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木槿姑娘的攻击力/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妈妈吩咐了下去。

随行的一个侍卫就单独离队,折道去了定国公府。

他也很谨慎,并没有直接露脸,而是随便在街上找了个乞丐,给了两个铜板,让人把那纸条递进了定国公府。

陈老夫人得了纸条,看过之后就是脸色突变。

旁边的耿妈妈狐疑的凑过去:“老夫人,出什么事了?”

如果昭王妃昨夜被掳劫之后就一直没有被找到,那这个事情就严重了。

她看了耿妈妈一眼,也没直说,只道:“吩咐备车,我要马上进宫一趟!”

耿妈妈心里狐疑,却不敢多问,赶紧的先下去吩咐备车了。

陈老夫人匆匆进宫求见陈皇后。

这个老太婆强势霸道,又经常的不讲理,陈皇后昨天因为刺客的事情一夜没睡,其实心情烦躁,很懒得应付她。

古嬷嬷看出了她的心思,道:“娘娘,老夫人说她有很要紧的事!”

具体什么事,却没多说。

陈皇后只当她又是为了陈家的鸡毛蒜皮,又斟酌了片刻方才说道:“宣进来吧!”

古嬷嬷使了个眼色,宫女马上转身出去,又过了有一会儿,陈老夫人才进了凤鸣宫。

陈皇后勉强打起精神,坐直了身子道:“母亲来了,坐吧!”

陈老夫人也不多说,直接走过去,先从袖子里摸出那张纸条递给了她道:“你先看看这个!”

陈皇后恹恹的将那纸条展开来看了,起初还心不在焉的表情一瞬间就化作肃然。

“什么?”她猛地一震,半晌没了呼吸之后又再抬头看向了陈老夫人道:“母亲你这是哪里得来的消息?可靠吗?”

“我也不知道可靠不可靠,就是上午的时候,一个乞丐送过去的,想来是什么人不想暴露身份偷偷摸摸做的吧!”陈老夫人道,自己想了半天也是纳闷:“我就是奇怪了,这到底会是什么人,会大费周章的把这样纸条送到我那里去了!”

事情很明显——

这个告密的人,要么所言属实,是要害西陵越的,要么就是胡编乱造,想陷害陈皇后和太子的东宫一门的,毕竟陈家和陈皇后母子息息相关,这消息分明就是借着陈老夫人的送来给陈皇后过目的。

因为不明真假,这殿内的气氛一度凝重。

古嬷嬷想了想,打破了沉默:“娘娘——”

还不等说话,陈皇后却是已经拿定了主意,突然一下子站起来,道:“给本宫更衣,去昭王府!”

陈老夫人紧张的也跟着站起来,“你真要去?万一是什么人设下的陷阱呢?”

“哼!”陈皇后由鼻息间哼出一声冷笑:“昭王妃昨夜遇险,据说受了不小的惊吓,本宫只是过去探望的,能出什么事?难道还有什么人胆大包天,敢在昭王府里设下埋伏,把本宫怎么样的吗?”

她的身份,就是最大的保障。

不管她真实的目的怎样,只要是打着探望的名义去的,那么沈青桐就没理由避而不见,更没人能找到攻击她的把柄,毕竟她真的是“一番好意”的。

陈老夫人想想也是,也就不怎么担心了。

陈皇后道:“母亲先回去吧,我今天马上要出宫,不能和您说体己话了,改天再宣您进宫来说话!”

“嗯!那我就先回去了!”陈老夫人也无意多留,先行出宫去了。

这边宫婢们伺候陈皇后更衣的时候,古嬷嬷就去库房找了几样补品用锦盒装好备着了,随后一行人就打着探望的名义出宫,直奔昭王府。

这边的永宁宫里,昨夜陆贤妃也是受惊不小,再加上被沈青音推了一跤,险些摔了小郡主,她一度受惊过度,回来之后就全身虚软的病下了,太医看过,说是感染风寒,兼之受惊,发了点儿高热。

陈皇后为了不在时候被人抓住把柄攻击,自然不肯隐藏行踪,出宫是光明正大的。

而皇后出宫,这不是小事情,贤妃本来就盯她很紧,几乎是马上的就得到了消息。

“什么?她出宫了?”陆贤妃撑着身子做起来,只觉得浑身酸软无力,关节处更是酸胀的利害,脑子里更是浑浑噩噩的:“知道是做什么去了吗?”

“凤鸣宫里的人口风严,而且古嬷嬷也没往下透露,只是走的时候带了几样挺名贵的补品的!”黄嬷嬷道:“奴婢已经叫人去侍卫那边查了,皇后仪仗出宫,总得交代个出去,应该很快就有消息了!”

“她这个节骨眼出宫,必定是为着什么大事的!”陆贤妃按着额头,精神倦怠。

黄嬷嬷刚要扶她躺下,去打听消息的小太监已经回来了。

“怎么样?问到了吗?”黄嬷嬷道。

“是!”那小太监单膝跪下去,语气干脆的道:“皇后娘娘的仪仗是去昭王府的,据说因为王妃是在东宫太子那边受了惊吓的,娘娘她过意不去,特意过去安抚探望的!”

“啊!”黄嬷嬷大为意外。

陆贤妃本来正头痛欲裂,昏昏欲睡,这时候就猛地抬起头来:“你说什么?她去了昭王府?”

“是!”小太监道。

黄嬷嬷就更觉得奇怪了:“那会儿柳侧妃过来探病的时候说,一大早殿下就奉命去皇陵接着当差去了。”

说着,她就猛地一惊,看向了陆贤妃道:“皇后娘娘这时候冲着王府去了,恐怕来者不善吧!”

可是这平平白无故的,陈皇后就算去找茬,又能找出什么茬儿来?

陆贤妃却是不敢掉以轻心的,赶紧掀开被子下了床:“快给我更衣!”

“娘娘!太医嘱咐您要卧床休息两天的!”黄嬷嬷连忙就要拦她。

陆贤妃却是满心焦灼,顿时觉得脑子跟着清醒了不少,摇头道:“不行!那个女人是个无利不早起的,她会突然冲着王府去了,必定就所计划和图谋的,尤其越儿还不在!我不放心,必须要过去看看,省得她搞鬼!”

黄嬷嬷也是觉得陈皇后此行的目的不纯,于是也就不劝了,赶紧叫人给她梳妆更衣。

这边陈皇后先行一步,自然是更早一步到的王府。

“皇后娘娘?奴才给皇后娘娘请安!”守门的小厮赶紧开门,齐齐的跪地行礼。

所有人都面上看着镇定,实际上——

心里却是全慌了。

因为——

好巧不巧的,周管家刚有事出去了。

“不知娘娘大驾光临,奴才们有失远迎,请娘娘恕罪!”那小厮说道。

“都免了吧!”陈皇后淡淡的说道,直接就往里走。

也没有人敢拦她。

她却是面容庄肃的边走边道:“昨夜昭王妃在太子府里受了惊吓,本宫一个晚上都一直觉得过意不去,听说她平安归来了,就过来看看。她住哪里,引路吧!”

沈青桐此时不在府里。

但是陈皇后既然来了,这里的人却也是没一个有资格多说一个字的。

那小厮也知道挡了都没用,一边急得背后直冒冷汗,面上却只能故作镇定的起身,毫不迟疑的引路带她往里走。

陈皇后倒是有些奇怪了,仔细观察这昭王府里一众下人的反应,突然就有些不确定那纸条上的消息到底是不是真的。

小厮带着陈皇后一行慢慢的往后院走。

同时,已经有人飞奔去给木槿送信了。

木槿和蒹葭听了消息,全都傻了。

“木槿姐姐,怎么办?王妃她人不在啊,一会儿皇后娘娘过来看不到人,那就完蛋了!”蒹葭急得就要哭出来。

木槿在屋子里一遍遍的来回走动,也是束手无策。

正在旁边擦拭多宝格的佩兰抿唇思索了一会儿,迟疑着建议道:“要不……一会儿找个人躺床上去伪装一下,就说王妃受惊过度,在养病。皇后娘娘的身份尊贵,到时候碍着面子,也不能掀开被子查看吧?”

蒹葭想了下,马上附和:“对对对!我们就说王妃受惊发烧了,神志不清,那样的话,就算不起神请安也都有情可原的!”

万般无奈之下,这算是个可以试着一用的方法。

蒹葭和佩兰都盯着木槿,等她点头拿主意,最后,木槿却是神色凝重的坚决摇头:“不行!太子和咱们王爷是死对头,皇后娘娘这个时候登门,明显就目的不纯,没准就是听了风声,冲着揭穿王妃目的来的。这会儿王爷又不在,我们要冒充,必定会当场就被她揭穿,到时候不仅王妃的行踪瞒不住了,就连我们几个敢糊弄她的人也会马上被当场处死的!”

明知道不可能瞒得住,他们还想鱼目混珠的糊弄皇后,这罪名跟欺君大嘴没两样,最后只能是个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下场。

蒹葭两人一细想,就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说话间,外面已经有了动静。

“见过皇后娘娘!”守门的侍卫跪地行礼。

屋子里三个丫头刷的白了脸。

陈皇后抬眸看了眼院子里和最里面紧闭的房门,抬脚就要往里走,侍卫刚要开口阻拦,却是柳雪意闻讯匆匆赶来,隔着老远就高声道:“不知道皇后娘娘凤驾来此,婢妾有失远迎,还请娘娘恕罪!”

她是故意来阻拦,救场的。

本来灵芝是不同意的,可是柳雪意却有她自己的打算——

陈皇后这一来的目标明确,是一定不会白跑一趟的,她这样的身份,人微言轻,横竖想拦也拦不住,既然横竖最后沈青桐都要被揭穿,那么她为什么不走一趟,装模作样的挡一挡,做一场戏给西陵越看,也告诉陆贤妃,她是真的一心一意为西陵越着想,在尽力的帮他补窟窿?

陈皇后斜睨过来一眼,根本就没打算理会她。

柳雪意也早就在意料之中,仍是快走两步追上来,不好拦她,就用身体挡在了她面前,当面行礼:“见过皇后娘娘!”

“本宫是过来看望沈氏的!”陈皇后冷冷的道。

柳雪意面上略有几分尴尬,却还是站在那里没让,有些歉疚的道:“婢妾代王妃谢过娘娘的关心,可是娘娘,我们王妃昨夜受了惊吓,病了。”

“哦?”陈皇后见她挡着不让,就冷笑了下。

柳雪意继续道:“王妃满脸病容,怕过了病气给皇后娘娘,所以娘娘还是去花厅奉茶吧,至于娘娘前来探望的一番心意,婢妾会代为转达,届时等到王妃的病好些了,再进宫去给娘娘谢恩!”

“你倒是真懂事!”陈皇后面上表情似笑非笑。

话音刚落,古嬷嬷已经冷着脸上前,毫不留情的一把将她拨开一边。

柳雪意被她推了个踉跄。

“侧妃娘娘!”灵芝赶紧冲过去搀扶。

陈皇后使了个眼色。

古嬷嬷就也懒得搭理柳雪意这样无足轻重的货色了,直接趾高气昂的就要走过去推门,不想她人才上了台阶,一伸手,里面却有人先把门打开了。

木槿一脸懵懂诧异的站在门口,随口咕哝道:“这么这么吵?”

再抬头一看,看到站在院子里的陈皇后,她便又是一惊,赶紧跪了下去:“奴婢见过皇后娘娘,不知娘娘大驾光临,失礼之处,还请娘娘莫要见怪!”

屋子里另外的两个丫头也跟着跪下了。

陈皇后抬脚就往里走。

“娘娘,您——”柳雪意低呼一呼,又要阻拦,古嬷嬷就往旁边一步,宽大的身板一挡,把她给隔开了。

陈皇后径直进了屋子。

那屋子内外两间,布置的很简单,所有的一切都一目了然,只中间一扇巨大的屏风,隔开了里面卧室的视线。

“昨夜沈氏受惊,本宫过来看看她!”陈皇后的神情高高在上,开口的语气也很威严。

木槿跪着没动,有些诧异的抬头看她。

陈皇后就更不高兴了,皱眉道:“怎么,她的架子这么大,本宫都亲自登门了,也不出来送杯茶?”

古嬷嬷附和着就冷笑道:“昭王妃这样的怠慢我们娘娘,真是好没道理。”

说着,已经绕过木槿几人,直接绕过屏风进了里面。

院子外面,柳雪意没跟进来,嘴角隐晦的牵起一抹冰冷的弧度来——

她知道,沈青桐完了!

从此以后,声名狼藉,一败涂地!

而这边古嬷嬷冲进了里面的寝殿之后却是有些意外的——

沈青桐真的不在,更奇怪的是,这几个丫头应该先听到外面的动静了,知道陈皇后要来,床上居然被褥整齐,连伪造一下的迹象都没有。

进去左右看了一圈,古嬷嬷就又满心狐疑的走了出来。

陈皇后递过去一个眼神。

古嬷嬷就心不在焉的开口道:“娘娘,昭王妃似乎并不在府中,那里面没人!”

柳雪意听了这话,也是彻底的放下了心来,如释重负。

“她人不在?”陈皇后顿时就沉了脸,刚要发难,院子外面就又是一阵骚动——

陆贤妃被人拥簇着匆匆赶到了。

“见过贤妃娘娘!”

柳雪意也有些始料未及,赶紧掩饰情绪,也跟着行礼。

陆贤妃却是谁都没看,直接就面色不善的进了屋子。

陈皇后心里略有几分得意和痛快,看着她,讥诮的挑眉:“贤妃你气色不佳,不在宫里养病,来这里做什么?”

陆贤妃一看她的表情,再看跪了一地的木槿等人,心里就是咯噔一下。

不过她素来稳健,当即也是不依不饶的顶回去道:“娘娘来干什么我就是来干什么的。”

“是吗?”陈皇后笑了下,继而就又看向了木槿几人,凉凉的道:“既然贤妃和本宫一样都是来探病的,那么现在我们要探望的病人不翼而飞,她的下落,你们这些奴才给个交代吧!”

沈青桐不见了?居然是沈青桐不见了?

陆贤妃如遭雷击,脑中瞬间就过了惊雷阵阵,有那么一瞬间,突然就恍惚的想要混到。

“什么?”她倒退一步,然后一转身就冲进了屏风后面。

后面果然床铺整齐,空无一人。

沈青桐真的不在?难道是——

陆贤妃今天生病,脑子便格外的迟缓些,这时候才想明白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这样瞒天过海的谎话,别人也许不敢说,可是她了解西陵越,知道他只要想的到,那就绝对敢做。

所以,这就是说,昨晚沈青桐没刺客掳走之后,根本就没找回来?

这都过了好几个时辰了,让她和刺客摞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就算以后或者找回来,也只能休掉,并且就算是这样,这也会让西陵越沦为天下人的笑柄,成为他身上一辈子也抹不掉的污点。

陆贤妃悲愤交加,一瞬间脸色就变了好几次。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从屏风后面冲出来,不死心的还是当面质问道:“你们主子呢?”

“主子她不在啊!”木槿道,还是跟之前一样,一脸的懵懂和茫然。

陈皇后隐晦的冷笑了一下,刚要发难,就听木槿话锋一转,继续道:“一大早王爷叫人回来把王妃接走了!”

陈皇后唇角的笑容还来不及收拾,就僵在了脸上。

陆贤妃却像是在火盆里被人浇了一瓢凉水,瞬间就有了精神,“你说什么?你说沈氏怎么了?”

话音未落,陈皇后却是不甘心,声色俱厉的脱口道:“这绝不可能!”

话已出口,见众人齐刷刷的朝她看过来才顿觉失态,脸色就更加难看了起来。

“王妃被王爷借走了啊!”木槿道。

“娘娘您知道,昨天夜里我家王妃受了惊吓,王爷很不放心,所以一大早就叫云翼回来,把王妃接过去了。毕竟——据说这京城之内,还隐藏着那些刺客的余党,不太安全!”木槿说话的语气四平八稳,不卑不亢,实则袖子底下手指用力的攥着,手心里全是冷汗。

“你是说沈氏跟着昭王去了皇陵?”古嬷嬷盯着她,沉吟问道。

“奴婢只知道王爷是出城公干去了,至于王妃和王爷现在何处,并不清楚!”木槿道。

瞧着她的话说的,就是个规规矩矩,只管伺候的人的木讷奴才,可陈皇后却给她噎得胸口生疼。

陆贤妃也顾不上去研究木槿的话是真是假,但是无论真假,今天这事儿绝对是应付过去了。

她于是振奋了精神,走到陈皇后的面前,笑道:“那真是不凑巧,越儿这孩子也是的,带着沈氏走了也不去跟本宫说一声,那样我就能给娘娘提个醒,也省得要害娘娘白跑一趟。不过娘娘您也知道,他们新婚燕尔,越儿对他那媳妇是真宝贝的紧,上回去北疆的时候就舍不得的顺手就给捎上了,说起来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陈皇后扑了个空,又被反将一军,脸色已经阴沉的几度难看。

她死死的咬着牙,盯着面前笑得神清气爽的陆贤妃。

古嬷嬷也是气不过,左右看了眼,道:“王妃真的是被昭王殿下借走的吗?那为什么方才柳侧妃要说王妃正在养病,还拦着不让我们娘娘进?就好像王妃这屋子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似的!”

众人的视线,一瞬间齐齐聚焦于柳雪意身上。

柳雪意的脸色一白,本能的后退一步,惊慌的张了张嘴:“我……”

却是完全的无法自圆其说。

当着陆贤妃的面,她又不能拆木槿的台……

这时候,木槿却是不依的了,微蹙了眉头道:“云翼回来接王妃的时候,侧妃娘娘您不是刚好从宫里回来,还遇到了吗?怎么方才您没先跟皇后娘娘说吗?”

陆贤妃勃然变色。

柳雪意是领教过沈青桐的泼辣彪悍的,怎么能想到她的婢女和她一样,撒谎起来脸眼皮都不动一下的。

陆贤妃的冷眼锐利如刀子。

柳雪意整张的面皮都僵在脸上,半晌才反应过来,盯着木槿,眼神怨毒又委屈的泫然欲泣道:“谁说我遇到他们了?你……”

“哦?那就是说这个丫头撒谎了?”陈皇后找到发泄口,立刻再度发难。

她上前一步,满面的冷肃神情道:“沈氏到底人去了哪里?看来今天是有必要把这个丫头绑起来,好好的问问了!”

是柳雪意不配合,这是昭王府里的自己人内讧,她没理由不趁火打劫的!

古嬷嬷会意,一挥手,马上就有两个身体强壮的嬷嬷上前,要来拿木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