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被掳,她死在外面才好!/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陵越今天的目标,是这个人!

这一点,毋庸置疑!

沈青桐心中瞬间明了。

“都住手!”那黑衣人卡在她喉间的手指一发力,冷声喝道:“如果不想她死的话,就全都给我住手!”

那一刻,沈青桐突然就有点想笑。

然后她却是狠狠地闭了眼,没有所有人期待之中的慌乱无措或是大喊大叫,从事发开始,她做的唯一的一件事——

就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自始至终没有给西陵越哪怕只是最微弱一眼的目光。

没有怨恨,也没有乞求!

只是——

看都懒得看他一眼。

这个男人有野心有耐性,更有一颗强大无比的内心,他为达目的而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从上辈子开始她就领教的深刻。

何况——

她就只是空占着他王妃名头的一枚无关紧要的棋子而已。

这个时候,他会推她出来,简直就是再顺理成章不过的事情了

西游计。

因为——

这里西陵钰人多势众,他要拿到这个人的希望微乎其微,所以只能出奇招,先断了西陵钰将这些人一网成擒的机会。

因为昭王妃突然落入刺客手中,所有的侍卫都瞬间停了动作,不敢轻举妄动。

西陵钰怔了怔,明显的始料未及。

他上前一步,怒喝:“都发什么愣,还不给本宫把这些胆大包天的刺客都拿下?”

侍卫们迟疑着才要动手。

西陵越也跟着抢上前来一步,冷声道:“谁敢轻举妄动,别怪本王对他不客气!”

他发起怒的气势远比西陵钰更骇人。

侍卫们本能的心生畏惧,就迟疑着不敢上前了。

西陵越也没闲着,居高临下的盯着为首的那名刺客道:“这里已经布下天罗地网,你们是逃不掉的,把人给本王放回来,我保你们不死!”

“不必了!”那黑衣人也不废话,又抽出腰间佩戴的一把短刀,横在了沈青桐惊变,冷冷道:“叫你的人让开,我会自己平安的走出去!”

他甚至都没有正面讲条件。

西陵越这会儿却没看他,只是盯着被他限制在手的沈青桐,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就趁着他失神的这个空当,西陵钰已经忍无可忍的再度下令道:“你们都聋了吗?听见本宫的话?给我把这些刺客拿下,今天但凡放走了一个,本宫唯你们是问!”

在场的到底都是他的府兵,见他如此疾言厉色的模样,立刻就有人心生敬畏。

围着那些黑衣人最近的一个侍卫举刀就砍了过去。

那黑衣人却似是视死如归的,只见他不慌不乱,握着短刀的手指微微一紧。

西陵越的目色一凝,突然一个闪身过去,从半路拦下了那个侍卫手里正要砍下的长刀。

他捏着那人的手腕,指间稍一用力,那人便是手腕一软,大刀铿然一声落地,同时,额头上渗出豆大的汗珠来。

沈青桐对这里的局面发展并不关心,一直就没有再睁开眼睛来看。

西陵越的凤目凌厉扫过,字字清晰的道:“都让开!放他们走!”

本来他还兴致勃勃的想要当众好好唱一出戏的,可是这个时候,突然兴致缺缺,甚至有些心烦意乱了起来。

他的心情这一不好,就自然导致了出口的语气森寒刺骨,极具威胁的意味。

一众的侍卫都被他喝住,踟蹰不前。

西陵钰怒火中烧,冲上前来,怒喝道:“老三,这里是本宫的府邸,几时轮到你在这里耀武扬威的发号施令了?”

西陵越的唇角突然勾起一个冷然的弧度。

他足尖一挑,顺势勾起落在地上的那把大刀,一反手,就把刀锋压在了西陵钰的颈边。

西陵钰贵为当朝太子,几时享受过这种待遇,当场就白了脸,虽然知道西陵越不敢把他怎么样,也还是难堪的面皮僵硬,咬牙道:“老三你——”

西陵越并不听他说,再次冷然的下了命令:“全都给本王让路,放他们走厉妃倾权!”

他的刀,架在西陵钰的脖子上,这时候再说话就明显更有力度了。

侍卫们迟疑着,纷纷往后退开,让了一条路出来。

那黑衣人冷笑一声,剩下的一行六个人,挟持着沈青桐慢慢的从这厅中退了出去。

西陵越扔了那长刀,一撩袍角,大步跟了出去。

侍卫们虽然放行了,却不敢放松,还是步步紧逼的以一道人墙压着那一行人,人头攒动,密密麻麻的往门口挪去。

其中一个黑衣人飞快的从门口的车马里挑了两匹马牵过来,递了缰绳给那领头的,“主子!”

那人接了缰绳在手。

西陵越站在门口的台阶上,扬声道:“你可以走,把本王的人留下!”

那人回头看他一眼,却是一语不发,顺手把沈青桐扔上了马背,自己再一翻身上马就匆匆离开了。

西陵钰随后从院子里追出来,暴跳如雷的喊:“还不给本宫追!”

“是!”侍卫们这才敢动,剑拔弩张的冲出门去,但是留下来善后的那五名黑衣人却挡住了去路。

这大门口本来就停了许多的车马,堵住了路,他们随便一阻挡,缠斗之下远处的马蹄声已经消失不见。

“撤了!”有人冷静的下了命令,随口吹了一记响亮的口哨。

于是一行人且战且退,在被砍杀了一人之后,剩下的四个人就四下的逃窜了。

东宫里的侍卫头领带着人匆忙去追,西陵钰也匆忙的往前一步,面色愤怒到近乎扭曲。

来宝见他的脸色难看至极,就献殷勤的赶紧安慰:“殿下别急,咱们人多势众,他们跑不掉的。大不了就全城戒严的搜捕,不信他们还能逃出生天了!”

“这黑灯瞎火的,这座帝京里住了不下两万户的人家,要大海捞针的找一个人,谈何容易!”西陵钰满面通红的怒骂。

他忽的又转向了西陵越,恨声道:“老三,放走了意图行刺本宫的刺客,今天你非要给本宫一个交代不可!”

西陵越看他一眼,冷冷的道:“二哥你毫发无损的站在这里,还要什么交代?”

说话间昭王府的侍卫已经牵马走了过来。

西陵越再就没搭理西陵钰,快步下了台阶,翻身跨上马背。

“走!”他一扬手。

“是!”今天他从昭王府带出来的一队侍卫就也齐齐的翻身上马。

他身上一剪墨色的披风舞在夜色中,张狂跋扈的很快消失不见,只有急促的马蹄声回荡着越走越远,追着方才刺客逃离的方向而去。

一场宴会,弄成这个样子,自然是没办法再继续下去了。

东宫的管家凑上来道:“殿下,您看这……现在要怎么办?”

“马上传本宫的口谕给京兆府和步兵衙门,让他们出洞所有的人手,就算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把人翻出来!”西陵钰道重装人生系统。

这时候时过境迁,他也隐隐的有几分怀疑——

方才那些刺客虽然来势凶猛,但就是因为太冲动刚猛了,却居然没有得手伤到在场任何的一个重要人物的性命?

按理说,但凡行刺,尤其还是出洞了十多人,这样大规模的行刺——

再怎么样也不该失利到这种程度的。

他甚至有点怀疑——

这些刺客的真正目的,到底——

是不是真的是为了行刺的?

如果不为了行刺,那他们冒这么大的险潜入东宫,又是为的什么?

有一重疑云当空笼罩下来,一时间却完全理不出头绪来。

西陵钰烦躁的从远处收回目光,这边管家吩咐了人去京兆府和步兵衙门传信,就又追上来。

西陵钰道:“去安抚一下今天过府的客人,大家都散了吧!”

“是!”管家答应了,又道:“殿下,还有太子妃娘娘那里,大夫已经过去了。”

想起卫涪陵中毒的事,西陵钰就更是心烦意乱。

“知道了!”他应了声,直接奔了后院。

彼时陈皇后人也正在那边,忧心忡忡的守在卫涪陵的床前。

“殿下!”门口的丫头屈膝行礼。

彼时大夫已经下去开方子抓药了。

卫涪陵的面色明显带了几分中毒后的乌青色,眉头深锁的睡着,睡梦中却是不很十分安稳的样子。

“她怎么样了?”西陵钰一看陈皇后的表情就知道应该是不会有生命危险了。

“大夫看过了,也给施针放血,先把毒素排出去了一部分,还好是她中毒不深,只是余毒还要留着慢慢的清!”陈皇后道,心里也是暗暗庆幸——

好在是有惊无险,否则卫涪陵如果真的有个什么闪失,他们没办法给皇帝和南齐方面交代。

“她到底是怎么会中毒的?”西陵钰还是气闷,沉着脸问道。

“本宫已经叫人去查了!”陈皇后道。

说话间,外面就见古嬷嬷快步走了进来。

“怎么样?查到了吗?”陈皇后问道。

“没!”古嬷嬷一筹莫展的摇头:“前厅那边乱糟糟的,当时的几案都被撞翻了,杯盘狼藉,奴婢带人找了一圈,倒是找出几样几位主子才能用的餐具。可也分辨不出哪件是太子妃奶娘沾手过的了,而且让大夫查验之下,也没验出有被下毒的痕迹来!”

如果不是刚好有刺客闯进来大闹一场,卫涪陵具体中毒的原因应该还是有迹可循的。

可是现在——

真的不怪古嬷嬷怠慢,而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陈皇后的脸色也不好,正在沉默间,一直守在卫涪陵床边的青青突然一转身,跪了下来,道:“殿下,娘娘!这次真的是我家娘娘的福泽深厚,这才侥幸逃过一命,但是那个下毒的人也未免太歹毒了,请殿下和皇后娘娘做主,一定不能姑息,无论如何也要把谋害我家娘娘的幕后黑手揪出来,不能留着他再继续在背后作恶了天征记!”

连太子妃具体的中毒途径都无迹可寻了……

陈皇后和西陵钰其实已经都不愿意做无用功了。

陈皇后道:“是那些刺客所为吧,回头等拿到了人,本宫会下令让他们刑讯的。”

青青本来也是因为看出来了他们就只想糊弄过去,这才忍不住的站出来了,这时候就又不卑不亢的继续说道:“可是方才大夫已经说了,娘娘中的毒就是普通的药铺里就能买到的砒霜,这种砒霜,一般都是百姓买回家去做老鼠药的,毒药都被掺了杂物在里面,所以毒性才没那么强的。试问——如果是刺客所为,他们既然都能有本事在宴会之上往殿下和娘娘跟前的器皿里下毒了,又怎么会只用这样劣性的毒药?冒这么大的险,他们会在毒药上这么儿戏吗?”

这些,都是最拙浅的道理。

西陵钰和陈皇后互相对望一眼,沉吟:“请殿下从东宫的后院着手,彻查!”

几个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西陵钰微微的倒抽一口凉气。

陈皇后却是抢先一步,否决道:“你一个小丫头懂什么?不要在这里信口雌黄,挑拨太子后院的关系,你要替你家主子争宠,也要先分清楚了场合时间。今天闯入府里的刺客嚣张至极,本宫回宫就会奏请皇上,请皇上下旨,全力捉拿!”

那些刺客,公然行凶是事实!

并且——

他们是被西陵越放走的,这也是赖不掉的事实!

如果说东宫之内没有伤亡,那么要借机参本西陵越,力度就会大大的虚弱!

这种情况下,真相并不重要,公道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定要把卫涪陵中毒的事情大肆渲染,全部推给那些刺客,这样一来,他们就有理由可以攻击西陵越,并且对西陵越发难了。

青青是个聪明的丫头,而且跟在卫涪陵身边又是耳濡目染,当场就明白了这母子两个的打算。

她心里怒火中烧,愤愤不平。

可是——

再争执,公然忤逆的结果就只能是让陈皇后和西陵钰对她也起杀心。

而这个时候——

卫涪陵正需要她。

青青的心里忍了又忍,使劲的掐着手心,几乎是用了所有的力气,强迫自己恭顺的垂下头去:“是!原来是奴婢想岔了,多谢皇后娘娘和殿下做主,请务必要拿到刺客,替我们娘娘出了这口气。”

卫涪陵的这个丫头和卫涪陵是一条心的,她转弯这么快,西陵钰其实打从心底里就不信的。

只是横竖卫涪陵他都能容,更不会容不下这么区区的一个丫头。

不过这会儿他本就心情不好,再和这主仆两个待在一起就更是心里发闷,于是就道:“本宫还要去前面看看,好好照看着太子妃!”

说完,就一撩袍角,转身走了出去。

陈皇后留在后面,盯着床上的卫涪陵看了两眼,叹了口气道:“古嬷嬷你留下,太子妃醒了就赶紧回去知会本宫一声,本宫要马上赶着回宫去向皇上禀明此事妖惑六界!”

“是!娘娘!”

古嬷嬷恭敬的应了。

陈皇后也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此时,东宫偏僻一隅的院子里,沈青音正焦躁不安的在屋子里来回踱步。

她的贴身婢女都是上回三夫人过来的时候顺便捎来的,因为之前在将军府的时候被老夫人处置了一批老人,这两个丫头只能说是伺候的尽心,但是算不得心腹。

之前她借口去前院看热闹,一个人换了婢女的衣裳混了进去,当时也是凑巧了,孩子尿了,青青随手指了个婢女回去取尿片,那丫头手里本来正端着茶水呢,就顺手塞给了她,简直就是天赐良机。

她往卫涪陵的茶水里下了毒,后来闹了刺客,又趁乱推了陆贤妃。

这一天之内,她做了两件大事,势必要把那一大一小两个害人精都杀死了,为她死去的儿子报仇。

可是——

关键时刻,沈青桐和西陵越跳出来多管闲事,而且——

她总是有种感觉,当时在人群里,沈青桐似乎是看到她了。

后来她匆忙的讨回来,只对丫头说是前面闹了刺客,她吓坏了,又让丫头去打听状况,自己就在屋子里等消息。

虽然没能如愿弄死卫涪陵手里的野种,就算只毒死了卫涪陵也是好的。

这样想着,她的心里就难掩的兴奋激动。

她的丫头是去了好半天才气喘吁吁的跑回来的。

沈青音听到脚步声就迎上去开门把她让了进来,道:“打听清楚了吗?前面的情况都这么样了?太子妃呢?”

“刺客已经被杀退了,管家也已经在安排送客了,除了几位夫人小姐受了惊吓,精神不太好意外,几乎没什么人受伤!”丫头道。

“太子妃!我问你太子妃怎么样了?”沈青音焦躁的打断她的话。

反正她骄纵惯了,脾气不好,丫头也不以为意,如实道:“大夫去看过,好像说没有生命危险了,皇后娘娘和太子殿下过去看过,也都离开了,想来是真的没什么事的!”

“没事!”沈青音突然就变了脸,一巴掌压在了桌子上。

怎么会没事呢?她费了这么大的劲儿,居然都没能要了那女人的命?

丫头知道她对太子妃不喜,却也绝对没想到她敢去给太子妃下毒,所以也没多想,见着沈青音不高兴,就尽量的想说点什么讨好她,于是就道:“不过小姐,昭王妃被刺客劫持了!”

沈青音本来正在兀自气恼,闻言,不由的抬起头来:“你说谁?沈青桐吗?”

“是的!”丫头献宝一样的道:“本来太子都要拿住那些刺客了,可是昭王妃突然踩偏了脚,从台阶上掉下去,就被刺客挟持了。刺客以她威胁,昭王殿下和太子都吵起来了,最后就把刺客放走了,只是昭王妃还是落在他们手里了,听说昭王殿下已经带人去追了!”

“呵——”这简直就是意外之喜,沈青音忍不住就失声笑了出来。

沈青桐啊沈青桐!你居然也有今天?

活该啊!真是太叫人痛快了!

丫头见她终于不发火了,赶紧趁热打铁,撇撇嘴道:“这黑灯瞎火的,也不知道追不追的回来,不过就算追回来了,她也再没脸见人了吧?”

沈青音的唇角泛起死死冷笑,阴测测的道:“她死在外面才好呢圣武至尊!”

沈青桐那个女人,之前不是还很得意吗?嫁给了昭王西陵越?只可惜她福薄,无福消受吧!

而且——

如果她能就此死在外面,那么不管之前在事发现场她到底有没有看到自己,她沈青音也都可以高枕无忧了。

所以——

那个女人还是死在外面好了。

这边沈青音正满怀恶意诅咒自己堂姐的时候,西陵钰才刚回到前面就听到步兵衙门送来的消息。

“什么?刺客已经潜逃出城了?”西陵钰震怒。

“是!”来报信的士兵跪在地上,“大半个时辰之前,城门还没关,突然有人从城内骑马冲杀出来,守城门的士兵没有防备,被砍伤了两个人,那人就夺门而出了。当时马背上两个人,驭马的是个穿夜行衣的蒙面男子,他马背上还扔了一个人,是个女人,生死不明,后来没多一会儿昭王殿下也带了一队人马出城去了。”

正是因为东宫闹了刺客,步兵衙门不想担责任,所以就派人过来,一五一十将当时的情形都说得很清楚。

“那么看来,是那个刺客挟持昭王妃出城了!”来宝在旁边小声的道。

西陵钰本来正在失神,这时候才一个激灵回过神来,问道:“他们走得哪个城门?”

“南城门!”那士兵道。

西陵钰略一思忖,就下令道:“回去跟你们将军说,就说是本宫的口谕,昭王妃被刺客劫持出城了,让他马上加派人手,出城追击,务必要将刺客给本宫拿下!”

他刻意的没提沈青桐的死活,看来是无所谓的。

那士兵听出了言下之意,却不多说,领命起身告辞了。

彼时的南城门外,那刺客携带沈青桐出城之后,也没有刻意隐藏行踪,只从官道上一路打马南下。

沈青桐被他倒挂在马背上,颠得七荤八素,恍惚间能感觉到他肩膀处的伤口溢出来的鲜血有时候会随风飘落,砸在她的脸上身上,那种血腥味,实在是叫人觉得不很愉悦的。

她一路忍着,不试着挣脱,也不吭声。

那黑衣人策马狂奔了有一个多时辰这才从官道上下来,从一个小的岔路口下去,又沿着一条崎岖的山路走了好一段儿。

要不是知道他是取道南城门出城的,这时候沈青桐简直就认不清东南西北。

待到马速迟缓了些的时候,他就又从衣摆上扯下一块布料,粗略的把肩上的伤口又包扎了一遍。

荒郊野外,慢慢泯灭了人声,只有刺骨的北风刮过脸庞。

沈青桐被挂在马背上半天,肩膀都僵直麻木了,忍不住正要试着活动活动的时候,却察觉那人骤然收住了缰绳,跳下了马背,然后顺手一抬手,拎小鸡一样的把她也提下来,扔在了地上。

沈青桐本来就半边身子麻木,再这么一撞,顿时就觉得浑身要散架了一样。

她挣扎着爬起来血煞魔星。

那人却不再管她,一弯身就坐在了枯草地上,靠着一棵大树休息起来。

这里死野空旷,他们身后就是一片小树林,一眼看过去,黑洞洞,阴森色的。

沈青桐揉着酸痛的肩膀扭头看过去,忍不住的眉头紧蹙。

半晌,又忍不住的回头看他:“你不急着逃命吗?为什么停在这里?”

其实原因不言而喻——

八成他是在等接应他的人。

而这一回头,沈青桐也这才发现他蒙面的黑巾不知何时已经被扯去,露在苍茫夜色中的侧脸,轮廓刚毅,面容居然很有几分英俊不俗的。

这男人,也就二十几岁的年纪吧,通身的气派很冷。

却又不同于西陵越的那种傲慢,他很沉稳,沉稳中又透出些微压倒性的气势。

而这时候,他的心情不好,给人的感觉就是阴森森的。

出于在面对危险时候的本能反应,沈青桐稍稍挪开一点,离着他远了些。

“怕吗?”那男人本来没心情理会他,这时候却突然开了口。

沈青桐微垂了眼眸,默然不语。

男人靠在树干上缓了好一会儿,一直没听她的声音,这才偏头看过去。

彼时那女子正螓首低垂,大半张脸孔都掩盖在夜色中,脸上表情看不分明。

可是这样的境况下,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又是被来历不明的男子掳劫出来,怎么都应该慌张畏惧的。

男人注意着她的神色,心中微动,忽而想起之前那大殿上发生的一幕。

他笑了笑,唇角弯起的弧度苦涩,再开口的语气却带了调侃,道:“还是伤心呢?”

她是该伤心的吧?危急关头被自己的夫君亲手推出来挡刀。

当时那一幕的情形他有注意到——

以沈青桐当时站的那个位置,要不是外力所为,她几乎是不可能失足踩偏的。

沈青桐此时的心里的确是十分不快,甚至于隐隐埋藏了很盛的火气急待发泄,只是么——

却算不得伤心。

只是倍觉荒凉和孤立无援的寒冷罢了。

她和西陵越之间,本来就没什么感情可言,甚至于连交情都无从谈起。

那样的境况下,那男人将她推出来,本也无可厚非。

“你又是为了什么?”苦笑了一声,沈青桐就重新整肃了神情,扭头朝那男人看去,道:“冒险闯宫,又是在国宴上公然行刺,你的目的又是什么?真的就只是单纯的为了行刺吗?”

那男人的神情一滞,随后眼中就布满戾气,满满的都是浓厚的杀意。

“一个人,太聪明了,大多数的时候,并不是件好事。”最后,他说。

沈青桐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缓缓摩挲在刀柄上的手指,自然清楚感觉到了他话中警告之意仙岚。

“也许你不相信,其实大多数的时候,我倒宁肯自己的是个蠢的。”

她叹一口气,站起来,脸上突然露出自嘲的笑容来。

那男人一时不解,只狐疑的看她。

“你看!”沈青桐笑笑,手指从腰后的腰带下面勾出一个小的香囊,用手指挑着在空中晃了晃。

那东西很小,所用的布料也不很起眼,没有香味飘起,但是随着她手指的动作,便是窸窸窣窣有些细碎的光影坠落,仿佛是一场幻境中不断陨落的星辰一般,美不胜收。

“荧光粉?”那男子的眉峰一敛。

沈青桐莞尔,便算是默认。

这东西,大约是之前在席上西陵越故意与她亲近时候顺手塞到她腰后的。

就说是无缘无故的,他怎么会突然有了兴致当众演戏。

原来——

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至于西陵越推她出来的原因——

他如果就只是为了要她死,想在自家后院里动手,就有千百种神不知鬼不觉的法子,根本犯不着冒着自己也要被人指指点点的风险还要借刀杀人。

那么——

他推她出来,就只能是为了一个原因——

那就是——

以她作饵,来对这黑衣男子下套的。

当时一经事发,沈青桐就想到了这一点,再发现身上被偷偷藏了这样东西,她便一点也不奇怪了。

两人正在说话间,从内城方向的官道上就已经有一阵庞大而急促的脚步声奔袭而来。

“来的——好快!”那黑衣男子感慨着似是苦笑了一声。

很显然,对党追兵的数量相当可观,他要凭一己之力脱困,无异于螳臂当车。

既然结局已定,他的举止倒也泰定,拍拍身上草屑站起来,目光幽深看着内城的方向道:“既然明知道这是一个局,也明知道你这样出来会有危险,当时你为什么不反抗也不求救?”

这话,他自是问的沈青桐。

这个女子,眼光通透,不可多得。

“你问我肯随你出来的原因吗?”沈青桐反问,说着,也不等他接茬,就又兀自叹了口气:“因为凭我的一己之力和当时的情况,我根本反抗不得啊,而且——”

沈青桐说着一顿,唇角竟又牵起了之前那点略显诡异的笑。

她侧目,与那男子对望一眼,然后一个字一字道:“我也想出来!”

那男子闻言一愣,却是没懂她话间的意思,刚想开口发问,对面西陵越已经带人杀到了。

他立刻收摄心神,手中长剑一横,稳稳地压在了沈青桐的颈边。

------题外话------

岚宝今天好勤奋,嗷呜,快夸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