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我怕,我会杀人!/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青桐咬着嘴唇,不说话了。

是了,两人之间有那一纸婚书的关系在,有些事,就是顺理成章,天经地义的,她连拒绝的余地也没有。

何况——

两人之间这次闹得这么僵,西陵越明显是恼了她的,这会儿要是再冲突起来,而他如果就是要动强的话,她也抗衡不过,反而就只会更难堪而已。

西陵越的呼吸火热。

温香软玉在怀,这一刻,谈理智都属奢侈。

但他确乎还是迟疑着判断了一下,确定沈青桐没有明显过激的反应,就拥着她挪到了床边。

男欢女爱的事,沈青桐从来都看得极淡,她虽不到心悦对方的程度,但也不至于会为了和自己名义上这个夫君的一场肌肤之亲要死要活。

心里紧张无措是有的,但好在借着夜色遮掩,反而少了许多尴尬。

但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摸黑办事的缘故,虽然她已经尽量配合了,但西陵越那里却有些手忙脚乱的,摸索了半天都还险险的没入正题。

沈青桐本来就抵触紧张,耐性耗尽了就抬手去推他:“你——”

黑暗中,西陵越背上是一层的汗。

闻言,他就冷着声音低吼:“你闭嘴!”

沈青桐是真的反悔了,抬脚就去踹他:“你放开我,我……呜……”

都到了这一步了,西陵越要是肯听她的废话那才是见了鬼了。

他庞大的身躯压着她,唇瓣封住她的嘴,大力的碾压而过,沈青桐险些一口气喘不上来。

她就是不高兴了,后面就死活不肯配合了。

然后……

就妖精打架呗!

而且昭王殿下拿出驰骋沙场的体力和气魄,那种绝对性的优势还真不是沈青桐这样一个养在深闺的小女子能抗衡的,没几个回合就彻底败下阵来。

两人成婚大半年,头一次同房,大半夜的折腾下来……

唉!一言难尽!

天蒙蒙亮的时候,沈青桐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但是浑身难受,再加上这木板床实在硌得慌,她睡也睡不安稳,再转醒的时候也不过才是刚刚早上。

西陵越这会儿人已经不在了。

她自己穿了衣裳起来,看到放在枕头边的荷包就想起昨天弄丢的珠子了,赶紧蹲下来找,几乎翻遍了这屋子的所有角落,原来的十一颗珠子也只找回了九颗。

心里又把西陵越骂了一遍,沈青桐把荷包收好,这会儿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她拍了拍裙子,推门出去。

一抬头,刚好西陵越的房门也被从里面推开。

她一抬头,两个人的视线就碰了个正着。

尴尬是有那么一点儿,不过好在夜里天黑啊。

沈青桐做了强大的心理建设,就直接对他熟视无睹的走过去,对云翼道:“有吃的没?”

“哦!”云翼应了声,刚要说话。

西陵越却突然伸手过来,一把扣住了沈青桐的手腕。

沈青桐一愣,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已经把她拽进了房里,同时语气冷冰冰的吩咐云翼道:“早膳送到房里来!”

然后,随手就合上了房门。

这客栈本来就不大,屋子里的空间就更是有限了。

两个人各自的站着。

沈青桐心浮气躁,就还是率先抬头看向了他道:“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我都已经把话跟你说得很明白了,你又何必非要这样的和我为难?”

话是这样说,可她对这人基本是不抱任何希望的,横竖这个主儿霸道惯了,油盐不进。

她说这话的时候满腹怨气。

可是西陵越生的气也并不比她少,因为——

他是越来越摸不透这女人的心思了,嫁都嫁了,睡都睡了,她这是对身份名誉都全不看在眼里的。

他这一辈子,还从没遇到这么棘手的事情,却偏偏,拿这个女人也是完全的没办法。

她就是死不肯低头。

最后,昭王殿下也只能是把自己心里的火气全部压下去,勉强缓和了语气道:“如果你就是因为前天晚上的那件事介怀,那么本王跟你保证,那样的事,以后不会再发生了!”

看吧!就说跟他说话说不通,完全的牛唇不对马嘴。

沈青桐气闷,哼了一声,别过头去,不予理会。

西陵越就有点恼了,语气也跟着冷了几度,道:“沈青桐,别再考验本王的耐性了,你知道,我西陵家不是普通的人家,我不管你是情愿的还是屈从的,总归你进了我昭王府的大门,领了本王王妃的头衔,这就是不容变更的事实了,就算你不接受——那么以后,你也只能是试着去接受。还有那些要死要活的话,也不要再搬出来说了,也许你是真的不怕死,也不介意沈家的下场,那就至少想想你的那两个丫头。跟我回去,你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即使你不信我,也应该相信,本王今天既然是给了你承诺了,就绝对会说到做到,我还不屑于对你这一介女子失言。”

他这样的人,不答应则以,而一旦妥协,就是真的说得出做得到的。

沈青桐信他的话,可是——

“我信王爷男人大丈夫,一言九鼎,既然说得出,就一定做得到,只是——”她定定的望着他的脸孔,认真的说道:“我不想回去,不管你给我怎样的承诺,在你身边的那种生活都不是我想要的。”

“沈青桐,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这女人,还是软硬不吃,西陵越突然就怒了,“本王给你三分颜色,你还要借机托大吗?”

“沈青桐何德何能?我在王爷心里有多少斤两,自己有数,还不至于自不量力的不识抬举!”沈青桐自嘲的苦笑。

西陵越是真的没有耐性再跟她耗下去了,他上前一步,一把扯过她的手腕,盯着她的眼睛怒道:“那你是什么意思?跟着本王,你到底有什么不情愿的?我说过了,之前那类似的事,不会再发生了……”

两个人,四目相对。

“王爷——”沈青桐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却还是作罢。

他掰开他的手指,转身往桌旁走去:“算了!既然没得选,那就一起回吧!”

“沈青桐!”西陵越再次扣住她的手腕,把她拽了回来,不依不饶的质问道:“你把话给本王说清楚了,你心里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和打算?别说本王没提醒你,你再心口不一的给我耍花招……”

“西陵越!”沈青桐也是被他逼得没了脾气,她仰着头去看他的脸,突然语气平静的开口,又一次这样的对他直呼其名。

以前两人争执的最激烈的时候,她是会口无遮拦的顶撞他,但是在清醒理智的时候,却是绝对没有的。

他的身份最贵,是大越王朝最炙手可热的掌权皇子,不仅如此,他还是她的夫君,是压在她头顶上的那片天,无论从哪一种身份入手,她都不该这样的对他直呼其名的。

西陵越皱眉,心里多少有些不悦。

沈青桐将他的表情看在眼里,突然就笑了。

她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那张芙蓉赛雪的面孔就会越发的清丽明媚。

西陵越被她笑得莫名其妙,眉头越皱越紧。

沈青桐踮起脚,她抬手,指尖抚过他的眉峰,微微的叹了口气道:“诚如你方才所言,你们西陵家不是普通的人家,所以——对我而言,你与其他人也都是不一样的。你说得对,你的出身好,样貌才学样样都是出类拔萃的,要配我,绰绰有余,我是最没有资格挑剔的那一个。说实话,如果你只是个普通人,我是会愿意掏心掏肺,尽量的试着跟你过日子的,我这个人,从来就没有多大的野心,有些时候,甚至也不介意适当的妥协和让步的,可惜——你不是!”

这些话,她以前从来不说,也从没有打算要说出来,只因为她一直以为有一天她能走得掉的。

可是现在西陵越这样一再的咄咄相逼,就是不肯给她脱身的机会。

兜兜转转,其实这些,都是命运的安排吧。

沈青桐兀自笑得自嘲,再一次鲜明的感受了这命运对她的深深地恶意。

西陵越看着她脸上表情,却也只是看出了他对自己的不信任。

“说到底,你还是不信我!”或者潜意识里,他是真的为了前天晚上的事情心虚了吧,于是竟然就没再发脾气。

他伸手,捉住她的指尖,也是看着她的眼睛,正色道:“本王的天下,自己会谋,你不想掺合,以后就尽管在后院呆着就是。”

他以为她惧怕的是朝堂之上,男人之间的那些惨烈的战争。

“或者,我只是不信我自己!”沈青桐笑了笑,却像是真的妥协了。

她拉开他的手,转身坐在了桌旁,自嘲的道:“其实,我什么都不怕。你知道,在骨子里,我其实真的不是个安分的人,而身在局中,有时候又难免会有很多的身不由己,我怕有一天,我终会控制不住我自己!”

因为我的心里有恨,并且时时刻刻这仇恨都想要冲破理智的束缚,成为杀人的利刃!

我只想在我彻底失控和疯狂之前,强迫自己远远的离开!如果够不到了,或者我还可以继续昧着良心自欺欺人,可是你偏要把我留在这里……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

或者!必然是会有这么一天的……

她面上神色淡淡,说这些话的时候,已经明显的冷静下来。

西陵越拧眉盯着她的侧脸,总觉得她这些话像是和他说的,却又好像不是,待到再继续细品深究的时候,外面已经穿来云翼的开门声。

既然抗衡不过,后面沈青桐果然是不再勉强,很配合的吃了饭,就跟着他下楼去了。

彼时云翼已经带着侍卫准备好了马匹等在那里。

“王爷!王妃!”

“回京!”西陵越道,径自走过去。

“回京?”给他牵马的侍卫一愣,不解道:“王爷,皇陵那边……”

“叫人去跟父皇说,王妃身体不适,本王提前带她回京了,皇陵那里让他另外派人去吧!”西陵越冷声说道。

侍卫张了张嘴,最终也只敢恭顺的吐出一个字:“是!”

西陵越翻身上马,继而又朝马下递过一只手。

沈青桐心里不情愿,却还是伸出手去,被他拉上了马背。

一行人于是不再滞留,匆匆的策马回京。

云翼故意落在后面。

方才那个侍卫凑近他身边,面色忧虑的小声问道:“王爷像这样招摇过市的真的好吗?会被人看见的。这根本就不是去皇陵的方向,万一太子的人借机发难……这要怎么解释啊?”

“哈!”云翼却是不以为意,笑得无比欢乐的道:“王妃的心情不好,王爷带着出来遛遛江边,散散心,太子管得着啊?”

不就是个说瞎话吗?

到了皇帝面前都能随意发挥的胡诌,还对付不了区区一个太子吗?

云翼是个不操心的,那侍卫盯着前面俩共骑的背影,还是满心的忧虑:“可是王爷这样因私忘公,万一皇上怪罪,这对王妃的名声也不好吧?”

云翼是受够了他的聒噪,挑眉看他一眼,道:“是你媳妇啊?”

“啊?”那侍卫不解其意,被他问的懵了。

云翼撇撇嘴,一脸满不在乎的神情道:“不是你媳妇你操什么心?”

那侍卫就郁闷了——

他们家翼哥你完全没办法和他说人话啊!这货在他们出了名坏脾气的王爷手底下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的?简直就是天下未解之谜啊!跟这么个凡事不操心的头头做事,突然亚历山大,好担心自己的脑袋啊!云鹏云鹏你到底啥时候才回来啊?兄弟们的脑袋挂这货的裤腰带上,真的是很不放心啊。

这侍卫怨念了一路,一张脸都扭成了苦瓜样。

路上倒是顺畅,走了有两个时辰就抵达了北城门。

“见过昭王殿下!”守城的士兵赶紧跪地行了大礼。

西陵越目中无人,直接打马进城。

云翼扭头看那侍卫:“你进宫还是我进宫?”

王爷的吩咐,他却从来都是一丝不苟的执行的。

那侍卫觉得自己脖子上的脑袋突然顶的不那么安稳了,赶紧道:“我去!还是我去吧!云鹏不在,翼哥你还是跟着王爷比较好!”

云翼想想也是,也没跟他抢这差事,欢欢喜喜的打马跟在他家王爷和王妃的马屁股后面回府去了。

那侍卫目送一行人的背影,面上表情——

还是一言难尽。

最后,叹了口气,打马往皇城的方向去了。

他这种身份,自然是没资格当面面见皇帝禀报的,只让侍卫传了信就回去给西陵越复命了。

侍卫把消息送进内宫,又辗转告知给了路晓。

路晓亲自去御书房禀报,将事情跟皇帝说了。

彼时临近晌午,这天的奏章不多,皇帝刚好传唤了常贵妃来御书房伴驾。

常贵妃侍候笔墨,皇帝则是奋笔疾书的再练习书法,两个人,相得益彰,御书房里的气氛也难得的不似往常那般的庄肃紧张。

听了路晓的话,皇帝的笔锋未缓,倒是忍俊不禁的调侃了一句道:“老三是从什么时候也开始解风情了?”

语气闲适,真听不出什么来。

他要打趣自己的儿子可以,常贵妃和路晓可都不敢随便接话的,两人各自本分的垂眸沉默。

皇帝的雅兴似乎并不曾被打扰,一直把那副从石碑上拓写下来的对联临摹完毕这才搁笔。

常贵妃招招手,马上就有宫婢捧了用温水打湿的帕子来。

皇帝往椅背上一靠,由她伺候着净手,一抬头,看到还站在当前的路晓,就挑眉道:“还有别的事?”

“哦!没!”路晓连忙收摄心神,道:“五月的雨季,皇陵祭天的仪式不能耽搁,现在昭王殿下府里有事,不能继续当差了,那皇陵那边……陛下是不是要换个人去盯着?”

“唔!”皇帝像是这才想起了这茬儿,沉吟着思索片刻,道:“还是老三的差事,既然他自己撂挑子了,那就让他从礼部指个人过去吧!”

“是!”路晓领了口谕,这才躬身退下。

皇帝靠在椅背上,常贵妃给他净手之后,又从宫婢手里接过茶碗递过去:“午膳御膳房已经在准备了,陛下先喝两口参茶提提神。”

“嗯!”皇帝接过茶碗,手里不徐不缓的的拢着茶叶,却是迟迟没往嘴边递。

常贵妃也很规矩,就站在他身侧,看着宫婢们收拾桌子上的文房四宝。

“那个沈氏……”半晌,皇帝突然开口,“朕好像只见过她两次,已经不记得她的长相了!”

严格说来,沈青桐和他正面近距离的接触一共有三次,第一次是在陆贤妃的长宁宫,西陵越当面求娶的那一次,第二次是被赐婚之后,她跟着西陵越来御书房谢恩,第三次是在大婚的仪典上,不过那次沈青桐盖着盖头,彼此没瞧见正脸。

常贵妃闻言,垂在袖子底下的指尖莫名的轻微抽搐了一下。

她低着头,也不做声。

皇帝似乎也不是在询问她的意见,随后就又慢条斯理的开始喝茶。

不多时,御书房的人开始过来传膳。

常贵妃仍是亲力亲为的服侍皇帝用了午膳,待到皇帝歇午觉了,她才轻手轻脚的告退,从内殿出来。

“娘娘要回去了吗?”站在门口的路晓含笑道。

“嗯!”常贵妃点头,“陛下睡下了,卫儿应该是下学了,本宫得回去了,你记得半个时辰之后叫陛下起床!”

“是!”路晓恭谨的应了。

等在旁边的嬷嬷连忙过来扶了常贵妃的手,等候在远处的仪仗也都赶紧准备,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御花园的方向去。

行至半路,那嬷嬷瞧见常贵妃的脸色不太好就道:“娘娘是累着了吗?瞅着有些疲惫呢!”

“还好!”常贵妃笑笑,又往前走了一段,还是忍不住的开口问道:“那位昭王妃,你听说过吗?”

她平时几乎是不问世事的,就是宫里其他后妃的事情也很少打听。

那嬷嬷有些意外:“娘娘怎么突然问这个?”

“也没什么,就是刚刚在皇上那里听路晓提起,好像昭王殿下对她很是看重,之前本宫好像不记得有见过她的,所以有些好奇。想来——那姑娘的样貌应该生得极美吧?”

那嬷嬷闻言,便就抿唇笑了:“样貌倒是蛮清秀的,但也称不上太出色,不过昭王殿下的脾气本来就和其他人都不一样,许是刚好对了殿下的脾气吧!”

“是吗?”常贵妃笑笑,眼睛里却无笑意,反而透出些意味深长的味道来,感慨道:“那这丫头到是个有福气的了。”

随口的几句闲谈,说过也就罢了。

这边的凤鸣宫里,陈皇后手里捏着那张纸条,面上冷笑的表情却很是透出几分阴森来:“居然是她!”

“应该是不会有错的!”古嬷嬷也是意外。

她叫人暗中比对了宫里收录的所有命妇进宫时候递送的拜帖,最后赫然发现,之前送到陈老夫人手里的那张纸条是出自镇北将军夫人冯氏之手。

------题外话------

嗯!今天冬至,饺子没吃,煮了一锅肉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