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8章 装什么贞洁烈女啊!/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义匆忙的迎上前去一步,道:“怎么回事?”

“小的也不知道!”那家丁回道:“就是走到半路,拉车的马似是受惊,突然发了狂,车夫驭不了它,就冲出去了。我们几个去追,大概是那马狂奔的时候车轮卡到哪里了,其中一个轮子就卸掉了,马车失衡倾翻,滚到山沟里,撞到树上了。二夫人……二夫人的情况不是很好!”

胡氏怀着身孕呢,这家丁所谓的不好,周义自是一目了然。

他脸色刷得一白,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回头去看大夫人:“夫人,您看这……”

“你去吧!”大夫人一心惦记着沈青荷,根本也无心搭理旁的事,直接不耐烦道。

“快走!”周义道,一撩袍角,才要上马,突然想起了什么,就又回头道:“去太和堂请李大夫,一起带过去!”

“是!”家丁应了声。

周义就也顾不上别的了,匆匆的出城去了。

那家丁也爬上马,带着那辆油篷马车去请大夫了。

杨妈妈一直盯着这边,待到他们都离开了,就凑近大夫人身边道:“夫人,您看……这事情会不会是二小姐做的?”

大夫人也觉得此事蹊跷,一直眉头深锁,这时候才从远处收回目光看了她一眼,冷声的道:“不要多事!”

不管是意外还是天灾,总归胡氏出事对她来说都不是坏事。

杨妈妈却是不放心,小心谨慎的道:“奴婢是怕她暗中使坏,万一她把这事儿栽到夫人您的身上,那么……”

“呵——”大夫人却是自嘲的苦笑一声,不能苟同道:“说句不好听的话,那个丫头今非昔比,现在岂会把我看在眼里?何况如果她真要对我不利,晚上那会儿直接就当众揭穿我了,哪怕没有证据在手,以她现在的身份,真的把我折进去,你还指望着沈和跟老太婆他们会为我说话吗?她现在,哪里需要这么大费周章的来对付我?”

沈青桐如今昭王妃的这个身份,就是她最好的杀人利器。

杨妈妈想着,就遗憾的叹了口气:“说起来这二小姐真是好造化!”

本来,这一切应该都是沈青荷的。

这件事,又何尝不是大夫人的心病?

可是——

“不提也罢!”大夫人叹了口气,却是彻彻底底的放弃了,感慨道:“就青荷的那个性子,就算当初没出岔子,让她进了王府,她也不一定能获取陆贤妃和昭王的欢心,而和皇家挂上钩了,那就要如履薄冰的过日子,我反而要更替她操心!”

虽说这话就是不得已之下的自欺欺人,但是想到另一个人在此事上面的算计,大夫人却是真的幸灾乐祸,突然心旷神怡了起来道:“不过比起我来,沈家的老太婆此时才应该是最堵心的,虽然把这个丫头推上了高枝,却也等于是把风筝放上了天,她未必就能沾到一点的好处!”

沈青桐可不是个容忍驾驭的人!

以前在沈家的时候,大夫人私底下就只觉得她有时候行事过于乖张和狠辣了,而现在看来——

这丫头却桀骜不驯,更是心狠手辣,六亲不认的。

老夫人把希望寄托于沈青桐的身上?只怕最后只能是两手空空。

主仆两个说着就先回了住处——

其实也没多少心思看别人的笑话,毕竟大夫人自己就焦头烂额,焦虑不已的等着沈青荷的消息。

这边周义匆忙的出城北上。

泗水县去军营就这么一条路,他也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了滞留在半路的沈家人。

只是远远的还没走近,就先听到梁妈妈杀猪一样的嚎叫声:“夫人!夫人您要挺住啊,大夫很快就来了!”

周义的一颗心,瞬时堵在了嗓子眼。

他打了个寒战,赶紧打马过去。

胡氏到底也是主母,虽然她的情况不太好,可是随行护卫的家丁却没人敢过去碰她,都等在路边。

“周总管!”见到周义过来,一群人如是见到了救星。

“夫人怎么样了?”周义翻身下马,大步的走过去。

“好像……不太好!”几个人拥簇他过去。

彼时胡氏是连人带马车,摔在了路边的一个小斜坡下面的。

拉车的马匹已经不知所踪,马车撞烂了,梁妈妈脸上都是擦伤,抱着胡氏在水沟里嚎啕大哭。

胡氏此时还有知觉,但是脸色苍白,看着气若游丝。

她身上也看不出明显的伤痕,只有手腕上的一点擦伤,但是人躺在那里,沟里的杂草上细看之下都是肮脏的血水。

“周管家!周管家来了!”梁妈妈欣喜的大叫。

周义走过去,一看胡氏的身下,就先是到抽抽一口凉气。

他也不好去碰胡氏,就道:“夫人怎么样了?可有伤在了哪里了?”

“不知道!我不知道!”梁妈妈拼命的摇头,“周管家,救命啊!快救命!”

周义想了想,就招呼了两个人道:“先把夫人挪到路边来,大夫一会儿就来!”

说着,先脱下自己的外袍扑在了地上。

两个家丁下去把胡氏抬上来。

胡氏腿脚发软,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可是到最后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梁妈妈也从山沟里爬出来,还是守在她身边。

周义也束手无策,一行人就只能是等。

好在这里离城还不算太远,不多一会儿大夫就到了。

周义赶紧把他让过去给胡氏诊脉,果不其然,大夫随后就摇了摇头:“小产了!”

“啊!”梁妈妈一惊,随后就呼天抢地的痛哭了起来。

周义几乎早就料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眉头深锁的问道:“那我家二夫人怎么样?”

“夫人暂时只是失血过多!”大夫道,擦了擦手,“不过得尽快给夫人灌药,催她把体内的浊物排出来。”

显然这里也不是地方。

周义叹了口气,“先送夫人回府吧!”

然后,有嘱咐:“都小心着点儿!”

几个家丁小心翼翼的合力把胡氏扶上了车子,周义又安排他们先送胡氏和大夫回城了,他自己却是没着急,又下到了路边的水沟里弯身去查看那那车轮轴的断裂处。

那里没有任何锯过的痕迹,木材的外表也没有被动过手脚的痕迹,甚至于断裂的缺口处都参差不齐,一看就是受了撞击断裂的。

“管家,小的们已经查过了,这个没有任何认为的迹象,应该只是意外!”身边的家丁道。

“那马呢?”周义又问。

“那马受惊,后来夫人又受了伤,我们就没顾上追,要不小的这就带人去找找,应该无外乎就跑到这附近的山里去了吧!”

周义本来想点头,可是想了想,却又作罢。

“算了,回去吧!”就算查出有猫腻了又有什么用?

现在战场上的战事吃紧,沈和本来就焦头烂额,再叫他分心来处理后宅这些乌七八糟的琐事,有什么好处?

“那……”那家丁犹豫道:“二夫人小产了,这事情可不小呢,要不要叫人去跟老爷说一声?”

“哼!”周义没怎么当回事的冷嗤一声:“算了,等回头再说吧!”

现在沈和又不缺儿子,长子沈良臣八岁,已经跟着在军中历练了,小儿子沈良玉年纪小,所以就一直跟胡氏住在泗水镇上,说白了,既然已经后继有人了,胡氏这一胎就真的没那么重要了,犯不着在这个时候给大家都添堵。

那家丁闻言,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周义上了马,带着一行人打道回府。

胡氏出了事儿,也是没办法的事,但是当时是沈青桐让把她送去给沈和的,现在又挪回来了——

周义虽然为难,却也是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去找沈青桐。

沈青桐之前住的院子烧毁了,她就自作主张,搬到了前院空置的书房里。

周义过去的时候,她补觉才刚醒过来。

“王妃,不是小的们要忤逆,实在是事出突然,没有办法!”周义跪在地上,一脸的谦卑,“二夫人的马车路上出了意外,小产了,如果不送回来,很可能会连累她的性命的。”

沈青桐没什么精神,坐在椅子上也懒得应付他,直接道:“随便吧!”

周义闻言,立时松了口气,千恩万谢的拜了拜,这才起身往外走。

他灰头土脸,垂头丧气的刚走到院子里,迎面一个穿粉色衫子的小丫头已经冒冒失失的提着裙子冲了进来。

沈青桐恹恹的一抬头。

蒹葭就喜出望外的大呼一声:“王妃!”

沈青桐本来是没怎么睡好,见到她,也是瞬间就不困了,笑了笑道:“你们来得还真是快!”

“可不是!”蒹葭跑进来,行了大礼,磕头之后又爬起来,“几天没见到王妃了,奴婢和木槿姐姐都着急呢!”

沈青桐笑了笑:“路上都还顺利吗?云鹏送你们来的?他和木槿人呢?”

“木槿姐姐看着下人搬运行李呢,云鹏没进城,带着王爷的一些东西直接去军营了!”木槿道。

沈青桐就有点不高兴了——

本来是盼星星盼月亮的等着云鹏来了好把云翼那个不靠谱的活宝换走的,云鹏居然直接就去军营了?

这是西陵越那个混蛋的意思,要整她的吧?

主仆两个正叙旧呢,周义见没什么事,正要往外走,就听身后蒹葭一咋呼的道:“对了王妃,您猜我们路上遇到谁了?”

“嗯?”沈青桐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大小姐!”蒹葭就兴奋的说道:“今天一大早,我们在城外那个岔路口刚要和云鹏分手,刚好遇到几个土匪劫了一辆马车,车上的女眷求救,云鹏就顺手把人截下来了,一看——”

蒹葭到底是孩子气,没什么心眼,说着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是大小姐呢!”

沈青桐是不知道还有沈青荷私自回京这一说,一时微愣。

外面周义则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赶紧转身问道:“大小姐现在人在哪里?她……怎么样了?”

可千万别是出了什么丑事了,那这一家子就都不要活了。

蒹葭根本就不认识他,盯着他眨眨眼。

沈青桐懒得管沈青荷那些破事,就冷着脸,挑眉看向了周义。

周义面上一阵尴尬,就不敢问了,匆匆的走了出去,身后就又继续传来沈青桐主仆的说笑声。

这边的大门口,大夫人闻讯匆匆赶来。

彼时木槿正带着人往里面搬沈青桐的行李,手里捏着帕子紧张的道:“那个箱子里的东西是王爷的,你们手脚利索点,千万别磕了!”

大夫人冲出门来,左右看了眼,没看见沈青荷的人,不由的着急,质问道:“青荷呢?不是说跟着你们一起回来了吗?”

“大夫人!”木槿是很周到的,先给大夫人行了礼,见她两手空空,就面色有些问难的道:“大小姐在马车上!”

大夫人见她神情古怪,却也没在意,只是一心顾念着女儿,匆忙的下了台阶,冲过去,一把拉开了车门。

然后——

就瞬间傻了眼。

那马车上,沈青荷主仆两个抱在一起,瑟瑟发抖,看到车门打开的光亮,更是受了惊的兔子一样,畏惧的往里缩去。

大夫人一看她披头散发的模样,顿时就是眼前一晕。

“母亲!”沈青荷抖了一路,这时候才是哇的一声痛哭起来,一下子扑了出来。

她是劫后余生,什么也没多想,大夫人倒是想拦,却根本就都都还没来得及,就已经被她扑了个人满怀。

“母亲!母亲!”沈青荷死死的抱着她,委屈的大声痛哭。

门口本来就十多个下人在忙着搬行李呢,一件她这披头散发衣衫褴褛的模样,眼珠子都几乎要掉地上了。

杨妈妈的反应很快,赶紧挪了一步,用自己宽大的身板把车门那里想拥的大夫人母女挡住了,一面冷着脸呵斥道:“紫苑到底出什么事了?居然吓成这样?”

可是这宅子又没多大,所有的下人都是认识沈青荷的。

大家心领神会的低下头去,心里却是激荡不已的各种揣测满天飞——

怪不得昨晚昭王妃差点被火烧死都没见到大小姐现身,大小姐这是一晚上都没在府里?这一晚上她人又去了哪里?现在衣衫不整的被带回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了吧?

毕竟——

大小姐生得美啊!

杨妈妈只看众人的表情就知道这事情已经圆不过去了,但是为了沈青荷的名声,也只能是假装视而不见了。

这边一群下人赶紧的搬着东西往里走,找地方去议论去了。

木槿刚要跟着进府,杨妈妈却是怒了,冲过来一步扯住了她的胳膊,喝问道:“你是故意的吧?”

“啊?”木槿面上表情惊诧的看着她,不解其意道:“杨妈妈你在说什么啊?”

“知道大小姐这个样子不雅,你不知道提前找件衣裳给她换了吗?”杨妈妈恶狠狠道。

木槿还是一脸的纯良,道:“可是——大小姐没说啊。杨妈妈您又不是不知道,大小姐和我们王妃的关系本来就不好,后面的马车上是带着王妃的衣裳的,奴婢还以为她是不屑于索要呢,哪里敢勉强!”

木槿不是个坏心眼的姑娘,但是——

她也不觉得自己有责任和义务去主动维护沈青荷的,杨妈妈这指责,实在是太没有道理了。

杨妈妈见她居然这么坦然的顶嘴,更是吃了苍蝇一样的心下愕然。

这时候沈青荷已经哭哭啼啼的下了车,见到木槿这个说风凉话的模样,也是怒上心头,冲过来就抬手往她脸上打去:“你这个贱婢!”

当时她差点被人轻薄的丑态,木槿是当场看见了的,沈青荷只要想来就觉得脸上臊得慌。

她恶狠狠的一巴掌甩过去,却没有听到预期中的巴掌声。

千钧一发之际,沈青桐带着两个侍卫从门内跨出来。

一个侍卫飘身上前,抓住了沈青荷的手腕。

沈青荷定睛一看,顿时又是心里一怒,骂道:“你这狗奴才,居然敢沾我的身?”

沈青桐见状,就忍不住的笑了出来,调侃道:“你都已经不是什么黄花闺女了,装这副贞洁烈女的模样是要糊弄谁?”

她一步跨出们来,面上笑容灿烂。

沈青荷循声看去,一瞬间,脸色铁青。

------题外话------

荷花姐再次实力坑娘~大夫人你辛苦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