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章 下马威,打脸好痛/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古嬷嬷盯着院子里三夫人的背影看了会儿,眼神神色也带了几分不屑:“那现在娘娘打算怎么做?”

“面上先敷衍着她,就当是本宫已经接受了她的建议。”陈皇后对头摆弄了一下手上的金丝甲套,“你叫丁永寿去传个信给钰儿,让他却核实一下北疆那边沈和的事情……”

古嬷嬷心头一紧,“娘娘的意思是……”

“沈家除了那个段敏鬼的沈竞,剩下的全都是一帮庸才,皇上如今还会用着沈和,也只是因为对当年沈竞惨死边关的事情过意不去,毕竟他立了那么多战功,如果不给沈家人补偿,难免会叫军中将士们寒了心。”陈皇后道:“这些年,也好在是北魏国内忙着内斗,所以北疆那边的局势一直稳定,才勉强让沈和在那里守成了,皇上的心里比谁都清楚,他担待不起这样的重任。这个林氏是拎不清才会觉得北疆是没了他们沈家不行的,殊不知皇上也时时盯着机会,想撤了沈和下来呢。这种情况下,本宫傻了才会去拆沈和的台。不过沈和这事情的确是做得不地道,让钰儿先叫人去核实一下,如果情况属实的下,咱们就相当于是抓住了他的一个把柄在,到时候要逼迫他就范,不就轻而易举了吗?”

“是!”古嬷嬷也就怕是陈皇后被三夫人撺掇着昏了头,听了这话方才放心。只是想了想,她就又试着问道:“那么沈家那个五小姐那里呢?那母女两个不堪大用,娘娘难道还要留着她们吗?”

提起这茬儿,陈皇后也是烦躁的捏了捏眉心,不悦道:“我又合唱不知道那两个女人败事有余,只是……涪陵生辰那天东宫里发生的事,昭王心里有数,如果这个时候就叫那母女两个横死,必定就会马上引起昭王的怀疑,如若再被他因此而拿住了什么把柄,就得不偿失了!”

西陵越对西陵钰那可是怀揣着满满的恶意的。

这个时候,大家都不提的时候,他应该不会在意沈青音那小人物的一举一动,可是如若沈青音母女突然横死,他就肯定要怀疑的,到时候如果真被他拿住了把柄,对西陵钰来说就又是个巨大的危机。

陈皇后疲惫的使劲捏着眉心,缓和了半天的情绪,然后才重新睁开眼,看向了古嬷嬷道:“她们那边暂时就先这样吧,横竖这主意是林氏那蠢货自己想出来了,就让她以为本宫是答应了她了,这样至少在孩子生下来之前,她不会起什么幺蛾子。就先稳住她们,回头等过个一年半载的,寿宴上那天的事情被人忘得差不多了,本宫再一次解决了她们就是。”

“嗯!林氏还做着飞黄腾达的美梦呢,利欲熏心之下,这一时半刻的,绝对醒不了!”古嬷嬷回忆着方才三夫人的那般神情语气,也是对这个女人放心的很。

太聪明的人,你防备起来不容易,但是对这样的蠢货的心思,拿捏起来却是方便的很的。

“事不宜迟,你赶紧让丁永寿去东宫送信,这件事,要尽快核实了,把沈和争取过来,绝对不能让昭王得到消息,如果让他捷足先登了,那就得不偿失了!”陈皇后道。

“好!”古嬷嬷点头,再不敢掉以轻心,赶紧的就转身下去办了。

*

永宁宫。

沈青桐的轿子在宫门前停下来,抬轿的内侍刚刚打开轿帘,她探身出来,就看到了身穿紫金朝服的西陵越步履从容的自另一个方向的御道上行来。

他脚下步子明明不慢,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一路走来,仍是给人一种十分从容的感觉。

眼光之下,面容冷峻的男子踽踽独行,走在开阔庄严的宫廷御道上,远看——

确实可以称之为风景的。

这人的皮相气度其实都是相当不错的,沈青桐心里感慨,却是连一点欣赏的心情也没有——

就冲着西陵越这先天的条件,本来是该有一大票的贵女千金趋之若鹜,使劲的献殷勤的,可是就冲着这位昭王殿下那个不近人情又翻脸无情的臭脾气,即使有人肖想他……

那也真的只是随便想想而已,还真没几个人有胆子往上凑的。

这么一想,沈青桐就又郁闷了——

她也没往上凑啊,可是最后凭啥就活该她倒霉了?跟这人绑在一起,那还不是一般的倒霉,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这么一想,同样也是脾气不怎么好的沈二小姐就也没控制住表情,整张面孔上面都一眼悲愤了。

忽然不觉,昭王殿下已经到了眼前了。

西陵越在她面前站定,见她居然在这时候走神,再看她脸上的那副表情,顿时就是嘴角一抽。

“你又在心里骂我?”他问,却是笃定的语气。

知道你还问?会不会聊天啊?

沈青桐回过神来,未知可否,直接岔开了话题道:“贤妃娘娘做什么又要见我?”

西陵越面无表情。

沈青桐只能抬头仰视他。

两个人,四目相对。

他的目光清冷寡淡。

她的,则是清澈无暇的。

云鹏从旁边看着——

这画面,好歹也是豺狼虎豹……哦不,是男才女貌的什么的,可是落在眼睛里,就是无比的违和啊,怎么看就怎么觉得奇怪,就是两只张牙舞爪披着羊皮的狼的既视感好么……

云鹏觉得自己太不厚道了,可是没办法,脑海中自然成型的画面感太强了,挥之不去啊!

尴尬之余,只能低头做掩饰。

这边两只对望半晌,最后还是西陵越开口打破了沉默。

“她应该是只想见我!”他说。

“诶?”沈青桐一愣,直接就没听明白。

待要追问的时候,他已经面无表情的转身,率先举步往台阶上面走去。

又装大尾巴狼!

直接说一句叫人能听得懂的人话,会死是吧?

盯着他的背影看的两眼,沈青桐就也跟着走了进去。

“黄嬷嬷,殿下来了!”院子里洒扫的宫婢瞧见,赶紧往里面通传,然后才屈膝行礼,“见过昭王殿下!”

西陵越目不斜视的往里走。

殿内黄嬷嬷闻言,已经亲自迎了出来,笑逐颜开道:“殿下来了啊!”

“嗯!”西陵越略一颔首,举步进殿,“母妃呢?”

“娘娘去了皇后娘娘那里请安去了,看这个时辰……应该就快回来了!”黄嬷嬷道,把两人让进去。

皇帝已经赐婚,沈青桐这个昭王妃的身份就等于是定下来了,黄嬷嬷说着,便也就满怀善意的和她打招呼问了好:“有段时间没见,二小姐瞅着气色越发的好了!”

沈青桐腼腆的笑笑:“嬷嬷莫要那我打趣了!”

西陵越带着她刚坐下,外面陆贤妃就被人拥簇着回宫了。

沈青桐赶紧站起来。

西陵越随后才慢条斯理的放下茶碗,抖了抖袍子也跟着站起来,道:“母妃!”

“嗯!”陆贤妃点头,跨进门槛,瞧了两人一眼,“来了很久了吗?本宫在皇后娘娘那里多坐了会儿,回来的晚了!”

“还好!我们也刚到!”西陵越道。

好歹是未来的婆婆,沈青桐就也规矩的上前,也屈膝行了礼:“见过贤妃娘娘!”

“以后都是自家人,就不要拘礼了,都坐吧!”陆贤妃道,在上首的位置坐下。

宫婢很快的上了茶。

西陵越就主动开口问道:“不知道母亲传召我们进宫来,是有什么话要告诫的吗?”

“也没什么!”陆贤妃喝一口茶,面上表情一直慈爱温和的道:“就是你们这婚期眼瞅着就在眼前眼前了,婚姻嫁娶,可是人生头等的大事,本宫人在宫里,出入也不是那么的随意,想着纵觉得不怎么放心,就叫你们来问问了。桐桐那边,沈家老夫人是过来人,事事有她操持,想必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吧?”

“是!”沈青桐本分的回道:“一切都有祖母在替我打点,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不过这些事情我都不太懂,具体的也不知道,如果娘娘不放心的话,那是不是我回去给祖母传个话,让她进宫来一趟,仔细的都跟您说说?”

她真要装模作样起来,看着文文弱弱的一个女孩子,的确是让人看了都不会多想的。

沈青桐说着,顿了一下,又补充,“就是……怕叫娘娘操心受累!”

“你这孩子,净是说些见外的话!”陆贤妃就笑了,想了想道:“明天可能不行,那你回去给沈老夫人捎个信,后天如果她得空,就让她进宫来一趟吧。你们儿女的事情,我们这些做长辈的跟着操心,这都是天经地义的,以后你也不要说这些见外的话了,你们将军府那边,本宫还是要跟沈老夫人亲自确认一下才能放心。”

“是!”沈青桐应了,就中规中矩的不再多言。

陆贤妃这才又转向了西陵越道:“你府上那边呢?说起来你那里本宫才是最不放心的,你府里的人虽然都还算得力,可也毕竟是头次操持这样的事情,本宫总是怕他们会粗心出什么纰漏的。”

“我办事,母妃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西陵越却是不以为然的调侃了一下。

“说得轻巧,要不是你的终身大事,你以为本宫愿意为旁人的事情怎么操心吗?”陆贤妃嗔他一眼,随后就又正色道:“你别给我耍贫嘴,大婚的事情可马虎不得,万一哪里考虑不周的,是会影响运道的,你别给本宫不当回事。明天不叫礼部去个人,逐一的给你核实一下!”

“嗯!”这一次,西陵越倒是从善如流的应了声。

沈青桐捧着茶碗,默默地听着这双母子说话,总觉得陆贤妃今天叫他们来的目的不单纯,而现在这个轻来轻去的局面,就是在憋大招的。

果不其然,那边的陆贤妃沉思良久,终于抬眸对门口站着的宫婢道:“雪意呢?把她给我叫来!”

西陵越没做声。

沈青桐更管也不管。

“是!”那宫婢应声,转身去了。

不多时,外面灵芝就扶着柳雪意翩然而至。

“见过娘娘!”柳雪意进来就先给陆贤妃行了礼,然后站直了身子,又转向了西陵越:“殿下!”

最后便就客客气气的和沈青桐略一屈膝:“沈二小姐!”

现在俩人都没过门呢,平起平坐,沈青桐不能这么受了人家的礼,虽然心里不耐烦,面上却什么都没说,也起身,象征性的还了一礼。

等她重新落座之后。

柳雪意就对陆贤妃道:“娘娘叫我过来,是有事吩咐雪意去做的吗?”

“嗯!”陆贤妃点头,又喝了口茶,这才漫不经心的环视了一眼这殿中的几个人道:“越儿,你那府里的几个要紧的管事都是男人,你大婚的事情本宫是真的不放心全部交给那些大老粗,虽然礼部的人能去指点一下,但是有些细微之初,也怕是不容易注意到。为了保险起见——横竖雪意都是要进你的王府的,她跟了本宫几年了,是个心细又周到的丫头,本宫想了想,还是你先把她接过去,让她给你盯着点儿府里的事吧!”

因为太了解自家儿子那半点不由人的脾气,陆贤妃说着话的时候就多了个心眼,完全没用商量的语气,直接强势的一锤定音。

其他人都没没用反应,柳雪意就先是面色一红。

她娇羞的低下头去,拿眼角的余光偷偷的去看了眼旁边西陵越的反应。

彼时西陵越正在垂眸饮茶,没抬头,眼底的具体神色看不分明,但是那张清冷俊逸的面孔上却没有任何情绪的变化。

因为拿捏不准他的具体情绪,柳雪意的一颗心砰砰直跳。

她不安的,又移开目光去看沈青桐——

沈青桐也低着头在默默的喝茶,看不到表情。

但是这件事,想都不用想就是刚好戳在了她的痛处,柳雪意想来,心里就是不无得意。

但她红着脸,面上的表情却很谦卑的小声道:“这样……真的可以吗?”

在娶妻之前没几天的时候就突然的先要纳妾,而且还妥妥的是个侧妃,这还和收通房丫头的意义完全不同的,无疑是往沈青桐脸上打了一巴掌。

柳雪意觉得自己都听到响动了。

陆贤妃的面色泰然,道:“都是自家人的,也没什么好计较的,都是为着大婚的事情不出差错,还是大局为重。”

她说着,就又看向了沈青桐:“桐桐你是个识大体的,本宫是没把你当成外人才直接这么跟你说的,不管你以前知不知道,这时候都得心里有数,越儿他现在地位得来不易,朝中不知道有多少不怀好意的人盯着想使绊子呢,不仅仅是这一次的大婚,以后你和雪意进了王府,也都要事事谨慎小心,千万不要让人钻空子,捏了把柄去,知道吗?

这一番话,当真是少一个是语重心长。

明明是甩了一击耳光过来,还要让她感恩戴德的接过去。

不就是个下马威么?敲打她呢!

沈青桐才不在乎,站起来,仍是恭谨有礼的应下:“是!臣女记下了!”

陆贤妃瞧着她这个不温不火的表情——

虽然在她对沈青桐的认知里,沈青桐大抵也就只应该是这样的一个人吧,可是这会儿看着,却没来由的觉得不舒服。

失神了一瞬,陆贤妃就又赶紧收拾了散乱的思绪,满意点头道:“你是个懂事的,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言罢,她就又转向了西陵越,道:“越儿,母妃也告诫你两句话,你现在还是公事为重,不要过分的沉溺儿女私情,桐桐和雪意都稳重懂事,有她们两个服侍,你以后在朝中走动,想必也能更安心一些!”

这便是告诫西陵越,一时半会儿的不要忘后院里拉人了。

西陵越自始至终的不置一词,这时候才抬起头来,淡淡的勾唇一笑,没有半点不高兴的意思:“是!母妃一切都替儿臣考虑的周到,儿臣哪里还会有什么后顾之忧?既然是母妃的打算,那儿臣都招办就是。”

说着,他直接站起身来。

沈青桐才刚坐下,还没反应过来。

西陵越就含笑看着陆贤妃道:“离着儿臣大婚,没几天了,这个时候先纳妾,总归是不太好的,未免被人戳脊梁骨——”

他的目光,移到了柳雪意身上。

柳雪意的心头没来由的剧烈一跳,用力的捏住了手中帕子。

西陵越面上含笑的表情不变,仍是淡淡的说道:“母妃既然是让你去帮着准备本王大婚的一应事宜的,那么事不宜迟,你回去简单的收拾一下,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一会儿本王叫人在宫外等人,你简单收拾几件衣裳,今天就跟着过去吧。”

这话,琢磨起来好像有点儿不对劲。

柳雪意还没反应过来,陆贤妃却先在一瞬间变了脸色。

果然,就听西陵越继续道:“横竖都是一早就说好了的事,你先搬过去住着,等本王大婚之后,给王妃上玉牒的时候,顺带着一起加上你的名字去,也可以省去一道麻烦了!”

现在搬过去,到时候直接给个名分?

这也就是说,连嫁娶的仪式都免了?

那么她柳雪意成什么了?名不正言不顺的,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陆贤妃本来是要给沈青桐一个下马威的,没想到西陵越更绝,直接一个更响亮的耳光甩了回去。

即使是他的母妃,大概他也忍受不了这个女人对他颐指气使,在他面前耍手段吧?

沈青桐偷偷抬眸看了他一眼,暗暗心惊。

西陵越已经抬脚往外走。

“臣女告退!”沈青桐赶紧跟上。

柳雪意愣在原地,几乎站不稳,身子摇摇欲坠。

宁宫出来,沈青桐仍是跟在西陵越身边,落后半步的距离一路心不在焉的慢慢往前走。

西陵越侧目瞧见她神游在外的模样,早就见惯不怪了,就是胸口那里还习惯性的有点气闷。

两人一路默默地走了一阵,沈青桐才慢慢的集中了精神,终于侧目看向了身边的西陵越,好奇道:“你在贤妃娘娘身边安插了眼线在?”

话音未落,身后跟着的云鹏已经面皮一僵,心里一片惨不忍睹——

姑奶奶啊,你明知道他脾气不好,能不能不要随时随地的放雷点火?

藏拙!藏拙知道吗?

这么职来职往的,他娘的简直就是逼着人随时院子自爆,不想被你们连累啊!

云鹏的脑袋使劲的垂下去,挂在了胸前。

前面,西陵越的脚步一顿,他倒是面色如常,看着沈青桐,一挑眉:“何以见得?”

“贤妃娘娘今天传我进宫,不就是为了柳小姐的事吗?这事儿的确是只和你说就可以了,你不是提前就知道了?”沈青桐道。

之前忘永宁宫里走的时候,西陵越就扬言陆贤妃其实是要见他的。

沈青桐是真心觉得奇怪——

他们是母子啊,本来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西陵越在陆贤妃身边埋暗线?这似乎,犯不着啊!

她是真的好奇,所以才问的:“是谁啊?这种事情知道,应该是贤妃娘娘身边的人吧?”

西陵越又盯了她半晌,方才冷嗤一声:“你想知道?”

沈青桐点头。

一个动作还没做利索了,突然就觉得眼前一黑。

西陵越往她面前逼近一步。

眼见着鼻子要撞他胸口了,沈青桐下意识的一步后退。

西陵越一抬手,一只手啪的拍在了她身后的一株大树上。

那树身震了震,纷纷扬扬的叶子落了两人一身。

沈青桐被他卡在那里,顿时面色一僵。

西陵越的面容冷肃,还是俯视她的面孔,一字一顿道:“你就那么有把握,本王一定不会杀你灭口吗?”

有时候,知道多了,的确不是什么好事。

西陵越说这话的时候,似乎并不单纯的就只是一句玩笑。

沈青桐的心里其实没怕,面上表情却是僵硬的半天没变。

两个人正在僵持不下的时候,就见身后永宁宫的方向,云翼一窜一跳的满脸喜气的飘了过来,一边兴奋的道:“王爷您在这里啊,属下可算追上来了!”

西陵越不耐烦的侧目扫过去一眼。

云翼平时听怕他的,这会儿却因为兴奋过度,根本就直接忽略了他的眼神,凑过去,一脸崇拜的冲着沈青桐道:“二小姐你没看错啊,我去宫门那里问了,后面又去凤鸣宫特意查证过,的确是你们家还有别人进宫来了,就是你那个三婶,好像……叫林氏?”

“她?”虽然早就猜到了,如果是有人进宫,必定只能是林氏,但是这会儿沈青桐还是有些奇怪。

西陵越对这件事事先并不知情,闻言,脸色就又突然黑了几度。

云鹏还是想要自己的脑袋的,于是赶紧上前一步,解释道:“之前我们进宫的时候,二小姐说看到了疑似沈家的马车在附近出现,觉得怪异,属下就让云翼去查了下!”

西陵越收回目光,又看向了沈青桐。

沈青桐也不瞒他,直接道:“听说沈青音病了,我三婶应该是昨天下午就去了城外的庄子上的,我进宫那会儿天色还早,所以……”

三夫人会进宫来,这本身不算什么太奇怪的事。

可是——

一个本来应该在城外庄子上的人,却连夜赶着回城,还没回家,而是直接来了宫里,去拜见了陈皇后?

那么这件事就有的琢磨了。

西陵越这样的人,通常都是不点就通的,这时候自然马上就料到此事是和庄子上的沈青音有关的,和沈青音有关,她又能说服了皇后肯于传召她的,能是什么事?

西陵越莞尔,重新再看向沈青桐的时候,整张脸上的表情突然就奇迹般的瞬间缓和了下来。

他的唇角扬起,勾起一抹笑。

明明红唇妖娆,笑得格外赏心悦目,沈青桐看在眼里,却是一阵的毛骨悚然。

而更可怕的却不是他瞬间变脸,而是变脸的同时,他压在树干上的那只手突然顺势挪过来,动作很是温柔的摸了摸她肤如凝脂的腮边,深情款款的道:“看来你还是挺有用的!”

上一回是卫涪陵小产的内幕,这一次又是和沈青音有关的一段真相已呼之欲出……

都是沈青桐随意的一两句话,就提点了他,让他少走了许多的弯路。

西陵越这一笑的“温柔”,至少沈青桐自认为凡夫俗子,是吃不消的。

她的手指轻轻蹭在她腮边,她就有了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云翼觉得这种画面,他这种汉子不宜,于是自觉的两手捂住了眼睛。

云鹏忍了半天,才没把他踹翻在地。

西陵越就那么盯着沈青桐,后又一字一句慢慢的道:“本王突然觉得,好像娶了你,也没亏得那么厉害了。你好好表现,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没准这日子咱们还真能能长长久久的过下去!”

呸!

谁的脑袋被驴踢了才会想着跟你这种人长久呢。

不过这话沈青桐是肯定不敢说的。

她紧绷着唇角,脸色涨得通红。

片刻之后,西陵越就顺势抬手拿掉落在她肩上的一片落叶,继续往前走去。

永宁宫里。

打发了柳雪意之后,陆贤妃黑着脸,面上表情近乎狰狞的死死抓着桌角,眼神阴鸷。

------题外话------

昨天差的一千,今天没写出来,明天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