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全都给本王滚出去/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青桐再也扛不住了,避开他的手,仓促的站起来,往旁边退了两步。

她勉强扯了下嘴角,干笑道:“这么晚了王爷还过来?是有事吩咐吗?”

蒹葭本来就胆子小,这会儿跪在那里,气都不敢喘了,恨不能在地上挖个洞把脑袋埋起来。

西陵越双手搁在膝上,随意的上下打量了沈青桐一眼,目光落在她赤足站在地面的双脚上,然后就漫不经心的站起来,顺势把榻边的绣鞋踢到沈青桐脚边,一面语气散漫的吩咐道:“去准备洗澡水吧!”

他过来,沈青桐本来也没多想,听了这话,随后又反应了一下,便是不觉的“咦”了一声,猛地抬头朝他看去。

蒹葭也是眼睛瞪得老大的跪在那里没动,恍惚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这里是两人大婚的新房,可是算下来,西陵越也就来过两次而已,而且每回滞留的时间更是极其有限。

说起来,这还是他头次有闲情打量这间屋子。

本来正在漫不经心的踱步打量,但见沈青桐主仆两个都没动,西陵越就勾了下唇角也回头朝沈青桐看过去,道:“怎么?本王要沐浴,这也有问题吗?”

有问题吗?应该是没问题的,毕竟这里是他的府邸,她又是他的正妃。

可是沈青桐就是有问题啊!

她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尤其是他看着她的那种理所应当的眼神,就更是叫她气愤又恼火——

他的视线在她脸上逡巡,昨夜的事情过去也没几个时辰,沈青桐不免想起,顿时心里就多了几分窘迫,可是同时,一张脸却黑成了锅底灰。

她不说话。

“王爷——要宿在这里?”蒹葭却是很不确定的小声道,说话间又偷偷的抬眸去瞄沈青桐。

他这弄回来的到底都是些什么东西?主子不懂事就算了,谁让她恃宠而骄,就是觉得自己脸大呢?可是丫头也这么没有眼色……

他过来睡自己的王妃,这有问题吗?

昭王殿下当场就不高兴了,眸色微微一冷,都还没说话呢,蒹葭就是一个哆嗦,脸都白了。

“哼——”西陵越由鼻息间哼出一声冷笑。

于是蒹葭就开始头脑发晕,直接就腿软想往地面上坐。

“王爷——”自己的这个丫头胆子小,不争气,根本顶不了事儿,沈青桐突然就也跟着急了,开口就要推脱。

西陵越却是没给她开口的机会就已经冷冷的横了蒹葭一眼,道:“还不去?”

蒹葭又一个哆嗦,再不敢迟疑,慌慌张张的爬起来,转身小跑着就奔了出去。

西陵越也不管表情僵硬杵在那里的沈青桐,兀自将这屋子打量了一遍,就开始宽衣解带。

见他扯了腰间玉带,就要去解开外袍,沈青桐是到了这个时候才一个激灵猛地回过神来,意识到他这是要来真的。

偶尔一次也就罢了,姑且可以算是权宜之计,要这么常来常往的——

她压力太大,扛不住的。

沈青桐这会儿是真的急了,脸都红了。

西陵越抬头,似笑非笑的递给她一个询问的眼神。

沈青桐浑身不自在,讪讪的又缩了手。

“王爷!”她强迫自己露出一个笑容,还是硬着头皮对上西陵越的视线,好言商量道:“现在都回京来了,您又何必再与我为难?”

说好了带她回京来,继续给他占着王妃的位子的,这精神摧残已经够令人发指的了,他还这么理所应当的跑过来要占她的便宜?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沈青桐一瞬间觉得自己又进了虎口了,这日子可比以前都难过多了,气闷的直想掀桌子,却又知道来硬的必定吃亏,就只能是忍了。

她尽量的让自己面上表情看起来显得诚恳,又尽量的把姿态放得很低。

“哦?”西陵越却只当是听不懂她的言下之意,只慢条斯理的应了一声,看着她,反问道:“你是本王明媒正娶的王妃,本王要宿在这里,有什么问题吗?”

“我——”沈青桐张了张嘴,最后却发现居然是无言以对的。

他当时软硬兼施的把她硬拖回来的时候就只是答应以后不把她往前朝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里卷,可是关于晚上他睡哪儿的问题……

忘了谈了啊。

沈青桐瞬间觉得自己又踩坑里了,不满的拧眉道:“你说了如果我不想——”

“呵——”西陵越闻言,却是不以为然的笑了,道:“公是公,私是私,本王这个人向来公私分明的。”

沈青桐气结,面上表情僵硬又愤愤的盯着她。

“而且——”西陵越看她那模样,就觉得心里发闷,仿佛是为了报复找平衡一样,他的语气一缓,忽而往前走了一步。

沈青桐哪里肯让他近身,几乎是本能的就后撤一步,却不想动作的幅度太大,砰的一声就撞在了身后的花盆架子上。

西陵越眼疾手快的一把扣住她的手腕,没叫她跌倒,但两人之间的距离却已经卡在了花盆架子中间狭小的空间内。

沈青桐浑身长了毛一样紧张难受。

西陵越这才觉得心里痛快了些,唇角牵起一个柔软的叫人觉诡异的笑容,一点一点倾近她耳边道:“也都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你这是——害羞呢?好像也说不过去!”

他的语气轻柔,耳语般细致缱绻。

沈青桐的脑子里有一朵又一朵的烟花不住的炸开,再被他晕染了淡淡酒气的呼吸喷薄在耳后,整个人都要被点燃了一样。

这一刻,她又突然有点不确定了——

这人,莫不是专门为了上门来捉弄她,找茬的吧?

“王爷!”沈青桐的嘴角抽搐,假笑了一声,道:“柳侧妃那里可是眼巴巴的等着盼着呢,眼睛都要熬红了吧,王爷您今天这一脚踏进我的院子,随后就不知道要给我招惹多少是非了。看在妾身我留在这里,对王爷您来说多少还有些用处的份上,就请你高抬贵手吧。咱们就像以前那样,井水不犯河水的,这样不好吗?”

前面她不在的这期间,柳雪意没少打歪主意,随后最后只成了啼笑皆非的一场笑话,但是那女人用心不纯又居心不良——

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西陵越本来就是每回见她都能被气得够呛,再听她居然不怕死的故意抛出刘雪要来找茬,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他扣着她的手腕,面上突然染了几分清寒之色,又将她往跟前一拽,近距离的逼视她的眼睛,吐气如兰的慢慢道:“她那边在等着盼着本王,可是你这个本王明媒正娶抬进门来的王妃却是恨不能将本王扫地出门是吗?”

他不是非她不可,可是她这么嫌弃拒绝……

那就说不过去了。

西陵越明显又是动了肝火了,眼见着再刺激两句就要摔门而去——

沈青桐灵机一动,刚要再接再厉,就听身后的房门吱的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了,木槿带着几个提了水桶的婆子站在门口道:“王爷王妃,洗澡水打来了!”

今天沈青桐这里本来不是她当值,而且她都已经睡下了,奈何蒹葭屁滚尿流的跑过去又把她从被窝里挖出来了。

说实话,木槿本身对西陵越也是惧怕的很,但是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来了,却不想刚一推门进来,就看到这房里俩主子红眉毛绿眼睛的又呛起来了。

木槿只觉得头皮发麻,却只能大着胆子试图打圆场。

“浴桶在屏风后面,去把热水调好。”木槿道,以便吩咐了那几个婆子,一边自己快步往里屋这边走来,伸手就要去帮西陵越宽衣:“奴婢服侍王爷更衣!”

几个婆子提着水桶,鱼贯而入。

不想西陵越却是莫名其妙的突然翻了脸,怒斥道:“谁叫你们进来的!”

他顺势避开木槿的手,同时恼怒的把沈青桐往身后一甩,黑着脸就站在了灯影下。

此时的沈青桐就只穿了一件宽袍,料子不厚不薄,但是灯影下,却堪堪好是将那布料之下玲珑有致的体态以一种极为魅惑的方式展现出来。

方才没有外人在的时候还不觉得,这会儿昭王殿下突然发现——

这大冷天的,他家媳妇实在是穿的太凉快了点儿,登时就忍不住的大为光火。

几个婆子被他冰冷的语气吓的魂飞魄散,连忙搁下水桶就跪了下去。

沈青桐被他推了个踉跄,站稳了身子也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西陵越却是冷着一张脸,指着木槿怒斥道:“以后这间屋子,除了你,其他人谁也不准踏进来一步,再叫本王看到有人擅自出入这里,就全都拖出去杖毙。”

他这神情语气,绝对不是在开玩笑的。

木槿的胆气顿时全没了,吓的也是抖了一抖。

“是!奴婢知罪!”几个婆子更是腿脚发软,磕了个头就仓惶的退出了院子,速度之快,仿佛身后有恶鬼在追。

一群人瞬间跑了个干净,剩下七八个水桶乱七八糟的放在地上。

木槿一个人跪在那里,面上表情茫然无措。

“还愣着干什么?”西陵越的心情不好,又冷着脸叱了一声。

“是!”木槿仓惶的应了声,再不敢怠慢,赶紧爬起来,转身吃力的去提门口放着的水桶。

她是沈青桐身边近身服侍的一等一头,说是丫鬟,也没做过什么重活儿,这么一桶水是要用了吃奶的力气才能勉强拖进来。

沈青桐不悦的皱了眉头,忍不住的就想和西陵越呛起来,但是想着人在矮檐下的处境和这人的臭脾气,最终也只能是软了语气,软了语气想求情:“王爷——”

“你闭嘴!”西陵越却根本没等她开口就已经冷言打断。

他今天的这个脾气,一阵一阵的,就跟吃了火药一样。

沈青桐扪心自问,她今天是真的没想着惹他的,他这找茬找的也太莫名其妙了,最后思来想去,唯一能够找出的解释就是他可能是在外面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儿,然后她跟木槿就那么倒霉的成了出气筒。

这个时候,她要是去给木槿求情,极有可能适得其反。

虽然心里也是憋了一肚子的气,沈青桐也只能识趣的避而不谈。

木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洗澡水都调进了澡盆里,可是再想伸出手来的时候却瑟缩着迟疑,很小声的询问:“奴婢服侍王爷更衣?”

“你出去!”西陵越冷声道。

木槿被他吓的一再发抖,但又担心自家主子会出状况,并没有马上推出去,只是偷偷去看了沈青桐一眼。

沈青桐的心里虽然也是憋着一口闷气,最后还是深吸一口气,走上前去对木槿道:“先去睡吧,今晚我这里也不用你守夜了。”

木槿虽然还不放心,但是被西陵越的那个气势打压的,也当真是火烧了屁股一样,得了沈青桐的首肯,就如蒙大赦,屈膝福了一礼就赶紧带上门退了出去。

西陵越站在那里,只是看着沈青桐,一动不动。

沈青桐木着一张脸半天,心知横竖是躲不过了,就也不再矫情,直接咬牙上前一步,亲力亲为的替他宽衣解带。

西陵越这会儿倒是没做声。

沈青桐手下动作利落,一旦下定了决心的事情,反而是半分也不扭捏的,利落的替西陵越除去外袍,解开中衣,脱到裤子的时候她的指尖一顿,但也不过就是一瞬间的迟疑罢了,只是在这个过程中,隐晦的将视线移开了。

然后,她转身把他的衣物都挂在了屏风上,又转身去衣柜里翻找。

虽然大婚之后西陵越就没在这里留宿过,但是他的衣物沈青桐这里都有,只是因为从来就没需要,所以就被俩丫头叠好了摆在了衣柜最里面的角落里。

沈青桐翻了半天才找了件居家的浴袍给他,回头往屏风上一挂,就兀自转身坐到妆台前去打理自己半湿的头发了。

她是觉得西陵越今天的心情似乎不好,就不再故意惹他了,擦干了头发就先上床钻进了被窝里。

西陵越也是连着两个晚上几乎都没睡,这会儿有些疲惫的泡在浴桶里就半天没动,一直在闭目养神。

身后的屏风后面,他虽然一直没有回头看,但是听着那些窸窸窣窣的声响,大致也能知道沈青桐都在做什么。

而且其实沈青桐猜得不错,他今天的心情的确的不太好的,但是一开始过来的时候,他其实是想忍的,后面却还是莫名其妙的发作了。

一切,都源于傍晚时分收到的飞鸽传书。

头天夜里他叫人给陈康梁去的信有了回音,因为当时他在信上故意模糊了有些信息,并没有交代码头上的那一幕,只是随口追问沈竞那个大弟子的身份来历。

陈康梁应该也没多想,直接如实的回了。

事实上,他对自己那位同门师兄的身世来历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那是个家道中落的少年,比他拜在沈竞门下还早了三年,那时候沈竞驻守北疆,那少年也几乎是形影不离的追随,说是他练武的天赋极高,并且在军事上的才能也不俗,经常得到沈竞的夸赞,并且让他引以为豪。

陈康梁是以为他父亲和沈竞之间的交情,后来才被他收做弟子来调教的,并且他是官宦子弟,又是家中独子,父母都不舍得他远行,他人是一直都在京城的。

陈康梁说他和自己的那位师兄之前接触的也不多,只在有一年的春天,沈竞回京省亲的那三个月里见过几次。那时候,他那位师兄是跟着沈竞住在镇北将军府沈家的,后来沈竞回北疆军中的时候,他就也跟着离京了。

从那以后,尤其是在沈竞阵亡之后,他们师兄弟之间其实早就断了联络了。

好像还有人说,当年沈竞被敌军偷袭,战死的那一役太过惨烈,那个总是形影不离追随他的少年也不幸罹难了。

总之是——

自那以后,那个少年就再没有出现过。

事情的原委说到这里,都还算合情合理的,那不过就是个消失多年又无关紧要的路人罢了。

而这件事里面,真正叫西陵越警觉和介怀的——

陈康梁说,那个少年姓裴!

虽然名字很普通,但是这个姓氏和他大致的年纪综合起来,却总会给人很不好的联想。

北魏的上一任国君,自幼身体孱弱,登基以后也是常年缠绵病榻的,所以从二十多年起,北魏朝中他的兄弟们就都暴露出了狼子野心,为了防范他这些虎视眈眈兄弟,所以从北魏太子裴影夜年纪很小的时候老国主就以历练为名,将他送出了京城……

而这件事,众所周知,根本就不是秘密。

更有甚者,北魏太子游历在外的那数年之间,他的行踪一直都没有人能准确的掌握,也就是因为这样,他才得以在自己的那些叔父的围追堵截之下险险的避过许多次劫难,直至最后,突然从暗处卷土重来,迅速的夺回了北魏的半壁江山。

西陵越也知道自己只凭借这一个姓氏做出这样的揣测很牵强,可是昨天傍晚他在码头上见过那个人。

一个人的气质是要经历多年,潜移默化慢慢的打磨形成的,那个男人,第一眼给人的感觉就很强烈,十分的与众不同。

十几年前的北疆,大越和北魏的交界处,身世模糊的裴姓少年,让沈青桐念念不忘的所谓师兄……

这些所有的事情串联起来,就有一个最为匪夷所思的真相,呼之欲出。

那个人,真的就是那个人吗?

那么这个节骨眼上,他秘密潜入大越帝都附近,这就不可能只是巧合了,很值得警觉和注意。

何况——

现在最让西陵越耿耿于怀的却是沈青桐对那人明显过于袒护的言辞和表现。

以前的时候,她就有无意中表现过对北魏朝中局势不合时宜的过分关心……

其实那个到底是不是北魏太子裴影夜,他只要再等两天,等云鹏回来了,交换信息之后就基本可以确认了。

可是现在,他就是莫名其妙的心浮气躁,因为这个人的突然出现而耿耿于怀。

他本来是告诉自己,他过来沈青桐这里是要提前向她求证那人的真实身份的,可是来了之后,又发现其实他根本就不想开口问她。

至于原因——

没有原因,他也不想去细想其中的因果。

浴桶里的水,逐渐褪去了温度,西陵越过分浮躁的心情却丝毫没有被冷却平复。

他从水里起身,带起一片哗啦啦的声响,然后跨出浴桶,随手扯过挂在那里的浴袍穿上。

屋子里少了地龙,夜里倒是不冷,立在墙角的琉璃宫灯透出暖色的璀璨光芒来,整个屋子里静悄悄的。

西陵越从屏风后面走出来,再一看,床上被子底下的沈青桐就只能看到缩成了一小团的轮廓,这会儿她在被子外面就只露出一张小脸儿,赫然是已经进入梦乡了。

西陵越举步走过去。

床帐下,那个平时总是牙尖嘴利的混账丫头倒是难得的睡容宁静。

长发披散遮盖了半张脸孔,墨发如夜色流泻,越发衬得那肌肤雪白柔嫩。

卷翘的睫毛在眼底打下一小排浅浅的影子,她那模样看着,倒是难得的乖巧柔顺。

西陵越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居然就那么一动不动的站在床边,盯着他家媳妇的睡颜看了半晌。

沈青桐睡着的是真的很乖,猫儿一样,就那么小小的一团缩在那里,动也不动。

这种情况,发生在这个丫头身上,简直可以称之为离奇。

西陵越看在眼里也觉得好笑。

于是,他的唇角不禁勾起,弯身坐下,迟疑了一下,就缓缓地抬手出去,轻轻的蹭了蹭她的腮边。

手指触动落在她腮边的发丝,有点痒。

沈青桐嘤咛一声,不满的使劲抬手甩了一下。

她的真的脾气不好,这一巴掌甩出来的力度不轻。

就听啪的一声,直接拍在了西陵越的手背上。

西陵越倒是没事,却是震得她自己的手心生疼。

沈青桐吓了一跳,蹭的就弹坐起来,睡眼朦胧的一抬头——

面前的西陵越已经换了张冷脸,凉凉的道:“睡着了也不老实!”

沈青桐早就睡懵了,正呆呆的坐在那里反应呢,他已经掀开被子,翻身躺在了被窝里。

被窝里被灌进来一股凉风,沈青桐的脑子里突然清醒了几分,还在迟钝的整合记忆,就已经是觉得腰上一紧,直接被他拉倒在了怀里。

两个人身上都各自只穿了睡袍,衣襟松散。

结实紧致的和柔软滑腻的肌肤撞在一起,马上就有一种异样紧张又暧昧的情绪在这个怀抱里升温。

沈青桐睡到半途给闹醒,这时候浑身无力。

她本能的抬手撑着他的胸口想要翻身到一边,西陵越却紧紧的抱着她,手臂的力气太大,铁钳一般牢牢地禁锢,她只试着动了一下,就彻底败阵,扒他身上了。

西陵越的唇,落在她颈边,顺势去吻她。

他是故意的,力道很大。

“唉!”沈青桐低呼一声,这会儿是真醒了大半了。

她使劲的挣扎,试着想要抬头去看他的脸,可是被抱的太紧了,根本动不了,挣扎无果,就听西陵越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你就这么不愿意亲近本王?”他问。

沈青桐一直都不是很清醒,隐隐的却像是听到了他言语间夹杂的一点叹息声。

她只当是自己听错了,无奈道:“王爷您——”这是何苦呢?

明明维持着表面上的和气就很好,何苦非要跨越雷池,来给彼此尴尬的添堵呢?

西陵越想都能想到她要说的话,一口闷气又瞬间顶上来,他懒得再理,干脆眼一闭,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直接封住了她的嘴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