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制衡/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外头都已经传开了,这种事情,应该不是空穴来风,皇嗣的事情,谁敢随便信口开河?”方妈妈道:“老夫人,这事情似乎是不太对劲的!”

西陵钰现在正亟需一个儿子来巩固地位,而且陈皇后又亲自过去把孩子带走了,不管怎么看,都不该出现这样的意外的。

老夫人的手掌用力的按在桌子上,心乱如麻,可是任凭她绞尽脑汁的想,也想不出来为什么会出现了这种不可能的变故。

方妈妈也急的要命,兀自想着,忖度道:“老夫人,您看会不会是皇后娘娘容不下五小姐和那个孩子,假意把孩子抱走,其实是为了……”

灭口?

老夫人的心头剧烈一跳,但只是略一思忖,就又觉得不可能。

她勉强定了定神,摇头:“不可能!如果她就只是为了灭口,就不会只对孩子下手,而放过了五丫头!”

说着,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就又沉吟着问方妈妈道:“东宫方面呢?方才他们府里来人是怎么说的?”

“他们……”方妈妈皱眉,“他们根本没提孩子的事,只是说太子殿下纳了五小姐了,让过来给咱们传个信。”

“这事情,别是又坏在了林氏和五丫头的身上!”老夫人对三夫人母女可不放心,想了想,赶紧道:“他们的人应该还没走远吧?你马上去,再送一份打赏,就说我给的,顺便探一探他们的口风,看能不能露出些蛛丝马迹来。”

“好!”方妈妈转身出去了。

老夫人却还是站在原地,心焦不已。

好在方妈妈也去了不多时候就赶了回来。

“问过了吗?”老夫人忙道。

“奴婢询问了有关太子妃生产的事,他们直接就含糊其辞的什么不肯透露,至于五小姐,他们就说是五小姐很好,请老夫人放心。”方妈妈道,“老夫人您知道,东宫的人,他们不愿意说的,奴婢也不好过分追问,省得惹麻烦。”

“她们说五丫头很好?”老夫人忖道。

沈青音闹上门去的,虽然那场面老夫人没有亲眼看到,但是可想而知,也不会太好看了。

可是东宫的人居然是变相的承诺,说他们会善待沈青音?

他们是这个意思吗?

“东宫的来人是这么说的。”方妈妈道,也是面色焦灼:“其中的内幕他们是一个字也不肯多说的。老夫人,之前皇后娘娘推三阻四,拖了那么久,就是不肯松口让五小姐进府去,现在怎么会突然——”

以前沈青音还有利用价值的时候,陈皇后都没松口。

而现在——

她孩子都生了,基本上也算被利用完了。

老夫人也是心惊肉跳的,手压着桌面,重又缓缓地坐了下去。

良久,她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林氏呢?”

方妈妈立刻会意,却有点儿难以置信的倒抽一口气,“老夫人您是怀疑——”

“哼!”老夫人冷笑,却是没再多说。

方妈妈匆匆转身出去,让人去庄子上找人,一直到了日暮时分,三夫人林氏才火急火燎的赶了回来。

“老夫人!”过来红梅堂,见老夫人黑着脸坐在那里,三夫人就先是心头一紧,然后就先发制人的赶紧道:“音儿的事都是我的疏失,没有看好她。我是真没想到她会对那孩子那么上心,支开了丫头们就一个人跑回来了,等我追回来,已经……”

老夫人没等她说完,就这手里的佛珠就砰的砸她脸上了,冷冷的道:“你还继续给我装?要不是你故意的,回京这么远的路程上,你会拦不住她?”

三夫人被打在了眼睛上,捂着眼睛,眼泪直流,诅咒发誓道:“母亲,天地良心,我——”

老夫人一记凌厉的眼波横过去。

三夫人心肝儿一颤,当场就闭了嘴。

她也是恨死了老夫人这强横的脾气,但是拗不过也压不倒,最后无奈,只能一咬牙跪了下去,道:“母亲,要不是万不得已,我也不会出此下策。音儿孩子生了,皇后娘娘他们却都丝毫没有要接她过府的表示,我是怕他们起歹心,只能先想个法子,尽量的把事情闹开了。众目睽睽之下,好歹是让他们有个忌讳。”

不过就是打着母凭子贵的主意罢了,偏还说得这么好听。

老夫人也恨死了三夫人的自作聪明,但横竖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她努力的让自己缓了缓语气道:“皇后和太子都不是会随便被人胁迫和威逼的人,这件事里头,我怕还有猫腻!”

三夫人之前倒是沾沾自喜的没多想,此时闻言,也有点不确定了:“不会吧!”

“上午他们叫人传信来的,正好你借口这个机会,明天去一趟东宫,给五丫头送点儿吃穿用度的东西,看能不能见她一面,问一问具体的情况!”老夫人道。

“这样也好!”三夫人点头。

老夫人懒得和她废话,就挥挥手赶了她出去。

三夫人对自己的女儿还是关心的,叫人连夜准备,足足准备了有一马车的东西,次日一早,她倒是没敢明目张胆的登门,而是换了套府里下人的衣裳,去了东宫。

因为沈青音是太子妃做主留下的,所以门房那边不敢擅做主张,就直接去报了卫涪陵知道。

彼时卫涪陵正靠在床上逗孩子。

青青道:“应该是沈家的人借口来打听消息的吧?娘娘直接打发了他们走就是了。”

卫涪陵却是不以为意道:“让他们进府吧,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的确,区区一个沈青音,是完全不必放在眼里的。

青青也不勉强,就传了她的话下去。

门房的人引了三夫人一行往里走。

当朝储君的府邸,排场和气势都非同小可,亭台楼宇,若不是有人带着,三夫人自己是不敢随便乱走的。

她一面暗暗咂舌,绕了几个弯,小厮在一个偏僻的院子外面顿住了脚步:“就是这里了!”

这院子虽然地处偏僻,但是地方并不比沈青音在沈家住的院子小,三夫人倒是没多想,道了谢,只是一脚踏进院子,见到正坐在廊下嗑瓜子谈笑风生的两个丫头就不高兴了,脸一沉。

“你是什么人?怎么敢随便往这里进?”两个丫头也看到有陌生人进来,年长的一个立刻板起脸来训斥。

三夫人下意识都想要发作,却被刘妈妈拽了一把。

刘妈妈抢着上前一步道:“我们是镇北将军府沈家的,得太子妃娘娘的恩典,古来给良媛娘娘送点东西!”

横竖着来得也只是沈家的两个下人,两个丫头上下打量她们一眼,也没放在心上,于是拍拍裙子站起来,转身去推开了房门,语气散漫不怎么恭敬的道:“沈家来人了!”

然后就退到门边,也不准备进去服侍。

三夫人见她如此怠慢,想发作,又被刘妈妈拉着,就只是狠狠的瞪了那丫头一眼。

那丫头也不在意,不吃亏的回瞪过去。

三夫人气得够呛,被刘妈妈拽着进了门。

彼时那屋子里,就沈青音一个人,她靠坐在床柱上,木愣愣的坐着,就是听说沈家来人了,也没有什么反应。

三夫人一进门,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刘妈妈赶紧转身关了门,提醒道:“五小姐,三夫人来看您了!”

沈青音如梦初醒,顿时一个激灵。

她扭头,看到三夫人,眼泪顺势而下:“母亲!”

三夫人快走两步,过去坐在了床沿上,握着她的手,愤愤不平道:“这东宫的下人是怎么回事?没大没小的,居然这样怠慢你,简直是太放肆了!”

沈青音哪顾得上这些,扑到她怀里就嚎啕大哭了起来,“母亲!孩子……我的孩子……”

话音未落,已经泣不成声。

三夫人皱眉,安抚道:“这不是很好吗?我之前就和你说得很明白了,只要你忍得这一时,日后总有团聚的一天的,何况现在你也已经进了东宫了,就算孩子不是养在你的身边的,隔三差五的也总能见到的。”

“不是!不是的!”沈青音泣不成声,死死的抓着三夫人的胳膊,哭得肝肠寸断:“太子妃杀了我的孩子!我的孩子被她杀死了!母亲,是她,是她杀死了我的孩子!”

三夫人闻言,整个人都懵了,有好半天没反应过来。

刘妈妈上前一步,不可思议道:“小姐您说什么?”

沈青音却是悲痛欲绝,再没有勇气再重新陈述一遍了,就只是伏在三夫人怀里,哀哀痛哭。

三夫人浑身僵硬的抱着她半晌,突然哆嗦了一下,一把扳正了她的肩膀,逼视她的目光道:“你说什么?那孩子……”

“她杀了我的孩子!”沈青音道,紧跟着又崩溃似的再次大哭了起来,“母亲!那个毒妇,是那个毒妇她恨我,所以她杀我的孩子!”

三夫人如遭雷击,脸上血色也瞬间褪得干干净净。

“那你——”她这才突然开始担心沈青音此时的处境了。

沈青音呜呜的哭出声来:“她要我守口如瓶,不准我乱说话。”

三夫人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这东宫之内,还能由着她只手遮天不成?胆敢谋害皇嗣!我这就进宫去,请皇后娘娘替我们做主!”

“母亲!”沈青音焦急的一把拉住了她,慌张道:“可是……可是我要怎么办啊?”

“你先好生的养着身子,等我见过了皇后娘娘再说!”三夫人道,拉开她的手,匆忙的离开了。

沈青音的身子虚弱,又不能去追她,就又扑回了床榻上,肝肠寸断的哭。

三夫人今天的这身装扮不体面,从东宫出来,她就先回沈家换衣裳。

马车上,刘妈妈几次隐忍,终还是忍不住试着开口问道:“夫人,孩子没了,惹得五小姐这么伤心,她现在可是恨上了太子妃了,可是她在东宫,人微言轻,又没什么根基,奴婢怕她想不开,一旦做了傻事,反而会害了她自己。横竖孩子都没了,您方才为什么不干脆告诉她……”

三夫人瞪她一眼:“与其让她记恨我,还不如让她把事情都算在太子妃的头上呢!”

刘妈妈明白她的意思,忍不住的又叹了口气:“是老夫人做事……太狠绝了!唉!”

三夫人回头想想那件事,也是心里发虚,躁怒不已的警告道:“总之那件事的口风你别给我透出去,虽说事情是老太婆做的,可也保不准音儿还是要怪罪到我的头上来。过去了就是过去了,就到此为止!”

“奴婢知道了!”刘妈妈又叹了口气。

一行人回到将军府,却刚好迎管家匆忙的自门内出来。

“三夫人!”见到三夫人,他赶紧止步。

“这么火急火燎的,你这是要去做什么?”三夫人狐疑问道。

“昭王殿下凯旋回朝,今儿个就到了,二小姐也没提前送个信回来,这不——老夫人那里刚得到消息,我得赶紧过去。昭王殿下这次立了大功,咱们是王妃的娘家人,要是都不露个面,以后生分了就不好了!”管家道,也顾不上和她多说,快步的就下了台阶。

三夫人的脸色沉了沉,不知道在想什么,总之是一时站在那里没动,一直到,目送了管家离开。

刘妈妈神色凝重的道:“没想到,最后最得意的反而是二小姐!”

即使沈青音进了东宫——

且不说她还不得宠,就算得宠,一个妻一个妾,这也是没办法比的。

三夫人自然也是眼红心乱,冷冷的道:“大老远的回京,居然连个信都不往府里送,这么打沈家人的脸……看着就是个目光短浅的,她成不了大气候!”

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但是自古成文的规矩——

哪家勋贵人家的女儿,要想在夫家站稳脚跟,不得依靠着娘家人的扶持?这个沈青桐,果然是没爹娘教养的,居然连这些道理都不懂。

三夫人不屑的冷哼一声,带着刘妈妈往里走,只是思忖着,中间就还是转了个方向,去了红梅堂。

彼时老夫人也是焦头烂额,外加生了一肚子的气。

“母亲!”三夫人在她面前,是十分收敛的。

老夫人黑着脸抬头看向了她:“见到五丫头了?她怎么说?”

三夫人苦笑,转而又愤愤不平的道:“母亲,我们都低估太子妃了,那个孩子,她容不下,下了毒手了。”

“太子妃做的?”老夫人倒是有些意外的,拧眉道:“今天一早我已经叫人去确认过消息了,宫里也公开传了喜讯出来,庆贺太子妃喜得郡主,并且皇上亲自传了口谕下来,勒令满月酒要大办的。”

“啊?”三夫人十分的意外,“那小皇孙的事,皇后和太子就都不追究了吗?”

“怎么追究?”老夫人没好气的道:“那孩子的身份本来就是个见不得人的,没了也就没了,你还指望太子和皇后为此大张旗鼓的闹一场,昭告天下他们偷龙转凤的欺君大罪吗?”

在这件事上,太子和皇后本来就是兵行险招,做的就是见不得人的事。

他们能把握住全局,把每一步都掌控在手了,那是他们的本事。

可是既然这事情中途出了差错了——

他们也只能是打碎的牙齿往肚子里咽,还能指望谁会给他们主持公道不成?

三夫人如是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冷水,心都冷了半截。

老夫人站起来,也是满心烦躁的走到窗边,推开了窗子,面目冰冷的道:“没想到卫涪陵这个女人这么难缠,千算万算,居然我们都算漏了她这一环。”

太子和皇后,只顾着算计掌控外面的事,没想到最后却阴沟里翻船,栽在了太子妃的手里。

这真是的叫人防不胜防的。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三夫人道,“好好的事情就这么被她搅和了,我咽不下这口气!”

这大半年里,她都在围着沈青音的这个肚子谋算,眼见着就要心想事成了,却是转着突然,一下子就一败涂地了。

“已经没办法了!”老夫人道。

相较于三夫人的痛心疾首,她倒是不怎么遗憾的,只是回头看着三夫人,警告道:“这件事就这样解决了也好,混淆皇室血统,始终都是最情非得已的下下策,就此打住了就再好不过了。虽说是断了一条门路,但是既然已经这样了,你也给我收收心吧。”

三夫人满脑子都想着要怎样才能飞黄腾达,哪里听得进去她的话,就只是敷衍着点点头:“是!我知道了,母亲没别的吩咐的话,那我就先回去了。”

“嗯!”老夫人点头。

待到三夫人离开之后,方妈妈就走过来,忧虑道:“老夫人,三夫人未必能把您的话听进去的!”

老夫人关了窗户,一边往屋子里走,一边不以为意的冷笑:“就他们母女,我也不指望她们能翻出个大天去了。其实那孩子没了倒是正好,否则的话……我这心里,也总是不踏实的,现在悬崖勒马,未尝不是好事!”

方妈妈扶着她坐下,没有接茬。

老夫人却仍是一筹莫展的喃喃道:“我现在就是有点摸不清楚宫里的脉络。昭王刚立了战功,风头正盛呢,这个节骨眼上,皇上却又颁了口谕,要大肆操办小郡主的满月酒,以示荣宠,这分明就有提携东宫,顺带着给昭王警告的意思。”

政事这些,方妈妈是不懂的,所以就只能闭嘴不言。

老夫人按了按额头:“本来我一直以为他是更看好昭王的,但是照目前的这个情况,他却像是故意在用两个儿子掣肘对方,这便是所谓的制衡吗?”

“不管怎么样,二小姐那里——”方妈妈思忖了片刻,道:“老夫人,昭王回京,居然都没有给咱们府上提前递个口信,您说这是他们有意为之,还只是没顾上?毕竟二小姐在那边是做不了主的。”

“老大那边,跟昭王共事了半年多,倒是没探出什么迹象来。”老夫人道,却是越发的心焦了,“说起这件事,我这心里也总是不安生。”

两只船不好踩,搞不好就要翻船的。

就着西陵越一直没对沈和怎么样来看——

他应该是不知道沈和和西陵钰之间已经牵上线了吧?

这边沈家之内,老夫人忧虑不安的时候,西陵越的大军已经在万众瞩目之下风风光光的被迎进了城。

他要直接进宫面圣,沈青桐就准备直接回王府的,不想马车却被人拦了下来。

来人有点眼熟,是陆贤妃宫里的一个小太监。

西陵越看过去一眼,随口问道:“什么事?”

“见过殿下,给王妃请安!”那小太监满脸喜气的跪下去请安,道:“奴才传娘娘的口谕,娘娘说久不见殿下了,甚是想念,这会儿殿下是要进宫面圣吧?娘娘让奴才过来,先请王妃过去,然后等殿下忙完了,一起过去她宫中用膳。”

得,刚一回京,就又要被婆婆折腾了,这位贤妃娘娘真是一天的清静日子也见不得她过啊。

沈青桐隔着车门听见了,顿时就垮了脸,都已经认命了,却听那外面西陵越淡淡的开口道:“你回去跟母妃说,王妃舟车劳顿,身体不适。回头等本王见过父皇之后就过去看望母妃,改天再带王妃一起过去用膳吧!”

咦!今天的太阳没打西边出来啊,她家夫君居然转了性子了?

实在是太过意外了,沈青桐愣了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题外话------

今天只有这么多了,这几天在给我姐看房子,她这边太冷了,码字太费劲了,先将就吧,么么哒!后面很快就要有神转折了,可以期待,嘿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