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章 情信/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夫人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冻结在了血管里,骨骼僵硬的,半天也没能回转身去,仿佛自己都能遇见——

只需要稍微一动,她已经冻成了块的心脏就会四分五裂的全部碎掉。

那女人从院子外面款步进来,看模样,还不到三十岁,虽然一直生活在这边塞苦寒之地,却保养的很好,样貌不说就是有多美,但是一眼看过去却是贤淑端庄,看着十分顺眼的

吕布再生。

“你是什么人?”到了这会儿,沈青荷整个人已经全懵了,趾高气昂的上前一步。

“大小姐!”周义刚想解释,那女人已经温和一笑道:“你就青荷吧?”

居然,是直呼其名的?

“你算什么东——”沈青荷脱口就要怒斥。

那女人却似是早有准备,直接绕开了她,含笑走过来,站在了大夫人的面前。

大夫人一直在隐忍。

她面上乍一看去,就只叫人觉得气色差一点,并看不出别的情绪来,实际上袖子底下的手指已经在手心里掐出了深深色血痕来了。

两个女人四目相对,那女人便就很是熟稔的主动笑道:“是大姐吧?早知道您要来,妹妹我原是应该亲自去门口迎你的。”

说着,她就转向了周义,不悦道:“大姐到了,你怎么也不叫人去告诉我一声?结果让我这么怠慢了大姐?”

这一番话下来,她不算多严厉,却俨然是一副女主人的架势。

大夫人心里五味陈杂,具体的,其实已经分辨不出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了。

“这……”周义满面的难色。

他是知道大夫人唯我独尊的脾气的,本来还在担心这两个女人万一撞在一起了要如何收场,却怎么都没想到这位新夫人胡氏居然主动出击,这就主动找上门来了。

大夫人一直没说话,胡氏也不觉得尴尬,就重又看向了她,解释道:“大姐你也别怪周管家,他这也是怕出事,毕竟——”

说着,她便就低头,轻轻的抚摸自己的腹部,叹道:“大夫说这一胎的怀相不是很好,要格外的小心些,他也是怕我出事!”

挑衅也就罢了,还是连环击!

杨妈妈都窝了一肚子的火,立刻就忍不住的要发作了。

这边沈青荷蒙了半天,突然一个激灵,冲过来,“你这女人到底是什么人?你——”

隐隐的,她的心里也有了种猜测,可也只是怪大夫人对自己的手段太自信,故而这些年都把沈青荷保护的太好了,致使她过分的天真,又跋扈好冲动,当即就要冲上去和胡氏理论。

大夫人这时候才终于有了反应。

她抬手,不动声色的拦了沈青荷一下,目光却是落在胡氏嚣张跋扈的脸上,面无表情的冷淡说道:“既然是该养胎的时候那你便就呆在屋子里好生的养胎吧,要不是我的身子不好了,又为着老爷的子嗣,原也不该把你安置在这个偏僻简陋的地方的。好在你也是个懂事的,既然肚子争气,那就更该好生的养着了,可别是辜负了老爷和我的期望!”

沈和娶了平妻的事,她原是全不知情的,但是大夫人不愧就是大夫人,哪怕是突发状况,也哪怕她内心早就被打击的一片狼藉,面上也是游刃有余,随便的几句话,就把面子和里子全都拉回了自己的这一边——

言下之意,胡氏,不过就是沈和和她一起用来借腹生子的工具,而且很明白的告诉了对方,这些年,她才是在京城里坐镇将军府,风光无限的正牌将军夫人,胡氏和她比?那就太亏了。

胡氏原就是有备而来,却是全没想到她的反击力度居然如此迅捷惊人,面上表情不自在的一阵僵硬九转轮回。

大夫人已经不屑的把目光从她脸上移开,冷冷的看着周义道:“她都怀了身孕了,还让她到处乱跑吗?说是为了接我的,她的心意,我知道了就好,还是老爷的子嗣要紧,还不叫人送她回去歇着!”

自从胡氏进门,这边的府邸里就是胡氏的天下。

周义哪里是敢命令她的?顿时就满面的难色。

胡氏被大夫人贬得无言以对,还在失神,大夫人却是热络的抓过她的一只手握了握,感慨道:“我的福气薄,这些年了,就只生了清荷一个女儿,想来也是诸多遗憾的。这些年,老爷又常驻边关,府里那边顾不上,已经许多年没有添丁了,得亏了有你。这一胎你好好的养着,我也知道你辛苦,前面不是已经有三个了吗?孩子都还小,回头如果这一胎还是男丁的话,就抱过来,我来带也是一样的!”

这个女人,不是说强势霸道,是个一点就着的吗?

胡氏过来,就是为了激怒她,进而抢占先机的,没曾想这个女人居然不中计,非但没和自己冲突,也不撒泼,就是连一句重话也没有,反而是处心积虑的已经在算计着她肚子里的孩子了?

胡氏的心里,突然就生出了前所未有的巨大的危机感。

几乎是烫了一样的,她脸色微微发白,一把甩开大夫人的手,护着肚子后退了两步。

大夫人挑眉,微笑,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胡氏的嘴唇动了动,最后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扯出一个笑容来,僵硬着嘴角说道:“老爷最近人都在军营,姐姐你一路过来,舟车劳顿,先休息吧。我过来,就是问问有没有什么需要添置的,周管家是府里的老人了,做事也周到,你有什么需要吩咐她去办就行了!”

“嗯!”大夫人点头,却一直是满面欣慰,目光盯着她的肚子,道:“你是小的,进门时候的那杯茶我还一直惦记着呢,不过这会儿你身子重,老爷又不在,这事儿就先不着急了,回头再说吧。不过几个孩子呢?要不先叫过来,让我见见?我也准备了见面礼给她们!”

这女人,居然就是不死心的惦记着抢她的孩子吗?

胡氏脸色煞白,脱口拒绝:“别了,孩子太小,也不懂什么规矩,怕闹着您!”

“哦!”大夫人却也没勉强,又道:“正好我也准备在这里多住一些日子,今儿个要收拾整理一下,那明天你叫人送他们过来,正好我可以教教他们规矩。咱们沈家是京城里有头有脸的人家,孩子们的礼仪最是不能有个差池的,否则只能是被人耻笑。”

胡氏已经撑不住下去了,再也不能继续呆下去,防贼一样的盯着大夫人,道:“那姐姐你先休息吧,我就不打扰了!”

说完,可把手交给了婢女,逃也似的夺门而出。

周义一直紧张的注意着大夫人的表情和反应,见她居然一直没有发作,一颗心却始终是悬在半空的。

这时候,他硬着头皮上前道:“二夫人是本地一位驻将家里的,这地方的民风教化当然都不及京城,二夫人也就是心直口快了些,没有别的意思的,夫人您多担待!”

没了外人在场,大夫人也不屑于演戏了。

她面上表情不知何时已经恢复成了之前刻板冰冷的模样,盯着周义,咬牙切齿的冷冷道:“你是觉得我还不够担待吗?”

以大夫人的脾气,没当场把这个胡氏抽筋扒皮——

她的确是已经有够担待的了最强修真屌丝。

周义面上一阵的尴尬,但见大夫人居然一开始就是这个态度,那似乎便是已经接受现实了,如果真是这样,大家才是皆大欢喜的。

于是,他的态度就更显得良好和谦卑的对大夫人道:“夫人,不孝有三,老爷这也是无奈!唉,横竖现在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就算二夫人生了小少爷和小姐,也只有您和老爷才是结发夫妻,在沈家,您和大小姐该得的还是一份也不会少的,她……是不能和您比的!”

“结发夫妻?”大夫人用齿关碾压,缓缓地品着这四个字,最后,只是自嘲的由鼻息间哼出一声冷笑。

她没再说话,但是面色却是明显不好的。

周义叹了口气,也不再试图多开解她什么,举步朝院子外面走,一边道:“夫人您先休息,小的先给老爷去个信,告诉他您和大小姐已经到了!”

大夫人站在那里,没动也没有回头,重新咬紧了牙关。

沈青荷从方才听着大夫人和那胡氏之间的对话的时候起,脑子里就不断的有惊雷阵阵,这时候见大夫人居然就这么心平气和的放了周义走了,当场就急了,义愤填膺的上前一步,拉着大夫人的手臂使劲的摇晃:“母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那个女人她到底是……难道是父亲他……”

说着,就语无伦次的混乱了起来。

大夫人咬着牙,眼睛死死的瞪着这院子里的某个方向,一张脸孔上面的表情木然。

她伸手去,拉开沈青荷的手,举步往屋子里走,因为心里有太多的愤恨情绪,所以手下的力道很大。

沈青荷被她推了个踉跄,站稳了身子,就又一跺脚,又追上去,拦在她面前,双手抓着她的胳膊,气急败坏的使劲摇晃着质问问道:“母亲,你说话啊?父亲在这里怎么还有别的女人和孩子?你以前都没有跟我说过,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为什么瞒着我?”

她也是发了狂,满心的怒火,倒不是心疼大夫人被欺骗,而是——

如果沈和又有了别的儿女,那么她在府中的地位又要受到影响的。

大夫人已经忍了许久,此时就是咬紧了牙关,紧绷着唇角一语不发,她再次试图甩开沈青荷的手,奈何沈青荷抓她太紧,她也没甩开,却是因为用力过猛,一直卡着压在喉头的那口老血被晃得再也绷不住了。

沈青荷再一用力摇晃,她便是噗的喷出一口黑血来,刚好渐了沈青荷一脸。

浓烈的叫人作呕的血腥味扑鼻,沈青荷瞪大了眼睛,呆若木鸡。

大夫人却是瞬间泄了气,翻着白眼,身子就往下软倒了下去。

“夫人!”杨妈妈惊呼。

天竹和佩兰两个也赶紧冲过来,三人合力架着大夫人的身体,这才没叫她摔在地上。

大夫人其实没有晕过去,瞪着眼,眼睛还直直的看着高远的天空,唇角带着苦涩又自嘲的笑容。

“夫人?夫人您还好吗?说话啊?”天竹着急的去掐她的人中。

可大夫人就是个活死人一样,完全的没有反应。

佩兰左右环视一圈,道:“我去让周义请大夫!”

说着,提了裙子就要起身。

杨妈妈已经落下了眼泪来棋盘上的爱情。

她是知道大夫人的心思的,连忙伸手拉住了佩兰,坚决的道:“别去!都别声张,快来帮忙把夫人扶进去,不要告诉任何人夫人吐血和生病的事!”

大夫人是最要强的,她会撑着去和胡氏周旋,为的就是给自己留面子。

这时候,哪里能叫人知道,她被气得吐了血?

这会儿沈青荷的那两个丫头都还在外面搬行礼,这院子里,也就杨妈妈这三个冯氏的自己人。

沈青荷自己都自顾不暇,还在那里发愣,三个人就手忙脚乱的把大夫人抬进去,安置在了床上。

桌上有茶具,只是茶壶里的水已经凉了。

佩兰也顾不得,赶紧过去倒了杯水来,喂大夫人喝下去。

杨妈妈坐在床头,紧紧地握着大夫人的手,心疼的喃喃道:“夫人,横竖事情都已经这样了,您就看开一点吧,不要再自苦了,哪怕是为了大小姐,您也要保重……”

话音未落,大夫人麻木了许久的脸上终于有了些许表情。

她艰难的回转头,朝院子里看去,声音沙哑无力的道:“青荷——”

说话间,沈青荷正好魂不守舍的从院子里走进来,见状,她这才被大夫人惨白的脸色吓到了,也顾不上擦脸上的血迹,赶紧扑过来道:“母亲,你这是怎么了?”

她握了大夫人的手。

大夫人想要回握一下,却发现自己根本使不上力气。

她却也不想让沈青荷知道,只是勉强的摇了摇头。

沈青荷是见惯了自己的母亲运筹帷幄又无坚不摧的模样的,顿时也就放宽了心,脸上又露出愤恨的情绪,抱怨道:“母亲,刚才的那个贱人是父亲又纳的妾?提前你也不知道是不是?父亲他怎么可以这样,趁着你人在京城——”

“青荷!”话音未落,大夫人突然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大声的喝止她。

沈青荷吓了一跳,瞬间噤声。

大夫人看着她,强压下心里所有愤恨和不甘的情绪道:“这样的话,以后都不准说了!”

沈青荷一愣,是真的不能理解大夫人这一刻突然的情绪转变。

“母亲——”她意外的呢喃。

大夫人苦笑:“木已成舟,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我本以为,能挟制住他,就能把沈家最好的一切都留下来给你,可说到底却是我太自负了,居然是没想居然还会沦落到今天这样的下场!”

大夫人是真的宠爱沈青荷的,沈青荷对她除了依赖和信任,也不是没有感情的。

“明明是父亲不对!”她这样替大夫人鸣不平。

“算了!”大夫人叹一口气,打断她的话,看着她的脸,语重心长道:“胳膊拗不过大腿,青荷,事到如今,已经是没办法了。这是我和你父亲之间的事,你就当不知道好了,以后也千万别为了这件事去当面的顶撞他。就算那女人生了几个野种出来,毕竟都有还乳臭未干,他们跟你是比不了的。这么多年,你是沈家的嫡长女,只要你乖巧一点,你父亲总归还是疼你的,别再任性了。你放心,那个女人,你母亲还是不看在眼里的,为了你,我就是忍她一时又何妨?”

最后几个字说出来的时候,她的目光就是突然一厉。

那一抹幽光,突然的就让沈青荷兴奋了——

就好像是她以往熟悉的那个强势霸道的母亲又回来了它,替我爱你。

“母亲要我装作不知道的样子,以后多去讨好父亲吗?”沈青荷问道。

“嗯!”大夫人点头,想着她和西陵钰之间的事,又忍不住的心头一堵,却还是强打精神:“你大了,已经懂事了,难道和那几个乳臭未干的野种比起来,还不知道怎么讨好你父亲吗?”

“那母亲的意思是,我们真的在这里住下,和那个女人同在一个屋檐下?不再回京城了?”沈青荷还是有点接受不了。

居然是要她们和那个女人共同生活在一个屋檐下?

“行了!总之这些都不是你该操心的事,你顾好了你自己就行,回头等你嫁了人,母亲也就没有后顾之忧了!”大夫人道,眼睛里有灼灼的烈火燃烧,最后,森然一笑,“迟早,我会好好的跟他们算一算这笔账的!”

沈青荷还是不怎么高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大夫人道:“好了,你先去洗一洗,换了衣裳休息吧,旁的事,都不用你管!”

“哦!”沈青荷这才不情不愿的站起来,道:“那母亲您也好好休息吧!”

说完,先施施然的举步离开了。

大夫人盯着她的背影,满面的忧虑之色。

杨妈妈忍不住的叹了口气:“夫人,真的不需要找大夫看一看吗?”

大夫人收回了目光,摇头。

她挣扎着,想要撑着身子坐起来,杨妈妈赶紧扶她,又拿枕头给她在身后靠着。

大夫人闭眼缓了会儿,重新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底光芒就已经恢复了一片冷静的模样道:“不要让人知道这件事,沈和他早就不是当年的那个沈和了,前面他既然能和老太婆一起里应外合的摆了我一道,这时候如果叫他知道我对他另娶的事这么介意,就难保他不会趁火打劫的直接对我做出点什么来了!”

杨妈妈听的胆战心惊,想着当年沈和那个老实木讷的模样,怎么都觉得难以想象:“夫人您是说老爷他有可能会对您下手吗?”

“不得不防啊!”大夫人道,说着就又自嘲的再度讽笑出声:“说起来也是我自己蠢,一直以为笼络住了老太婆,再拿着彼此同在一个屋檐下几十年的情分做筹码,就能哄着他们掏心掏肺的对我,现在看来,真是蠢死了!”

老夫人那样的人,天生就是薄凉的。

倒是沈和,居然和老夫人一起做局这么久,这一点才是最叫大夫人恼怒和震惊的。

杨妈妈唉声叹气。

大夫人小心眼,她知道,怎么安慰都没有用。

又过了一会儿,大夫人就又转向了她,忧虑道:“我休息一个晚上,明天应该就没事了,到时候你叫周义过来,青荷的事……让他过去跟沈和说一下,得尽早的定下来!”

“啊?”杨妈妈十分的意外,“奴婢瞧着大小姐对京城那边……”

“就因为她还惦记着京城里的那个人,我才必须快刀斩乱麻,赶紧把她的婚事定下来,好叫她死心!”大夫人态度强硬的打断她的话。

为了沈青荷,她愿意忍阴阳警察俏女鬼!

可是——

没有人比她自己更了解自己了,沈和做得这件事,已经严重的冲破并且挑战了她的底线,她不确定自己到底还能忍耐几天。

她可以去和沈和甚至老夫人那些人同归于尽,可沈青荷就是她的软肋,她舍不得拿女儿去陪葬。

如今最为两全其美的方法——

就是找个稳妥的人,把沈青荷嫁了,嫁过去沈青荷就是别人家的人了,她才能放开手脚去和老夫人还有沈和那些人拼命。

大夫人刚刚吐了血,面色寡白,但是这一刻,她的眼睛里却闪烁着异样冷厉的锋芒。

这边沈青荷回了房,就着水把脸上的血迹清洗干净,又换了衣裳。

等两个丫头把她的行李都带人搬进来,正要收拾整理往柜子里放的时候,她却拉过了紫苏道:“先别弄了,给我找笔墨来!”

“天都晚了,小姐要看书练字也等明天吧,路上累了好多天了!”紫苏道。

这大小姐,平时除了衣裳首饰,可不见她怎么喜欢读书习字的。

“我要写信!叫你去你就赶紧去!”沈青荷立刻就冷了脸。

她烦躁的在这屋子里转了一圈,看着这里的家居摆设,脸上就露出更加抓狂的表情道:“我才不要留在这个鬼地方,我要回京城去,这个鬼地方,我一天都不想多呆。”

老夫人现在恨不能叫她死,她指望不上,而大夫人又铁了心的想要她在这里找个人嫁了,可是这个穷乡僻壤的破地方,就算是沈和军营里的部下,也不过就是个莽夫,难能跟一国储君的西陵钰相比?所以思来想去,她还是觉得自己要争取西陵钰那里的门路,想办法求对方接她回去的。

“这……”紫苏却是犹豫,“夫人她……”

“你敢跟母亲透露一个字,我就撕烂你的嘴!”沈青荷警告道。

紫苏也知道这个大小姐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子,没办法,就只能是照办了。

沈青荷脸晚饭都没吃,花了半夜的时间,洋洋洒洒写了整四页的信纸,然后给了大把的赏银,让紫苏去泗水镇上驿馆的人送回京城。

最近边城的局势一堵动荡,信使来往的周期也短,快马加鞭的六天之后,沈青荷写得那封情真意切饱含相思之意的情信就被太子妃卫涪陵拆阅拜读了。

有别的女人心心念念惦记着自己的夫君,并且写了缠绵露骨的情信过来诉说衷肠,作为嫡妻的女人该有什么样的反应?

别人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姑且不论,反正卫涪陵是侧卧在榻上,一字一句津津有味的读完了,看完之后,面上还能带着平和温婉的笑容品评一番:“书信是写得蛮煽情的,就是这字迹丑了点,有点不太拿得出手!”

青青从旁看的,脸都黑了,不过知道卫涪陵对这样的事情从来不介意,也就没动气,只是鄙夷的的抱怨道:“沈家这都教养出来的什么货色?怎么一个比一个都淫荡不要脸?”

为涪陵将那书信随手一扔,还是靠在榻上闭目养神,唇边露出淡淡的笑容道:“沈家的姑娘,也有争气的啊,可惜我现在的身子不能出门,要不然,明天也想去宫里观礼,看他们大婚的!”

------题外话------

大夫人战斗力还是杠杠的,一般人完全不是对手,只可惜荷花姐。唉,又犯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