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今晚你要睡在这?/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小太监知道他们昭王殿下的性子,虽然略有为难,却没说什么,只是飞快的转换情绪,扯出了笑容来:“是!奴才会回禀娘娘的。”

马车里,沈青桐还在发愣,就听外面西陵越吩咐云翼道:“先护送王妃回府吧!”

“哦!”云翼答应了一声。

这边王府的周管家一大早也就等在这里了,于是赶紧招呼了下人帮忙,一并护卫着沈青桐的马车和行李先回了王府。

一路上倒是顺利,没出什么事。

回到府邸,周管家亲自走过来道:“知道主子们今天要回,两边的主院都重新打扫收拾好了,行李这边小的会看着他们搬的,王妃一路辛苦,就请先回去休息吧。”

虽然西陵越总是找她的茬儿,但是他府邸里的下人,上到管家管事,下到小厮丫头,却都个个本分规矩,实打实是把沈青桐做王府的主母来对待的,从没有过半分的怠慢或者逾矩。

这和在沈家的时候,简直就有天壤之别。

“好!”沈青桐并不拂他的意,微笑点了下头,就先带着两个丫头进去了。

院子这边,为了迎接她回来,也是所有的下人才列队排好等着了。

“恭迎王妃回府!”

沈青桐一打眼的看过去——

却是发现她大婚当天陆贤妃派来收元帕的那位嬷嬷居然都赫然在列。

她心里有些不自在,又不好说什么,就假装若无其事的把目光移开,进了屋子。

“连着赶了几天的路,王妃累了吧?”木槿解下她的大氅,笑问道:“奴婢这就去打洗澡水,王妃先泡个澡,休息会儿吧。”

“嗯!”沈青桐并没有拒绝,想了想,就又回头看向了蒹葭道:“昨天王爷收到京城的密报,说太子妃生了郡主,我总觉得这事情有点奇怪,你去打听一下,问问东宫那边的确切消息吧。”

“好!”蒹葭多少有点孩子心性,是很乐意做这事儿的,答应着就去了。

这边木槿把大氅好放,就出去张罗着打热水,一直等到沈青桐舒舒服服泡了个热水澡出来,蒹葭这才小跑着回来。

“怎么去了这么久?”木槿随口问道,拿了帕子给沈青桐擦头发。

沈青桐也回头看过去。

蒹葭道:“太子妃是生了郡主的,已经昭告天下了,听说皇上还很高兴,亲自颁下口谕,让东宫把满月酒大办的,不仅仅是这样,就在太子妃生产的当天,也就是昨天,太子也已经纳了咱们府里的五小姐了。只是做的很低调,也没摆宴席。虽然京城里该知道的应该都知道了,不过看样子太子殿下也是不怎么重视的,所以大家就也不当回事了。”

“沈青音?”沈青桐沉吟,“这就更稀奇了……”

木槿见她心不在焉的在兀自想事情,就又问蒹葭道:“这些消息你是从哪里打听到的?确定可靠吗?”

“嗯!”蒹葭点头,便是没心没肺很高兴的样子,“是周管家亲口与我说的,这还能有假吗?”

“周管家?”木槿皱眉——

打听小道消息打听到周管家那里去了,这似乎是不太好吧?

木槿有些忧虑的扭头去看沈青桐。

沈青桐明白她的意思,叹了口气,“没关系,该知道的他都会知道,也不在乎是通过谁的嘴巴了,周管家的为人稳重,从他那里听来的消息反而更可靠。”

她说着,就又兀自沉吟片刻,又对木槿道:“这件事,我总觉得其中是有些猫腻在的,沈青音如果是大着肚子进的东宫,那现在京城里必定早就炸开锅了,看来她的孩子是提前生了?你回沈家一趟吧,就说是我让去给祖母报平安的,然后找机会去见一下韩姨娘。”

韩姨娘是十分精明的一个人,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但是沈家大小的事情,只要她有心,就应该都瞒不过她的耳目。

“好!”木槿点头答应着,刚把帕子交给蒹葭要出门,外面就听有人来敲门,“王妃,沈家来人了,您要见吗?”

沈家来人?肯不定不会是老夫人亲自来的,但却必定是受了老夫人的指派。

木槿回头,递给沈青桐一个询问的眼神。

沈青桐挑眉。

她就问道:“是沈家的什么人?”

“说是三小姐!”丫头道。

沈青羽?

这倒是让沈青桐十分意外的!

只是再转念一想,就也能想得通了——

老夫人抹不开面子亲自来,三夫人又不靠谱,再总管沈家上下,还真是没有个够身份登门拜访的人了,而沈青羽——

她到北疆的第二个月就收到了沈家送过去的信,说沈青羽嫁了,并且顾岩泽又是在西陵越门下做事的,好歹算是能扯上一点儿交情和关系的。

“王妃,要见吗?”木槿问。

“把人请到后院的花厅来,我马上就过去!”沈青桐冲门外吩咐。

她是不想为难沈青羽的,想来也知道,就沈青羽那性子,如果她把人拒之门外——

到了沈青羽那里,还不知道要变成多大的事呢。

木槿又去拿了干净的帕子过来,和蒹葭一起把她的头发绞干,把发丝简单的挽了个髻,又找了便服给她换上。

沈青桐过去花厅的时候,沈青羽正有些拘谨的捧着个茶碗在低头想事情。

“王妃!”门口的丫头屈膝请安。

她听了动静,便赶紧放下茶碗站起来。

沈青桐看了她一眼,有些意外的把目光定格在了她的肚子上。

沈青羽微微红了脸,有些不好意思的抬手往腹部挡了挡。

旁边的蒹葭却是新奇又惊喜的低呼一声道:“呀!三小姐您有好消息啦?”

沈青羽的脸,更红了。

“三妹妹坐吧!”沈青桐径直走过去,现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了。

马上就有丫头上了茶。

沈青羽是被老夫人指使来的,她自己本来就不擅长做这样的事,这时候就分外的局促和不自在。

沈青桐呷一口茶,态度倒是和气的主动开口:“之前我人不在京城,你大婚的时候也没赶得上去吃喜酒,你这肚子是有几个月了?”

“已经三个月了。”沈青羽不好意思的小声道。

她本就不怎么擅长和人交集,但是嫁人之后,顾岩泽又在朝为官,她也少不得需要因应酬,再有韩姨娘从旁指点着,现在已经好多了。

心里迟疑了一下,所以沈青羽还是勇敢的抬起头来,看向对面的沈青桐感激道:“有关我的婚事,还要谢谢王爷和王妃的援手。本来是该早一点登门来道谢的,可是一直不得机会!”

其实沈青桐当时会出面帮她,很大一部分的原因都在韩姨娘身上。

不过她这人务实的很,沈青羽居然是带着诚意来道谢的,她自然不会一脸请高的拒人于千里之外,当即便坦然的受了,笑道:“举手之劳而已,而且又都是自家姐妹的,别那么生分。”

“是!”沈青桐没有和她打太极,沈青羽反而轻松些,大着胆子把心里酝酿已久的话都说了:“王妃这一次远行,在边关住得都还习惯吗?祖母的年纪大了,府里的其他人又都不太方面登门,所以就特意送信过去,让我走一趟过来问候一声。”

老夫人是愿意是让她来试探沈青桐对沈家的态度的,韩姨娘哪能让女儿被老太婆当当枪使,同时又暗中叫人传信——

就让沈青羽实话实说,千万别再沈青桐跟前班门弄斧玩那些试探人的把戏。

沈青桐一听这话就知道她必是受了韩姨娘的提点。

她不动声色的笑笑:“还好,其实我倒是没什么,就是王爷和大伯他们一直守在军中,颇多的凶险和辛苦。当时也是事出突然,把我三朝回门的日子错过去了不说,也都没来得及和祖母他们打声招呼,让他们都跟着担心了。”

沈青羽只是把她的话记住,也不刨根问底的深究。

沈青桐就道:“对了,我刚回京就听了消息,听说太子殿下纳了五妹妹做妾了?怎么这么突然?提前一点风声也没听到。”

沈青羽有些尴尬:“我也是今天才听到消息的,具体的也不是很清楚。”

但是老夫人没发作,甚至连一点额外动静都没听到?

这对于一向掌控欲都很强大的老夫人而言,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而现在,她选择了这样保持沉默,反而证明她对这一切一早就都了若指掌了吧?就因为她提前什么都知道,所以才没有临时发作?

沈青音的肚子呢?总不能太子妃的女儿便是她生的吧?

看来她离开的这大半年里,错过了京城这里的许多好戏啊?

沈青桐玩味着,面上不动声色的和沈青羽寒暄。

沈青羽本来就不是个话多的人,吃完了一盏茶,她便起身告辞了。

“王妃舟车劳顿,刚刚才回京,我这来得不是时候,耽误王妃休息了。”沈青羽歉疚道,有点不好意思。

“路上都是坐马车的,其实还好!”沈青桐也跟着站起来。

“那我今天就不打扰了,先走了!”沈青羽道。

“嗯!”沈青桐颔首,并没有亲自送她的打算。

沈青羽也没多想,屈膝福了福就往外走。

沈青桐看着她的背影,突然想起了什么,就又突然开口叫住了她:“三妹妹!”

沈青羽止步,回头。

沈青桐露出一个笑容,道:“北疆的战场上大获全胜,大伯父最近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回来省亲一趟,他在那边娶的夫人是小户人家出身,不是很懂事,而且几个弟弟妹妹都年纪小,闹腾的很。如今你有孕在身,娘家那边少走动一点儿也没关系吧?”

沈家的水浑。

虽然沈青羽与世无争,嫁的夫君也不是什么高门显贵的名门子弟,可是无疑——

在一众的姐妹当中,她如今是日子过得最舒心又顺风顺水的一个。

就沈青荷和胡氏那些人?没事都能找出事儿来,真保不准会起什么幺蛾子呢。

沈青羽是被老夫人等人压制习惯了,但凡老夫人打发人来传话,她都想过娘家可以不回的,此时闻言,一时间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她有些怔愣的盯着沈青桐看。

沈青桐却不再多说了,笑了笑就先行离开了。

“夫人,咱们走吧!”丫鬟青黛轻声的提醒。

“哦!”沈青羽这才回过神来,点点头,被丫头扶着出了门。

顾岩泽是白手起家,家底没有多少,不过沈青羽虽然是个庶女,但是老夫人要面子,她出嫁的时候嫁妆虽然不丰厚,却也没有苛待,都是按照正常的规格给办的,而韩姨娘则是把半辈子的积攒都毫不吝啬的拿出来,全都贴补了女儿,在城北买了个三进的院子。

那宅子的位置比较偏,离着昭王府不算近。

沈青羽回去的时候已经临近傍晚,正在门口下车呢,就见顾岩泽的轿子也回来了。

“是姑爷回来了!”青黛道。

沈青羽笑笑,就站在门口等。

顾岩泽下了轿,径自朝这边走过来。

“今天衙门没事吗?天还没黑呢,怎么就回来了?”沈青羽道。

“昭王殿下回朝,下午被他叫过去议事了,刚好衙门也没什么要紧事,我就直接回来了。”顾岩泽道,伸手拉过她的指尖,握在这了掌中,又面色严肃的去看她身后的马车,“下午你叫人送信,说去拜访昭王妃了?”

沈青羽知道他也很反感老夫人总是颐指气使的来指使她,可老夫人是长辈,她也没办法。

想着当着下人的面说这些会不太体面,沈青羽就拽着他进门,一边往后院走才一边道:“二姐姐回京之前没叫人送信回去,祖母大概是怕她和府里生分了,所以叫我代为总动走动。你放心,二姐姐她人很好的,没有为难我!”

沈青桐人很好?

就单看西陵越的秉性脾气就知道,沈家的那位二小姐绝对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顾岩泽可不会觉得沈青桐会是什么心思纯良的好人,却也没有过分苛责妻子,只是面无表情的淡淡说道:“王妃的身份尊贵,非比寻常,你又不擅于和人应酬寒暄,以后如果祖母再交代你过去,你就以养胎为名推了就是。”

“嗯!我知道了!”沈青羽点点头,忍不住的侧目去看他的脸。

顾岩泽这人,不能说是生得有多英俊,但也绝对不丑,五官周正,平时人很严肃,话也不是很多,沈青羽和他之间的相处很平淡,没什么缠缠绵绵的甜言蜜语,但是她主内,他主内,该是他出面担当的时候,他也绝对不含糊,算是典型的举案齐眉吧。

没有什么轰轰烈烈,但是日子过得很顺心踏实,沈青羽对自己此时的生活状态是很满足的,或者更确切的说——

这样的生活,她以前幻想过,却从来就没敢奢望。

本来以她庶出的身份,在老夫人那么强势的人手里,十有*就只配送出去给人做妾,拉拢家族关系的。

可是现在——

她有了可以依靠的夫君,也有了可以自己当家做主的家。

“那个——”失神了好一会儿,沈青羽才勉强收摄心神,迟疑着说道:“今天在昭王府,二姐姐跟我说大伯在北疆那边好像又娶了一位夫人,并且近期有可能回回京省亲。”

顾岩泽点头:“嗯!北疆那边的战事暂时告一段落,看皇上的意思吧,是有可能传召镇北将军回京受赏的。”

他也没因为沈青羽提及和政事有关的事情而苛责。

沈青羽斟酌了一下,还是如实道:“二姐姐说,以后——让我好好养胎,可以少回沈家去!”

顾岩泽闻言,脚下步子终于微微一顿。

他扭头,朝沈青羽看过来。

其实沈青羽看得出来,他对自己的娘家人虽然给予应有的尊重,但实际上似乎并不十分的喜欢,赶紧解释:“二姐姐她真的没恶意的,只是我觉得如果逢年过节的也推诿不去的话……可能会不太好!”

顾岩泽看着她紧张不已的表情,却是难得的笑了一声。

沈青羽意外的一愣。

他就更加用力的攥着她的指尖,继续抬脚往前走,一边道:“嗯!昭王妃说得对,那边的应酬能不去就尽量不去吧!”

反正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其实沈青羽倒也不就是不敢和沈家疏远,只是——

如果做的太明显了,韩姨娘在沈家的日子应该就不好过了。

“可是——”她还是迟疑着不知道怎么开口。

就听顾岩泽道:“没关系!你身子不方便就在家安心养着,有必要到场的时候,我去就是!”

论及逢场作戏和寒暄应酬的那些手段,他的确是比沈青羽要高段的多了。

沈青羽的心头蓦然一暖,重新再侧目看向身边男子并不是特别英俊好看的侧脸时,却觉得前所未有的满足——

这种被维护和被保护的感觉,真好。

这个时候,天空中不知不觉的开始往下飘雪。

她于是大着胆子动了动手指,也主动扣紧了自己夫君的手指。

夜色缓缓降临,雪越下越大。

下午沈青桐打了个盹儿,这会儿有了精神,就用大氅裹着自己,窝在榻上烤火。

火盆里面埋了板栗和红薯,随着火光摇曳,已经香气四溢了。

“真是天公作美,路上咱们走了那么久都没见变天的,今儿个才刚抵京,就下了这么大的雪!”把红眉的鸟笼从外面的廊下提进来,蒹葭说道,刚要转身去关门,却是吓得脸色一白,险些失手扔了红眉。

房门没有及时关上,迎面一股冷风扑面。

沈青桐裹着大氅就露了个脑袋看过去,就见蒹葭仓促的退到一边跪下去,西陵越面无表情的举步走了进来。

大氅下面她焐得正热乎,沈青桐真不想搭理他,但是没办法,只能穿了鞋子下榻行礼:“王爷!”

出于本能的反应,她开口就想问陆贤妃传召的事情,却还没等她开口,西陵越已经一屁股坐在了桌旁,冷着脸道:“传膳!”

沈青桐一愣。

蒹葭更是怀疑自己听错了,瞪大了眼睛抬头看向了他,半天没动。

西陵越是真觉得沈青桐这主仆几个都不能叫他顺心顺意了,也是没好气的横过去一眼道:“聋了吗?本王的话你没听见?”

蒹葭那胆子哪里经得起他这么吓,心肝儿差点当场碎裂一地,脸都白了。

沈青桐赶紧打圆场道:“我这边没准备!蒹葭,你去大厨房看看,那边应该有准备的。”

“是!”蒹葭如蒙大赦,爬起来就冲了出去。

沈青桐还是心无旁骛的,一脸表情严肃的走过去,再次开口道:“王爷是回府就过来了?是不是贤妃娘娘有什么话交代的?”

西陵越就不高兴了。

他盯着她,唇角牵起的弧度透着明显的嘲讽,“怎么,本王过来你这儿还要到处给外人交代吗?”

沈青桐一愣,仔细的咂摸了一遍他这句话才后知后觉的有点明白了……

她面上表情一僵,如临大敌的脱口道:“难道你今晚要睡在这?”

------题外话------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跟羽妹妹一比,桐妹儿绝对是一副哔了狗的心情……好忧桑!

抱歉了宝贝儿们,今天事情比较多,更晚了,明天还是中午之前更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