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刺客现身,牛鬼蛇神/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家府里摆宴,这昭王殿下站出来抢风头?

这就有点过了。

西陵越本来就对他心存戒备,已经微微变了脸色。

沈青桐原就不喜欢过分的引人注意的,可是脱不开身。

西陵越就揽着她,径自朝坐在上首的陈皇后和陆贤妃走过去,笑道:“太子哥府上添丁,是天大的喜事,难得母后和母妃也出宫来了,儿臣和桐桐还没给您二位敬酒呢。”

旁边服侍的婢女马上就端了酒杯上来。

沈青音硬着头皮跟他一起各自执杯在手。

陆贤妃也有点没明白他这是唱得哪一出,反应了一下就有点明白了——

太子妃这一胎生了女儿,这本身就不是陈皇后和太子所期待的,所以哪怕今天小郡主这满月酒的排场再大,实际上也还都是表象。

他这是变着法的出面来给西陵钰添堵的!

陈皇后的眼底掠过一点不易察觉的冷色。

陆贤妃却是不动声色,端庄的给出一个笑容道:“今儿个大喜的可是你母后,本宫就是个陪衬的,你们理应单独敬她一杯才是。”

“是!”西陵越这会儿倒是从善如流的勾唇一笑:“儿臣和桐桐敬母后一杯!”

说着,他便又有恃无恐的看向了太子和太子妃夫妇,道:“也顺便给太子哥还有嫂嫂道声恭喜!”

西陵钰知道他不安好心,就没给什么好脸色,只是当众又不能随便翻脸,便就冷着脸举杯饮尽了杯中酒。

卫涪陵才出“月子”,不能随便沾酒,也以茶代酒,抿了一口。

因为今天满月酒的事情是皇帝亲口吩咐下来的,陆贤妃是怕极了西陵越会砸场子,赶紧就打圆场道:“你这孩子就是嘴巴上的功夫,关顾着说别人呢,什么时候桐桐也有了好消息,本宫的心事才算是了了。”

沈青桐的嘴角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陆贤妃虽然没有察觉,站在旁边的西陵越略一侧目就看了个清楚明白。

这女人这是个什么表情?就算不娇羞尴尬,也好歹别像是看了一场猴戏一样吧?

沈青桐本来并没有当回事,察觉他的视线,就赶紧垂下眼睛做娇羞状道:“母妃就会取笑臣妾。”

陆贤妃笑了笑,刚想含糊过去,就听西陵越往她身边侧了侧,轻声的道:“母妃这是着急呢。”

众目睽睽之下,似是耳语,明晃晃的就透出几分暧昧来了。

沈青桐有种浑身长毛的感觉,正满心戒备的思忖他这一番折腾的真正目的呢,这边陈皇后却不能任由他们夫妻喧宾夺主,抢了东宫的风头。

“把宁舒给本宫抱抱,早上见着的时候不方便,本宫今天都还没抱过她呢!”陈皇后冲卫涪陵那边招招手。

奶娘是卫涪陵的人,下意识的就抬头去看卫涪陵的反应。

卫涪陵面上带着得体的笑容,点点头,奶娘这才起身。

古嬷嬷迎过来,把孩子接过去,抱给了陈皇后。

陈皇后接了手。

古嬷嬷一边探手去整理了一下孩子的襁褓,忍不住的赞道:“小郡主醒了呢,也不吵闹,瞧着眼神,可激灵呢!”

襁褓里的婴儿,再加上卫涪陵养得好,这时候五官长开了,的确是人见人爱的。

哪怕是一直心存抵触的陈皇后,嘴角也露出和蔼的笑容来了。

众人的注意力都被拉到了陈皇后和襁褓中的宁舒郡主身上。

沈青桐抬眸看向了西陵越。

西陵越面上却始终是那种意气风发的表情,似乎并没有就此鸣金收兵的意思。

沈青桐心里的芥蒂越发的深了,正在狐疑不解的时候,忽听得门口的方向传来一声厉喝:“你是什么人?”

门口把守的侍卫,伸手要去拦一个端着托盘正要埋头往里面走的大个子的婢女,不想那婢女却是没停,顺手从托盘的夹层里抽出一把短刀就朝那人劈去。

那侍卫下意思的侧身躲开,同时大喊道:“刺客!有刺客!快抓刺客!”

话音未落,院子里已经起了此起彼伏的冲突声。

因为已经是晚上,外面具体的情况不明,西陵钰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整个厅内的客人也都被惊吓的不轻。

门口那个伪装成婢女的刺客已经横冲直撞的闯了进来,侍卫随后冲进来阻拦,双方就在大厅中刀光剑影的打成一片。

“岂有此理!”西陵钰怒骂一声。

外面连着又有四五个人冲了进来。

“刺客!有刺客!”在坐的文臣和女眷们的尖叫声此起彼伏,有些人仓皇的逃窜,场面瞬间失控。

“好大的胆子,竟敢闯到我东宫来行凶!来人,给本宫把这些刺客拿下,一个也不能放过!”西陵钰大声的命令。

东宫的人手还是够用的。

虽然一时疏忽让那些刺客混了进来,但是闻讯赶来的侍卫人多势众,很快就把刺客全部缠住了,双方打在一起,不可开交。

陈皇后和陆贤妃等人都齐齐的白了脸色,仓促间,被身边的人护着,全部和西陵钰,卫涪陵等人都退后到了最里面的墙根底下,被几个在殿内的侍卫挡在了身后。

事发的时候,西陵越和沈青桐不在座位上,后来被惊慌奔走的人群一冲撞,俩人就被挤到了稍远的地方,没有和陈皇后等人在一起。

“这到底怎么回事?”陈皇后不悦的大声斥责。

好好的办个满月酒也能出这样的幺蛾子,简直就是晦气。

西陵钰也是紧张又气愤的,黑着脸也解释不了,只道:“安全起见,大家先退到后面去避一避吧!”

“嗯!”

陈皇后点头,侍卫们全神戒备的防范着破门而入的那批刺客,一边护卫着众人往后堂退去,本以为是万无一失的,可是不想众人才刚转身走到门口,就听见噼里啪啦一阵响动,无数的砖石瓦砾从天而降。

屋顶上破开一个巨大的窟窿,四五个黑衣人从天而降。

“啊——”丫头们尖声尖叫。

陈皇后的手里本来还抱着宁舒郡主的,惊慌失措之下,她突然转身,强行把孩子塞到了旁边陆贤妃的手里。

陆贤妃本来也是被突如其来闯进来的刺客吓得惊慌失措,冷不防手里被塞了一个婴儿。

并且因为受了惊吓,本来安安静静的孩子哇的一声大哭了气啦。

陆贤妃受惊不小,出于本能的反应就想把孩子扔了,可还好她的反应够快,及时反应过来手里的是太子的嫡长女——

谋害皇嗣的罪名,一旦落到头上来,任凭她是谁她也吃不消的。

这个陈皇后——

既然这样的丧心病狂。

陆贤妃心里紧张的情绪还不曾消退,瞬间又跟着起了一股子无名怒火,可她只能是强压着情绪,稳稳的抱着那婴儿。

这里刺客从天而降,直接将几个人的退路封死了。

并且他们挡在去路上,而护卫着西陵钰等人的侍卫之前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身后的大厅之后,这时候根本就没有防备。

那几个黑衣人落地,就朝这边冲了过来,其中为首的一人,徒手就抓了过来。

几个女人都吓得面无血色,慌张的闪躲。

推攮中,卫涪陵往前一个踉跄,眼见着就要落他手里,不想千钧一发,她是面色发白的突然腿一软,直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那黑衣人一手抓空。

只这一眨眼的工夫,后面的侍卫已经挤过来,横刀就砍,将他给强行逼开了。

“啊!娘娘!”青青尖声惨叫,跟着弯身下去扶卫涪陵,却见她面色扭曲痛苦的死死抓着自己的领口,满脸都是冷汗,尤其是印在嘴角的暗红色血迹分外的明显。

“娘娘!”青青魂飞魄散,一边护着她怕被人踩伤了,一边突然就哭了出来,绝望的大声叫嚷:“娘娘中毒了,太医!快请太医来!”

可是这时候到处都乱成一片,且不说没人注意到这边,就算注意到了,太医也凑不过来。

“怎么回事?”到底是自己的太子妃,西陵钰赶紧上前一步帮忙把卫涪陵扶住了,瞧见她痛苦的神色和唇边的黑血,下意识的就心慌了起来。

这一来一去的工夫,已经又有侍卫过来支援,强行阻开了那几个黑衣人。

只是场面越发的混乱,本来还站在一起的陈皇后、陆贤妃还有太子夫妇都被各自的冲撞开了。

陆贤妃手里抱着个孩子,尽量的往墙边退,心里叫苦不迭,正在魂不守舍的时候,突然觉得背后被什么人大力的推了一把。

今天宴会的主位本来就设在最里面的台阶上,几层的台阶虽然不算高,可她脚下失衡,尖叫着就往下扑去。

“娘娘!”黄嬷嬷也是尖声惨叫。

陆贤妃手里的襁褓脱手而出,所有人都吓得白了脸。

黄嬷嬷都顾不上陆贤妃的死活,匆忙的去抢孩子,然而她的体型臃肿,身体笨拙,根本就来不及。

彼时西陵越和沈青桐就站在后面不远的地方。

西陵越显然没准备动。

沈青桐心里一急,就一把推开了他,抢上去两步。

可是她到底一个寻常的女子,仓促间哪里接得住飞出去的婴儿,眼见着孩子要掼地上了,才觉得背后有风声掠过。

西陵越一把扯着她的衣裳把她往后一甩,同时上前一步,顺手一捞——

襁褓里的婴儿啼哭不止。

他也不看,顺手递给了旁边的一个丫头。

那丫头捧着孩子,如临大敌,捧着自己的项上人头一样,是半点也不敢马虎怠慢的。

而方才眼见着孩子差点遭殃,已经有侍卫冲过来了,几个人把那丫头和婴儿都严密的护在了身后。

沈青桐的精神却一刻也没有放松,事发那一刻,匆忙中她就目光锐利的往陆贤妃身边搜寻,纵使这厅内众人奔走,人影混乱,她也还是看到了那个人了。

而这一刻,那人见着功败垂成,眼底漫上恶毒的一抹冷色,转身就融入了茫茫人海中,火速的隐没了踪迹。

“娘娘!”黄嬷嬷见着孩子没事,这才跑过去把陆贤妃扶起来。

陆贤妃养尊处优惯了,这一搅摔得不轻,捂着胸口艰难的爬起来。

西陵越像是因为陆贤妃的事情激怒了,这时候便冷着脸,扬声道:“云翼!”

云翼蹲在门外的角落里看了半天白戏,这时候蹭的就飞身掠了进来。

西陵越的目光凌厉的四下里一扫,然后定格在其中一个黑衣人身上。

云翼也不用他开口吩咐,抽出腰间软剑就冲了过去。

彼时那黑衣人正以一敌二,同时在应付两个侍卫,云翼飞身过去,毫不客气也毫不费力的把正在苦战的两个侍卫都迫开了。

那黑衣人明显的感觉到了杀气扑面,一时间集中精神。

云翼一剑刺过去。

铿的一声,黑衣人横剑一挡,虽然早有准备的运了内力抵抗,也还是被震得胸口一痛。

他面上蒙了黑巾,露出的鬓角上瞬间有青筋暴起,直接被云翼逼着连退了两步,眼见着要撞到身后的墙壁,附近的另一个黑衣人低吼一声:“主子!”

然后也顾不得正对自己穷追猛打的侍卫,直接飞身扑过来。

他斜刺了一剑,本来是想要挑开云翼的剑锋的,却没有想到几乎没能撼动。

云翼的攻势不减,只是剑身被他的内力冲撞,偏离了原来的方向,和那个为首的黑衣人手里的剑身摩擦出一串火花,然后相抵的姿势脱离开去——

哧的一声,刺头衣衫,直接贯穿了那人的肩头。

“主子!”后来扑上来的黑衣人目赤欲裂,又是一声怒吼,这时候已然完全失去了理智,居然用了野蛮人打架的昏招,干脆弃剑,孤身扑了上去。

云翼应付习惯了的都是高手,一个始料未及,就被他按在了地上,滚做一团。

被云翼这一打岔,其他人也都明白过来,几十个侍卫蜂拥而上,齐攻那个为首的刺客。

前后两拨闯进来的刺客有十多个,这时候大家就全力以赴的冲过来,奋不顾身的挡在那黑衣人的面前,铸起一道保护墙。

“主子!今天怕是不行了,先走吧,来日方长啊!”他的一个心腹凑过去,看着他肩头汩汩流出的血,劝道。

那人受了那么重的伤,却始终都没吭一声。

闻言,他便是忽而回头,朝着被人群隔离开的西陵钰的那个方向看过去一眼。

西陵钰如临大敌,倒抽一口凉气。

那人却很有决断,已经拿好了主意,微不可察的点了下头:“撤!”

他的手下全都松了口气,瞬间抖擞精神,护着他全力杀出一条血路往大门口退去。

可是经过这么长的时间,东宫的侍卫已经越积越多,这时候重重人墙都是铁血壁垒,就凭他们几个人,想要杀出去,悬得很。

西陵钰看见颓势已经扭转,就把卫涪陵交给了下人们看护,自己在侍卫的保护下又回到了大厅里。

他站在高处,气势凌人的大声道:“给本宫留活口!本宫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跑到我东宫来行刺。”

为首的黑衣人不断的失血,这种情况下要活捉他们并不是没有可能的。

西陵钰势在必得。

这里的局面,似乎大势已定。

沈青桐回头去看西陵越。

西陵越容色淡淡,只是很平静的盯着眼下的战局,没有任何的反应——

西陵钰以为是他派出来的刺客,可是以沈青桐对他的了解,她却很肯定的知道,绝对不是。

如果不是,那么这些刺客到底又都是些什么人?

到底是什么人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公然闯入东宫来行凶?还是这么大张旗鼓的闹在了宴会上?

可是因为对前朝的事情了解的有限,一时半会儿沈青桐实在也理不清楚一个头绪来。

西陵钰势在必得,忽而扭头看过来,嘴角带着讥讽的弧度。

西陵钰从站圈里收回目光。

两个人,四目相对,视线交锋之下,似乎有火花迸射。

然后,西陵越也勾唇露出一个笑容。

他低头,看了沈青桐一眼:“你先站到旁边去!”

然后,就径自举步朝西陵钰走了过去。

沈青桐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感觉到他本是揽在她肩头的手突然下滑至背心……

下一刻,背心那里就被人大力一推,给送了出去。

沈青桐本来就和他一起站在台阶的边上,即使一直很小心脚下,也是完全控制不住的身子一歪。

“呀!”身后的人群里,有人捂住嘴巴低呼一声。

身体失重的那一刻,沈青桐突然明白了他之前那句话的意思了——

他所谓的演戏,其实——

是指的这个吧?

她居然傻乎乎的,提前都没联想到这上面来!

而可笑的是——

那一个踉跄,她往前扑的匆忙,竟像是自己惊慌失足,从那台阶上踩蹭了脚,以至于她错愕回头的时候,台阶上的西陵越甚至是探了手出来,一副想要拉住她,却失之交臂的姿态。

若不是方才那一刻清清楚楚感知到他平推在她背心上的那一股力道,沈青桐甚至都要信了自己眼前所见。

台阶下面,都是刺客制造出来的乱局,她这“一脚踩偏”的结果可想而知——

几乎完全没等她做出反应,喉间就先是一紧,被一人沾满鲜血的五指捏住。

------题外话------

喂,妖妖灵么?这里有个坑货又要花样作死了—_—|||

ps:出门一个月,越越憋出了个大招,这章的章节序号也真的是量身打造了╮(╯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