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章 一把火/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陵越走得果断干脆,再没有回头。

云翼溜达了一圈又跳回来。

沈青桐不待见他,问:“他走了,你不跟着去?”

云翼眨眨眼:“王爷不让我跟!”

沈青桐皱眉。

云翼似乎也知道她不喜欢自己,倒是破天荒讨好的一咧嘴,示意远处的大夫人等人道:“沈家的水深,王爷让我留下来保护王妃!”

沈家的水深?再深也深不过他们西陵家!

沈青桐知道他只听西陵越的,干脆就懒得浪费口水了,转身朝城门的方向走去。

大夫人面上表情严肃。

沈青荷就明显透着敌意了。

倒是胡氏,两眼精光的盯着她,见她过来就主动迎上前来道:“王妃也不要太担心了,王妃此行是去军中的,那里那么多人,哪里用得着王爷千金之躯去亲自冲锋陷阵的,何况还有我家老爷照应,不会有事的!”

胡氏笑得谄媚,明显就是个示好的意思。

沈青桐顺势大亮了她两眼——

这女人的姿色算是中上,大夫人如今是上了些年纪了,年轻的时候应该绝对不输她,就更不要说府里的那位韩姨娘了。

而且有意思的是,这个女人急功近利的心思全都写在脸上,一目了然,却又偏偏她自己不自觉,还在那里自作聪明的沾沾自喜?

沈和这次选的女人,明显是不太拿得出手是吗?就这样的秉性脾气,怎么跟其他的妻妾斗?

沈青桐觉得很有意思,直接就没多想的顺口问道:“你就是小伯母吗?怎么没见大伯父其他的妻妾过来?”

诚然,她就是好奇,想要看一看沈和的女人们到底都是什么德行。

胡氏闻言,瞬间就垮了脸色——

这个昭王妃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和京城来的这个黄脸婆是一伙的,见面就打她的脸,当众给她难堪?

胡氏手里捏着帕子,黑着脸半天没反应。

沈青桐是真觉得这女人在大夫人手下走不过三招,还是一脸好奇的左右观望。

大夫人自己还生气呢,自然不可能替她解惑。

最后没办法,只能是周义硬着头皮上前,尴尬的道:“老爷过来这边是戍边打仗的,娶了二夫人也是为了照顾起居,府里并没有别的夫人和姨娘的!”

没有别人?那就怪不得胡氏还能有命在了。

大约沈和是被大夫人和韩姨娘那样心机深沉八面玲珑的女人吓怕了?所以来了这边,别的都不挑了,就找了个和她们截然相反的女人来找平衡了?

不知道大夫人看到这女人之后是怎么想的,不得气炸了肺啊?

这么一想,一路上的郁闷心情就慢慢的扫空了——

果然,人和人是不能比的,相形之下,她现在的处境也算不错了,好歹还能狐假虎威的扮大尾巴狼啊。

这边沈青桐一直不怎么说话,态度看上去就明显有点高傲冷淡了。

大夫人道:“都别在这里站着了,桐桐舟车劳顿,都先回府吧!”

“是!”周义应了声,招呼车夫把马车赶过来。

这些人是没想到沈青桐会跟着来,所以出来的时候就只有两辆马车。

胡氏本来是想要讨好沈青桐的,这会儿心灰意冷,也就歇了心思了。

沈青荷一直面色不善的死死盯着沈青桐的脸。

老夫人暗暗叹了口气,只当没看见,转而对沈青桐道:“不知道你要来,就没多准备马车,这个镇子小,回府也没几步路,你就委屈一下跟我和青荷一起挤一挤吧。”

“大伯母说哪里的话,都是自家人。”沈青桐笑笑。

只是如今身份不一样了,大夫人也不能托大,就站在那里等着。

沈青桐也不谦虚,第一个先上了车。

沈青荷终于忍不住的扯了下大夫人的衣袖,跺脚道:“母亲!”

“回去了!”大夫人冷着脸,回头警告的看了她一眼,就也上了车。

冯氏看了这边两眼,就也撇撇嘴,带着自己的一双儿女上另一辆马车。

“大小姐,该回去了!”杨妈妈见沈青荷一直站着没动,只能好言相劝。

沈青荷瞪她一眼,也没办法,这才不怎么情愿的上了车。

周义打点好这边,就转身走到白承安跟前,拱手道:“既然昭王殿下没有进城,那今天这里,咱们就先散了吧,今天心苦白大人了!”

“哪里哪里!”白承安赶紧推辞。

周义就又看了眼城外的方向道:“方才昭王殿下遇刺的事,殿下并没有给出没明显的指示,要不要奏禀京城方面知晓,但是看殿下的反应,似乎并不想声张的,回头——还是麻烦白大人差人过去问问,此事要如何善后吧!”

“好!”想起方才那惊险刺激的一幕,白承安还有点心有余悸,“这件事本官会叫人去请示殿下的。”

顿了一下,他又追着沈家马车离开的方向张望了两眼道:“昭王妃在此处落脚,有没有什么是需要本官效劳的地方?”

周义也看过去,想着沈家几房之前的关系,也是头疼。

“哦!”片刻之还,他马上收摄心神道:“暂时不需要了,后面如果有什么事再说吧,不过——”

周义说着,顿了一下,面色忧虑道:“王妃在此处落脚的事情,还是尽量的不要声张了,这泗水镇的守兵有限,这里离着战场又近,省得招惹什么是非!”

白承安明白他的意思,也是心神一凛,赶紧点头:“好!消息我会尽量封锁的,那——府上的府兵够用吗?要不本官再从府衙派些人手过去?”

“不用了,省得节外生枝!”周义道,“昭王殿下留下来的几个侍卫都很得力,有他们在,应该也是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两人又寒暄了几句,白承安看外面衙役把刺客的尸体都处理的差不多了,两人也就分道扬镳,各自散了。

沈青桐跟着去了沈家的宅子。

胡氏被她刺激的不轻,告了声身体不舒服,就带着一双儿女先回自己的院子去了。

大夫人让杨妈妈带人去给沈青桐整理住处,但是又不能都在院子里站着,一行人就先去了花厅。

坐下之后,大夫人就看向了沈青桐,笑道:“桐桐你大婚的时候我没能在京城,没赶得上观礼,在这里还要给你道一声恭喜了!”

“大伯母就不要取笑我了!”沈青桐笑笑,神色坦然。

大夫人看着她光彩大盛的脸庞,再想想自己女儿的境况,心里就一阵的不是滋味。

可是木已成舟,她也无可奈何,只能接受现实,尽量的示好道:“这一路上过来很累吧?怎么就你一个人跟着王爷来了?”

“边关的战报去得仓促,来不及准备!”沈青桐道,“云鹏和木槿她们带着行李在后面,应该过个一两天就到了,贸然来打扰大伯母,大伯母不要嫌我麻烦!”

严格说来,大夫人待她虽然不亲热,甚至让她在沈家的时候受了不少的委屈,但是他们之间到底是没什么解不开的仇怨的,之前的几次冲突也只是因为沈青荷闯祸,大夫人为了维护女儿,她又不可能吃闷亏,这才呛起来的。

重归于好是不可能了,沈青桐却不介意和她逢场作戏。

大夫人见她没有穷追猛打,心里松一口气,继续笑道:“这样的话——那么佩兰,这几天你就先跟着桐桐,服侍她的饮食起居吧。”

“是!夫人!”佩兰上前一步,屈膝行礼。

沈青桐看了她一眼,没有拒绝。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寒暄。

沈青荷看不惯,一直冷着脸坐在旁边,一语不发,一直坐了有小半个时辰,杨妈妈才回来复命:“王妃,夫人,王妃住的地方奴婢都带人整理好了。”

大夫人看向了沈青桐:“这里地方简陋,你先将就一下吧!”

“没关系!”沈青桐站起来,笑道:“连着赶了几天的路,我也实在是有些累了,改天再来和大伯母说话吧!”

“好!”大夫人点头。

佩兰赶紧过去,扶了沈青桐的手出门。

大夫人站在厅中没动,一直盯着她的背影。

沈青荷站起来,走到她身边,也是盯着院子门口的方向,恶狠狠道:“还真以为自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吗?她这是得意给谁看?母亲,您又何必委曲求全的这么哄着她?”

大夫人是真的被沈青桐刺激到了——

甚至都不用沈青桐言语上故意的刺激她,只要看到沈青桐如今光鲜亮丽的处境,再想到自己的女儿,她的心里就翻江倒海的各种不是滋味。

偏偏这时候沈青荷都还拎不清!

“你少说两句吧!”大夫人怒道,鲜有的板起脸来,回头冷冷的斥责道:“要不是你不争气,今天这所有的一切就都是你的,如果你做了昭王妃,那我自然事事如意,当然也就不用这么第三下气的在这里讨好这个丫头了。”

沈青荷被她骂得脸色涨红。

“母亲!”半晌,她眼圈也红了,捏着帕子,咬着嘴唇,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大夫人看着她的脸,越发是觉得心里堵得慌,于是就更是没好气的说道:“当初我是费了多少力气给你铺路,偏偏你自己不长进,现在好了,煮熟的鸭子都落入了别人口中。你还在这里给我耍大小姐脾气?你到底长没长脑子?”

沈青荷被她劈头盖脸的一骂,顿时就羞愤难当。

“母亲——”她的眼泪滚下来,哭着叫了大夫人一声,然后就忍无可忍的夺门而出。

“小姐!”紫苏和紫苑两个匆忙去追。

“哎!”杨妈妈叹了口气,走过去扶着大夫人的手道:“夫人,奴婢知道您最近心里不好受,可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了,您就是再生气,大小姐也是拐不过这个弯来的,又何必这样,省得坏了你们之间的母女感情!”

“我就是恨铁不成钢!”大夫人道,面部清冷。

这时候,她脸上的怒气居然奇迹般的瞬间已经消失不见,只是目光深不见底的盯着院子里道:“现在还有我护着她,我就怕是将来如果我不在了,她能怎么办!”

所以,有时候,是总要让沈青荷吃点亏,她得了教训,才能懂事些吧。

最近这些事情发生了之后,大夫人是真的有检讨过,后悔自己当初是将这个女儿保护的太好了,以至于将她宠成了这样的性子。

“哎!”杨妈妈也只能是叹气了,“谁知道边关会突然起了战事了,事情还是这样的紧急,给大小姐说亲的事,老爷也顾不上了,也不知道这仗要打到什么时候!”

大夫人本来就是急着把沈青荷嫁了,等她没了后顾之忧,那就能好好好的跟沈和还有老夫人那些人算算账了。

可是现在沈青荷一时半会儿的嫁不出去了,这个包袱她就还是得要自己扛着。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最后,大夫人道。

这边沈青荷跑出了院子,直接奔回了住处,冲进门去,扑在床上嚎啕大哭。

“小姐!小姐!”两个丫头气喘吁吁的追进来,只能是劝道:“夫人的话您别往心里去,夫人最近也是被胡氏那贱人闹得心情不好,说话重一点也在情理之中的。夫人那么疼您,就算说了两句重话,小姐您难道还要计较吗?”

“滚!都滚出去!”沈青荷抓起枕头就砸过来。

两个丫头赶紧避开,却不能退,还是硬着头皮过去劝:“小姐,您快别哭了,这宅子不比京城,就这么一丁点儿的地方,如今又住了这么多人,被人听见了,不好的!”

“这是我父亲的府邸,难道离了京城,我连哭都不能了?随便说两句话还要看别人的脸色吗?”沈青荷一骨碌爬起来,又抓起被子也往地上扔去。

“小姐!”紫苏还要再劝的时候,就听到院子外面两个丫头叽叽喳喳的说话声。

这院子是真的不大,两个人从大门口跑过去时候随口说了两句话就能传进来。

“你慢点儿,等等我!”

“感激的啊!是京城里来的王妃娘娘呢,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样身份尊贵的贵人,一定要去看看!”

“你急什么啊?不是说是本家的小姐吗?管家又没说是王妃娘娘!”

“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本家的二小姐就是嫁给了昭王殿下的,而且大夫人还那么客气的捧着的人,除了王妃还能有谁啊!”

“是吗?可是那会儿在门口的时候我远远看了一眼呢,那位小姐的气度是极好的,但是样貌看着可没有大小姐好看呢!”

“长得好看有什么用?那是大小姐没福气!”

两个人说说笑笑的就跑远了。

屋子里,沈青荷早就不哭了,脸上挂着泪痕,目光阴冷的盯着院子门口的方向。

两个丫头都吓坏了,大气不敢喘,只都缩着脑袋,拿眼角的余光偷偷去看她的脸色。

这边沈青桐回了住处。

这院子的确是不大,别说昭王府比了,就是比她在镇北将军府住的锦澜院也是差了一大截子。

不过她这个人向来随遇而安,并不怎么在意,再加上连着几天赶路,几乎要累垮了,所以回去吃了点儿东西垫肚子,天没黑就洗了个澡早早的上床歇了。

路上的那几天,都是风餐露宿的,又是一直被西陵越拎着在马背上赶路,她浑身散了架一样,好不容易能有张床睡了,这一觉是睡得前所未有的满足和舒服。

半宿无梦,正睡得香甜,半夜翻了个身,鼻子一嗅却是嗅到一股浓厚的焦糊味道。

沈青桐浑身疲乏,一时半刻的实在不想动,但是她这人疑心病重,忍了下,还是强迫自己睁开了眼。

眼前的光亮有点不寻常的闪烁,根本就不是烛火。

沈青桐一惊,刚要翻身坐起,不想刚一翻身,就见她床头蹲了一庞然大物——

娃娃脸,大眼睛,正双手托腮,一脸谄媚笑容的看着他。

沈青桐觉得自己简直瞬间就要炸,顺手抄起颈下的枕头就狠狠朝他砸去——

你家主子我不敢砸,还治不了你了?这一家子的混蛋啊啊啊!

------题外话------

桐妹儿:妈蛋的,才刚出个门就想放把火把老子烧了?这日子还能不能好好过了?

岚宝:对手指,火又不是我放的,是谁放的你找谁去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