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章 好彻底的背叛/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红梅堂。

三夫人自然是一回府就马上去见的老夫人。

彼时老夫人才刚看完沈青桐陪嫁的嫁妆清单,正要闭眼歇一会儿,外面铃兰就进来通报:“老夫人,三夫人来了,说是有要紧的事,得马上见您!”

方妈妈刚拿了条薄被给老夫人盖在了膝盖上,闻言,就抬眼去看老夫人的反应。

过了一会儿老夫人才抬了抬眼皮道:“叫她进来吧!”

她坐直了身子,方妈妈又塞了个软枕给她靠着。

片刻之后,三夫人就神情略显紧张的走了进来。

老夫人看过去一眼,没说话。

三夫人被她这一眼扫过来,心里就先是本能的一个哆嗦,不过她也算有备而来,在回府的路上就已经想好了拿来应付老夫人的对策,于是很快的定了定神,有些为难的道:“母亲,我有两句私房话,想私底下跟你说。”

说着,环视了一遍屋子里。

彼时外间正有几个丫头在忘桌上摆膳。

老夫人道:“你们都先出去吧,这里方妈妈留下来服侍就行!”

“是!老夫人!”这院子里的丫头都很老实,低着头直接就都退了出去。

走在后面的铃兰顺手带上门。

既然是三夫人有话要说,老夫人就也不主动开口,只是看着她。

三夫人绞着手里的帕子,面色十分的尴尬。

老夫人不耐烦的道:“有话就直说!你昨天不是又去庄子上看五丫头了?是她又出什么要幺蛾子了?”

“母亲!”三夫人扑通一声,直接就跪了下去,开始拿着帕子擦眼泪,“的确是音儿出事了,要不是她……我,我也不用这么着急。母亲,您给拿个主意吧,音儿……音儿她怀了身孕了!”

方妈妈闻言,不由的倒抽一口凉气。

老夫人只是眉心一跳,脸上表情居然都没有大起大落的明显变化。

三夫人嘤嘤的哭了好一会儿,一直没听到老夫人说话,就忍不住的抬起眼睛,偷偷的看过去。

老夫人的面容平静,就只是看着她哭。

三夫人突然就觉得尴尬了起来,继续装哭也不是,这么突然挺了也不好,心不在焉的又抽搭了两声,方才使劲的那帕子按了按眼角道:“母亲,我知道这件事不体面,可是不该发生的也都已经发生了,您看这到底要怎么办啊?”

三夫人这个人,城府实在是不深,她说得是真话还是假话,老夫人这种段数的人,很容易就一眼看穿了。

老夫人盯着她,好整以暇的冷冷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老夫人没有发怒!

也是!沈青音怀的是皇孙龙子,这是非比寻常的,虽然目前是名不正言不顺的,但是这也和别的未婚先孕有所区别。

三夫人自我安慰了一番,不过在老夫人跟前说话,她还是很谨慎的,面色犹豫着道:“我让大夫给看过了,大夫说音儿毕竟年纪小,这一胎的胎像也不是特别好,如果贸然拿掉,怕是她会有危险……”

老夫人心里冷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所以,你的意思是要留了?”

“儿媳本来也是不想的,可是……”三夫人叹了口气,扭扭捏捏的道:“可是太子之前明明答应了会接音儿进府去的,这都过去一个月了,还没个音讯。母亲您是知道的,音儿既然已经跟了他了,后面就怎么都没办法再另嫁他人了,否则就是大不敬。可是这个情况,咱们又不能舔着脸再上门去催促,刚好……音儿这一胎又不太好拿掉,所以……所以我就想,要不然就叫她生下来吧。回头等有了孩子,看在孩子的面上,太子也就不好再推脱这门婚事了,他们母子都好有个去处!”

说这话的时候,三夫人其实很紧张,唯恐老夫人会答应的。

“哦?”没想到老夫人的反响一直平平,这时候反还是面色不动如山的稳稳开口:“所以你的意思,是要让五丫头瞒着太子和宫里先把孩子生下来,然后再拿孩子去逼宫吗?”

“这也不能说是逼宫这么难听吧!”三夫人到底也是心虚,嗫嚅着小声的反驳,“横竖这孩子都有了,音儿又没有别的路可以走。母亲,要不是大夫说她落胎会有危险,我也不至于出此下策!”

说着,三夫人就又拿了帕子抹眼泪:“母亲,您也看到了,浩二如今那个样子了,我已经是分外揪心了,这时候,万一再叫音儿有个什么好歹,我……我就真的不要活了!”

她这演戏的工夫,实在不怎么样。

老夫人看着就来气,直接开口道:“既然你都有主意了,那又何必再来问我?”

“母亲!”三夫人的哭声再度戛然止住。

老夫人居然没有直接驳回她的提议,她便就十分意外的抬起眼睛看过去。

老夫人道:“最近府里的事情多,这些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

三夫人意外之余,一直悬着的心也总算落了地。

不过她自己一个人头次筹谋这么重大的一件事,心里还是有点紧张和忐忑的,紧张不安的捏着帕子想了想,还是不很放心的道:“那母亲,我就传话下去,先让庄子上面全线的封锁消息,那地方挺好的,周围没什么杂七杂八的人盯着,一直等到年后音儿生产了之后再接他们母子回来吧!”

老夫人根本就懒得掺合她这些异想天开的计划,冷着脸,干脆不吭声了。

三夫人又等了一会,也知道她不会为这事儿有多高兴,察言观色之余就小心翼翼的站起来,“那儿媳就先下去安排了,母亲您先歇着吧!”

老夫人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还是没做声。

三夫人也不多留,满心雀跃的就下去安排她的“大事”去了。

老夫人盯着她的背影,眼神是前所未有的冰冷。

方妈妈是了解她的,当即就是了然,心神一凛道:“老夫人,真就由着三夫人这么异想天开的去胡闹吗?”

老夫人的目光落在门口的那一点上没动,冷冷的道:“去马房问问,这一天一夜她都做什么去了!”

无论心机还是人脉,在这府里,三夫人是远不能和大夫人比的。

“是!”方妈妈应声去了,几乎也没费什么事就问出来了三夫人的动向。

“回府之前她进了宫!”听过之后,老夫人不过了然的一声冷笑,“这个蠢货,居然会蠢到以为与虎谋皮最后她还能得了好处吗?”

既然三夫人过来给她的是这一套说辞,那么不用想也知道她和陈皇后之间会说什么了。

她去告诉陈皇后沈青音怀孕的消息,回来又试图蒙蔽自己,让自己答应好生的养着沈青音,让沈青音生下这个孩子来,很显然——

林氏这个女人,就是在拿这个孩子做筹码,在谋算呢。

“皇后娘娘并不是个好相与的人,以三夫人的谋略,哪能和她共事,老夫人,这事儿您似乎不能袖手旁观,省得三夫人闯了祸事,连累了咱们将军府啊!”方妈妈也是一脸的如临大敌。

“二丫头大婚在即,这个时候,别冲撞了!”老夫人道,却是断然的拒绝:“看林氏那个胸有成竹的样子,宫里估计也是在打的什么主意,一时半会儿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动作,先缓一缓!”

老夫人本来是个不信邪的人,可越是心狠手辣的人,有时候往往会更容易瞻前顾后,别的时候,她信奉弱肉强食,可是——

稚子无辜,沈青音肚子里的那块肉和普通的人命还不一样,赶在沈青桐大婚的这个当口上,老夫人的心里就隐隐的犯嘀咕。

杀人放火都不怕,却唯独会对沈青音肚子里这还没成型的一块肉心生敬畏?

这样的话,听起来荒唐,但是对做多了亏心事的人,是真的会疑神疑鬼的——

作恶的时候,他们会用各种理由个借口来自欺欺人,却唯独对这世上最纯净美好的东西,找不出理由来亵渎。

“那……好吧!”方妈妈见到她的态度坚决,就只能是答应了,顿了一下,还是不放心:“那奴婢安排两个人,还是让他们暗中盯着点三夫人和五小姐那边吧,以防万一!”

“嗯!”老夫人点点头,手指捻过两颗佛珠,脸上表情一直都是阴云密布的。

说实话,三夫人来自作聪明,她虽然没看在眼里,但是心里总归是不痛快的。

这时候突然想起了另一件事,就更是皱紧了眉头问道:“冯氏她们此时应该是已经到北疆老大那边了吧?那边……没动静?”

以大夫人的性情和脾气,她能忍了沈和这么多年的欺骗和背叛?

这在老夫人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

“应该是到了,不过暂时大老爷还没写信回来!”方妈妈道,“奴婢也有传话下去,如果那边有信,就第一时间给您送过来!”

“嗯!”老夫人点点头,想着自己下在大夫人身上的毒,嘴角就缓慢的蔓延出一抹诡异而冰冷的笑容来。

*

北疆地界之内的泗水县,因为一条泗水河绕城北的边缘而过得名。

这里是地处大越版图最北边的一个城镇了,以此再往北,翻过一座山头,再走二十里,就是大越军队驻扎的军营。

再往北,那就是大越和北魏两国之间对峙多年所守的古战场了。

如今虽然已经是五月初了,但是这北境之内的气候也依旧透出几分清冷的寒意来。

大夫人拢着身上游戏而厚重的披风,掩这嘴巴又咳了两声。

彼时沈青荷正皱着眉头,十分不悦的从窗口往外看,心里十分的焦灼,根本就没发现大夫人有所不适,只是老大不高兴的抱怨:“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一路上走过来,除了过路的商人,像点样子的马车都没几辆,难道我们真的要在这个鬼地方住下来吗?”

“唉!”大夫人也不想委屈她,想安慰她两句,可是呛了冷空气,就又咳嗽了起来。

“夫人,这里面是薄荷,您喝一口,润润喉!”杨妈妈不满的看了沈青荷一眼,却碍着身份,没能说什么,只递了刚泡好了的薄荷茶给大夫人。

一边服侍大夫人喝茶,她才一边对沈青荷道:“大小姐别看了,您是大家闺秀,这个地方的都是粗人,被瞧见了不好!”

沈青荷心不在焉的,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她的话,总之是不怎么高兴的。

“你别管她了!”大夫人喝了口茶,把咳嗽了压下去了,就转向了杨妈妈道:“这是最北边的一座城池了,以前老爷来信的有说,他的府邸就设在这里。他是驻军的主帅,这里的人应该都知道,你下车去找个人问问,看那府邸建在哪里了!”

“是!”杨妈妈应了,叫车夫停车。

她下了车。

果然,这里的人都知道泗水县里将军府的位置,很快就问了出来。

杨妈妈把具体的地址报给了车夫,自己就又上了车。

“问到了?”大夫人拢了拢身上的披风,神情疲惫。

刚从京城出来,她怕老夫人会叫人拦截,所以日夜兼程的赶了两天路,没想到引发到了旧疾,其实不是什么大毛病,就是被沈青荷气得吐血那次之后,大夫说她肺管子伤着了,时长会复发,大多数的时候只是咳嗽一阵,严重了的时候就疼。

横竖是老毛病了,她又防范着老夫人,一直马不停蹄的赶路,就没在路上找大夫看。

“问到了!”杨妈妈道,坐回车上,又偷偷的抬眸看了她一眼,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的道:“夫人,月前的时候大老爷来信的时候说北魏朝中的局势又开始震动了,所以边关这边形势也不稳定,这段时间他八成是人在军中的,为什么我们不直接去军中寻他呢?这里……”

说着,却是欲言又止——

他们来了有什么用?以大夫人的这个火爆脾气,如果那府里真住着别的女人,她会直接活扒了那女人的皮吧?到时候,可怎么收场啊!

这地方,毕竟不是她们的地方,杨妈妈想着就先胆寒了起来。

大夫人知道她在担心什么,看了她一眼,却是苦涩笑道:“你怕什么?我们路上这都走了多少天了,你以为以老太婆的精明,她会不先不传信给老爷知道?”

“啊!”杨妈妈闻言,就更是惊讶,“这么说来,府里老爷也应该是有了防范了??

那这样一来,大夫人根本就不可能占到便宜,她们杀过去的前景就更是叫人堪忧了。

杨妈妈张了张嘴,心里是真的打了退堂鼓,可是看一眼大夫人的脸,却什么都没敢说。

大夫人知道她在担心什么,笑了笑,却也是没说话,又靠回了车上,闭目养神。

马车拐过两条街巷,就进了前面挺宽的一个胡同,在两扇有士兵把守的朱漆大门前面停了下来。

车夫跳下车,拉开了车门:“夫人,大小姐,到了!”

大夫人睁开眼。

一路的颠簸,她有点浑身乏力,却还是强打精神下了车。

泗水镇毕竟是个小地方,即使是当朝镇北将军的府邸,这院子从外面的围墙看来,占地面积够宽敞,到底也不似京城里那么华丽,看着反而有点老旧和萧条的。

沈青荷被两个丫头扶着下了车,眉头就皱得更紧了:“这个地方,怎么是这个样子啊?”

大夫人没理她,守门的士兵已经呵斥:“这里是私人的府邸,闲杂人等赶紧走!”

“这不是镇北将军的府邸吗?”杨妈妈走上前去,鼻孔朝天,“是夫人到了,还不开门!”

那士兵却是不吃她这一套的,但也不知道是不是提前被人叮嘱过,所以态度也不算恶劣,直狐疑的打量了众人一眼,语气还是冷硬的道:“我不认识你们,先等着,我进去通传一声!”

大夫人没说话,他转身进了门里。

沈青荷身上穿着件花枝招展的绸布裙衫,被风一吹,就冷的打了个哆嗦。

她走上前去,抱住了大夫人的胳膊,不悦道:“母亲——”

刚想抱怨那士兵的态度,大夫人却安抚着拍了拍她的手背。

那士兵去了不多一会儿就重新折返,走在他前面的却是大夫人比较熟悉的一张面孔——

周义!沈和当年的替身随从。

此时的周义也有四十多岁了,穿了一身得体的深蓝色袍子,料子不错,举止也很有几分贵气了,一看装束就是这府里的管家了。

沈和为了应付她,居然特意把周义安排在了这里?

大夫人暗暗捏了捏袖子底下的帕子,眼底有寒芒一闪而逝。

“小的见过大夫人和大小姐!”周义迎出来,直接就周到的先给大夫人母女请安了,“前几天收到老夫人从京城的来信,说是您二位的大约是在近日就能到了,老爷军务繁忙,脱不开身,所以特意遣我回来,等着招呼夫人。这一路长途跋涉,路不好走吧?夫人和大小姐辛苦了!”

他直接就把话都说明白了。

沈青荷失望道:“怎么父亲不在府里啊!”

大夫人却是心知肚明——

沈和,是真的今非昔比了。

他根本就没怕自己,也没准备对自己遮掩解释什么,就是一开始就给了个下马威,态度强硬的借着周义的口对她宣布谁才是沈家真正的主人。

这么一想,都不用进去看了大夫人就知道——

之前三夫人跟她嚼舌头透露的那些小道消息都是真的。

“是啊,老爷坐镇军中,关系重大,很少有时间回府的!”周义还在兢兢业业的回着沈青荷的话。

这时候的大夫人,却在袖子底把她抱养的很好也留得很长的指甲生生的掰断了一根。

有那么一瞬间,急怒攻心,她险些就一口气没上来,但是——

艰难的忍住了。

这时候,周义应付完了沈青荷,已经再度转向了大夫人道:“夫人舟车劳顿,快进府休息吧,院子和房间,接到消息,小的就让人打扫整理好了!”

周义也跟了沈和几十年了,对这位夫人强势霸道的个性十分清楚,别看他此时面上镇定,心里也是颇有几分紧张的在应付。

可是没想到,大夫人居然很好说话。

她点头:“好!”

然后仪态端庄,贵气十足的往里走。

周义心里始终不敢掉以轻心,硬着头皮把两人引进去。

沈和在这里是戍边的,即使手里不缺银子,但是为了不被人诟病,也不敢把府邸修建的太奢侈华美了,所以这一路走过来,沈青荷的眉心就直接拧成了疙瘩。

她突然有点后悔,后悔自己不该答应大夫人跟着她出来了——

大夫人的意思,是要她来这个地方重新开始,可是这个荒芜的破烂地方,她是一刻也不愿意多呆的。

周义把两人带到了后院,引进了一个十分敞亮的院子里,道:“这里不比京城,条件是差了点,这个院子里正好两间大屋,就委屈夫人和大小姐了!”

沈青荷是娇生惯养的,这时候就抢着去看屋子了。

这边大夫人却是心平气和的微笑,也不说话,就是望定了周义。

周义面对她,多少是有压力的,慢慢的,后背就起了汗。

他也不能伸手去擦。

大夫人就那么别有深意的看着他。

双方对峙半晌,就连杨妈妈都快要绷不住的时候,周义终于扛不住了,勉强的扯了下嘴角道:“二公子年前开始就跟着老爷常驻军中了,这些天北魏朝中有些变动,战场上不得不防,老爷应该不能回来,夫人您看……二夫人和六小姐还有小少爷都在,是改日等您休息好了还是现在……小的叫他们过来给您请安?”

有些话,一次说明白了,总好过藏着掖着的彼此较劲。

虽然是早有准备了,听到这些话,杨妈妈也是当场失控,上前一步,脱口质问道:“你说什么?二夫人?”

夫人这个称谓,可不是随便用的。

如果只是普通的妾室,就只能称之为姨娘!

也就是说——

沈和在这边娶的是平妻?

没过发夫人的手,就娶了个和大夫人平起平坐的二夫人?而且孩子都生了好几个?

别说是大夫人这样强势的人,就是换成任何一个其他的女人也都绝对接受不了的。

杨妈妈怕极了,生怕大夫人会直接被气出个好歹来。

这边周义还是硬着头皮,面色略有尴尬的解释道:“夫人您在京城的将军府里,要操持那么大的一家子,老爷实在不忍心您再受累,但是……您也知道,是不能不给小公子们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的,老爷这也都是无奈之举,夫人您……”

大夫人的面上一直没有什么表情变化,仿佛是在听一件和自己无关的外人的事情,却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用了怎样惊人的意志力支撑,才没叫自己尖叫出声,而是把涌上喉头的那一口腥甜的液体都生咽回了肚子里。

她的心里,有一个声音在不住的咆哮,几乎癫狂——

沈和!沈和!你好啊!背叛也就算了,你居然是背叛的我好彻底。

二十多年的夫妻,我为你沈家操持,殚精竭虑,你便是这样的回报于我的?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大夫人简直就觉得是笑话一样。

“夫人?”周义见她不语,就试着又叫了她一声,仍是尽量的缓和气氛,解释道:“二夫人是个很本分的人,也很好相处,当初娶她的时候老爷就有言在先,长幼有序,家里还是以您为尊的,这件事,老爷真的也是不得已,横竖木已成舟,夫人您就多担待,千万不要伤了和气了吧?”

他们这是料定了她现在赤手空拳,抗衡不过他们沈家的滔天权势是吗?

大夫人咬着牙隐忍,自始至终都只能通过沉默来压制即将爆发泛滥的情绪。

这时候沈青荷刚好看完了屋子出来,听得一头雾水的狐疑问道:“什么二夫人?哪儿来得什么二夫人?”

沈青桐那个死鬼的娘吗?那女人都死了多少年了,还提她做什么?

杨妈妈心里苦涩不已,却是半刻也不敢分神,就是盯着大夫人,唯恐哪一刻她急怒攻心,突然倒下了,本来想要先伸手扶住她,可是探手到半途又缩了回来——

大夫人最要面子,这会儿她自己都在忍,杨妈妈也不敢让她难堪。

场面正在僵持,一脸茫然的沈青荷突然再度皱眉,盯着院子门口的方向道:“你是什么人?谁叫你进来的?”

那女人的穿着不是下人,手边还有丫头扶着,走起路来也是仪态万方,很得体的。

她父亲的府邸里,几时会有这么一号人物的。

院子外面那女人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款步而来。

周义一愣,随后赶紧问候:“二夫人!”

话音未落,大夫人脑中就是轰然一声,炸开了。

------题外话------

解锁新夫人,我还在想这位的段位定在哪个档次,是一刀秒杀,还是给大夫人解解闷呢,嗷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