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章 机关算尽,弄巧成拙/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夫人咬着牙,一语不发。

沈青桐左右观望一圈,笑道:“怎么大姐还没回来吗?大伯母需不需要让人去把她叫回来?在那么一起当面好好聊聊,也好叫她知道,大伯母为了给她长记性,是多么的用心良苦?”

那件事,虽然种种迹象就都把矛头直接指向了胡氏,甚至于连胡氏自己也都是那么认为的,可惜啊——

不管是胡氏还是沈青荷,那些蠢货,怎么有资格和她沈青桐直接来过招?

说到底,一个个的都不过就是自作聪明又自不量力的棋子罢了。

而沈青桐这个丫头——

大夫人一寸一寸的缓缓转头,看向了她。

这个丫头的行事乖张,手段又极其的犀利稳妥,在她这个年纪的小姑娘身上,真是不可多得的。

大夫人承认自己不喜欢她,但是这一次次的交锋下来,也不得不对她刮目相看了。

可惜啊——

立场不同,这么蕙质兰心又聪明绝顶的一个丫头,终究还要树敌了。

深吸一口气,大夫人就是沉着冷静的轻声笑了笑道:“桐桐,有时候疑心病太重可不是什么好事。我知道,是我治家不严,一时疏忽,才导致胡氏对你做了这样的事,还险些连累你吃亏,你心里有气也是应该的,我这个做长辈的,怎么都不会和你计较的!”

“大伯母,既然这件事不管大姐沾没沾手,你都知道我肯定要给你算上一笔了,这个时候,你还拼了命的想要把大姐摘出去,觉得有意思吗?”沈青桐和她的视线正面接触,唇角始终带着淡淡的笑。

反正胡氏做的事,大夫人是提前知道却又故意放任,或者更有甚者,她是在引导胡氏这么做的。

本来沈青桐和她之间是没什么直接的仇恨的,可是经此一事,就算彻底翻船了。

沈青桐是个小气记仇的人,所以,大夫人和她之间,已经没有缓和的余地了。

大夫人闻言,这才反应过来,面色不由的微微一变。

沈青桐看着她,同时一招手,指了指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佩兰道:“拿水把她泼醒!”

“哦!”云翼应了声。

这院子里的火势反正的压不住了,来救火的家丁早就完全放弃了,所以院子里的水是现成的。

云翼抄起一桶水,兜头泼在了佩兰的脸上。

佩兰一个激灵,皱了眉头,又过了片刻,才浑浑噩噩的张开了眼。

她原是头晕目眩,脑子里空荡荡的,可是一睁眼就被身后的火光刺激到了,同时短暂断片了的记忆也都瞬间回笼,彻底醒了过来。

“啊!”她低估一声,一骨碌爬起来,起身就往人群后面躲去。

沈青桐面上表情冷淡,斜睨她一眼,开门见山道:“还记得都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佩兰脸色惨白,神情畏惧的盯着眼前冲天而起的火光,满脸都是劫后余生的恐惧表情,她咬了咬唇,然后下一刻,突然激动的大声尖叫了起来:“是大小姐!”

大夫人勃然变色。

佩兰却是太激动了,拉着身边另一个丫头玉竹的手,眼泪直掉:“晚上那会儿,我去厨房送二小姐用过的餐具,刚好遇到大小姐身边的紫苏了,那会儿因为二小姐已经睡了,她叫我一起去吃茶,我就去了她那儿,后来她还送了我一包花茶。然后……然后半夜房门外面突然起火,我想要起来叫人了,可是浑身没劲,脑子里又昏昏沉沉的,我……我……”

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都不会懂得,在生死边缘走了一圈回来的人,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因为佩兰的大夫人的心腹,又是大丫头,所以平时和沈青荷的丫头之间就相处的极好,自然不会有防备的,却是怎么也不会想到紫苏会突然下毒手,在给她的茶里面做手脚。

这一场生死大劫走下来,佩兰已经是吓得快疯了,此时就忍不住的痛哭流涕。

这件事,是连大夫人和杨妈妈都始料未及的。

杨妈妈脸色一沉,就要冲上去:“你这贱蹄子,到底是发的什么疯?这么往大小姐头上扣屎盆子?”

她挥手,就朝佩兰脸上掴去。

玉竹和佩兰是有些感情在的,又见佩兰瑟瑟发抖,实在可怜,就下意识的挪步上前,替佩兰挡了一下,神色乞求道:“杨妈妈!”

佩兰缩在她身后,还是哭。

大夫人就是脸色阴沉,却是没有做出任何应对的反应。

沈青桐砍看着她,冷笑:“大伯母应该已经看明白这是这么一回事了吧?”

大夫人不蠢,不仅不蠢,甚至是机关算尽,精明无比的,只听佩兰一说事情的经过,她也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她死咬着牙关,因为用力过猛,腮边肌肉都在痉挛抖动。

沈青桐看着她,继续道:“真难得,你的女儿总算是聪明了这么一次,只可惜你这个做母亲的都只把她当成是个成不了大气候的蠢货,进而导致你忽略了这一环,而没来得及掐断她这一环的打算,进而留了佩兰这个赖不掉的认证下来!”

说着,她又回头看了佩兰一眼。

佩兰面上挂着泪痕,却是一脸恐惧且迷茫的神色。

沈青桐道:“沈青荷她受了胡氏的挑拨,要对我下手,可是众所周知,在这座宅子里,唯一和我不和的人就是她了,如果我出事,她就是现成的凶手,于是为了消除自己的嫌疑,她就难得的聪明了了一次——大伯母你和她母女情深,这是不争的事实,佩兰又是跟了你多年的心腹,如果是她要行凶,自然要顾忌你身边的人,放佩兰一条生路的。为了证明这件事不是她做的,所以她就只能多做一重保证,牺牲掉佩兰来给我陪葬了,这样就算到时候有人要怀疑她,她至少是能拿这个来说说事儿的,尽管力度也许有限,但也是聊胜于无的。”

原来如此!

佩兰听得,目瞪口呆,哭声也戛然而止。

杨妈妈却是急了,大声的反驳道:“佩兰这个丫头也是口说无凭的,她的那些话,不足以取信,她说是紫苏给她的茶有问题,也只是她的猜测而已,现在这院子里的几间房子被都付之一炬,说什么都是空,王妃也不能只听她的片面之词!”

佩兰下意识的就想分辩。

沈青桐却是笑了。

可是这个笑容,只浮于表面,她的眼睛里却是全无笑意的,看起来就有点阴森森的。

杨妈妈心里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沈青桐根本就是懒得和她废话的,而是再次直接的看向了大夫人道:“大伯母和我,咱们都是聪明人,我知道我说这些都是我自己一厢情愿的揣测,口说无凭,也定不了任何人的罪,可是——谁在乎呢?只要我自己知道并且相信,这不就行了吗?”

谁还指望拿着证据和沈青荷那蠢货去对簿公堂吗?

她要真想弄死沈青荷,以前在镇北将军府的时候,近水楼台,就有的是机会。

今天她要和大夫人挑明此事——

只是为了要清清楚楚的告诉大夫人,大夫人这样用心良苦的借刀杀人之后,他们之间也正式结仇了,再不是之前的井水不犯河水了。

大夫人对此,一直的不予辩驳。

杨妈妈却是听得胆战心惊的,咬着牙道:“王妃,此事一定是有什么误会的,等大小姐回来,还是听她怎么说吧,佩兰这丫头的话,不足取信的!”

沈青桐却只是看着大夫人,笑道:“没这个必要了吧?”

她问,却是笃定的语气。

大夫人面色铁青,还是一语不发的看着她。

沈青桐就又说道:“既然大家都闹到这一步了,好像我继续住在这里,就会有些人尴尬了,大伯母你如果觉得有必要,那么——我可以马上就搬出去的,你想要我这样做吗?”

他们之间的关系破裂是一回事,可是——

一旦沈青桐从沈家的宅子里搬出去,那就意味着昭王府摒弃沈家,和沈家彻底翻脸了。

大夫人虽然已经不在乎沈家的荣辱了,可是给沈家造成这样致命性的打击,那么她和沈青荷以后在沈家就是真的没有半点的立足之地了。

沈青荷还要仗着沈家的门户来说亲,她——

在受了老夫人和沈和之间的联手欺骗和打压之后还没报仇,更是不甘心就这样被弄死,或者直接被扫地出门的。

堂堂赵王妃呵!

这身份,真是即风光又霸道,就算是要仗势欺人起来,都叫你只能把要吐出来的血水往肚子里咽下去。

大夫人不仅连腮边的肌肉抽搐,就连额角的青筋都在忍不住的跳动。

这院子里的场面剑拔弩张。

沈青桐一脸表情高傲的负手而立。

大夫人觉得自己的双腿像是灌了铅,但是人在屋檐下,她已然是走投无路,她也知道是怎么说服自己的,总之是一步一步的慢慢挪过去,走到了沈青桐的面前。

“夫——”杨妈妈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唯恐她要和沈青桐呛起来。

不想,下一刻,一向强势的大夫人却是弯下膝盖,一点一点,缓慢的跪了下去,就那么毫无征兆的,以一个卑微的姿态,匍匐在了沈青桐的面前。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见了鬼一样。

云翼的眼睛瞪得老大,看着她家王妃威风凛凛的高傲表情,张了张嘴,下巴险些直接砸脚背上了。

杨妈妈半天反应过来,眼眶就开始湿了。

沈青桐居高临下,坦然的受了这一跪,最后,却也不觉得有多少成就感的叹了口气,道:“何必呢!”

然后就不再理她,转身走了出去。

“夫人!”杨妈妈终于忍不住凄厉的大叫一声,扑过去,抱住了大夫人,嚎啕大哭。

大夫人被她冲撞的,身子晃了晃,却像是一尊没有知觉的雕像一样,没有半点反应,只是那双眼睛里,散发出毒蛇一样森冷又幽暗的光芒来。

佩兰看在眼里,一颗心狂跳不止。

她不想死,也更不想接受大夫人的报复,情急之下,转身就追着沈青桐跑了出去,大着胆子扯住了沈青桐的袖子,含着眼泪道:“王妃——”

大夫人根本就没管她——

经此一事,她很清楚,就算她不追究佩兰,佩兰和她之间也必定离心,留着弊大于利。

云翼并没有马上把佩兰隔开,而是去看沈青桐。

沈青桐低头看一眼她抓在自己衣袖上的手,没说什么,继续举步往前走。

佩兰如蒙大赦,赶紧快步的跟了上去。

那边的院子里,就只剩下大夫人主仆三个,待到沈青桐走后,杨妈妈就和玉竹合力把大夫人撑起来,慢慢地走回了住处。

大夫人一直木偶一样的随他们摆布,要不是那双眼睛里的光芒太摄人,几乎要让人以为她是个没有知觉的死人了。

两人合力把她扶到床上,靠着软枕坐好。

“杨妈妈,热水!”玉竹跑出去,去水房打了热水回来。

杨妈妈接过了杯子道:“看着夫人的脸色不好,你再去熬一碗参汤过来。”

“好!”玉竹答应着,带上门走了出去。

杨妈妈捧着热水回到床边,喂给大夫人喝。

大夫人喝了半杯水,脸色稍微好看了点儿。

想起刚才她给沈青桐下跪的那一幕,杨妈妈就心里发酸,一边搁了杯子,一边拿袖子去抹眼泪道:“夫人您也是的,横竖二小姐也拿不出什么真凭实据来,您何必这么委屈自己?”

“呵——”本以为大夫人不会有反应,不想大夫人却是声音沙哑的笑了起来。

她闭上眼,靠在身后的软枕上,唇角带着自嘲的笑容,恶狠狠的道:“我这是活该!自以为机关算尽,没想到最后却是百密一疏,给自己挖了坑。”

下午的时候,她故意的那么骂沈青荷,其实是故意的。

沈和和老夫人如今都不待见她,又对她防范的很,她是恨透了胡氏的耀武扬威,可胡氏怀着孕,她根本就不敢直接出手算计,现在都在一个屋檐下住着,但凡胡氏有什么损伤,沈和就一定会找到她的头上来。

可是沈青桐来了!

好比瞌睡的时候有人送了枕头,她马上就心生一计——

利用沈青桐来借刀杀人!

胡氏痛恨她,却又因为忌惮,这阵子也一直都在伺机而动,胡氏没胆量对她直接出手,她知道对方这些天一直都盯着沈青荷的,于是趁着在城门口迎接西陵越一行的时候沈青桐和胡氏一言不合的机会,故意对沈青桐示好,来刺激胡氏。

胡氏果然不负众望,马上就孤注一掷了。

而为了让沈青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极力的配合,她又故意痛骂沈青荷,本来只想让胡氏看到沈青荷身上的破绽,好来捡漏,没想到胡氏还加了一把火,沈青荷果然起了杀心。

当然,大夫人很明白,沈青桐现在的身份是她绝对惹不起的,不会真的让沈青荷去下手的,所以计算着时间,二更一过就让杨妈妈和玉竹去盯着,沈青荷的人一出来,马上就去拦下来,后面为了替沈青荷洗掉嫌疑,她随后又瞒着胡氏的耳目,把沈青荷主仆都支使出去了。

本来环环相扣,万无一失的,就算出事,也很明显是胡氏自导自演的一场闹剧,却是全没想到,沈青荷又拖了后腿,居然在佩兰那里留了这么明显的破绽出来。

杨妈妈想着这整个计划,也是惋惜:“佩兰那丫头,也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

大夫人惨笑一声,“也不怪她!不过你也不用太灰心,那个丫头肯在人前配合我演戏,没有直接当着周义的面就把真相抖出来,这本身就是在给我留余地了,她既然肯让一步,不跟我当众翻脸,这对我来说,已经是最好的造化了。只是——”

大夫人说着,终究还是懊恼的叹了口气,一捶床板道:“我本来还想尽量的拉拢她,以后好歹看我的面子,让她别再为难青荷了。可到底也是我太贪心了,又想借她的手去对付胡氏,果然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话音未落,杨妈妈却是突然眉头紧皱,想了半天,还是不由的倒抽一口凉气道:“夫人,这天都快亮了,大小姐……是不是还没回来?”

------题外话------

胡氏和荷花姐都是渣,大夫人才是boss级别的,只可惜遇到了桐妹儿,唉!默默点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