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8章 一切为了面子,好尴尬!/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昭王府。

柳雪意站在朝向前院的一闪敞开的窗户前面,半天没动。

今天西陵越大婚,需要招待的客人太多,不仅府里所有的下人都被叫去帮忙了,还从宫里借调了一部分人来才能勉强应付。

白天的时候,柳雪意就没露面。

灵芝在前面一直忙到这会儿才回,本以为她是应该早就睡了,走进院子,见她还站在窗前,就是眼眶一热,赶紧快走两步推门进来道:“都这个时辰了,小姐怎么还没睡?”

柳雪意站在窗户前面没动,脸上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只是很冷静的问道:“前面的喜宴都散了吗?”

“差不多了!”灵芝道:“大部分的客人都已经回去了,还有几位年轻的王孙公子喝高了,还在前面划拳呢。王爷有吩咐下来,说今天是大喜的好日子,不要赶人,由着他们闹去了!”

“大喜!”柳雪意这才合上了窗子,面上表情意味不明的讽刺笑道:“今天这场大婚的盛况,完全是冲着给太子添堵的目的去的,这排场,也算是亲王大婚的仪典里史无前例的头一份了,的确是够喜庆的了!”

说不嫉妒那是假的

[家教]所谓青梅竹马。

虽然知道西陵越大办婚事并不是为了沈青桐的,可是十里红妆,盛世花嫁是每个女子都渴盼和期望的,这么大的一个便宜,还是让沈青桐出尽了风头。

可是那个沈青桐,明明不过就是个样样都不出众的孤女,凭什么这一切就都该是她的?

反观自己,为了不丢面子,今天却要躲起来,在这里连面都不能露。

灵芝倒了杯水给她,知道她心里不好受,就安慰道:“小姐您跟她计较什么,她这也就是勉强捡了个便宜罢了,就算暂时的让她先分光一下又如何?您可是有贤妃娘娘撑腰的,日后到底是谁得势,谁风光,还得要一步一步走着瞧呢!”

那个沈青桐,真的是看着哪里都不出彩的。

倒也不是灵芝对自家主子太过自信,实在是——

如果西陵越娶的人换做是郭愫,灵芝都还会忌惮几分,但是这个沈青桐,那就真是个不起眼到可以直接被忽略掉的角色了。

柳雪意当然也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闻言,却还自嘲的苦笑了一声道:“那又怎么样?怎么说她都是殿下明媒正娶的嫡王妃!”

嫡庶有别,尊卑这回事,真是最无奈的,却又可以把人压得完全喘不过气来。

灵芝接不上话,索性就沉默了,有些局促的目光四下里看了看,突然想起了什么就道:“小姐,您是不是还没用晚膳?奴婢这就去给你去厨房拿!”

今天所有人都忙翻了,谁又会注意到柳雪意这个暂居于此的没名没分的外人。

柳雪意的心里也不是不生气,只是人在屋檐下,根本就没办法。

灵芝说着就要往外走。

“站住!”柳雪意厉声何止她,“别去了,还嫌不够丢人吗?”

灵芝被她的疾言厉色吓了一跳,委屈的眼圈都红了:“小姐,奴婢只是……”

“我不饿!”柳雪意惯常都是个善于隐藏自己脾气的人,察觉失态,就马上缓了缓情绪道:“别去了!”

灵芝不敢再招惹她,点点头,就去打水,伺候她梳洗上床休息了。

柳雪意躺在床上,一整天粒米未进,饥肠辘辘,这一刻她的心思却全然不在此处,虽然已经努力克制不让自己去想那些无法改变的事情,可是听着前院方向偶尔传来的谈笑声,就总是忍不住的在想,这一刻主院那边的新房里会是个什么场面。

她是个曾经被人踩入泥泞里的人,从来都知道权势比所谓的情情爱爱更重要,但是西陵越那样一个高高在上无可挑剔的人摆在眼前,她又是近水楼台,其实打从心底里,她对他是真的存着几分爱慕之心的。

为了迎合今天这个喜庆的日子,阖府上下的灯笼都换成了红色的,包括她廊下的两只。

此时透过窗纸,摇曳的暖红色灯光透进来,就越是叫人容易联想到此时这府邸里的某一处,被翻红浪,两个人抵死缠绵时候的画面。

柳雪意越想就越是心烦意乱,最后干脆一下子甩开被子,坐了起来。

灵芝忙了一天,刚迷迷糊糊的睡着就先被惊醒了。

她蹭的从外间的睡榻上跳起来,点了一盏灯捧着进来,见到柳雪意黑着脸坐在黑暗中的侧脸,心里哆嗦了一下,小心翼翼的道:“小姐,您……怎么了?”

柳雪意也不说话迷情笔记。

灵芝又不傻,自然知道她是为什么。

她把宫灯放在旁边的小几身上,弯身捡起地上的被子,又赛回柳雪意床上,轻声的劝道:“木已成舟,小姐就想开些吧,要往长远里看,您的福气还在后头呢!”

“可是——”柳雪意也不看她,只是盯着大床里边黑暗的一个角落道:“那个沈青桐的云起实在是太好了,好到——”

她说着,眼底就有阴暗的冷光一掠而过,一字一顿的继续道:“我都开始有些忌惮她了!”

沈青桐她何德何能,能捡到这么大的便宜,成了让人羡慕的赵王妃?

虽然陆贤妃已经给她指明了要走的路,可是她也不由的害怕——

万一沈青桐的运气好,再次捷足先登了,那她就真的完全处于劣势了。

陆贤妃和西陵越之间没有利益冲突,更不会忌惮沈青桐什么的,所以她要只靠着陆贤妃替她撑腰还是远远不够的。

她的前程,还是要自己谋划的,绝对不能再给沈青桐继续走运的机会。

几乎是一瞬间,一条计策已经跃入柳雪意的脑中。

只是——

西陵越御下的手段极严,她在这里又毫无根基,完全的被动,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做点儿什么,实在是不容易啊!

“小姐?小姐您怎么了?”灵芝见她半天没反应,就试着推了她一下。

“哦!没什么!”柳雪意猛然惊醒,看了她一眼,就又若无其事的躺下闭了眼:“很晚了!睡了!”

灵芝见她没什么精神,倒是没多想,拉过被子给她盖上,重新又熄灯回了外间的榻上。

这一晚,柳雪意彻夜难眠,心里在不停的盘算——

她不是耗不起的人,机会她可以慢慢的等,只希望是这一次老天爷别站在沈青桐的那一边,给她一点时间吧!

*

然则主院的新房里,场面却并非是柳雪意臆想之中的那样和谐。

西陵越一步步走到沈青桐面前。

他的身形颀长,把她整个人都笼罩在阴影之下。

沈青桐微微仰起头来看他,说不紧张那是假的,只是她自己却很清楚,自己紧张归紧张,而这种紧张的心情很纯粹,和一般新嫁娘洞房花烛时候的心情是截然不同的。

虽然一样都是准备迈入一段新的人生,可是——

她却很冷静,早就在心里把利益和退路都鸡苏散的很清楚,所以这一刻,无论是对这段婚姻还是眼前这个可以可称之为她夫君的男人,都是没有抱着任何幻想和期待的。

她之所以会紧张——

不过就是因为眼前要和她搭伙过日子的这个混蛋很难搞,而且又不怎么可靠。

一时间想的事情有点多,沈青桐便就有了片刻失神。

西陵越见她居然没跑,心里倒是颇为满意的,伸手蹭上她腮边,却摸到满手滑腻的脂粉,他便有些不高兴了,沉声命令:“去洗了!”

沈青桐闻言,简直就是如蒙大赦,立刻就转身去外屋找脸盆琼英烙GL。

今天她一身嫁衣里外加起来足有九层,为了参加仪典,无论是外面的袍子还是里面的裙摆都很长,拖拖拉拉的堆了一地。

她那身量本来就没有完全长成,甚至还有点瘦弱,被这么繁重的一团嫁衣裹着,她走路的时候又怕绊着,就把一堆裙摆都尽量车过来在怀里抱着,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走。

西陵越从后面看着,就觉得她这背影分外滑稽,有点哭笑不得——

他这是娶了个媳妇吗?

他这是娶了个媳妇回来的吧?

可是这洞房花烛夜的画风,怎么看都有点别扭不对劲啊!

真怀疑,一会儿就算扒光了,他到底睡不睡的下去?

可是费这么大劲才折腾回来的媳妇,不睡又觉得亏得慌!

这会儿刚刚上位的王妃娘娘并不知道其实昭王殿下心里其实挺嫌弃她的,并且也正在为了睡还是不睡这个傻逼的问题纠结呢。

她就是故意磨磨蹭蹭的,花了半天时间才把脸上那厚厚的一层洗掉,又慢吞吞的擦了手,再拖着那一身嫁衣一步一步的往回挪。

这边昭王殿下还在艰难的抉择,一抬头,瞧见她那一副明显是不怎么乐意的表情,登时就更不乐意了——

他嫌弃她是一回事,几时轮到她这么憋屈不情愿的了?

这么一想,昭王殿下也就气愤的坦然了,也没了耐性等她走近,直接抢上去两步。

沈青桐只觉得眼前眼花缭乱的红色影像一闪,下一刻已经被人一把扣住了手腕,她甚至都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已经莫名其妙的被拖过去,按在了床上。

被子上面撒了满床的花生莲子和桂圆等物,硌得她龇牙咧嘴。

西陵越欺身而上。

床帐压下来,隔绝了大片的光线,他那张俊美到有时候近乎妖冶的面孔压下来,无限放大的出现在她面前。

那一瞬间,气息交融。

沈青桐突然心跳如擂鼓。

她干吞了口唾沫,想说话,却又觉得无话可说,就是眼神明显带了几分紧张和无措的尽量往一边飘去。

“呵——”西陵越瞧见她咬着嘴唇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不禁的哑然失笑。

他强行掰过她的下巴,也不客气,直接俯首吻了下去。

也不知道在前面喝了多少酒,此时他的唇舌间还弥漫着些微醇厚的酒香气息。

沈青桐手抓着身下的被褥,心思烦乱的明显能够感觉到他的手从她腰际上移,胡乱的一番动作,已经将她身上层层叠叠的嫁衣拆开了几层……

搭伙过日子归搭伙过日子,可如果真要赤身*的睡在一起,她还是觉得别扭和不适应,忍着忍着就还是想去推他。

一抬手,触到他中衣下面肌肉紧致结实的胸膛,脸上一热,突然就找到了自欺欺人的借口了——

好歹她才是正牌的昭王妃啊,虽然西陵越这人是混蛋了点儿,可是现在他府里还住着个雄赳赳气昂昂,摩拳擦掌等上位的好表妹呢(写文)成神系统启动中!

就算她这夫君是个不靠谱的混蛋,可哪怕是为了自己的面子,她也得睡了啊!

想办法把他气走她倒不是办不到,可如果回头人让柳雪意捷足先登了,她不是更吃亏?以后还不得被嘲笑挤兑死啊?

对的!就是这个道理!

虽然睡了很亏,但是不睡的,不仅亏,还会很丢脸!

一切为了面子——

所以,必须义无反顾的先把这厮给睡了!

虽然知道这样自欺欺人其实很没有骨气,但是我们的王妃娘娘就是靠着她那颗强大的内心,用这么强大的理由把自己说服了……

说干就干!

定了目标,沈青桐就不再扭捏迟疑,顺势就去扯西陵越的领口。

西陵越的喜服可没穿她这么多层,何况外袍提前就已经脱了,此时她倒是十分容易上手的,三两下就扒开对方的衣裳,探手往里面摸去。

西陵越被她微凉的指尖一碰,登时动作一僵——

这画风不对啊!

虽然他也想忽略不计,可是真的很难想象这丫头都嫌弃他成那样了,居然会投怀送抱,主动求欢吗?

怎么想,都觉得瘆得慌。

“你做什么?”一时没忍住,昭王殿下怒喝一声,按住了他媳妇不安分的主子,一骨碌的翻身坐起,黑着脸把衣襟拢上了。

然后……

然后两个人四目相对,当然是尴尬了。

沈青桐仰躺在床上,衣衫凌乱,一张笑脸涨得通红,这会儿是真的脸都没了,藏都没地方藏。

西陵越自己吼完了,也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刚才情急之下是失态了——

被自己八抬大轿娶回来的王妃摸了两把而已……

主要是,他现在拢领口的这个姿势也太丢脸了。

沈青桐犹豫着,自己是不是该顺水推舟,爬起来夺门而逃……

可明明她才是被人推开的那一个,怎么一跑——

她眼睛往门口瞄了瞄,那里陆贤妃宫里派出来等着收元帕的嬷嬷可还杵在门边呢,她这一跑,相都不敢想后面的流言会传成什么样子。

而现在的西陵越也纠结,想再扑一次又没太有脸,但是不扑吧——

新娶进门的媳妇不睡?他这是有病吧?

两个人,各怀心思,正在床上互相僵持不下的时候,突然就听到院子里传来一阵匆忙的脚步声。

守在门口的嬷嬷十分意外,赶紧走下台阶迎上去:“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王爷歇了吗?”云鹏道,声音听上去很有些着急。

“这——”那嬷嬷为难的回头看了眼紧闭的房门。

云鹏只能解释:“北疆连夜有紧急战报入宫,陛下口谕,传王爷马上进宫丰臣遗梦!”

屋子里,西陵越和沈青桐各自都已经顾不上尴尬了。

两人互相对望一眼,西陵越已经一步迈下床,捡起地上的一件袍子披上,走过去开了门:“北疆起战事了?”

说话间,他顺手关上了房门。

听到北疆的字眼,沈青桐的心里就格外关注几分,想了想,就也跳下床挪去了门口。

可彼时西陵越已经跟着云鹏往院子外面走去,偶尔的几句说话声传进来,已经听不出重点了。

沈青桐默默地走回桌旁坐下,虽然已经马上四更了,这会儿她也已然是睡意全无。

今天是她和西陵越大婚的日子,可是皇帝居然都等不得天明就叫人来宣了西陵越进宫,这就说明,北疆那边一定是出大事了。

可是北魏那边,自从裴影夜回朝之后,虽然摄政王把持朝政不放,双方在较劲,他国中局势却也算是稳定了的,这几年北疆那边也都没有开战了。

难道是北魏房门的争权又有所动荡了?所以影响到了北疆边境的局面?

沈青桐坐在灯下,直至红烛燃尽,彻夜未眠。

西陵越一夜未归,次日一早,木槿和蒹葭打了洗脸水过来才得了消息,又见到沈青桐坐了一夜,不免心疼。

“小姐,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木槿道,小声的安慰。

沈青桐这才回过神来,一回头,却见阳光撒进屋子里,竟然天亮了。

“天亮了!”她喃喃的一声,神色凝重。

两个丫头服侍她洗漱,刚换下了身上的嫁衣,外面云鹏却匆匆的赶回来,敲门道:“王妃,您起了身了吗?”

沈青桐使了个眼色,木槿赶紧去开门,见到只有云鹏一个人,不禁奇怪:“王爷还没回吗?”

“北疆战事告急,王爷要马上去边关督战,来不及回府打点了。”云鹏道,也顾不上擦额头上跑出来的汗水,只是神色有些忐忑为难的越过木槿去看屋子里的沈青桐道:“王妃和王爷才刚新婚,王爷马上要出征,王妃您……”

好歹也去送一送啊,就算作息也好,给王爷圆圆面子。

只是他家王妃这脾气……

云鹏着实也不敢抱着太大的希望!

------题外话------

麻将四人组的小剧场No3:

白奕(牛内撞墙一万次):兄弟们,为毛这哥们这么好命,他居然第一卷就大婚了啊啊啊,老子可是整本书进度过了三分之二名分都没定啊!

宋灏&大延陵,默默的蹲墙角画圈算戏份,做对比分析图。

湛湛(淡定的继续冰山脸):重点是,我们的娃都能打酱油了,这货连媳妇都没搞定!

上面三只满血复活:大哥!你毒!

“尼玛,闲着没事说毛的大实话啊!摔!”越越一口老血,倒地不起……

ps:我也发现了,每回桐妹儿在越越面前夹起尾巴装乖的时候,的确萌萌哒,怪不得越越会有种睡不下去的感觉。桐妹儿实力防狼,不解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