时候她也没心思多说别的,就只是嘱咐道:“不过这件事暂时还不宜外传,你还得要主意一点分寸,千万不要抖露风声出去。”

“是!小的知道了。三夫人要是没别的吩咐,那我就下去了!”大夫道。

“好!”三夫人点头。

大夫收拾了药箱推门走了出去。

门一打开,刘妈妈等人就发现这屋子里的气氛不对。

三夫人已经开口道:“给大夫找个地方安置下来!”

这里刘妈妈不熟,两个丫头就去了。

三夫人于是招招手,让刘妈妈进来,小声的把沈青音怀孕的事情和她说了。

刘妈妈自然也是惊得不轻,不由的扭头去看沈青音,沈青音却是喜滋滋的在抚摸自己的肚子。

三夫人道:“音儿这里我交给你了,我要连夜赶着回去一趟,明天再回来!”

沈青音一愣,这才抬头看她:“母亲你这就急着走吗?”

“傻丫头,这是个好机会,绝对不能这么糟蹋了,我得赶紧回去一趟,给你安排好,你安心养胎就的!”三夫人道。

又安慰了她两句就连夜回程。

这边沈青桐一早进宫,马车刚到了皇宫门口,却是表情诧异的在某个方向顿住了。

------题外话------

麻将四人组的小剧场No2:

宋灏君(面瘫脸):神马节奏?这货居然可以左拥右抱?本王一直以为这种设定在这个作者的书里是不可能定律!

大延陵(翻桌子):我感觉到了作者君森森的恶意,原来她一直都在歧视我,我娶一个都一波三折辣么难,好想劈了作者嘤嘤嘤!

白奕(星星眼眨啊眨):举手举手!我虽然没有左拥右抱,但是我结婚两次,我娶了俩啊啊啊!

上面两只飘白眼:傻逼!最后折腾的还不是你自己!

一直在给闺女梳辫子的湛湛(高冷面瘫,内心独白一万匹草泥马):尼玛,你们好歹都顺利结婚了,可是老子闺女都这么大了,我的婚礼呢婚礼呢婚礼呢?

岚宝(弱弱的,对手指):我给办过了啊……

湛湛(吐血):砸场子的也算?

岚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