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4章 这么找死吗?/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翼是来救驾的!

莫名其妙挨了枕头,云翼很无辜!

可是作为一个一心想要讨好主子的好侍卫,沈青桐那一枕头飞过来的时候,云翼就很纠结的没有躲。

好在这边屋子里用的不是瓷枕头,云翼被沈青桐一枕头轮了还没毁容。

沈青桐翻身坐起来,黑着脸就冲他吼:“这怎么回事?”

这火应该是烧了有一会儿了,大门那边整个儿连成了一片火海,指定是出不去了,就连后窗那里,火苗也烧上了窗纸。

整个屋子里,都闪烁着诡异的光影。

云翼很老实的回:“有人放火!”

沈青桐见他那规规矩矩一副受虐小媳妇的模样,就恨不能直接拿枕头敲晕了他。

也是没办法,抓过旁边的外衫披上,一面跳下地去穿鞋一边道:“愣着干什么?想办法走啊!”

“哦!”云翼挠挠头,想着尊重一点吧,又觉得这是他家王爷的媳妇,他不好随便沾手,最后只能道了声:“属下失礼了!”

然后就拖过床上的被子把沈青桐一卷。

沈青桐才刚跳下床去站稳了,紧跟着就是头晕眼花,再反应过来,已经被他裹成了粽子扛在了肩上。

沈青桐气得简直就想直接晕过去,可是倒挂在他肩上,不经意的一扭头,就见外间的榻上还有个人在呼呼大睡。

是大夫人给她的那个丫头佩兰!

云翼扛了沈青桐,就要蹿起来去撞那屋顶。

“哎!”沈青桐赶紧叫了他一声,示意:“她是怎么回事?”

火烧这么大的,这丫头怎么都该醒了。

云翼看过去,老实道:“被人下了药,我又拍了一下!”

沈青桐这个人,虽然自认为不是什么好人,但至少是从来不伤无辜的。

云翼眨巴着眼睛扭头脖子看她。

沈青桐被他用被子卷得死死的,动也动不了,黑着脸问:“火是大夫人放的?”

云翼摇头:“不是!”

沈青桐也实在是受够了,真不想这么和他说话了,忍不住的又吼他,“你瞎啊?那就把人一起带走!”

他家王妃不是挺喜欢看别人倒霉的吗?今天这是转了性子了?要大慈大悲了?

马屁拍在了马腿上,云翼很郁闷。

“哦!”他闷闷的应了声,扛着沈青桐走过去。

对佩兰,他就实在不怎么费心了,直接提了腰带,然后飞身一冲,破开屋顶就蹿了出去。

这火已经烧了有一会儿了,前半边屋子已经烧得快垮掉了,他这飞天一冲,直接震动了房梁。

外面大夫人等人匆匆赶到,才刚走到院子外面,就听到里面惊天动地的坍塌声,火星瓦砾飞溅,落了满地的废墟,连救火都来不及了。

大夫人一惊,脸色瞬间惨变。

“夫人!”杨妈妈也是吓得魂不守舍的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当时可是西陵越亲口嘱咐,要他们帮忙照顾沈青桐的,这才一个我能上不到,万一人真的会有个什么闪失,他们根本就交代不了的。

大夫人愣了片刻,紧跟着打了个寒战,回过神来,匆忙的进了院子里。

彼时那房屋已经塌了半边,火光蔓延,把整个屋子都包围了起来,一眼看去,里面的人绝无生机。

大夫人的冷汗都出来了。

周义紧跟着赶到,也是一瞬间魂飞魄散,大声道:“救火!快救火!”

后面跟着的家丁和侍卫,担着水就往火场里浇去,却奈何夜里这边塞之地的风大,火苗窜得就更是欢快,根本就压不住。

“夫人,这怎么办?里面已经进不去了,王妃她——恐怕是凶多吉少了!”周义道,额头上冷汗直冒。

大夫人是这没想到事情会一发不可收拾,脸色阴沉的十分可怕。

她的面目,在火光的映射下都现出了几分狰狞,恶狠狠的道:“这府里的都是死人吗?王妃的院子里走水,为什么不早报?还有——这好端端的,为什么又会突然走水了?”

本来沈青桐这尊大佛住在这里,周义就格外小心的,还特意吩咐巡逻的家丁,晚上多往这边走两趟。

且不说这里的火起得突然,就说这整个屋子烧成这样,哪怕是洒了火油了,没有超过一刻钟也是不可能的。

如果说谁都没有发现?

说出去不是叫人笑掉大牙了?

周义也知道这件事是赖不掉的,焦头烂额的也黑着脸扭头问道:“今晚巡逻守夜的是谁?王妃院子里走水了,为什么不早报?”

家丁们也都没先到事情会发展的这么严重,一个个都吓得面无人色,暗地里互相交换了一下神色,马上就有两个人跪了下去,磕头道:“大夫人,管家,这……这不关小的们的事啊,是……是二夫人!”

大夫人皱眉,一时却是没有做声。

周义则的倒抽一口凉气,过去揪着其中一人的衣领把人拉起来,质问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那人苦着脸,也是吓得面无血色,一个字也不敢隐瞒的赶紧道:“入夜之后,小的们巡逻经过花园,刚好遇到在那里散步的二夫人,二夫人说王妃娘娘的脾气大,平时喜欢安静,让小的们巡逻的时候尽量避开这个院子的。小的们也怕冲撞贵人,又想王妃身边有侍卫在的,所以……所以这才……”

这些家丁也根本就没想到会出事。

这些年胡氏就是这座府邸的女主人,大家巴结讨好她成了习惯,而且府邸的外围也都有守卫的,这些家丁是想着就沈青桐这个院子,绕着点儿走也不会有什么事,所以就没当回事。

谁也没想到,就是这么一点大意,就出来掉脑袋的事。

如果王妃真的因为他们的疏失而出现什么意外,他们全都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这时候,就谁也不敢替胡氏隐瞒了——

不管她是有心还是无意,生死关头,谁不是宁死道友不死贫道啊?

周义闻言,顿时就是心口一凉,不可思议道:“你说是二夫人?”

那个胡氏是没怎么有脑子,可周义也是做梦都没想到她会蠢到做这种事的。

那可是昭王妃啊,这不是找死吗?

主要是沈青桐初来乍到,和胡氏之间实在没什么利益冲突的,也难怪周义根本就没想到这一点。

大夫人黑着脸,一时没说话。

杨妈妈想了想,恍然大悟道:“会不会是白天在城门那里的时候,王妃随后问了句有关老爷妻妾的话,二夫人不爱听?奴婢记得当时二夫人的脸色就不怎么好了。”

就为了一句无心之失,她就敢火烧当朝昭王妃?

这胡氏到底长没长脑子?

周义也拿不准胡氏到底会不会做出这样的蠢事来,一时间就没说话。

大夫人那边思忖着那家丁的话,却是四下里环视一圈,思忖道:“情况有点不对,昭王府里留下的那些人呢?怎么都没露面?”

当时看到这里一片废墟,她也是吓坏了,这才没来得及多想,这时候被人一提醒,这才恍然大悟——

是了,昭王府的那些侍卫可不是吃素的。

就算其他人被支开了,他们总不能看着沈青桐被活活烧死的。

如果沈青桐没事,那么这事情就还有转圜的余地。

周义灵机一动,也跟着四下里看了眼,“是啊,那几个侍卫呢?”

两人正在面面相觑的时候,院子外面围观的人群里突然起了骚动。

众人回头。

就见人群里让开一条出路,沈青桐面容冷肃的带着云翼款步行来——

云翼手里还提着昏迷不醒的佩兰。

大夫人等人悬着半天的心脏终于落回了原处。

“王妃?”周义脱口道,当真是喜出望外。

沈青桐举步走进院子里,淡淡的扫视众人一眼道:“大家都是在找我吗?”

“王妃您没事就好!”杨妈妈见大夫人没动,就欣喜的赶紧代为迎上去,道:“您这屋子里走睡了,方才咱们都吓坏了呢,唯恐王妃您会有个好歹,您没事就好。还有王妃您这是——”

杨妈妈说着,就看向了被云翼提在手里的佩兰。

云翼把佩兰往地上一扔。

沈青桐冷冷的道:“她被人下药弄晕了,你们都好奇我这里发生了什么?说实话,我也是好奇的很!”

说着,她也不等任何人反应的直接看向了周义道:“周管家,你们刚才说什么来着?本王妃这里整个院子都要烧没了,二夫人好歹是个主人家,这都避嫌,不来问候一声,也不对啊!”

胡氏今天的作为的确是反常的,沈青桐这里出了这样的大事,这这个府邸也没多大,她不可能听不到动静的,这么躲着——

如果说刚才周义还不确定此事是不是真的和她有关,那么此时也要怀疑她是做贼心虚了。

如果这事真的是胡氏做的,那麻烦就大了,谁都能给她擦这个屁股?

周义的心里一阵不安,却又不能反驳,只能硬着头皮冲着门外围观的丫头道:“去个人,把二夫人请过来!”

“是!”有个丫头答应着就飞奔而去。

这院子里,沈青桐面上并无怒色,也没有任何劫后余生的喜悦,就那么面无表情的站着,明明不很高挑的身影,落在众人之中却是分外醒目,叫人望而生畏。

大夫人站在她旁边暗暗的观察,却也不得不承认——

士别三日,刮目相看。

如今的这个丫头,真的是已经一飞冲天,再不是当年镇北将军府里那个总是寄人篱下,默默无闻的孤女了。

她的这份荣耀,是西陵越给她的吧?

但是却又似乎不完全是的!那种冷傲又高高在上的眼神气度,或是与生俱来,或是日积月来的磨炼凝聚,绝对不是一时半刻就能模仿着学来的。

怎么说呢?也许这就是命该如此,注定了这个丫头不是池中物,所以明明是她替沈青荷铺还的路,最后还是到了这个丫头的脚下。

若说是不恨,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大夫人却是个能输得起的人。

很快的,她就镇定了下来,关切的冲沈青桐道:“桐桐,你还好吗?有没有伤到哪里?”

沈青桐站在那里,并没有回头看她,直是态度冷淡的道:“不劳大伯母亲问了,我还好!”

语气疏离又透着冷淡。

大夫人的心里咯噔一下,突然有点不确定她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但是沈青桐既然摆出这样一副明显拒绝交谈的架势来,她也不自讨没趣,干脆就闭了嘴,只是于无形中,用力的捏了捏手里的帕子。

这边胡氏的院子里,她半夜没睡,一直都在坐立不安的等消息。

身边的婆子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拉了她的手劝道:“夫人,您还是先歇了吧,当心别动了胎气!”

“我不放心!”胡氏道,还是扯着脖子往张望:“也不知道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那个昭王妃可千万得给我争气啊,可别是个纸老虎。冯氏那个贱人,真以为她早进门两年都能踩到我的头上来作威作福了吗?做梦!”

“性命攸关的事,昭王妃就是再没有脾气也不能善罢甘休的!”那婆子说道,“这会儿应该是已经掐起来了吧?说起来那个大小姐也真是个没脑子的,都不知道大夫人是怎么调教女儿的,白长了那张脸了,居然是一点脑子都没有,夫人您随便挑拨两句,她就受不住了。”

“哼!”胡氏还是有些得意的,冷哼一声道:“也是活该,都是沈家的姑娘,她的出身还还比赵王妃好,最后那么好的婚事却让别人捷足先登了,她就是再没心气儿也受不住的,不过——”

胡氏想着,也是露出焦虑的神色来,咬了咬指尖道:“也好在是我早有准备,她后来怎么就又本路收手了呢?”

之前回府之后是她叫人故意去沈青荷的门口传闲话的,为的就是刺激沈青荷,让她对沈青桐出手。

周义以为她可能是因为沈青桐说的话小心眼了,实际上却不是的——

她之所以这么做,却是为了要借刀杀人,故意挑拨了沈青荷对沈青桐出手,然后沈青桐吃了亏,哪能善罢甘休?这样双方冲突起来,她就能不费一兵一卒,借沈青桐的手去把大夫人母女全部解决掉了。

那个大夫人冯氏心机太深,做事又滴水不漏,她前面一直忍着不敢轻举妄动,但实际上,谁又能受得了自己的地盘上突然来了入侵者?而且还要自己压制的死死的?

胡氏也是忍了好些天了,终于盼来了机会——

昭王妃的身份尊贵,大夫人是聪明,看是她生了个会拖后腿的女儿,这就怨不得别人了。

叫人去刺激沈青荷之后,胡氏就叫人盯着她了,果然入夜之后就看她派了自己的两个贴身丫鬟出来,带着火油等物要去沈青桐那里放火。

就在胡氏沾沾自喜的时候,却又好像是沈青荷临时又改变了主意,打发了一个丫头去把她那俩心腹拦回去了。

胡氏是做好了一切的准备,要收渔人之利的,自然不能功亏一篑,于是情急之下,就一咬牙,叫了自己的人照计划去放火——

横竖最后嫁祸给沈青荷就好了。

并且她最终的目的又不是针对沈青桐的,所以叫人放火之后,又马上安排了自己的心腹假装是不经意的巡视经过沈青桐的院子附近,到时候好及时提醒,防止火势蔓延。

这样一来,同时还能减轻自己的嫌疑。

她自认为是把一切都安排的万无一失了,但也到底是头次做这样惊天动地的大事,所以在屋子里等着消息的时候也很忐忑,总是担心那边别出了纰漏。

这时候她正焦躁不安的等着,外面传信的丫头就到了。

------题外话------

荷花姐表示:尼玛,终于有个智商能给本姑娘垫底的了~~o(>_<)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