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章 会心一击,枉做小人/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青桐!”久别重逢,看着沈青桐金尊玉贵又神清气爽的一副模样,沈青荷直接就红了眼,咬牙切齿的叫出她的名字,随后就尖叫了起来:“让你的侍卫把脏手拿开!”

“拿开?”沈青桐冷笑,“他们要是不出手,你现在还有命站在这里吗?别不识好歹,信不信你再这么闹,我叫他们从哪儿把你捡回来的就再丢回哪里去!”

之前她们的马车被劫,还险些被两个土匪侮辱,沈青荷想来就后怕的一身冷汗。

她倒是不觉得沈青桐敢这么做,可是自己出丑又给撞破了,本来就已经恼羞成怒了,这时候沈青桐光鲜亮丽的样子又和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她受到了巨大的刺激。

大夫人是唯恐女儿要闯祸,赶紧走过来道,板着脸道:“青荷,不可以对王妃无礼,还不谢过你妹妹的援手?”

“母亲!”沈青荷感觉自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侮辱,她不能和大夫人怎样,登时就目色一厉,就要朝沈青桐扑去,“她根本就是没安好心,存心看我的笑话的,我为什么要谢她?我——”

见到她这个张牙舞爪的样子,大夫人想去拉,沈青桐身后又一个侍卫已经撞开了她,上前一步,两个人一左一右的把沈青荷架住了。

“放手!你们放开我!”沈青荷挣扎着大叫起来,却是完全的无可奈何,最后无计可施,只能是愤恨的又朝沈青桐看去。

“我是无所谓,你要死要活都轮不到我管你,可是——难道你都不想想你娘吗?”沈青桐看着她,语气讥诮的冷冷道:“她为了你,眼见着就要性命不保了,你非但不领情,还这样有恃无恐的不断拖后腿,都不会觉得于心不忍吗?”

“你胡说八道什么!”沈青荷大声的叫嚣。

这段时间她没见到沈青桐了,虽然对方已经今非昔比,可她一时之间就是无法适应这种云泥之别的身份逆转,也做不到低声下气的委曲求全。

“沈青桐,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们母女的感情,不是你三言两语就能挑拨开的!”沈青荷拗不过侍卫的钳制,就只能刻薄的大声叫骂:“你自己命硬,克死了爹娘,那是你活该,你自己没福气,就也见不得别人好吗?你分明就是嫉妒我!”

“青荷!”大夫人见她口无遮拦的,心头一个劲儿的猛跳。

可她不是沈青荷,她知道现在的沈青桐已经不是她能惹得起的了,所以也不敢妄动,只是严厉的试图喝止沈青荷。

根本就不带这么揭人疮疤的!

蒹葭眼睛一红,就要冲上去理论,“你——”

不想沈青桐已然目色一寒,先举步走到了沈青荷的跟前。

沈青荷瞧见她眼底封冻的神色,心头莫名的剧烈一跳,想躲,却又躲不开,最后,只能强作镇定,大着胆子道:“我说的都是事实,你——你想做什么?”

沈青桐看着她,脸上并无一丝一毫的怒意,只是很冷静的注视她的眼睛。

最后,她抬手,掐住了沈青荷的下巴。

有点尖锐的指甲刺在皮肤上,沈青荷这才有点怕了,死命的缩着脖子想要往后躲。

沈青桐却是没让,盯着她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冷静而缓慢的说道:“你说得对,我是没有你这样的福气,没有像是大伯母这样一个可以拿自己的性命给你挡灾的好母亲。她如今已经时日不多了,所以沈青荷,我奉劝你一句,你可千万要惜福,再这么继续作下去,怕是你的好母亲将来到了九泉之下也不得安生的!”

沈青荷其实挺怕她的,所以一开始就是拼命的防备,可越是听到后面,这才反应过来其中的不对劲来。

她怒目圆瞪,梗着脖子道:“你别危言耸听,你说什么?”

沈青桐有些神秘的笑了笑,却没理她,而是转向了大夫人,道:“大伯母知道我在说什么吧?”

大夫人的脸色,不知何时已经变得血色全无。

她死死的捏着手里的帕子,因为用力过度,枯瘦的手指上,关节也惨白一片,看着根本不像是活人的手。

杨妈妈一脸的茫然,看看沈青桐,又看看她。

大夫人咬着牙,震惊过后,便是神色复杂的盯着沈青桐的脸,一个字一个字艰难的道:“你说什么?”

语调听着稳健,却是分外的虚弱无力。

沈青桐和她四目相对,盯着她的眼睛看了片刻,最后却是兴致缺缺的把目光又移回沈青荷的脸上,用手很大力的拍了两下她的脸,又用一种幸灾乐祸的语气道:“醒醒吧!你真以为你做了辱门楣的事情,祖母她会既往不咎?实话告诉你,要不是你的好母亲替你挡了灾,你这时候都已经更不知道死了多久了。我看她那样子,已然是毒入肺腑,活不了多久了,沈青荷,你就当是可怜她,以后也要多长点脑子,别再拖累她了。”

说完,她便一个眼神暗示过去。

两个侍卫松了手。

沈青荷目瞪口呆的站着,明显还是在消化她这段话的意思。

沈青桐懒得再搭理她,转身往门里走去。

杨妈妈愣了半天,这才一个激灵回过神来。

“夫人,她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替大小姐挡灾?什么毒入肺腑?”杨妈妈惊恐的抓住大夫人的手臂。

可是大夫人全无反应,只是木愣愣的,木偶一样的站着。

杨妈妈被逼急了,终于忍不住的追过去,拦住了沈青桐的去路,还是神情恐惧万分的往确认道:“王妃,您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不就是那个意思么!”沈青桐反问,面上毫无悲悯之心的一挑眉:“杨妈妈你在沈家那么久,你是不了解祖母还是不了解大伯母?沈家嫡出的大小姐与人私通,这是何等的大事?你真以为你家夫人有多大的能耐,能直接压制住她的脾气和怒火吗?别这么天真了!”

说完,一把推开了杨妈妈,带着自己的人,扬长而去。

杨妈妈被推了踉跄,脑中惊雷阵阵。

是了,老夫人哪里是个那么容易妥协的人?

沈青荷当初不仅是犯了她的大忌讳,更是毁了她筹谋多年的计划,就算有大夫人严防死守,她都是不该那么随便就妥协了的。

杨妈妈隐约的已经信了沈青桐的话——

大夫人当初带人过去和老夫人起了冲突,老夫人怀恨在心,又加上沈青荷那一笔,如果说都把怨气泄在了大夫人的身上——

这是绝对有可能的。

杨妈妈觉得天都塌了,不自觉的又倒退了两步,险些被门槛绊倒。

沈青荷却是恐惧不已的。

她愣了半天,这时候突然转身扑过去,抓住了大夫人的手臂使劲的摇晃,大声的道:“母亲,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那不是真的是不是?她都是骗我的,是不是?”

太可怕了!

那个沈青桐,她是真敢说啊!

说什么大夫人替自己挡了灾?这样的诛心之言,也就只有那个狠毒又丧心病狂的丫头才说得出来。

沈青荷的心里一遍遍的安慰自己,沈青桐就是故意吓唬她的。

所以她拼命的摇晃着大夫人,想要听她开口打破这个谣言。

大夫人面上一直没什么表情,一截木头桩子一样的由着她大力的摇晃自己的身体。

杨妈妈回过神来,也转身奔了回去,见着大夫人的脸色不太对劲,就赶紧把她从沈青荷的手里抢了出来,“大小姐,夫人的病还没好,您轻一点!”

说完,就心疼的把大夫人往怀里揽,一边喃喃的道:“夫人您别听二小姐危言耸听,她和咱们一直都不和,就是胡说八道来吓唬人的!”

但是这话,却也不知道到底是在安慰大夫人,还是安慰她自己的。

大夫人一直没有言语。

杨妈妈絮絮叨叨的说了两句话,突然察觉大夫人靠在她手背上的力道加重了,一低头,却见大夫人脸色惨白,双目紧闭,身子软软的落了下去。

“夫人!”杨妈妈吓坏了,手忙脚乱的去扶,却根本就撑不住她身体的重量,俩人一起摔在了地上。

“母亲!”沈青荷也慌了,匆忙的扑过去。

这边沈青桐一行先进了院子,虽然已经走出去很远的一段距离了,但是身后杨妈妈等人哭天抢地的声音还能清楚的听到。

蒹葭因为对大夫人被下毒的事情太过震惊了,还在一直的失神。

木槿忍不住的回头看了眼,眼底神色复杂的感慨道:“大夫人的性格一直都很要强,如果知道老夫人对他下了这样的黑手,一时的急怒攻心,也不知道会不会直接就有个好歹!”

沈青桐本来是对一切无动于衷的,此时闻言,便就自嘲的勾唇一笑道:“她不会有事的!”

木槿见她如此的笃定,就更是疑惑,诧异的抬头看她。

沈青桐侧目看她一眼,笃定道:“她其实早就知道了!”

“啊?”木槿一惊,这次是真的吃惊到彻底愣住了,脚步都停住了,然后又赶紧追上来。

沈青桐看她一脸大惑不解的表情,就叹了口气道:“我原来以为她可能是一时疏忽才着了道,可是看她刚才的那个反应,她是早就对这件事心里有数了。”

木槿回想了一下——

的确,沈青桐当众揭穿那件事的时候,大夫人虽然脸色不好,但是自控力却是很好,几乎就没有露出任何意外或者是吃惊的表情。

木槿一时哑然,陷入了沉思。

就听沈青桐感慨着继续说道:“也许她都不仅仅是知道而已,或者——从一开始,这就是她自甘入局做的戏吧!”

“小姐您说说——”木槿倒抽一口凉气。

沈青桐的唇角勾了勾,眼底神色多了几分寂寥:“祖母的个性我都看透了,何况是她,也许她早就知道祖母心里的那口气如果不泄出去,沈青荷就永远都在危险当中,或者包括当初闯入红梅堂去大闹,她都是故意的!”

“就为了引开老夫人的注意力?”木槿突然明白了,但同时却又更加的震惊:“因为大小姐激怒了老夫人,所以大夫人才更过分,故意更大限度的激怒她,好把老夫人的怒意全部引到她的身上来,这样一来,老夫人就不会再那么针对大小姐了?”

“可能吧!”沈青桐道,说着,又是摇头一叹:“所以,在这件事上,我根本就是枉做小人了!”

说实话,她其实挺佩服大夫人的,为了沈青荷,居然能舍生忘死到那种地步。

沈青桐其实是个不会被轻易感动的人,但是这一刻,也多少是觉得大夫人有些可怜的——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大夫人爱女心切,虽然沈青荷是烂泥扶不上墙,大夫人做出再大的牺牲和努力,最终都只能是徒劳,可是——

谁又有什么理由和立场,能让她放弃沈青荷呢?

在女人当中,大夫人这样的人,本该是刚烈决绝的一代枭雄的,但是为了她的女儿——

结局已定,最后是必定只能惨淡收场的。

已经有很长的时间没有这样的情绪低落了,沈青桐突然觉得这样的心情很恼人。

于是她强行甩甩头,把这些乱七八糟的心情统统抛掉,再左右一看,才觉得怪异:“云翼呢?我怎么今天好像没见到他了!”

这个云翼,就是个奇葩,明知道她不待见,还总是喜欢拼命的往她跟前凑,好像多刷脸几次,她厌烦习惯了也就不会计较了一样。

沈青桐问完,又兀自郁闷——

那么个不靠谱的东西,看不见不是正好,她找他做什么?

木槿回头,给侍卫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那侍卫忙道:“没见了,好像昨晚的事情解决之后就没了,可能——休息去了吧!”

沈青桐于是就没再追究,回了住处。

木槿把她的东西都匆忙的收进箱子里带来了,而云鹏急着去找西陵越,匆忙中就只带走了一个箱子的衣物和用品,这边还有几个西陵越的箱子都被抬了过来。

一下午沈青桐就看着两个丫头带人归置行李,自己欢欢喜喜的剥瓜子逗鸟。

红眉是个大嗓门的,又惯常不会看脸色,扑腾着翅膀,满屋子就听它骂“傻鸟”的声音。

“奴婢收拾行李的时候,看它傻傻的蹲在架子上,怕是我们都走了,王府里的人不知道过去找管它,就一起带来了!”木槿一边把箱子里的衣裳拿出来,折叠好了放进柜子里,一边笑着解释。

“我赶路都觉得有点水土不服,它倒是精神,这么聒噪,烦死了啊!”蒹葭抱怨。

沈青桐倒是挺喜欢和这只傻鸟斗嘴的——

逗它都比去斗沈青荷那样的蠢货有意思啊。

这边她正和红眉欢快的分吃瓜子呢,外面就见一个人高马大的影子跳过门槛,满脸喜气的进来了。

“王妃,他们说你找我啊?”云翼笑眯眯道。

沈青桐一看到他就没了心情,冷着脸看了他一眼,道:“路上一直走得匆忙,我还没来得及问,北魏那边到底出什么事了?边关这里最近几年不是一直都很安稳的吗?为什么会突然打起仗来了?”

这个不靠谱的侍卫,她见一次就闹心一次,越是这样就越是不能白白的心里不痛快啊。

沈青桐看似问得随意,实际上心里却莫名的有些紧张——

北魏朝中,太子和摄政王势均力敌的争锋,这一次边关的战事又这么突然,怎么想都应该是北魏权力核心出了大问题了吧。

而与此同时,这边大夫人的屋子里却是一片愁云惨雾的景象。

叫大夫来施了针,大夫人已经转醒,只是脸色奇差,没什么精神的样子。

沈青荷握着她的手,坐在床边默默垂泪:“母亲,你快说,你告诉我,沈青桐她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真的是祖母她——”

刚才他们已经特意让大夫诊过了,大夫是说大夫人被人下了慢性度,脾脏内毒素堆积,已然十分的严重了。

沈青荷突然就会觉得恐惧,这个时候,心里已经颤抖成一片。

------题外话------

大夫人真挺不容易的,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