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童养媳啊!/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贤妃当然不能任由他们在西陵越府上胡来,立刻一步上前,挡在了木槿跟前。

陈皇后微微变色。

陆贤妃道:“皇后娘娘,这个丫头是昭王府的奴婢,且不说她不曾犯错,就算她真的有错在先,只要不是大逆不道,就真都轮不到你我在这里滥用私行吧?”

她倒不是有多看重木槿,而是立场问题——

她保了木槿,就等于保住了木槿前面的说辞。

这个时的陆贤妃,甚至已经没有心思去追究,沈青桐到底是落在刺客手里根本就没找回来,还是真的如木槿所言,是跟着西陵越出城出了,因为不管是哪一种,她都只能选择相信木槿,只有这样才是对西陵越最有利的。

“这个丫头牙尖嘴利,说出来的话和柳氏自相矛盾,本宫只是想要问个究竟而已!”陈皇后道。

这个时候,她就是为了争这一口气,也是绝对不能妥协服软的,冷着脸环视了木槿和柳雪意两人道:“这两个人,总有一个是在说谎吧?”

柳雪意紧张不已,嘴唇动了动,可是当着陆贤妃的面,又不敢强辩什么。

木槿却不心虚,干脆利落的开口质问:“侧妃娘娘是说我们王妃在养病是吗?王妃她昨夜受了惊吓是真,可是敢问侧妃娘娘,您是亲眼见过我们王妃有卧床养病的吗?”

“我——”柳雪意连忙就要解释:“因为王妃她惊吓过度——”

木槿却没让她说完,就强行打断了道:“侧妃娘娘您一大早就赶着进宫去给贤妃娘娘亲敢尽孝去了,都没有时间来问候我们王妃一声,又怎么敢一厢情愿的到处去说我们王妃是在卧床养病?”

沈青桐到底是正妃,可是这个柳雪意,却是似乎只是一心讨好陆贤妃,连规矩都不守的。

而且,这样的事,在外人看来,就是陆贤妃纵容她的。

柳雪意是真的没想过要来探望沈青桐,毕竟两个人不和,她也懒得做样子,有那工夫不如进宫去多讨好一下陆贤妃了。

可是此时的这件事,却也明显是叫陆贤妃脸上无光了。

陆贤妃的脸色阴沉的极其难看

时空之恋,爱在千年前。

柳雪意可不敢再算计自己的那点利益了,赶紧跪下去道:“是婢妾一时糊涂!”

她也不敢再说,她根本就没看到云翼回来接沈青桐。

而有了她的口供,这整件事就演变成了昭王府内部的妻妾之争了,性质都完全的不一样了。

陈皇后是不甘心无功而返的。

她盯着柳雪意,那目光锐利,如有实质,再次确认道:“这么说,真是昭王接了沈氏过去了?”

柳雪意不想点头,却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吞,低着头,艰难的吐出一个字:“是——”

陈皇后的目色一厉,刚要发作,陆贤妃已经不想再和她纠缠了,站出来一步道:“臣妾知道娘娘您对沈氏是一番关心,回头等那两个孩子回京了,臣妾定会叫他们进宫去给您谢恩的。柳氏不懂事,臣妾自会教训她,如果您就是不放心沈氏,那不妨臣妾给安排个昭王府的人引路,您叫人亲自去越儿那边看看!”

让陈皇后找人亲自去找西陵越验证沈青桐的下落?

陈皇后能趁机突袭昭王府,还能打着长辈关心晚辈的旗号,但是如果咄咄逼人的去找西陵越质问了——

那就把她的居心不良表现的太明显了。

而且到时候西陵越必定只拿一句话打发她的,还指望能叫她的人在正个皇陵翻找,去寻沈青桐的下落吗?

沈青桐可能落在刺客手里没回来,这毕竟只是她们单方面的揣测,而没有任何的真凭实据。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陈皇后已经完全不占优势了。

身后的大宫女上前后,稍稍用力扶了下她的手臂提醒:“娘娘!”

陈皇后忍了又忍,却知道无凭无据的,自己如果一意孤行的闹,最后搞不好要自食恶果的,于是就只能勉强压下脾气,冷笑道:“沈氏有你这个正牌的婆婆时刻惦记,本宫还多管闲事做什么?既然她没事就好,毕竟昨天是在钰儿府上出的事,如果她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本宫和钰儿都会过意不去!”

说完,一抬手。

古嬷嬷赶紧退回去,扶着她的手。

一行人又是趾高气昂,浩浩荡荡的离开了。

“恭送皇后娘娘!”

陆贤妃带人目送,一直到目送他们主仆一行出了院子,陆贤妃这才冷着脸收回了目光。

她先是看了木槿一眼。

木槿端端正正的跪着,神色谦卑。

虽然陆贤妃对沈青桐的真实去处还是心存怀疑,却知道这时候就算她从木槿嘴里要出来另一个真相,这真相也只会让她更闹心。

横竖如果沈青桐真的还没找回来,西陵越自己也肯定会将此事妥善的处理,于是陆贤妃也懒得再问,直接抬脚往外走。

柳雪意低着头跪在那里,呼吸都刻意的敛去。

陆贤妃走过她面前的时候,还是头也没回的开口:“跟我出来!”

柳雪意心中陡然一惊,却只能是硬着头皮爬起来,双腿有点发软的被灵芝扶着往外走月公主玩江湖。

她知道陆贤妃的脾气,更能预料到自己落她手里,接下来的下场,忍不住的就一阵胆寒,就这么心不在焉的,过门槛的时候脚没抬起来,冷不防就被自己的裙摆绊了一下。

动静有点大。

“小姐!”灵芝赶紧大力的搀扶她。

柳雪意仓促的扶住门框,挂在门廊上的鹦鹉受了惊,突然扯着嗓子,声音尖锐的叫嚷起来:“笨鸟!笨鸟!”

那鸟儿的大嗓门,声音十分的尖锐刺耳。

柳雪意更觉得头皮发麻。

骤然抬头看去。

那鸟儿站在鸟笼上,扑闪着翅膀跳来跳去。

蒹葭唯恐她拿鸟儿出去,赶紧抢出去,把红眉的鸟笼取下来,抱在怀里,解释道:“侧妃娘娘别介意,王妃的这只鸟儿迟钝的很!”

说完,就宝贝似的抱着红眉躲开了。

这时候也不是她和一只鸟儿计较的时候,柳雪意咬咬牙,还是继续迈过门槛走了出去。

等到其他人都走了,屋子里的三个丫头才都各自松了口气。

“姐姐,他们不会再来找茬了吧?”蒹葭抱着红眉进来,一不小心就没捂住它的嘴,那鸟儿就又扯着脖子尖叫起来:“笨鸟!笨鸟!”

丫头们看着它那蠢样,全都忍俊不禁,噗嗤笑出声来。

最后,木槿稍稍敛了神色道:“现在就只能祈祷王妃她一个人在外面,能照顾好自己,求她个平安就好了,至于这府里——”

木槿说着,眼底就流露出复杂的神色来,跟着又是一叹:“横竖王妃是在外面不见的,就算她不回来,也没人会追究我们几个的责任的!”

后来因为她一直缠着周管家追问,周管家扛不住,也就告诉她了——

其实,沈青桐是已经从刺客的手里脱险,只是后来又摆脱西陵越,自己跑了的。

木槿知道沈青桐就从来没想着要跟西陵越长久的过日子,所以知道了实情,反而不那么担心了。并且她也十分的事情,其实早在以前,如果沈青桐要跑,也并不是没有机会的,只是都没有那么好的契机。比如在泗水县的时候,西陵越大半年不在眼跟前,她想要涮一个傻大个的云翼,还不跟玩似的?可是那期间沈青桐却一直没动心思,木槿知道,其中有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是她不想连累自己和蒹葭。毕竟他们两个丫头一直都贴身跟着她的,一旦王妃不见了,首当其冲,西陵越就要拿她们两个开刀的。

而现在——

她终于还是义无反顾的走了。

虽然心里舍不得,木槿却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盼不盼着再见到她。

另外的两个丫头也是隔着沉默。

过了一会儿,木槿还是勉强打起精神道:“你们再收拾一下,我去门房等着周管家回来,今天的事情得跟他交代一声。”

“好!”蒹葭二人点头。

木槿提了裙子先出门去了。

这边陆贤妃把柳雪意带着去了花厅。

柳雪意低头跟在她身后,想了一路的对策,心不在焉的刚一脚跨进门来,陆贤妃就已经迫不及待的转身,一个巴掌狠狠的甩在她脸上血落。

柳雪意始料未及,就往旁边栽去,额头撞在门框的边上,顿时血流如注。

“小姐!”灵芝低呼一声,却是神情畏惧的不敢上前去扶她。

柳雪意滑倒在地,捂着额头,剧痛之下,脑子里反而无比的清楚了。

“娘娘!”她抬起头,神情悲戚的看着陆贤妃:“您别听那个贱婢的片面之词,是她挑拨离间,故意陷害我的,我根本就没遇到云翼,也没见过王妃,我——”

“你少在本宫的面前自作聪明!”陆贤妃哪里会有耐性听她说完,直接就恶狠狠的打断了,“从一开始本宫就提醒过你,要以大局为重,这个节骨眼上,你却为了那么点儿蝇头小利,耍那些小聪明给谁看?”

“娘娘!我真的没有!”柳雪意大声的道:“只是因为皇后娘娘来者不善,我也是想着帮殿下和王妃解围,这才出面想拦下她的,我真的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陆贤妃冷嗤一声:“你为了解围?这就是说你一早就知道沈氏不在府里了?就算本宫信了你是要出面阻拦皇后的,可你也是蠢笨的可以,最后居然还是一个丫头的三言两语平息了局面?这么没用,看来本宫还真是看走了眼,抬举了你这么个废物,最后都还不及一个丫头的段数,本宫要你何用?”

柳雪意被她骂得狗血淋头,坐在地上,也只能咬紧牙关的受着,一个字的反驳也不敢有了。

陆贤妃骂得痛快了,可是稍稍松懈下来,就又开始觉得头目森然,难受的厉害,就也好像和她再多说了,还是盯着她,恶狠狠的警告道:“你就好自为之吧,再有下一次,本宫绝对饶不了你!”

说完,又瞪了她一眼,匆匆的回宫了。

这边柳雪意瘫坐在地上,血水糊了一脸,左眼完全睁不开。

灵芝这会儿才敢凑过来扶她:“小姐快起来,赶紧回去找大夫包扎一下!”

柳雪意咬牙站起来,闷声不响的被她扶着回自己的院子。

灵芝一边走,一边愤愤不平的道:“都是木槿那个贱人怀的事,她是个什么东西,居然当众信口雌黄的给您穿小鞋,我呸!”

柳雪意自始至终一声不吭,露在外面的半张脸上表情森然,目光阴寒,再配合上另一边脸上的血迹,整个人看着,像是从地域里爬出来的恶鬼一样恐怖。

陈皇后从昭王府出来,也是憋了一肚子的气。

古嬷嬷撇撇嘴道:“娘娘,那个丫头的话也不可信,要不要叫人去皇陵悄悄的求证一下?”

“就算她的话不可信,那些话也八成是西陵越交代给她的。如果沈氏真的还没找回来,现在最紧张的就应属西陵越了,他会毫无准备的让你去查吗?去了也是白去!”

“可如果这是个机会的话,就这么放弃了,就太可惜了!”古嬷嬷叹气。

陈皇后的心里又何尝不遗憾,一筹莫展的沉思半天,突然道:“母亲带进宫去的那张纸条呢?还在吗?”

“好在!”古嬷嬷道,忙从袖子里掏出那纸条递过去,“娘娘您要这做什么?”

陈皇后将那字条展开来又仔细的看了几遍,却见那字条上的字迹工整娟秀,很有几分功底的。

“应该是出自个女人的手笔!”最后,陈皇后冷笑,“能识字读书又写得一手好字的女人不多,想办法给我查一查,这个暗中报信的人是谁[综韩剧]“芯”人生!”

就算扳倒了西陵越,得益最多的就是他们母子,可是送纸条进宫的这个人,却分明是有意推动操纵此事的。

她是断没有理由去给别人做枪使的。

“好!回宫了奴婢就马上去办!”古嬷嬷谨慎的将那纸条重新收好。

因为西陵钰怀疑刺客的余党还有人陷在京城里,所以这一整天的时间,各处城门都处于全线戒严的状态,衙役们大街小巷上的逐一盘查行人百姓,搜寻刺客,相形之下,昭王府里的一场风波就不值一提了。

帝都往北,七里之外,有一处渡口,是货商们往来东北海域的捷径,但是因为造船的工艺有限,所以每天的客船供不应求,十分的紧张。

沈青桐穿了一身半旧的衣裤,裹着一件同样半旧却明显偏大的花棉袄,窝在一辆马车的旁边躲风。

一个跟她差不多年纪的姑娘和她靠在一起,手里拿着块绣工精致的帕子,宝贝似的摸了又摸,一边羡慕道:“姐姐你的绣工真好,回头一定教我!”

“干嘛?急着绣嫁妆,嫁人了?”沈青桐调侃。

那姑娘蓦得红了脸,有些黝黑的脸蛋上浮现一抹红晕,却是憨实的没有否认:“我手笨,又整天跟着爹娘他们走江湖,其实也没什么时间做这些的!”

这是一家四口,走江湖杂耍卖艺的。夫妻两个带着一双儿女,姑娘大些,今年十四,还有个顽皮的六岁男孩儿,这会儿正围着马车去摸那匹马。

沈青桐遇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其实是带着一辆牛车的。

沈青桐很爽快的把自己的马借给他们拉车,然后谎称自己是富户家里的绣娘,被人逼婚才逃出来,这一家都是老实人,见她一个姑娘家,有点儿可怜,就带着她一起了。

因为京城里解严,他们怕惹麻烦,就直接避开京城,准备北上了。

前面隔着不远的地方,江流滚滚,声势隆隆。

沈青桐盯着那江水看了半天,虽然身上有点冷,心里却是莫名的好,于是就也和那姑娘凑趣道:“那你跟你爹娘商量一下,反正我暂时也地方去,你们就带着我吧,别的我做不了,回头你的嫁妆我都帮你绣了,你看行吗?”

那姑娘是有点心动的,想了想,又不好意思:“你以后不再回来这里啦?”

“嗯!我把那人头打破了,怕他找我算账!”沈青桐点头,十分的爽快坦白。

那姑娘就奇怪了:“那恶霸到底是什么人啊?这里是天地脚下,他怎么这样无法无天?”

沈青桐干笑了一声,没回答,仍是怂恿她:“你跟你爹娘说一声,你们带着我,管我个温饱就行,那匹马我也不要了,等过了江,就卖了,好歹能卖个几两银子,你看这样成么?”

几两银子,够这普通的一个四口之家两三年的开销了,数目不小的。

姑娘是个老实人,有点不好意思,正在迟疑间,六岁的男孩子就蹦蹦跳跳的凑过来,直接扑到沈青桐面前,笑眯眯道:“好啊好啊,小姐姐你真好看,等我长大了,你给我当媳妇吧。等我长高了,这么高,那恶霸再来欺负你,我就打跑了他。”

那孩子省得很可爱,虎头虎脑的,说话的时候比划着满手是泥的小拳头,又伸手比划了一个高度。

沈青桐笑得不行,正要逗他两句,就见那孩子眨巴着眼睛,盯着她身后看个不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