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7章 大婚/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室的大婚是在晚上。

虽然这天天还没亮沈家上下就都忙碌了起来,沈青桐也没早起。

和平时一样的时辰起床,沐浴之后,外面已经等着的喜娘们就捧着衣物首饰鱼贯而入,把她按在了妆台前面,开始开脸,上妆的忙开了。

沈青桐盯着摆了满满一桌子的瓶瓶罐罐。

她平时不用这些东西,虽然没什么兴趣,倒也觉得有几分新奇,就用指甲从几个盛放口脂的小罐子里挑了一点儿最艳的大红色出来细看。

旁边的喜娘拿了胭脂正要给她涂,一边笑道:“这个口脂是宫里的姑姑们最先调制出来的,颜色最正,今儿个王妃大喜,这天底下也就只有您才趁得起这个颜色了,用上了一定好看!”

沈青桐的目光定格在自己的指尖上——

那口脂的色彩妖冶,的确是红的张扬,艳的跋扈!

如果用了这样浓重的色彩掩饰,当是能盖住这世上许多的血腥和罪恶吧?她见过的,那一天,艳阳高照,北境过来的狂风肆虐,包括她父亲在内的三千边疆将士的血,都没艳过此时她指尖的这一点红。

十年了!死去的那些人,鲜血已干涸,肉身成白骨,都成了葬在千里之外的孤魂野鬼,故土难归。

她告诉世人说,她忘记了,可是她即使骗过了天下的所有人,也始终骗不到自己的。

她记得!她都记得!

那一天,她失去了父亲,也失去了母亲,天真无邪的整个童年都在那一夕之间被碾压的粉碎成灰。

那段往事,在外人看来已经是前尘了,可是于她而言,却是永远也不能抛弃和遗忘的,不管时间过得多久,也不管她走得多远,只要一回头。

一切——

历历在目!

木槿见她失神,并且脸色也越来越不好,不免担忧的叫了一句:“小姐?您怎么了?”

说着,就拿帕子裹住她的指头,给她去擦手上的口脂

豆蔻江湖二月初。

沈青桐猛然一惊,思绪瞬间回笼。

她的目光一闪,却是突然起身,一把推开了那个正要给她描眉的喜娘。

“哎哟!”那喜娘惊呼一声,摔倒在地。

“小姐!”木槿也是吓我了一跳,惊呼。

沈青桐此时的眼里却没有任何人,她走到屏风前面,一把抓过上面的外袍穿上,直接就提着裙子跑出了门。

“王妃!”

“小姐!”

后面的喜娘和丫头们都吓坏了。

木槿出了一身的冷汗,感激道:“你们都别生张,我去追!”

说完,就也提着裙子往外跑。

她家小姐可是不待见昭王殿下的,这么一跑,可别不是逃婚吧?

木槿一想,冷汗都出来了,可是一路追过去,却发现沈青桐居然是跑去了老夫人的红梅堂。

她才梳妆到一半,彼时头发还都散着,沿路所有的丫鬟婆子都惊讶不已,最后却见她冲进了红梅堂,二话不说的直接朝老夫人的屋子跪了下去:“祖母!孙女有事求见!”

老夫人为了她大婚的事情,忙了一夜没睡,这会儿才刚眯了会儿,听见动静,就心慌意乱的赶紧出来。

木槿追过来,见她面容严肃的跪在那里,张了张嘴,最终却没敢上前。

“这个时间,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还没有梳妆准备?”老夫人匆匆走出来,见到她素面朝天发丝披散的样子,受惊不小。

即使她再怎么不待见沈青桐,可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了,今天这样的日子里,就绝对不能有任何的差池。

老夫人弯身,赶紧过来搀扶。

“祖母!”沈青桐执意的跪着没动,面上表情肃然的抬头看向了她,认真说道:“今日之后,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再回来这里几次,有件事情,想要拜托祖母。”

老夫人和她之间并不亲厚,对她这样情真意切的模样很有些不适应。

心里微微怔愣片刻,老夫人才道:“什么事你直说就是!”

“桐桐福薄,父母早逝,无缘承欢膝下,今日我出阁,又不方便去他们灵前拜祭,所以想请祖母抽空替我去沈氏的祠堂,给我父母上炷香,告诉他们,是他们的女儿不孝,不能亲自过去给他们辞行了。”

沈竞夫妇去世已经十年了,而且那时候沈青桐又小,再加上后来出了意外大病一场……

一直以来,她其实是鲜有提及自己的父母的。

毕竟当年她也就只有五岁,一个不懂事的孩子而已,这么多年了,即使血浓于水,想必印象里对自己父母的记忆也都不会有多少了。

老夫人也早就不计较了。

可是此刻,她突然跑过来……

老夫人的心头剧震,甚至连脸色都跟着僵硬的凝固了片刻。

然后,她再度弯身下去,把沈青桐拉起来:“我知道了,你先起来,这样大喜的日子里还这样冒冒失失的,成何体统?”

沈青桐抿抿唇[黑篮]朝阳。

她低头又抬头,仍是正色看着老夫人道:“祖母,替我在父母的灵前说声对不起!”

好在这些年,老夫人一直忌讳,不到族里大的祭典,一般不会叫她去祠堂,而事实上,纵然那里供奉着她父母的牌位,沈青桐其实也不愿意去看的。

如此清清静静,一过就是十年。

“嗯!”今天对沈家而言,虽然是个荣光无限大日子,可是骤然提到沈竞,老夫人的心头就也跟着瞬间笼罩上一层阴云。

只是此刻,这院子里人多眼杂,老夫人也不敢叫情绪外露,拉着沈青桐的手道:“你有这份心就好了,今儿个府里要宴客,明天一早我会去祠堂给你父亲上香,将此事告知的!”

“嗯!谢过祖母!”沈青桐感激的连忙又要行礼。

老夫人给拦下了:“你快回去准备吧,别耽误了上轿的吉时。”

“好!”沈青桐点头。

木槿这才敢走过来,从老夫人手里接了她的手,扶着她出了红梅堂往回走。

从老夫人那里出来之后,沈青桐的情绪马上就已经冷静了下来,面容沉静的沉默着慢慢往回走。

可是木槿感觉的到——

她今天的心情其实很糟!

“小姐你是想起老爷和夫人了吗?”忍了又忍,最后,木槿还是开口问道。

沈青桐的容色不改,仍是目不斜视的往回走,语气平静的道:“已经很多年都不想了。”

她其实是一直对和自己父母有关的事情讳莫如深的,今天本来也没准备多言,可是话都已经咽下去一半了,最后还是苦笑出声,讽刺的道:“可是自欺欺人没有用啊!”

那年二夫人带着沈青桐北上的时候,木槿和蒹葭,一个七岁,一个四岁,说是沈青桐的丫头,其实不如说是玩伴,因为路途遥远,路上又不确定会不会有危险,二夫人没办法带着三个孩子一起上路,就把两个小丫头留在京城了。

后来两个月之后,沈青桐被北疆军中信使顺道捎回来的时候,沈竞夫妇已经罹难,都不在了。

那曾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木槿也是提到此事就心情恍惚,那么小的孩子,真的很难理解也很难接受,她都还记得很清楚,两个月前二夫人带沈青桐离京的时候,蒹葭太小,舍不得,两个人追出去在大门口拉着二夫人的裙裾又哭又求的,那时候二夫人还温和的笑着蹲下来摸了摸她的头发,又拿帕子亲自把蒹葭脸上的泪痕擦干净了。那个女人,有一副素雅又端庄的面孔,虽然平时话不怎么多,但是真的给过她和蒹葭太多过于深刻美好的记忆。

而那突然之间,那个英伟不俗的年轻将军和那个温和端庄的女人,和他们有关的一切就突然空白,成了永远都无法补上的缺失。

她和蒹葭都姑且耿耿于怀了许多年,更何况是沈青桐这个做人家女儿的。

回想起往事种种,木槿忍不住的鼻子一酸。

“小姐,您一定不要难过,老爷和夫人虽然走得早,没能看着您嫁人生子,可是他们在天有灵,都会知道的。这一世,也许只是彼此之间的缘分浅了些,下辈子……”这样的好日子,木槿知道不能哭,可是脸上挂着笑,声音却忍不住的带了几分哽咽,勉强的安抚道:“下辈子有缘,还能再续上的村里有个姑娘叫小圆!”

沈青桐侧目看她。

木槿对上她的视线,就更是卖力的挤出一个笑容,坚定而更加用力的点点头,仿佛是要把这种信念通过这一眼对视时候的目光传递给她。

沈青桐看着她眼底诚挚的情感,心里却是一阵一阵的漫上一层比一层更加荒凉的感觉。

于是最后,她笑了笑,淡淡的开口道:“可是木槿,如果还有来生的话,我不会再做他们的女儿了!”

说完,情绪看上去仍是没有任何起伏变化的,又移开了视线,继续往前走去。

木槿脚下的步子却是下意识的迟缓,落后了两步。

抬头,盯着她踽踽独行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木槿才赶紧快跑两步跟上了她——

沈竞夫妇遇难的时候,沈青桐才只有五岁,在一个孩子的心里,应该只会觉得是自己被抛弃了吧,何况,这些年在沈家,沈青桐还是被大房和三房的两位嫡出小姐挤兑,她会心存怨怼,也是顺理成章的。

木槿什么也没说,只是在心里安慰自己——

今天总算是可以从这座乌烟瘴气的沈家后院里脱身了,虽然那位昭王殿下的架子和脾气都大了点儿,好歹应付他一个也强过要应付沈家的这一家子啊。

权衡比较一下,木槿倒是不觉得沈青桐今天嫁人是件什么坏事了。

主仆两个回到锦澜院,蒹葭和喜娘早就急疯了,要不就在门口扯着脖子张望,要不就是在院子里团团转。

“小姐!您可是回来了,跑哪儿去了!”见到两人回来,蒹葭隔着老远就跑过去,嗔道。

“没什么,突然想到一点事情,就去了祖母那里一趟!”沈青桐道,给她一个笑容,“回去吧,别耽误了吉时!”

蒹葭没敢说,看到沈青桐突然冲出去,她的第一反应是自家小姐要逃婚,简直吓尿了。

嗯!没事了!人回来了就没事了,他们的小命都保住了。

“王妃!”沈青桐进了院子,那十几个喜娘也是一股脑儿的全部冲上来,拥簇着她又进了屋子,在妆镜前坐下。

这么一耽搁,时间就有点紧了,喜娘们七手八脚的开始继续给她整理上妆。

沈青桐坐在镜子前,由着他们折腾。

铜镜里,她能看到自己那张有点模糊的脸孔上面缓慢的变化,披散肩头的青丝被束起,挽成造型别致的发髻,红宝石镶金的全套头面,配上大红喜服上振翅欲飞的金线凤凰,习惯了素面朝天的沈青桐也会觉得这种装大尾巴狼的变化很神奇啊……

一瞬间,心情就跟着好了那么几分——

虽然西陵越其人,并不是叫人觉得十分值得期待的,好歹这种高高在上,能借势耀武扬威的感觉还不错,比起在沈家,人前人后都要夹起尾巴做人,毕竟去了昭王府,以后大约也许可能就只需要在西陵越一个人跟前夹起尾巴了吧?

忍辱负重啊!

细算下来,其实也不算亏的。

这边沈青桐的思绪飞扬,倒是逐渐找到点儿作为新嫁娘的喜悦的心情来了,正在失神的时候,就见喜娘沾了红艳艳的胭脂正要往她脸上蹭。

沈青桐皱眉,当机立断的侧头躲开了,道:“别给我用这个,这颜色,我不喜欢媚朝堂!”

“啊?”喜娘的手擎在半空,一愣,然后还是扯出笑容来,解释:“这口脂和胭脂才衬王妃您身上的这一身啊……”

“我不用!”沈青桐没理,转而盯着她的眼睛,打断她的话,语气冷硬强势的又重复了一遍。

这位准王妃,跑出去一趟,回来之后的气势就有点吓人了。

那喜娘被她盯着,忍不住就心里发毛,心里就赶紧安慰自己——

不用就不用吧,反正一会儿盖头一盖,她这张脸也只有等晚上洞房昭王殿下拆包的时候才能看见,应该也不会惹什么麻烦。

“是!奴婢知道了!”定了定神,那喜娘赶紧答应着,让带了人继续给沈青桐上妆。

太艳的口脂和胭脂这些沈青桐都不让用,可就算再怎么天生丽质的,新娘也没胆子让她就这么素面朝天的上轿的。虽然从这位准王妃平时的装扮上来看,极有可能是昭王殿下好的就是清汤寡水的这一口,几个喜娘也不敢马虎,一层一层,给她擦了好些粉。

沈青桐虽然喜庆不好,却也知道她们都为难,所以倒是也算配合。

前后折腾了差不多有两个时辰,她这一身行头才算拾掇完毕。

彼时天色已暮,无内无外却都是一片灯火辉煌,红烛高照,灯笼高高的,前院宴客的喜庆声音也偶能传过来。

待到夜幕初临,外面突然一片七彩斑斓的烟火齐齐窜上天空,轰然炸开,绽满了天幕。

院子里奔走忙碌的丫头们齐齐被这一瞬间铺天盖地瑰美的天宇给镇住了,也忘了手里的活计,纷纷驻足观望。

彼时沈青桐正端端正正的坐在正对门口的大床上。

眼前的房门大开,她听闻了动静,直直的抬眼看过去,就看到正个天地变色,恍如不是在人间的这一幕。

太子和其他皇子大婚的排场都是不一样的,而西陵越和西陵钰处处争锋,在规制上,他肯定是不能逾矩的,但是今天这天幕一炸,这么惊天动地的一幕,想必足以叫满城的百姓记忆犹新的记上一辈子了。

沈青桐是没什么意见的,虽然她就是个捡漏的——

凡事都是白来的,不捡白不捡吗?

烟花乍起,所有人都敛声屏气的仰望苍穹,直至随后惊天动地的炮竹声和锣鼓声响起,才有喜娘如梦初醒,一拍大腿,高呼道:“是昭王殿下迎亲来了!吉时已到!快,盖头!扶王妃上轿!”

接下来人仰马翻。

反正沈青桐被盖头一蒙,就事不关己了,被人推攮着,木偶一样的听摆布。

从锦澜院出来,先要去当着观礼宾客的面拜别双亲,她这要拜的自然是老夫人了,行了礼,又走了几个过场,木槿和蒹葭就左右搀扶着她出门。

彼时那大门外,昭王府迎亲的队伍已经等着了。

西陵越也是穿一身大红的喜服,金冠束发,整个人金光灿灿的高坐在马背上。

沈青桐虽然看不见,但是想也能想到此人此刻的那种神气,在盖头低下冷嗤一声。

因为观礼的客人多,裙裾和袍子的拖尾都很长,她走路其实是很小心的,很仔细的盯着脚下,眼见着就要跨过门槛,却发现正扶着她手的木槿脚步突然顿住,缓了一下重生之废柴威武。

沈青桐诧异,但是看不见,周围的人群又吵闹的利害,她就用力捏了下木槿反对手指。

木槿不经意落在巷子口那边的目光便赶紧收回来,装作若无其事的扶着她,过门槛,下台阶,但是莫名的,心里却有几分不安——

自从那次的“私奔”闹剧不了了之之后,听说陈康梁是回了任上去了,整一年都没再听他的消息,木槿几乎都忘了这个人和之前的那件事了,可是今天,他会突然出现在这种场合,木槿就忍不住的不安,心烦意乱。

西陵越接了自己的王妃,一路上又是敲敲打打,声势浩大的往宫里去。

在宫里,百官和后妃观礼,一对新人按部就班的行了礼,然后拜见帝后,听帝后训话之后,陈皇后就亲手把昭王妃的印鉴等物都交给了沈青桐。

忙忙碌碌的来回折腾了又是一个多时辰,总算礼毕,西陵越就又带着沈青桐打道回府。

跨过王府门口的火盆,沈青桐被送去了洞房,西陵越却直接去了前院那边宴客。

朝中昭王的风头鼎盛,就是太子一党的官员也不得不给面子,前来道贺,府里宴客的排场也是惊人。

外面锣鼓喧天,吹吹打打的半夜都不消停。

沈青桐端端正正的坐在宽大的喜床上,低头看着自己描龙绣凤的裙裾和衣摆,心情很有几分忐忑和纠结——

也不知道她怎么会是这样运气,前后两世,成个婚都是赶鸭子上架。

虽然她这个人随遇而安,从来就不过分的矫情和挑剔,可是这感觉也总是怪怪的。

喜娘和丫头们分立两边,一屋子里的人,却都莫无声息的等着,只能偶尔听到蜡烛爆裂的灯芯爆裂的细微声响。

就这么枯坐,一直过了三更,西陵越才过来。

彼时前面的宴会似乎还没散,隐约的还能听到丝竹之音和人们的谈笑声。

西陵越喝了酒,面色较之往常多了几分红润,但是目光清明,人还是十分清醒的,以至于连平时那种高高在上的冷傲气场都没变,一进门就把一众的喜娘震得不轻。

大家屏息敛气,谨小慎微的,按部就班的引他掀了盖头又伺候新人喝了交杯酒,因为喜娘们兢兢业业,一丝不苟,所以一切的过程都已经不能只用顺利来形容了,简直——

堪称完美啊!

沈青桐是看到他的脸就不怎么高兴的,可是为了配合气氛,脸上还是恰如其分的全程都带了几分小娇羞的笑容。

她的容貌清丽,模样本来就生得不差的,如今大红的嫁衣映衬之下,略带几分娇羞的略一垂眸,小模样是真有几分撩人的。

西陵越看在眼里,却意外的发现自己估计是酒喝多了,根本就带入不了肠镜,脑中不自觉的就跳出她冷着脸,憋屈不已盯着自己的那一副表情。

这是太了解了,搞的现在连自欺欺人都不能啊!

“喝了交杯酒,王爷和王妃娘娘长长久久……”喜娘说着吉祥话,把酒杯给收了。

没曾想,本来还温吞有礼的昭王殿下突然甩出一张臭脸来,倒是没发怒,只是很过来那一眼的目光冷飕飕的道:“行了都下去领赏去!”

喜娘的话到一半,整个人都怔住了进击的王妃。

西陵越见他们不动,又一眼扫过去,一群人立刻做鸟兽装散,顷刻之间,就连木槿和蒹葭这两个没胆的陪嫁丫头也一溜烟的跑了。

洞房里的视野开阔,入目都是一片叫人眼花缭乱的红。

沈青桐瞪眼看了半天,等到反应过来身边的西陵越正在盯着她看的时候,顿时就的紧张的面皮一僵。

她用了好大的力气,让自己缓缓地回转头去对上他的视线:“王爷……”

话音未落,西陵越突然就伸手来捞她。

沈青桐一惊,出于本能的反应,马上就跳起来,闪身躲开了。

西陵越手下落空,一愣。

诚然沈青桐方才也只是出于本能的反应,再一回过神来,就瞬间尴尬了。

两个人,四目相对,她纠结的咬了咬嘴唇,正想要解释点儿什么,没想到才刚张了张嘴,那边西陵越居然没计较?

他起身,转身走到外间的盆架旁边,洗了两把脸,然后再转身回来的时候就开始宽衣解带。

沈青桐眼睁睁的看着,脸上在慢慢的烧红,“你——”

“怎么?”西陵越挑眉。

沈青桐皱眉,最后还是忍不住的试着开口商量道:“我记得之前我们有约法三章的!”

西陵越侧目看她,顺手把扯下来的腰带扔了,挑眉,淡淡的道:“哦?里面有约定这一条?”

这个话题拿出来这么说,沈青桐着实有点尴尬,下意识的稍微别开了视线,继续争取和他讲道理:“说好了约法三章的,我记得我当时只提了两条?现在补一条?”

心里却知道,西陵越这种人,会跟她讲什么君子协定才怪。

果不其然,说话间西陵越手下的动作也没闲着,已经是把外袍都一并脱下来,随手扔了。

他走过来。

已经行过礼了,此时两人就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了。

虽然沈青桐想躲,到底也还是没敢,硬着头皮站在那里,身体有点僵硬。

西陵越走到她面前站定。

他的身形颀长,把她整个人都笼罩在阴影之下。

------题外话------

混合双打四人组的小剧场(独家):

越越(傲娇脸):嗯本王终于顺利大婚娶上媳妇了,举国同庆,勒令作者评论区发红包……

麻将四人组(斜眼,赤果果的嫉妒):是大婚又不是开荤,高兴个毛!

彭渣渣和苏晋阳表示:老子人生赢家啊!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嘤嘤嘤!”一辈子都没开上船的火火哥和端木美人儿,抱团哭晕在厕所~o(>_<)o~

岚宝说:边关告急,国库空虚,红包我坚决不发哒!

越越(强行抢麦插播):尼玛,老子裤子都脱一半了,作者你丫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