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借力/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宫小郡主的满月宴被刺客闹了个底朝天,这已经够轰动的了。

结果,太子妃当场中毒,命悬一线,昭王妃又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刺客掳走了。

这些消息加在一起,一夜之间,整个京城就都炸开了锅。

东宫的宴会,沈青荷虽然没有办法去参加,但是因为这件事的风声实在太大,第二天一早她就马上得到了消息。

“你说什么?沈青桐那个小贱人被刺客掳走了!”当时她正在用早膳,闻言,就砰地一声放下瓷碗站了起来,抓着紫苑的手臂追问。

“是的!”紫苑被她抓的皱眉,“早上过来送菜的菜贩都知道,说是昨夜京兆府和步兵衙门的人全部出洞,全城戒严了在大肆的搜捕刺客。”

“哪儿来的刺客?”沈青荷想想又觉得奇怪,但是她最关心的毕竟不是这个,又问:“那沈青桐现在怎么样了?”

“昭王殿下连夜出城,说是把人追回来了,不过这次的事情不小的。”紫苑道。

沈青桐倒霉,自是沈青荷最愿意看到的。

她手压在桌面上,想了又想,最后便是唇角勾起一个诡异的笑容,站起来道:“走!收拾一下,我们去看看她。”

“啊?”紫苑吓了一跳。

自从他们回来之后,老夫人只顾着宠爱她的好孙儿们,已经不怎么理会沈青荷了。

只是大夫人,为了怕她再闯祸,就盯她很紧。

紫苑还是惧怕大夫人的,当场就打了退堂鼓。

沈青荷进里屋换了衣裳,正要往外走,迎面又见紫苏神色匆匆的跑了进来。

“大小姐您这是……要出门?”看到沈青荷的装束,紫苏诧异道。

“怎么?”沈青荷不耐烦的就要绕开她继续往前走。

紫苏追上去一步道:“小姐,奴婢才刚听到一个大消息,太子妃中毒了!”

这个消息,是远比沈青桐遭人掳劫更叫人振奋的。

沈青荷先是一愣,随后就连瞳孔都在发亮。

紫苑也追上来一步,不可思议道:“你这是哪儿得到的消息?消息可靠吗?”

“街头巷尾都传遍了,说是昨天在宴会上被刺客暗算中的毒,当场都吐血不省人事了!”紫苏道:“还有人说她不一定能熬过去了,昨天晚上又是大夫又是太医的传。”

“小姐!”紫苑也有点激动了起来,扭头去看沈青荷。

沈青荷用力的咬着下唇,心里是掩饰不住的激动和雀跃,仿佛——

只要太子妃一死,她就马上会有机可乘一样。

“小姐?”紫苑见她失神,就又唤了她一声。

“哦!”沈青荷回过神来,就又对紫苏道:“再去打听一下东宫方面的具体消息。”

“好!”紫苏答应着,转身跑了,因为跑得太快,冲出院子的时候差点撞到从门前刚好路过的一个人。

“二公子!”紫苏赶紧行礼。

“这个莽撞的,不知道小心点儿么?”沈良臣道。

他小小年纪,为人处世却都极为老练,这时候说话的时候却也并无苛责之意。

“是!奴婢知道了!”紫苏低着头,赶紧认错。

沈良臣就也没计较,继续几步前行。

院子里的沈青荷和紫苑都没做声,等他走过去了,紫苑才松了口气,问道:“小姐,昭王府那边,您还要过去吗?”

沈青荷对太子妃的死活更加关心,这时候显然是没什么心思去看沈青桐的笑话了,而且——

如果太子妃真的毒发身亡了,那么在这前后,她的言行举止上就更不能再有差池,给人抓把柄了。

可是奚落沈青桐的机会也是千载难逢,就这么放过了,想想都可惜。

沈青荷的脑子飞快一转,忽而就有了主意。

她的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冷笑,却是一声不响的快步出了院子。

彼时沈良臣也才刚走过去没几步,她就快走几步追上去:“二弟留步!”

沈良臣止步回头,见她打扮一新的模样就道:“大姐这是要出门吗?”

沈青荷的眼神不自在的闪躲了一下,面上竭力维持自然的笑道:“没有啊,就是刚用完早膳,想着出来走走。”

说着,她一顿,又再问道:“不过我刚听了消息,不知道二弟知不知道,听说昨夜东宫小郡主的满月宴上闹了刺客了。”

“哦?”沈良臣露出微微惊讶的表情,“我今天还没出门呢,才刚去给祖母请安回来,怎么会发生了这样的事?”

“是啊,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刺客,这样的大胆!”沈青荷道,紧跟着又是话锋一转,“据说昭王妃被掳劫了,后来虽然侥幸被救回来了,她应该也是受了不小的惊吓。虽然嫁人了,她也到底都是我们沈家的女儿,二弟你要不要去跟祖母提一提,咱们府上是不是该叫个人过去探望一下?”

老夫人肯定不会亲自去,而沈家的其他人又都不够身份,要去的话——

就只能是大夫人,三夫人或者胡氏了。

但是明显——

胡氏也不能去啊!沈青桐上回把她吓破了胆,她哪里敢往上凑。

至于三夫人——

也是私心很重,做事很不靠谱的。

沈青荷是只当沈良臣初来乍到,还不到京城沈家各姐妹之间的弯弯绕绕。

沈良臣垂眸思忖了片刻,果然是没多想的点头:“这么一说,咱们府上是该去探望一下,略表心意的,那我去问问祖母吧!”

说完,他就又原路返回,往红梅堂走去。

沈青荷看着他的背影,得意的笑了笑。

紫苑却是担心:“小姐,事后二公子不会起疑吗?”

“管他呢!那只能怪他自己蠢,这才被我利用了!”沈青荷满目得色的一挺脊背,紫苑以为她要回去,不想她也是过门不入,而是去了大夫人的沐云楼。

从北疆回来之后,大夫人也没掌权,而且她似乎也是意识到了自己还不能倒下,所以就格外的注重休养,多数时间都闭门养病的。

而经过北疆一行之后,沈青荷也是懂事不少,每天至少过探望她一次,表现的极为孝顺。

“大小姐来了!”杨妈妈道,给了笑脸把她迎进去。

“母亲起身了吗?”沈青荷边往里走边问。

“起了!不过夫人今天的精神不很好,用了一点粥,就又养精神呢!”杨妈妈道,担忧的叹了口气。

沈青荷上了二楼,果然就见大夫人脸色不怎么好的靠在软枕上,坐在床上闭目养神。

“母亲,杨妈妈说你不舒服?”沈青荷走过去,在她旁边坐下,握住了她的一只手。

大夫人睁开眼睛看见她,就露出一个笑容,摇了摇头:“没有,就是昨晚没太睡好,有点累!你今天这么早就来了?”

沈青荷避而不答,看着大夫人的脸,担忧道:“叫大夫过来看看吧,母亲你今天的脸色真的很不好。”

“没事!我休息好了就没事了!”大夫人还是拒绝,说着就压抑的咳嗽了两声。

沈青荷正给她拍着后背顺气呢,楼下就玉竹就领了个人上来,禀报道:“夫人,方妈妈来了!”

大夫人也没太当回事,坐着没动,缓缓地扭头飘过来一眼。

方妈妈福了福,也当是没看见她的脸色道:“夫人,奴婢冒昧过来,您别介意。老夫人那里刚得了消息,听说昭王妃那边出了点儿意外,可能是受了惊吓,于是就让奴婢准备了一些补品,能不能劳烦夫人亲自走一趟,给送过去,算是咱们府上的一点心意吧!”

沈青荷悄然垂下眼睛,掩饰自己的情绪,唯恐被人看出了破绽来。

大夫人盯着方妈妈,不说好,也不说不好。

她的面色很差,目光又浑浊黯淡,虽然那眼神没什么威慑力,方妈妈这样资历的人还是觉得有点古怪和吃不消了。

脖子略有几分僵硬的,方妈妈再次扯出一个笑容来,再开口:“奴婢知道夫人您最近的身子不爽利,可是昭王府毕竟不是其他的地方,其他人去都不合适,只能请夫人您受累了!”

沈青荷想跟着劝,却知道一定不能暴露,于是就使劲的低着头。

听了方妈妈的话,大夫人这才松口。

“好!”她点头,倒是十分痛快的掀开了被子就要下床:“你先叫人把要带过去的礼物搬上车,杨妈妈你跟过去拿礼单,我换了衣裳就来!”

“那就有劳夫人了!”方妈妈松一口气,可是莫名的心里又有点不踏实。

自从大夫人回来之后,彼此遇见的机会就越发的少了,而每一次看到她,方妈妈都会有种十分陌生的感觉。

人明明还是那个人,就是给人的感觉越来越陌生,陌生的——

有时候甚至会叫人觉得隐隐的发毛。

这边杨妈妈送了方妈妈出去。

玉竹留下来帮大夫人换衣裳,沈青荷走去帮忙。

大夫人道:“不用你!我要出去一趟,你回去吧!”

“母亲你今天不是不舒服吗?我陪你一起去吧!”沈青荷道,面色担忧。

大夫人不用看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心口莫名的就被一口气一顶。

可是自己的女儿就是个死脑筋,拐不过弯来她也没办法,于是就只能说道:“太子妃出事了,而且我叫人打听过了,之前她和太子之间也起了不小的冲突,早是被太子和皇后娘娘厌弃了的,只是碍于她南齐人的身份而不能废黜她,可是这一次,她元气大创,却是个好机会。我的话,你懂吗?”

沈青荷是没想到她会语重心长的突然和自己摊牌说这些,当场便是愣住了。

大夫人却是没有半点敷衍的意思,很认真慎重的说道:“你的心思母亲都知道,以前我愿意你进东宫,是舍不得你给人做妾,但是如果这一次的机会得当,母亲还是会全力以赴的替你打算的。所以,尤其是在这个时候,你就更是不能出半点的差多,不能给人诟病你的机会。所有的事,你都别沾手,母亲都会替你打算好的,你只管在府里好好的呆着就是。”

比起看沈青桐的笑话,还是她自己的前程比较要紧。

沈青荷虽然对大夫人突然之间的态度转变十分的意外,但结果正是她想要的,她就容不得多想,马上就喜出望外。

“回去吧!”大夫人温和的道。

“嗯!”沈青荷这才满面红润的用力点点头,转身一步步的下了台阶。

大夫人盯着她的背影,目送,随后,那目光却突然沉淀下来,冷的刺骨。

她换了衣裳,就被玉竹扶着直接出门去了门口。

杨妈妈扶着她一起上了马车,往昭王府的方向去。

马车上,大夫人精神不济,继续闭目养神,杨妈妈也低着头,不说话,神色却莫名有点凝重,总之是气氛十分的诡异。

马车去到昭王府的时候,小厮开了门,听说是沈家的大夫人,就不能直接拒之门外了,还是把人让进了花厅,一边找人去给周管家报信。

周管家上午已经打发了几拨的客人,但那毕竟都是趁机送礼物来巴结昭王殿下的人,王妃不需要纡尊降贵的亲自接见。

可是现在——

王妃的娘家人登门,就有点不好应付了。

“人呢?”周管家问道,深觉得此事棘手。

小厮道:“小的不敢怠慢,请去花厅奉茶了!”

周管家思忖了一下,就抬脚往花厅的方向去,刚走到花园里,正好迎着进宫去给陆贤妃请安回来的柳雪意。

“侧妃娘娘!”周管家拱手。

“周管家这是要出门吗?怎么走的这么急?”柳雪意问道。

“不是!府里来了客人,小的过去招呼一声,不耽误侧妃娘娘的工夫了,您请便!”周管家道,侧身先给她让了路。

柳雪意微微一笑,也没客气,径自走过去。

这边周管家就也匆匆的继续往前走去。

柳雪意只往前走了几步就又顿住,重新回转身来,盯着周管家走的方向,慢慢的拧起了眉头。

“小姐您怎么了?”灵芝不解的问道。

“那个方向是去花厅的!”柳雪意道,却不是个询问的意思。

“是啊!”灵芝也没多想,只是不解其意。

“他要去接待的是女客吗?”柳雪意又问。

灵芝这才发觉不对——

如果来的是男客,肯定不会把人请到后院的,可是为什么请来后院的女客还要周管家去招待。

柳雪意突然灵机一动,吩咐道:“方才门口不是有访客的马车?你注意到是哪家的没有?”

“没有啊!”灵芝道,“奴婢这就去问!”

说完,就一溜烟的跑了,不多时就打听清楚了回来复命。

“是王妃娘家的沈大夫人?”柳雪意沉吟,“她就算是受了惊吓,也不至于不能见人吧?居然……还是周管家去应付的?”

这件事,似乎是有点儿蹊跷的啊。

其实沈青桐被掳之后了柳雪意就一直在关注消息,可是后来却说西陵越亲自追出城,又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人带回来了,她也就只能遗憾放弃了。

横竖一早沈青桐就先表明了态度,不待见她,她自然也不会去自找没趣,所以都没想过这件事里会有什么猫腻。

可是现在——

她却突然开始起疑了,正色对灵芝道:“王妃那边……”

“就说是受了惊吓,闭门休养呢!”灵芝道。

府里的下人个个守口如瓶,她不会自找麻烦的去打听消息,可是这个情况,真的很诡异。

柳雪意心里飞快的思索着,随后就有了主意,脚下转了个方向往沈青桐的院子方向走去。

“侧妃娘娘!”门口的两个护卫面色如常的行礼。

柳雪意道:“我刚从外面回来,看到王妃娘家的沈大夫人过来拜访,顺便过来说一声!”

“是!奴才会回禀王妃的!”侍卫道,一切都如常。

柳雪意的心跳却突然慢了半拍——

周管家根本就没叫人过来穿过信?沈青桐家里来人了,他一个管家,凭什么私自做决定,连招呼都不打的代为接待了大夫人?

柳雪意可不觉得周管家会是个随便逾矩的人,她大胆的揣测,马上就有个大胆的想法——

或者,沈青桐根本就没找回来吧。

心里因为这个呼之欲出的答案而雀跃,柳雪意的面色尽力保持不变,笑了笑,又不动声色的转身往回走。

只是这还是她的揣测,需要验证的。

并且她为了不惹怒西陵越,也不敢闹的……

正好,现在有人现成的送上门来了。

柳雪意一笑,就又举步往前院走去,直奔大门口。

彼时周管家正敷衍了大夫人人两句,说沈青桐精神不济,不想见人,把人打发了出来,刚送她进了前院,就见柳雪意又从外面进来。

“这是沈大夫人吗?”柳雪意道。

“侧妃娘娘!”大夫人也客气的打招呼,“您这是刚从外面回来吗?”

“嗯!”柳雪意点头,“我刚落了点儿东西在马车上,出来拿,您说来探望王妃的吗?怎么这就走了?”

“嗯!王妃身子不适,我也不好过分打扰!”大夫人道。

“哦!”柳雪意道,倒像是早知如此一样,面上表情一派自然,略一颔首就错开她身边继续往里走。

大夫人出了门,上了马车,面上表情却一直很凝重。

“夫人!您怎么了?”杨妈妈狐疑问道。

大夫人先是没应声,又过了好一会儿才突然问道:“早上你跟我说,一大早是昭王带着桐桐从城外回来的,当时……有人看到她的脸了吗?”

杨妈妈并没多想:“夫人怎么这样问?”

“昭王府的人,太奇怪了。周管家说桐桐身体不适也就算了,可是那个柳雪意,也好像是觉得一切都顺理成章的。”大夫人道。

整个昭王府的人的表现都太默契了,就是这种默契,反而叫人生疑。

杨妈妈这才明白了她的意思,登时心口一凉,赶紧推开车门,招呼了一个随行的侍卫过来问了两句话,再退进门来的时候就道:“好像说当时王妃的脸捂的严实,没人看到全貌吧,夫人您是怀疑——”

昭王又被皇帝遣去皇陵了,这时候人并不在京城,或者更大胆的揣测——

他没继续和太子闹,就是为了急于遮丑,出去寻她的王妃去了?

这是个绝佳的机会!

可是——

事情还需要进一步的验证,否则闹起来,一旦不是,那就麻烦了。

大夫人只略一思忖,就道:“拿纸笔来!”

杨妈妈赶紧从旁边的柜子里取出笔墨纸砚,大夫人提笔,写了个纸条,又递给她道:“找个眼生的人,送去定国公府!”

她是不会吃力不讨好的去闹的,可是如果陈皇后知道了这个消息——

一则的她的身份,可以允许她杀过来提及检查,二来——

闹出了这场风波,陈皇后有利可图,就算只是个匿名的消息,她都不应该放弃的。

而这样的话,就算出了事,也是陈皇后的事,而如果一旦查出沈青桐不在府里,那么——

这里就必将天翻地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