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新来的奶娘/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卫涪陵,你到底想干什么?”西陵钰咬牙切齿道。

卫涪陵倒了杯水,却也不喝,只是垂眸盯着手中杯子里潋滟的水波,露出嘲讽的笑容来道:“自从来了大越,进了这东宫,这世上还有我想什么做什么的权利吗?”

她喃喃的,似是嘲讽的低语了两声。

但是也是片刻,就重又收摄了心神,正色道:“我不想妨碍殿下的前程,但是蝼蚁姑且偷生,只盼着殿下能看在这几年夫妻的情分上,不要拉我下水了。卫涪陵一介女子,没有那样的雄心壮志,所求所想,不过是这苟且度日里头的一日安生罢了!”

西陵钰刚要说话,却是陈皇后上前一步,冷冷的道:“你说这话,难不成还是要和太子,和本宫都花开界线了吗?卫涪陵,你是个聪明人,不可能不知道,自从你进了这东宫的大门,咱们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了。你现在这样拆太子的台,对你有什么好处?说句不好听的,如果有朝一日,太子真的地位不保,你觉得你又能得什么好处?覆巢之下无完卵,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

卫涪陵抬起眼睛看她,却是完全的不为所动,淡淡的道:“如果殿下败了,我也无话可说,自然是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了。只是现在——我只是个女子,不是政客,希望母后和殿下网开一面,就不要什么事都把我算计在内了。”

横竖她就是这个态度,摆明了不配合。

陈皇后说一句,她就铿锵有力的顶回来一句,直把陈皇后顶的胸口隐隐作痛。

陈皇后咬着牙,一时间也拿她没办法。

西陵钰的脾气早就压不住了。

他两步冲过来,再次把卫涪陵拉起来,恶狠狠的逼视她的面孔道:“说什么冠冕堂皇的场面话,你以为本宫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以为你是南齐的郡主,南齐就始终是你的退路是吗?你以为就算本宫失势,父皇看在南齐皇帝的面子上,仍会保全于你的是吗?别做梦了!历来都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且不说父皇他将来的态度会是如何,单就本宫——你以为本宫会放了你独自去逍遥快活吗?”

卫涪陵迎着他的视线,丝毫也不回避,却是早知如此的勾唇笑道:“看吧,现在都还没到穷途末路的时候,殿下您这个为人夫君的就能与我说这样的话?我若是再不为自己打算,还指望出了事您会管我的死活吗?反正今天不管怎么说,就算您的心里再怎么样的不痛快,这件事已经是这样了。不该做不能做?反正我都做了,你要有本事能掰回来,那是您的本事,横竖就算是您强迫与我——真的到了父皇的面前,了不起——”

她说着一顿,紧跟着就是目光冷漠又嘲讽的扭头看向了古嬷嬷提在手里的篮子。

不知道为什么,古嬷嬷心里突然一阵发虚,几乎是下意识的,倒退两步。

陈皇后和西陵钰都沿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卫涪陵冷冷的道:“我的孩子是怎么没的,母后和殿下你们最清楚了。就为了这么个贱种,当初你们压着不让我追究,真要把他留在我这里——”

话到一半,她眼底的神色就突然变得森冷无比,半真半假的笑道:“殿下你们就不怕我当场掐死了他吗?”

这便是母性吧?为了自己的孩子,什么都能做。

如若她不提,陈皇后和西陵钰都极有可能会忽略这一点,毕竟当时出事之后,卫涪陵是没哭没闹,很平静的。他们操纵她成了习惯,反而逐渐忽略了事实——

卫涪陵是因为沈青音和西陵钰才小产的,她其实是有资格恨的。

西陵钰看着她——

自己的这个太子妃,虽然性子冷傲了些,但基本上还算知书达理、温良端庄的,这是头一次,他在她脸上看到这种几乎可以称之为恶毒的表情。

西陵钰心里打了个寒战。

卫涪陵盯着他,继续道:“总之我是不会替沈家的那个贱人养野种的,我怕我的孩子死不瞑目,在地下不安。母后和殿下若是一定要逼我——那咱们就鱼死网破!”

她说这话,绝对不是开玩笑的,每一个字都狠辣决绝,掷地有声。

陈皇后和西陵钰这才意识到此事的严重性,一时之间进退维谷,却是真的不敢再强逼她就范了。

卫涪陵拿开西陵钰扣住她手腕的手,从新又慢慢的往里面的卧房走。

西陵钰贵为太子,一直都是金尊玉贵,被人供着捧着的,如今被自己的太子妃这样的威胁,心里总也不是滋味。

盛怒之下,于是他就霍的转身,冲着卫涪陵道:“你占着本宫正妃的位子,却又迟迟不能为本宫诞下嫡子。”

卫涪陵转身看她,淡淡一笑:“别人的孩子,要不要养,全看我的心情,不过咱们是夫妻,我也不想断了殿下的前程和后路,殿下就是心心念念的想要个嫡子的话——我不拦着,您大可以再抬一位正妃进府,与我平起平坐。”

这话说完,她就头也不回的上床躺下了,只留给陈皇后等人一个冰冷的背影。

西陵钰被她气得简直七窍生烟——

他知道,即使他抬平妻,卫涪陵是真的完全不会在意的,可问题是,他不能。

就算他普通的皇子都还好说,可他是储君,是太子!

他的正妃,就是做将来的国母来看的,纵观历史上下,就算是史上最昏庸的君主,也没有过册封两位皇后的先例。

而偏偏,卫涪陵又是南齐的郡主,是维系着大越和南齐之间政治关系的纽带,即使她生不出儿子来,也不能真的休了她。

所以,这条路,根本就是走不通的。

卫涪陵已然摆出了一副拒绝交谈的架势,即使这样离开会很没面子——

陈皇后和西陵钰也都知道多说无益。

陈皇后黑着脸,率先推门走了出去。

西陵钰咬牙盯着卫涪陵的背影又看了眼,就也拂袖而去。

两人这一走,去的自然就是西陵钰的书房。

进门,西陵钰就怒不可遏的一拳压在了几案上,咬牙切齿道:“这个女人,分明就是故意和本宫作!”

“现在还说这些,有什么用?”陈皇后黑着脸,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昭王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这两天就该回朝了,他本来就好抢风头,这一次战场上又立了功,他派系的那些人已经在歌功颂德的造势了,这一次他回来,必然又要更进一步。本来还指着卫涪陵的这一胎能替你挽回一点颓势,现在——全被这个女人给搞砸了。”

陈皇后说着,眼底也暴露出明显深恶痛绝的冷意来。

“她以前就是性子冷傲了点儿,谁想到会这么疯。”西陵钰道,一筹莫展的坐下来,随后又忧虑的再次抬头朝陈皇后看过来道:“母后,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哎!”陈皇后叹了口气,刚要说话,就听“哇”的一声——

古嬷嬷提着的篮子里,婴儿声音尖锐的啼哭起来。

几个人都吓了一跳。

古嬷嬷赶紧把篮子放下,打开带了透气孔的夹层板把孩子抱出来哄。

西陵钰拧眉看过去——

看到这个孩子,就马上让他想到了一些不怎么愉悦的经历,所以虽然知道是自己的儿子,他都没有看一眼的冲动,只是看向了陈皇后道:“那现在,这个孩子要怎么办?”

卫涪陵不肯养,但是是他的骨肉,又不能随随便便的送人或是直接扔了,想想就叫人觉得头疼。

陈皇后又何尝不头疼?尤其是被孩子扯着嗓门这么一嚎,就更是心烦意乱。

“沈家的那个丫头,你有什么打算?”勉强把思绪拉回来,陈皇后问道。

西陵钰的眉心一瞬间就拧成了疙瘩,不悦道:“之前母后您是说为了这个孩子才先没有动她的……”

“可是现在这孩子……”陈皇后迟疑。

虽然说西陵钰不缺儿子,但是虎毒不食子,已经生下来的孩子,总不能真的掐死了吧?

而且,就算只是放在外面,都也不妥当的。

西陵钰于是不做声了。

陈皇后思忖片刻,道:“这个节骨眼上,朝中的局势本来就对你颇多不利,既然卫涪陵那里的路子走不通了,那么这孩子的事暂时也绝对不宜张扬的,你先别管了,本宫会安排,找个地方妥善的将他安置起来,等风头过了……以后再说吧!”

那边孩子大概是饿了,本来带他过来的时候是准备直接留下来的,所以古嬷嬷全无准备,这会儿抱在怀里哄着,虽是暂时哄住了,也还在抽抽搭搭的。

陈皇后回头看了眼,道:“先抱走吧!”

“是!”古嬷嬷应了,又把孩子放回篮子里,匆匆的离开了。

西陵钰沉默的看着,待她走后,就重又抬头看向了陈皇后,“那个沈青音……”

陈皇后的面容一肃,站起来道:“本宫会处理,你就别沾手了!”

林氏和沈青音,就是两个异想天开的短视妇人,多留一天就多一天的麻烦,自然是要尽快的处理掉才能安心的。

西陵钰被卫涪陵气得,这会儿还一肚子的火气,没什么心思。

陈皇后从书房里出来,也没了多少心情,就准备直接回宫了,不想人还没到大门口,就见那里闹哄哄的,人头攒动,堵了很多人。

她贵为皇后,自是不能随便抛头露面的。

“琳玉你去看看!”琳琅扶着她,顿住了脚步。

“嗯!”另一个大宫女琳玉快走几步到门口,不多时,却是东宫的管家擦着汗赶了过来,满面难色道:“娘娘……”

说着,却是欲言又止。

陈皇后本来就满心的不悦,这会儿所有的情绪都写在脸上。

管家本来不敢麻烦她的,但又实在没办法,就只能硬着头皮道:“娘娘,沈家的五小姐在外面闹呢,嚷嚷着要见太子殿下,还说什么孩子的……小的怎么说都没用,现在太子妃娘娘正在坐月子,小的又不敢去打扰……”

至于西陵钰那里,就更不敢去了。

“沈青音!”陈皇后倒抽一口凉气,随后就是目色一厉,怒骂道:“这个成事不足的蠢货!还不把她给本宫带进来,就由着她在外面闹,丢人现眼吗?”

“是!”终于有人做主了,管家总算松了口气,赶紧答应着就转身出去了,遣散了围观的人群,把沈青音带了进来。

沈青音拖着产后的身子,又是瞒着三夫人赶路,这一路下来,早就虚弱不堪。

被两个侍卫拎进来,她就直接瘫在了地上,抬头,看到陈皇后冷着脸站在面前,就先是虚弱的抖了抖,瑟瑟的道:“娘……娘娘!”

陈皇后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语气不善的冷冷道:“之前你是怎么答应本宫的?这就出尔反尔?你真当本宫是这么好说话的吗?”

沈青音哪里敢惹她,身子又抖了抖。

但是她人都已经到了这里了,就知道没有回头路可以走,又是还是大着胆子爬过来,扯着陈皇后的衣角,哀求道:“娘娘,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只是舍不得孩子。求您了,求您开恩,就让我和孩子待在一起吧?我求您了!”

她哭得声泪俱下,披头散发的模样,看着是真有几分可怜的。

陈皇后这样的人,自是不会起什么恻隐之心,只是此时盯着沈青音,她的脑子里却突如其来的蹦出来一个念头。

她眼中神色诡异莫测的微微一变,随后便是软了语气,叹息道:“之前本宫就跟你们说得很清楚了,本宫把孩子抱走,都是为了他好,为了你他的前程。你却这样的沉不住气,跑过来拆本宫的台?”

“我……我不是!”沈青音忙道:“娘娘,我只是想见到我的孩子,我舍不得。”

陈皇后皱眉,面色为难:“可是那孩子本宫已经交给太子妃了。”

沈青音一惊,身子就又瑟瑟的抖了抖。

她想到了之前连累卫涪陵小产的事,忍不住的又打了个寒战——

虽然三夫人说太子妃不敢动她的孩子,可是她自己生了孩子之后才明白,女人为了自己大孩子能有多疯狂。

万一卫涪陵心里过不去那个坎儿呢?

“娘娘!”沈青音越发的紧张,抓着陈皇后的裙摆不撒手。

“你只是想要和孩子在一起?”陈皇后沉吟片刻,问道。

沈青音见她的面目平和,就没了戒心,使劲的点头。

卫涪陵这边,陈皇后母子一走,她也就重新起身,让奶娘把孩子抱了来。

刚出生的因而嗜睡,只要不是饿了尿了,一天里的大多数时候都在睡。

襁褓里的娃娃,粉嫩嫩的,卫涪陵那指头戳了戳她的脸蛋儿。

青青从外面端了补品进来,瞧见她的模样就笑了:“这孩子挺乖巧的,吃饱了就睡,还没哭闹过呢!”

“女孩子嘛,安静一点好!”卫涪陵笑笑,早就把前面陈皇后等人疾言厉色的指责抛诸脑后了。

她低头去逗弄怀里的婴孩儿,目光难得的柔软且明亮。

青青凑过来,看着那粉嫩嫩的娃娃,就也跟着笑了:“不似是昨晚刚抱回来那时候皱巴巴的样子了,真可爱呢!”

“她倒是睡的香!”卫涪陵感慨一声,拿手指碰了碰婴儿软软的脸颊。

孩子的小嘴儿咂了咂,在襁褓里扭动了一下,仍然兀自睡得香甜。

青青看一眼卫涪陵,看到她眼底柔和的光辉,便又是心里突然一酸,叹气道:“真可惜,这娃娃却不是主子您的亲骨肉!”

卫涪陵眼底的光芒一滞,但是她的情绪掩饰的很好,并没有明显的显露出来,仍是若无事的逗着孩子,一边随口问道:“叫个人去看看,皇后走了吗?”

“嗯!”青青应了,转身出去,吩咐了心腹的丫头去探听消息。

重新关门折回来,再看床上那一大一小的两个人,青青就还是忍不住忧心忡忡的试探道:“主子,您真的准备养着这个孩子吗?”

卫涪陵低头看着身边的婴儿,头也没抬的淡淡道:“就先养着吧,横竖我也没什么别的事,有她在,好歹算是个消遣。”

青青听着她漫不经心的语气,心里却是黯然心惊——

她了解卫涪陵,很清楚她的个性,别人看到的也许是一个性情有些高傲冷淡的太子妃,可是她的风骨背后……

那也是有脾气的。

青青看着她那温和平静的神情,却是心惊不已的,只是忧心忡忡的却又什么都不能说,就转身去把放在桌上的血燕窝端过来道:“主子今天都还没正经用膳呢,吃一点吧。”

卫涪陵把孩子放在了床上,伸手,正要去接那碗,就听外面有丫头敲门道:“娘娘,您在休息吗?管家求见!”

卫涪陵手下动作顿住。

青青也瞬间警觉,朝她看过来。

卫涪陵使了个眼色。

青青放下碗,走过去开了门,问了两句,就转身把管家让了进来。

“打扰娘娘休息了,小的该死!”里面是卫涪陵的卧房,管家不能进,就直接站在了门口的地方,隔着一闪屏风说话。

“什么事?”卫涪陵问道。

“娘娘才刚生产,皇后娘娘也很关心,特意叫人送了个奶娘过来,方便照顾孩子!”管家道。

陈皇后会这么好心?

这么快又去而复返,必定是没安好心的。

青青的脸色微微一变。

里面的卫涪陵不知道是作何感想,沉默了片刻,倒是没又为难,道:“是吗?母后真是有心了!”

管家见她首肯,就冲外面招招手:“进来吧!”

青青扭头看过去,就见神色急切的沈青音脚步凌乱的“冲”了进来。

这就是所谓的奶娘?

青青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管家道:“这妇人才刚生产,养的也白净,娘娘您看看,是不是能留下?这人毕竟是皇后娘娘送来了,小的好去复命,回个消息。

中间隔着一道屏风,他自是看不到卫涪陵的。

当然,卫涪陵也看不到这边的沈青音。

可是这个陈皇后,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青青满心的怒火,当即讽刺的冷笑:“看着的确是白净,可就怕手脚不干净!”

沈青音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样的侮辱,当场就想发作,可是想到陈皇后嘱咐她的话,又想着自己的孩子,便就掐着手心忍下了,使劲低头站在那里——

母亲说的对,她的福气还在后头呢,但就是了这样的后福,她更不能直接放弃,就把儿子的放在卫涪陵这个女人的手里,眼见着孩子和自己生分了。

青青见她居然能忍,就更是如临大敌,后再话锋一转继续道:“不过镇北将军府现在居然是没落的如此不堪么?堂堂将军府的小姐,居然也沦落到卖身来东宫做奶娘的地步?也不嫌寒碜吗?”

陈皇后把这个女人公然打发到卫涪陵这里来,就是为着恶心人的吧?

这不明摆着要给人添堵吗?

沈青音被奚落的满脸通红。

青青还想说什么,就听里面的卫涪陵开口道:“本宫这里不需要,人你给母后送回去吧!”

沈青音着急的猛然抬头。

管家也是意外——

按理说,就算太子妃看不上,也只需要是把人留下来,大不了就是不叫她在眼皮底下晃悠就是了,好歹是全了陈皇后的颜面。

她这一拒,管家也为难了。

然后,就听那屏风后面婴儿哼哼唧唧的呜咽声。

沈青音浑身都绷紧了一根弦,目光灼灼的看过去。

青青见他们站着不动,就横眉怒目的斥责:“听不见我们娘娘的话吗?还不走?”

管家也没办法,只能是拽了沈青音往外走。

屋子里,那婴儿饿了大哭起来。

守在隔壁屋子里的奶娘听到动静,赶紧过来,接了孩子,“该喂奶了,奴婢先抱下去吧?”

“嗯!”卫涪陵点点头,把孩子交给了她。

院子里,沈青音本来就不想走,一步三回头的瞧见奶娘抱着孩子出来,突然一咬牙冲了过来。

那奶娘哪有防备?孩子竟然被她一把夺了过去。

沈青音抢了孩子,本来就只想死死的抱着不撒手的,激动的热泪盈眶,就听那奶娘大叫:“你做什么?快把小郡主还回来!”

她生的,明明是儿子的!

沈青音一愣,立刻就扒开襁褓和尿布去看,然后便是如遭雷击,手一送,骤然倒退两步。

“啊!小郡主!”奶娘惨叫。

好在青青正好抢了过去,趁着她松手之前,已经一把又把孩子夺了回来,交给了奶娘,命令道:“还不把小郡主抱走?离这个疯子远一点!”

本来孩子被抢,奶娘魂都飞了,没被追究,自然如蒙大赦,抱着孩子赶紧躲进了旁边的厢房里。

沈青音脑中一阵空白之后,想着她和卫涪陵之间的过节,顿时如遭雷击,手脚冰凉。

她疯了似的突然冲进了屋子里。

青青赶紧也跟着冲过去,将她拉住了。

屋子里,卫涪陵靠在床上,面色雍容安静的坐着。

沈青音大声尖叫了起来:“我的儿子呢,你把我的儿子弄哪儿去了?你这个毒妇,你到底把我的孩子怎么了?”

她拼了命的挣扎着要扑向卫涪陵。

青青一脚踹在她腿弯上,把她踢翻在地。

沈青音单膝跪在地上,仍在不断的挣扎扑腾。

青青想说话,卫涪陵已经不徐不缓的的慢慢开口道:“本宫生的是郡主,不管你怎么闹,这都是不争的事实。我知道你的目的,不过就是为了攀龙附凤的,你若是老实本分,本宫可以给你条路走,可你要就是一定要闹,继续这么不识好歹的话——”

她说着一顿,语气就又更加冷厉了三分道:“你应该知道,就算本宫不动手,殿下和母后,他们也不会轻饶了你!到底怎么做才是对你最有利的,我相信你清楚。说吧,现在就决定,你到底要不要这个机会?”

她这话说得漂亮,看似是怕沈青音闹大了会妨碍她自己甚至东宫的前程,实际上——

青青却是听得心惊肉跳的。

陈皇后带过来的那个孩子,她根本就没留下,显然,陈皇后是刻意误导,没跟沈青音说的,想要造成这种误会,让沈青音以为是卫涪陵弄死了她的孩子,进而怀恨的。但是卫涪陵,明明可以把话说清楚的,可是——

她偏也不说!

就这么配合着陈皇后,别有居心的诱导沈青音步步深入的往这个坑里走。

青青似乎已经明白了她的恶趣味的用意,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莫名觉得堵得慌。

沈青音只当自己是孩子没了,也没了继续发疯的力气,坐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

卫涪陵见她不折腾了,就一抬眉毛道:“带她下去吧,找个院子安置好,回头叫人去沈家说一声,就说本宫替太子殿下做主,收了他家五小姐了,就……先给她个良媛的位分吧。”

这便算是怀柔局的安抚政策了,虽然——

只有青青一个人知道她的用心不纯。

沈青音是恨她,可是孩子已经没了,这时候她当然要从长远的方面替她自己的前程打算了,只是哭着,不点头,也不说反对。

青青不想在看到她,就走到门口冲管家道:“还不把她带走?娘娘已经开了恩了,她还赖着像什么样子?”

“是!”管家冷汗直冒,赶紧招呼了两个院子外面围观的婢女进来,把沈青音拖了起来。

沈青音也不反抗。

卫涪陵又冷冷的说道:“管好你自己的嘴巴,规矩一点!”

沈青音的身子震了震,回头,毫不掩饰眼中恨意的盯着她看。

青青走过去,横在中间挡住了她的视线,又对管家道:“安排个离这里最远的院子,最好不要让她出现在娘娘的跟前晃悠!”

说完,就赶苍蝇一样的挥挥手。

沈青音哭得浑身虚软的被架了出去。

青青叫人进来把弄坏的屏风也收拾走了,待到房门关上,面上表情就无比凝重了起来,斟酌着对卫涪陵开口道:“娘娘——”

她张了张嘴,还没等说什么,卫涪陵已经打断她的话道:“你别管我!”

她的面容冷肃,唇角勾起的弧度带着一丝明显的讥诮。

青青还是心有余悸,忍不了几次都没能忍住,还是语重心长的开口道:“您这又何必要跟他们置气呢?皇后娘娘把这个女人送来,的确是居心不良。他们碍着南齐的关系,不能对您怎么样,居然能想到用这种不知死活的女人来生事,郡主您都看出来了,避开了就是,又何必……”

顺水推舟的误导了沈青音,那么失去了孩子的沈青音会做什么?

十有*是要想方设法的坏卫涪陵的事,甚至是对她养在身边的这个孩子下手吧?

青青满面的忧虑之色。

卫涪陵看着她,仍是事不关己一般的冷漠说道:“我做什么了吗?我什么也没做啊?要怪就怪他们一个个的机关算尽,不肯消停。本宫倒要看看,他们谁能笑到最后。”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沈家的老夫人,三夫人,还有陈皇后和太子西陵钰,这些人都以为自己才是在后的黄雀,殊不知……

就算他们算无遗策,这世上也总有他们会忽视和算计不到的地方。

青青见她的意志坚决,只道多说无益,张了张嘴,最后也只能是放弃了。

这边的沈家,老夫人先是收到东宫送来的消息,说西陵钰要纳了沈青音,意外之余都还没来得及细想其中可能会有的关联,外面方妈妈就神色凝重的走进来,慌张的关了门道:“老夫人,这事情好像不太对劲,奴婢刚得到消息,说东宫报喜,太子妃娘娘诞下了小郡主!”

“什么?”老夫人一惊,猛地拍案而起。

------题外话------

奶娘…奶娘…自行理会吧,突然觉得这画风好违和,嗷呜~

ps:今天我又多更了,所以推迟更新神马的,还是继续可以被原谅滴O(∩_∩)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