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章 本王不想当鳏夫/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青桐被他按在怀里,憋了半天,等到终于挣扎着站直了身子的时候,一张小脸已经通红,也不知道是羞得还是气得。

她愤愤的抬头瞪他一眼。

西陵越却还是“眉目含情”的款款垂眸与她对视。

他眼底的光芒璀璨如星辰,那是一种明亮耀眼到几乎能叫人怦然心动的光彩。

可是沈青桐不会,她只是冷静而清楚的感知到了他这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里夹带的威胁意味。

他就那么深情款款的看着她。

有城外吹来的风掠过她的耳际,鬓边碎发扑在脸上,微微的有些痒。

两个人,四目相对。

半晌,沈青桐咬了下嘴唇,微垂下眼睛,很小声的问:“一定要今天就走吗?”

那副神情语气,是真的楚楚动人,语气温柔软糯的当真一个不舍得夫婿远行的新嫁娘。

这时候,柳雪意已经压着脾气快步走了过来。

相较于沈青桐的“不识大体”,她就懂事多了,微笑道:“国事为大,表哥这也是没办法,王妃纵然不舍,也姑且忍忍吧,相信很快的,表哥就能带回来好消息,等边疆的战事了结之后,也就可以团聚了!”

说着,她就又转向了西陵越,微微屈膝一福道:“表哥你这次走得匆忙,府里那边我让雷管家去给你收拾行李了,今天是赶不及了,回头叫人给你送过去!”

柳雪意是陆贤妃要送去昭王府的人,这件事本来就不是秘密,再加上她提前已经住到了王府去了,大家就更是心照不宣了——

男人三妻四妾,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了,何况昭王殿下本来就成婚很晚,谁还指望他会守着一个嫡王妃过一辈子么?

所以,人家有个贤良淑德的表妹关心,在场的包括几位朝臣在内,全都不觉有异。

西陵越没应声。

倒是西陵钰,觉得这场面很有意思。

他笑了笑,还是漫不经心的打趣道:“老三你真是好福气,柳姑娘深明大义,想必即使你不在,她和三弟妹之间也能相处的十分融洽的。现在时候也不早了,你还是早早起程吧。”

陆贤妃也是昏聩糊涂了,居然这么上赶着的就往西陵越的王府里塞人?

他得要提醒沈青桐这个不识抬举的女人知道——

跟了西陵越,也未必就是件好事。

沈青桐始终低着头,一副不情愿放人的模样。

而事实上——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以为是她小女儿情长,纠缠着不舍得西陵越走,却没有人细看,其实却是西陵越一直捏着她的指尖没放的。

“好了,时候差不多了,本王该启程了,快回去吧!”西陵越用另一只手,又去蹭了蹭她的腮边,语气温柔。

沈青桐就是赌气的不抬头——

其实是真的在赌气,唯恐一抬头再看到他那张脸就直接冲上去咬死他了。

西陵越说完,倒是很干脆的松开了她的手,再度转身。

柳雪意面上也是一副不舍的表情,心里却是冷笑,往前凑了一步,就要去握沈青桐的手:“王妃,殿下他远征在即,即使再不舍,您也别叫他操心了,咱们先回府吧!”

沈青桐是一开始就没打算跟她姐妹情深,和和气气的,当众就没给她留脸,嫌弃的往后一抽手,刚想避开她的时候,已经感觉西陵越转身的瞬间,又牵动了扣在她尾指上的透明细丝线。

沈青桐觉得自己简直是要疯了。

未免再次“当众失态”,她干脆一咬牙,主动失态,躲开柳雪意的手之后就直接追上去,扯住了西陵越的袖子,急切道:“王爷!”

西陵越止步,回头,递给她一个询问的眼神。

沈青桐仰头看着他,纠结不已的低声开口道:“我——”

她知道他想让她想怎么表现,可就是打从心底里想造反,完全没办法勉强自己照办啊。

如今整个队伍都整装待发,西陵越也不想落人口实,便也就不再浪费时间。

“唉!”他无奈的仰天长出一口气,然后便是妥协,伸手握住她的手指道:“算了,一起过去吧!”

西陵钰始料未及,还没等反应过来——

当然,沈青桐也没反应过来,西陵越已经顺手把她扔马背上了,然后自己也跟着利落的翻身上马,面色肃然的一挥手:“出发!”

话音未落,便是一扬鞭,绝尘而去。

“表哥!”柳雪意勃然变色,本能的追上去两步,却只吃了两口马蹄灰。

“王妃!”木槿和蒹葭全傻眼了,也跟着去追。

可是两个小姑娘的脚程,哪能跟特殊训练过的战马相比?还没追过城门口,就被彻底的甩下了。

两人急的跺脚,回头看到云鹏,木槿赶紧跑过去:“云鹏!”

云鹏也是拿他家那俩不靠谱的主子没办法,只能拍了下她的肩膀道:“走吧,先回去,整理一下主子们的东西,我们晚点再启程。”

“嗯!”知道能跟过去了,木槿总算是放心了。

彼时,柳雪意还正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西陵钰是真没想到西陵越和沈青桐会来这一出,已然是黑了脸。

后面跟随的朝臣里有他派系的,见状,就凑过来,愤愤不平的道:“这昭王殿下也太胡闹了,军国大事,战场上又是刀剑无眼的,岂是儿女情长的时候,他怎么就能带着昭王妃一起过去了?”

西陵钰攥着手里马鞭,一语不发。

那人察言观色,就又说道:“殿下,回宫复命的时候——”

完全可以将此事夸大,参上西陵越一本的。

西陵钰这才扭头瞪了他一眼。

这一眼的目光,实在是不怎么友善。

那人下意识的缩了下脖子。

然后,就听西陵钰嘲讽的冷冷说道:“老三新婚燕尔,本来父皇在这个节骨眼上派他出征就已属不该,比较起来,这又算得了什么?”

只要西陵越别在战场上为了儿女私情误事,那么就算他带着沈青桐一起过去了,这也是无可厚非的。

现在如果他们要是添油加醋的在这个节骨眼上去参西陵越,反而会成了计较私利,小题大做!

那人被他训的灰溜溜的。

西陵钰对这里的一切已经没了兴趣,率先打马往内城的方向折返:“父皇那里本宫就不过去了,你们回去复命吧。北疆战事告急,兵部需要储备粮草武器,本宫先过去处理!”

“是!恭送殿下!”一众的朝臣纷纷应诺,待到目送他离开之后,就也都原路返回了,只是周围还有些围观的百姓迟迟没有散去,冲着城门这边指指点点的议论。

“昭王妃也真是可怜,昨儿个才大婚,今天就要送夫君出征了!”

“可不是!也不知道边关的战事几时能停!”

“听说那边战场上打了败仗了,希望昭王殿下能扭转局势,把那些北魏人赶走吧!”

“是啊!”

……

即使是千里之外,也即使是平头百姓,在战争和人命面前也无心去议论别人家的家务事了,在一点上,他们反而比那些不知人间疾苦的达官贵人更有人情味。

满城的人都议论纷纭,倒是没人再注意城门这里滞留的几个人了。

云鹏让木槿二人先上了车,回头,见柳雪意还站在那里,就走过去,试着提议道:“表小姐,王爷出征,事出突然,贤妃娘娘那里得到消息可能会担心,属下奉王爷之命,这就要进宫去跟娘娘说明一下,您看——”

云鹏说着,就面有难色的顿了一下,然后又道:“王爷和王妃都不在,王府里最近一段时间难免冷清,如果表小姐觉得无聊的话,可以回宫去和贤妃娘娘做个伴的!”

云鹏的性格沉稳,本来是绝对不会随便插手主子们的事的,但是早上出门的时候见识过沈青荷和柳雪意这俩女人见面就掐的架势,现在都还觉得头皮发麻——

如果柳雪意能想开了,趁机改了主意,以后大家的日子都能好过点儿。

他这话虽然说得隐晦,柳雪意也是一点就通的。

她被甩在这里,本来就觉得没面子,此时又听了云鹏隐晦的暗示,就更是怒上心头。

旁边的灵芝也是心里不是滋味,见状,就抢着上前一步:“哎!”

“不了!”掐了掐手心,柳雪意面上却没有露出任何不满的情绪,只是不动声色的拦下了灵芝,对云鹏道:“殿下和王妃都不在,万一有个要紧事,府里要没个人盯着也不方便。你进宫去见娘娘吧,我先回王府,帮着雷管家整理殿下的行李去!”

既然她就是执迷不悟,云鹏也不能过分勉强,就点头道:“那好吧!”

说完,拱手一揖,然后转身上马,直奔了皇宫。

“走吧,我们也回府去!”柳雪意目送他离开,就转身朝马车的方向走去。

等到上了车,灵芝才愤愤不平道:“大庭广众的,为了粘着王爷,那个沈青桐还真是没脸没皮,亏她做得出来!”

“别说了!”柳雪意黑着脸,冷冷的道:“她能做得出来,那也是她的本事!”

“可是奴婢就是看不惯她,才进门就无所不用其极的争宠,亏得她也还算是名门出身,居然就会用这种见不得人的伎俩!还有那个云鹏,狗仗人势的东西!”灵芝还是气不过,骂着,就更是不满的再度看向了柳雪意道:“小姐,您刚才干嘛不让奴婢说?反正回头府里是要往北疆去给王爷送行李的,既然沈青桐她能死乞白赖的纠缠着让王爷带了她去,她能去,小姐您也能!她不是想使手段霸着王爷吗?小姐您干嘛这么便宜她?”

柳雪意这次是真有点烦了她的聒噪了,加重了语气,再次重复:“都说了叫你不要再说了!殿下他是去打仗的,沈青桐和他是新婚燕尔,勉强跟了去了,虽然不合规矩,到底也算有情可原。方才你没看见太子那些人的脸色吗?我现在是什么身份?本来我在王府住着,就已经惹人非议了,如果还要追着去北疆,那岂不是贻笑大方?再叫太子那些人抓住把柄,参殿下一个治家不严,公私不分的罪名,那我的罪过就大了!”

西陵越那人她虽然不太了解,但是陆贤妃的底线在哪里,她却是一清二楚的——

无论如何,陆贤妃都绝对不会允许有人妨碍到她儿子的前程。

虽然柳雪意也是痛恨和嫉妒沈青桐的,但是为了长远做打算,她却也必须忍了的。

灵芝撇撇嘴,终于是没再说什么。

这边云鹏进宫去求见陆贤妃,陆贤妃那边已经得到西陵越奉旨出征的消息了,因为事出突然,她便是心惊肉跳的。

“这怎么说上战场就上战场了?那地方凶险,越儿又提前没个准备的……”陆贤妃正在寝宫里坐立不安。

“听说是北疆战场上的监军受了重伤,娘娘您又不是不知道,这些年,陛下一直都严格控制,不叫殿下和太子的势力往军方发展的,这一次的情况特殊,机会千载难逢,殿下能去,这是好事啊!”黄嬷嬷也是担心,却只能好言安抚。

“我知道,可是我着心里——”陆贤妃还是一筹莫展。

正在说话间,外面就有宫婢引了云鹏进来:“娘娘,云侍卫到了!”

陆贤妃赶紧收摄心神。

“属下见过娘娘!”云鹏跪地行礼。

陆贤妃往他身后没看到别人,就仍是忧虑的眉头深锁:“越儿呢?已经出发了吗?”

“是!”云鹏道:“已经出城有半个时辰了吧,因为事出突然,殿下说不能来和娘娘辞行,所以特意让属下过来和娘娘说一声,殿下说他会万事小心的,请娘娘安心等他的好消息。”

“这个孩子!”陆贤妃此时的忧虑并非是谁的一句话就能安抚下的,重重的叹了口气,坐回了椅子上,又看向了云鹏道:“战场凶险,你怎么没跟着去?”

“殿下的行李没来得及带走,属下一会儿回去带了行李就会过去了,殿下身边现在有云翼贴身保护,陛下又钦点了禁军保护,不会有差池的,请娘娘放心!”云鹏道。

“那你快去吧!”陆贤妃赶紧的挥挥手:“越儿的安全,本宫就交给你和云翼了,不管前方的战事如何,你们都要把他给本宫安稳的带回来!”

“是!”云鹏拱手应下,略一停顿,就又继续说道:“还有——王妃那里,王爷不放心,就把手王妃也一起带着去了北疆了,也让属下和娘娘说一声。”

陆贤妃闻言,又是一怔。

黄嬷嬷脱口道:“王妃也去了?”

这不是添乱吗?

“是!”云鹏点头:“这趟差事是王爷从太子手里硬抢过来的,双方又起了争执,嫌隙更深了,虽然王府这边会有娘娘照应,但是娘娘人在宫中,有些事情有时候处理起来也难免受限,不是那么的得心应手,所以殿下说,他直接把王妃带过去,会跟稳妥些!”

陆贤妃想了想,也是没话反驳,何况反驳也没用了,横竖沈青桐人已经被西陵越带走了。

“嗯!本宫知道了!”最后,陆贤妃只是点头。

“那娘娘还有什么话要属下带给王爷的吗?”云鹏问道。

“没事了,你去吧!”陆贤妃心不在焉的挥挥手。

“属下告退!”云鹏起身告退。

陆贤妃想起了什么,就又说道:“千万把他给本宫照顾好!”

“是!属下明白!”云鹏还是本分的应了,转身大步的走了出去。

陆贤妃的手抓着桌子的边缘,咬咬牙,面上还是一副忧虑之色。

“娘娘就放宽心吧,咱们殿下的性子您是知道的,他既然去了,那就说明对此行的胜负是有把握的。”黄嬷嬷安慰道。

“本宫知道!”陆贤妃叹一口气,抬头看向了他,“本宫不是信不过他,只是他那个媳妇,也是娶得太累赘了!”

可是没办法,为了拉拢沈家的关系,这个媳妇是非娶不可的。

主仆两个,相顾无言,最后也只是各自叹了口气。

而此时西陵越和沈青桐已经奔驰在火速赶往北疆的途中。

西陵越很,出城之后就策马疾驰,并且他带的又全是骑兵,没有步兵拖拉速度,一大队人马风驰电掣般从城外开阔的官道浩荡行过,迎面过路的行人纷纷避让。

沈青桐憋了一肚子气的气,可是他这么个赶路法,她就是再有意见也不至于轻重不分的这时候和他闹别扭,扯后腿。

西陵越拿披风裹了她,一路上也无言语。

一行人清早出城,要不是马匹中途需要休息,午饭都没准备吃。

一上午的策马疾驰,等到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已经把那座繁华帝都远远的抛在了身后。

西陵越下马的时候,顺手把沈青桐也拎下来。

他是昨夜仓促进宫的,身上还穿着昨天大婚时候穿的喜服,沈青桐虽然换过衣裳了,却是描金绣凤的一身红。

虽然郎才女貌,看着十分的般配,可是就冲两人这样的装束,混在一身铁甲的铁骑营中,就实在是太亮瞎了。

“原地休息半个时辰,带来替换的马屁只有两千,半个时辰之后,五百禁军,再从铁骑营里抽出一千五百人,随本王继续赶路,其他人先缓一缓,待到前面的驿站,更换了马匹再加速赶路!”西陵越回头给云翼吩咐了一声。

“是!”云翼接过他手里的缰绳。

然后随行的侍卫里,马上就从马背的褡裢里掏了干粮和水,又利落的抖开了一件披风在地上。

准备好了之后,两个侍卫就沉默着推开了,三五成群的聚在十丈开外的地方啃干粮。

西陵越有些挑剔的皱了下眉头,却也还是一撩袍角在那披风上坐下。

沈青桐跟过去。

跟这个祖宗一起出门在外,她还是有自觉性的,见他拿了水囊喝水,就自己动手,把摆在披风上的几个纸包都打开。

里面有包子馒头,还有几样肉干,总之都是方便携带又能顶饿的东西。

显然不是御书房出来的,但是比起其他人的伙食,这已经明显是优待了。

沈青桐在沈家说是不得宠,但也是锦衣玉食的千金小姐,这样风餐露宿的赶路,她一时是不适应的,不过她识时务,肯定不会在西陵越跟前抱怨。

两个人都不挑剔,沉默着吃了点东西填饱肚子。

西陵越就闭眼往身后的树干上一靠,开始闭目养神。

沈青桐把吃剩下的东西重新用纸包包好,暂且推到一边,心里斟酌再三,还是开口问道:“接下来我们要一直这么赶路吗?”

“哼!”西陵越没睁眼,由鼻息间哼出一声冷笑,“又不用你的两条腿走路,本王姑且还没嫌你累赘,你还挑剔?”

他这是以为她抱怨吃苦呢!

沈青桐的确是不想吃这个苦,本来就一肚子火了,却奈何又不能发作,只能压着脾气,尽量和气的道:“云鹏没跟着,应该是先回去拿行礼了吧?要不后面到了驿站,你先暂时把我放在那里,等云鹏追上来再捎上我。”

她说着,就是神色有些凝重的回头看了眼后面一眼看不到头的队伍,拧眉道:“你们着急赶路,带着我,省得拖累!”

沈青桐承认她是有私心的,但是看到这所有人都马不停蹄一脸严肃的兼程赶路,也没办法完全的置身事外,想着西陵越这么带着她,的确是个累赘,多少是带了几分心虚的。

她这真的是体谅他的一番好意。

然则西陵越并不领情。

他闻言,突然又睁开了眼睛。

那一眼的目光并不怎么友善,上下的打量她。

沈青桐的心头蓦然一紧,下意识的警觉。

然后就见西陵越略一勾唇,冷冷的道:“不必了!云鹏太老实,本王怕他看不住你!”

沈青桐:……

沈青桐被他一下子噎得半死,面上表情都僵硬起来,半天没有反应。

西陵越盯着她,也不想睡了,就是不留口德的继续冷冷说道:“你真当本王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区区一个太子——即使本王不在京城,也不觉得他能把你怎么样了。”

太子就是再怎么贼心不死,其实只要他留几个妥当可靠的人一天十二个时辰寸步不离的盯着沈青桐,然后限制她出府,那么就冲他昭王府的防卫,西陵越也实在不相信西陵钰还真能冲进他的王府里去把他的王妃怎么样。

沈青桐被他盯着,干脆就冷着脸不说话了。

虽然西陵越对她的那点花花肠子一清二楚,可是每回当面确认了之后都还是忍不住的要上火,尤其是看她这一副屡教不改的模样,就更是被憋得肝儿疼。

沈青桐很乖的没有还嘴。

西陵越却是越看她越上火,目光一瞬不瞬的落在她脸上,道:“柳雪意有几斤几两本王也很清楚,她在你的跟前绝对讨不到便宜,可怕就怕是你会顺水推舟,真叫她占了便宜去。本王为了娶你,可是一波三折,花了不少的力气和心思的,这才刚娶进门,万一本王这一走,还没为国捐躯呢,回来王妃就先香消玉殒了……”

这丫头的本事他知道,是真的不担心有人能把她怎么样,可是他不在眼前盯着,却真是保不准她就顺水推舟的利用了那些意图对她不利的人。

到时候给他来个金蝉脱壳,他又远在边关,鞭长莫及,回头等过几个月回来,还不得把肺给气炸了?

沈青桐特别讨厌他这种有什么说什么的人,脾气上来了就冷冷的顶回去:“王爷你也未免看得起我了!”

“没办法!”西陵越冷笑:“本王也不想这么快就先当了鳏夫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