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沈青桐,看着我!/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青桐被他堵的一口气上不来,顷刻之间,人是真的完全清醒过来了。

他身上那件宽袍,根本就形不成任何的障碍。

两个人,肌肤相贴。

西陵越的手,摸到她腰侧,沈青桐下意识的踢腾挣扎,脸色涨红,神情恐慌。

西陵越不经意的瞥见她的神情,一直压抑沉郁的心情却突然莫名的好转了几分。

其实,他并不是有多反感她的坏脾气,和有时候和他怒目圆瞪,据理力争的那些叛逆的行径,只是没见见她伪装的一本正经或是间或的气势凌人的和他公事公办的谈条件讲道理的时候,心里才回莫名的堵得慌。

这会儿沈青桐又破了功。

相形之下,头天晚上在客栈里第一次肌肤相亲的时候她都没有这么激烈的反应,西陵越想,那大约就只是隐在黑暗中的自欺欺人吧?

于是,十分恶劣的,他的大掌开始肆无忌惮的在她身上游走。

沈青桐被他吻得喘不上气来,再一感觉到他手掌火热烙印在她肌肤上的那种灼人的温度,顿时脸就憋得通红,眼睛惊恐无措的瞪得老大。

她使劲的试图推开了他。

西陵越却扣紧十指,将她的那只手按在了枕侧。

而他的力气,又恰恰是她无法撼动的。

而事实上西陵越的猜测也没错,头天夜里沈青桐之所以那么坦然,其中一则是无能为力,二来——

自欺欺人的成分也是占的很大的。

如今人在灯光下,她能看到这男人的脸和他的每一个眼神动作,几乎是窘迫的无地自容。

“王爷,放下床帐好不好?”不得已,她喘息之余只能低声下气的求他。

“怎么?”西陵越挑高了眉头看她,眼底带了点揶揄又妖冶的笑。

暖色的灯光之下,他的五官更加俊美出色,可就是唇角这一点明显是不怀好意的笑刺激着,让沈青桐连半点旖旎的心思都起不了。

这个混蛋啊,他分明就是故意的。

“我——”沈青桐气疯了,又不好嚎啕大哭,勉强张了张嘴,可是对上他不怀好意的眼神就跟着泄了气,最后只能满脸通红的咬住了嘴唇。

这表情,多少是有点视死如归了。

西陵越皱眉,心里又是莫名的一门。

于是再次俯首吻下来的时候,他就恶意的在她唇上咬了一口。

没见血,却是真的痛。

“呜!”沈青桐痛呼一声,也是怒了,抬脚又去踢他。

他却早有准备,直接强行把她的腿给压下了。

两个人,纠缠在一起,不同于前一晚的手忙脚乱和仓促,他有了足够的时间和耐心,来细品怀里这具温软的身体所有的美好。

他的力气很大,几度失控,沈青桐有时候甚至会觉得自己要被他掐死在怀里了。

开始的时候,痛了她还挣扎,后面干脆就连还手的力气也没有了。

身体碰撞,肢体缠绕,他的汗水滴滴滚落,碎裂在她的皮肤上。

西陵越其实一直有注意怀里这女子的一举一动,她是有挣扎反抗,而且她的眼里也的确是没有他,但也应该不会是还留着别人。

因为她虽然是在抗拒和他之间的亲近,但却也不见得就是有多失落或痛悔。

她没有想着守身如玉,还要把这身子留给别的什么人,只不过她的眼里心里却也一直都没有他而已。

心头上,因为裴影夜的事而笼罩上来的那一层阴霾似是慢慢的散了些许,但也只是一瞬间,就又被更加厚重的乌云覆盖——

西陵越也从没想过,有朝一日,他会为了这种事情而和一个女人斤斤计较。

他的心,是要用来承载大事的,只要她不背叛,不触动他的底线,他根本就无暇分心他顾,他一直以为,只要她肯安分的呆在他身边就好。

可是他的王妃,这个全天底下最应该和他亲密无间的人,她的心里,居然都没有放着他的?!

“沈青桐!”他的手指缓慢的摩挲着她被汗湿了的鬓角,声音带一丝沙哑的颤抖,“看着我!”

沈青桐整个脑子里混沌无力,迷迷蒙蒙中听到他的声音,缓慢的睁开眼睛。

他的面孔,染了一层薄红,很近距离的逼视她的目光,五官深刻俊美,素来冷傲幽深的瞳孔里闪动着灼热的火光。

沈青桐突然觉得自己有点不认识他,但在潜意识里却能清楚的认知到这个人的存在。

这一夜,浮浮沉沉,记忆时而清晰又时而恍惚。

沈青桐都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入睡的,总之第二天听到身边的动静睁开眼的时候,就见西陵越正背对着她坐在床沿上穿衣裳。

她浑身酸痛乏力,根本就不想动,刚想闭上眼继续装睡——

却不知道西陵越背后是不是长了眼睛,他穿好了靴子,站起来,突然扭头看过来一眼。

这一刻,他为了看她的笑话了,就又恢复了平时那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脸。

两个人的目光,不期然撞在一起。

沈青桐当场就认命了,撑着身子爬起来,翻到和被褥搅在一起的衫子套上,心里又把这人骂了一通——

他自己得早起上朝,就也见不得别人睡了?什么人呢这是!

她慢吞吞的爬下床。

因为昨夜西陵越在这里留宿,木槿和蒹葭那几个丫头几乎是整夜待命,高度紧张的等在隔壁的屋子里,唯恐主子们夜里会有什么需要,这一大早的,更是老早就打好了热水守在门口了。

沈青桐瞧一眼映在窗纸上的人影,道:“进来吧!”

“是!”木槿应了声。

蒹葭捧着床单,推开房门。

木槿埋头快走过去,把盛了温水的脸盆换到盆架上。

西陵越走过去。

她忙垂下头,后退了一步。

沈青桐恰好看见了,就道:“早膳准备好了吗?我饿了!”

木槿知道她这是替自己解围,感激之余,赶紧道:“奴婢这就去催!”

说完就转身,一溜烟的跑了。

这边蒹葭也是屏息敛气,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埋头整理床铺,可是掀开被子,看到下面光洁一片的床单时,脸色突然刷的一白,瑟瑟发抖。

沈青桐坐在妆镜前瞟了眼呆如木鸡的蒹葭,心里一时困惑,就起身走了过去,随口问道:“怎么了?”

蒹葭捏着被角的手还在隐隐发抖,脸上神情惊骇,一丝的血色也无。

沈青桐狐疑的撩开被子看了眼,还是不得要领,拧眉想了想方才茅塞顿开。

她和西陵越之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是其他的任何人都不知道。

虽然她自己是不当回事的,但是想着柳雪意那些人时时盯着,到底也是不能留下任何可乘之机在外面的。

沈青桐撇撇嘴,一脸无所谓的表情,转身从床头的针线筐里取了剪刀在食指上划了一道口子。

彼时西陵越正在外间洗脸。

蒹葭几乎是吓的魂飞魄散,用一种见鬼一般的眼神看了沈青桐一眼,就仓惶回头去看西陵越。

沈青桐却是镇定自如,从伤口处挤出几滴血抹在了床单上。

这屋子虽然不小,但是同在一个屋檐下,沈青桐还没避讳,西陵越自然也不是瞎子。

他净脸之后就又转身走了过来。

蒹葭脸色惨白,几乎随时都要昏倒,当即就是腿一软,匍匐在了地上。

看着沈青桐那一脸无所谓的表情,西陵越却竟然也什么都没说,只是讥诮的由鼻息间哼出一声冷笑,然后就转身取过挂在屏风上的衣袍穿戴。

沈青桐也不管他,没事人似的去妆台的抽屉里找了金疮药出来,抹在伤口上止血,抬头见蒹葭还浑身虚软的跪在地上,就道:“赶紧收拾了吧,去看看木槿她们到底在干吗?我饿死了!”

蒹葭的脑子里浑浑噩噩的,还是害怕的想哭。

她倒是没往沈青桐遭劫的那件事上想,可——

她家小姐没有落红!还是当着王爷的面做了这样的手脚,最神奇的是——

王爷居然也没追究。

这——

太诡异,也太可怕了!

这么大一个把柄被王爷拿在手里,他——

这不会是觉得丢人,表面上没有发怒,随后别是就要将他们主仆两个料理了遮丑吧?

蒹葭越想越觉得很有这种可能,几乎是强忍着嚎啕大哭的冲动,爬起来,去把床上脏了的床单换下来,又抖着手整理好床铺,抱着那条染血的床单走了出去。

西陵越有条不紊的取过外袍穿上,回头,却见沈青桐还懒懒的坐在妆台前披头散发,有一下没一下的梳理头发,眉头就忍不住的拧了起来。

这男人的气势很强,哪怕是不说话,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你,也够有压力的。

沈青桐有所感觉,挑眉看过来一眼,见他正摆着一张死人脸盯着自己,心里叹了口气,面上还是很顺从的站起来,屈膝福了一礼,敷衍道:“妾身恭送王爷!”

她的膝盖弯下去,等着这尊大佛拂袖而去。

却不想那人居然稳稳地站着没动。

沈青桐等了片刻,不由狐疑的抬头,还在诧异的时候,外面木槿就小心翼翼的敲门道:“王妃,早膳送过来了!”

“哦!摆上吧!”沈青桐道,见西陵越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心里就越发不耐烦。只是她这个人,是分得清楚形势的,很识时务,当然不会和他对着干,于是就很是敷衍的扯出一个笑容来,“早膳准备好了,王爷不急着走的话,就一起用吧!”

说完,就耷拉着一双绣鞋慢吞吞的往外走。

蒹葭被吓跑了之后就再也不敢进来了,木槿带着两个厨娘刚好迎接着从外面进来,发现西陵越还在这里滞留不去,一颗心顿时就又提到了嗓子眼,使劲低着头不敢去看他。

两个婆子匆匆进来把饭菜摆在外屋的圆桌上。

沈青桐往那桌旁一坐,取过一只瓷碗,伸手就要取汤匙。

她坐的随意,平时一大早屋子里也没外人就没有约束,身上袍子的一角散落在地,从西陵越的角度看过去,恰是可见那一截玉质般细腻修长的小腿若隐若现。

想着晚上两人在床笫之间的纠葛,西陵越就觉得心头燥热,再看那女人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浑身上下就开始冒黑烟。

他随手扯过一件外衫走过去,兜头扔给沈青桐,冷声道:“把衣服穿上!”

衣角落在桌上的汤碗里,这顿饭自然是没办法心平气和的继续吃了。

沈青桐的脾气本来这一大早就都是强忍着的,这会儿就忍无可忍狠狠的怒了。

她抓着衣服,霍的站起来,一时间也再忍,抓着手里的瓷碗砰地一声就砸在了西陵越的面前,怒骂道:“一大早的,你有病啊!”

堂堂昭王殿下,金尊玉贵,几时被人指着鼻子这样的叫骂过?

汤汁溅出来,落了一片在西陵越的袍角上。

西陵越低头看了眼,一张脸瞬时黑成了锅底灰。

木槿觉得她最近这胆子大概是被蒹葭传染了,当时就没撑住,扑通一声就仓惶的跪下了。

沈青桐一个碗摔出去,看到西陵越的脸,本来是下意识的心虚了一下,但她也是有脾气的,随后一想,干脆就破罐破摔了。

她梗着脖子,也是怒气冲冲的盯着西陵越,半分气势也不让。

而这一眼,更是火上浇油。

西陵越额角的青筋在跳,可是跳了半天,却赫然发现好像也没太有办法泄愤,于是就盯着他家王妃,恶狠狠的道:“沈青桐,别忘了,你是昭王妃,平时应该怎样着装和礼仪这些还得需要本王再来教你吗?”

沈青桐这才知道他又是抽得哪门子的风。

她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

“这里是我自己的卧房——”你不爱看你滚!

也是受够了这混蛋的臭脾气,沈青桐直接冷冷的顶回去,心里又忍无可忍的咆哮了一句——

没事找茬,你这是有病吧?

木槿跪在旁边,也不敢劝,直想晕倒了一了百了。

“你说什么?”西陵越是真没想到她会死不悔改的和自己叫板,当场就也是怒了,咬牙切齿的就要骂。

“我今天没招惹你吧?”沈青桐恼怒的反问,冷冷的讽笑出声:“王爷你心情不好,大可以不往这里来找晦气,这么三番两次的和我为难个什么劲儿?反正我是不会哄着你顺着你的,这么闹下去,就是双方不讨好。你要寻人奉承你,去找柳氏好了。”

就知道不能跟他回来,别的都还可以姑且不论,就只冲着这人的臭脾气——

真的是有多远就要躲多远。

西陵越也是被她惹毛了,脸色瞬间又黑了三度。

眼见着他眼睛一瞪,像是要动手,情急之下,木槿的胆气突然就又都回来了。

她匆忙的爬过去,挡在沈青桐和西陵越中间,诚恳的磕了个头道:“王爷,王妃前面才刚受了惊吓,情绪不怎么稳的,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不要和她一般见识。”

说着,就是眼圈通红,好像随时准备替沈青桐挡他一脚的悲壮表情。

这一出苦情戏演得……

西陵越看着这丫头的表情,几乎都要觉得自己十恶不赦了。

可是好歹——

他不能真动手把自己的王妃给打了吧?

反正是一大早生一肚子气的气。

沈青桐就是梗着脖子,一点儿服软的迹象也没有。

昭王殿下觉得这么耗着很没面子,冷着脸又瞪了她一眼,甩袖而去啊!

看着他一阵风一样的卷了出去,前一刻还以为要挨一脚的木槿还有点没反应过来,扭头视线追逐着他的背影,喃喃道:“王爷他——”

发了那么大的脾气,最后只是干打雷啊?

这不对啊!太不符合他们家王爷雷厉风行的出事作风了。

“莫名其妙!”沈青桐也是一肚子气,才不管他,一屁股坐回了桌旁,重新拿了个碗,再盛汤:“不用管他!”

她生着闷气,饭倒是吃得不少,倒是真的完全不把西陵越当回事的。

木槿几次想开口说点什么,可是看着她的脸色,都只能作罢,只是小心翼翼的把地上的碎瓷片收拾了,又擦干净了地砖就退出去了。

王爷和王妃终于圆房了,阖府上下都跟着松了口气,一夜之间,消息迅速的就散开了。

陆贤妃留在这里的嬷嬷尤其高兴啊——

终于功德圆满,可以不用提心吊胆的留在这里看昭王殿下的冷脸了,熬了快一年,终于熬出头了,简直就要喜极而泣啊。

那嬷嬷欢天喜地的过来。

蒹葭心虚的厉害,闷声不响的把已经整理折叠好的床单交出去。

那嬷嬷收了东西,就更是欢天喜地的回宫复命去了。

虽然这天西陵越出门的时候脸色不大好,但是他们家王爷的脸色从来就没好过,所以阖府上下,包括周管家在内,谁都没多想,把他送出了门,一家子都喜气洋洋的。

当然了,和谐喜庆的气氛不可能渲染到昭王府的每一个角落,总有不协调的地方,而这个所谓不协调的地方——

就是柳雪意那里了。

昨夜西陵越去了沈青桐那里的时候,她马上就知道了。

因为之前他们两个有过两次不欢而散的经历,柳雪意当时就安慰自己,在等着后续。

可是这一夜下来,却是正儿八经的尘埃落定了。

一睁眼没睡,这时候柳雪意的脸色就暗沉的有些可怕,她一动不动的坐在窗前,眼底神色冰冷。

灵芝在院子里打了几个转儿,最后终于鼓足了勇气推门走了进来,小声的道:“小姐,贤妃娘娘留在府里的嬷嬷已经回去了。”

话说完,她就使劲的把头垂得更低,就只等着柳雪意发作了。

不想等了半天,却是半点动静也没有。

灵芝心里忐忑不安,缓缓地抬起了头,就见柳雪意还是面无表情的看着院子外面。

她额头上缠了绷带,脸色苍白,再加上那种明显不怎么自然的怨毒的表情,就让她此时的状态看上去分外的恐怖骇人。

灵芝心里打了个哆嗦,试探着,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小姐,您……还好吗?”

柳雪意闻言,霍的扭头看过来。

她的眼底厉色很重,盯着灵芝,恶狠狠道:“你说我好吗?你看我这个样子,像是好的吗?”

西陵越把沈青桐又找回来了,这样还不算,并且两人之间,也终于是有了夫妻之实了。

偏偏这个节骨眼上,她又被陆贤妃狠狠的训斥了,处境堪忧……

这种情况下,柳雪意不担心紧张,那才不对呢。

“她毕竟是昭王妃……”灵芝很小声的说道,“而且贤妃娘娘那里,也就是一时的脾气,她毕竟也是培养了小姐这么长时间,可见她还是很看重您的,小姐您也先不要灰心,回头再哄一哄她,等娘娘气消了也就好了。总归您和娘娘之间,可要比王妃和她之间亲近的多了。”

柳雪意闻言,也没受到多少的激励。

她恹恹的抬头看了灵芝一眼,自嘲道:“我又何尝不知道我只是她手里的一颗棋子,可是——”

可是眼前的局面怎么就会成了这个样子了?这和一开始陆贤妃和她说的完全不一样,也和她自己期待的完全不一样。

说是侧妃,可是从头到尾,西陵越就没碰过她,甚至于她进王府这么久了,他都还从来还不曾踏进她的院子来。

其实陆贤妃是否放弃她,她压根就不在乎,但是——

在西陵越完全不把她当回事的情况下,陆贤妃那里的关系,反而成了救命的稻草了。

这么一想,柳雪意到底也是不甘心就这么自暴自弃的。

她擦了把眼角的湿痕,站起来:“给我梳妆,我要进宫!”

西陵越那边,她不敢随便的轻举妄动,那么至少——

要把陆贤妃那边的关系先争取回来。

柳雪意打起精神,又进了宫。

木槿得了消息,本来是想跟沈青桐说一声的,可是沈青桐用完早膳之后就又睡了。

木槿想着她对柳雪意的事情向来不在乎的,就也搁置不提了。

沈青桐睡到中午才醒,这一觉睡下去,总算是把连着几天的疲乏都解了。

下午没什么事,她才打听起她不在的那一天两夜昭王府里的情况。

木槿把事情的经过都一五一十的说了。

沈青桐趴在榻上,听得倒是漫不经心。

“当时皇后娘娘虽是走了,但是心里肯定是没有全信的。”木槿道,看一眼她的脸色,忧虑道:

“而且从王妃您被刺客劫持了之后,这两天京城里就到处都在议论。”

沈青桐笑了笑,一副全然不在意的模样,又翻身坐起来:“随便他们说什么吧,拿不到真凭实据,过阵子这流言自然也就会淡了的。”

“也只能是这么想了!”木槿叹了口气。

沈青桐拿过她手里正在绣的花绷子,自己走了两针,一边却又突然问道:“不过……你说那期间大伯母过来探望过?”

“是!”木槿回道:“当时是周管家去打发了的,说是老夫人听说您受惊生病了,才叫大夫人过来看望的!”

沈青桐撇撇嘴,轻笑:“他们真是有心!”

木槿看她脸上表情就知道她是言不由衷,可一时又猜不透她具体的心思,就只狐疑的看着她:“小姐……”

“没事!”沈青桐还是云淡风轻的缓缓笑道:“就是想一想,我也有些日子没见他们了,怪想的,回头哪天抽个空,回去看看啊!”

大夫人会那么听话,替老夫人来探望她?

她才不信呢!

而且陈皇后的为人也算严密谨慎的,手上无凭无据的,她会突然冒险来昭王府闹?

怎么想,都不对劲啊!

沈青桐思忖着,就是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木槿不解其意,朝她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沈青桐却是什么也没说,只冲她露出一个笑容作罢。

大夫人,陈皇后,还有柳雪意是吗?她沈青桐虽然没什么兴趣和她们争锋斗法,但好歹也不是随便任人搓扁揉圆了欺负的主儿啊。

一个下午,主仆两个就坐在屋子里绣花,时间过得平静又和谐。

本来早上那会儿西陵越甩袖而去,沈青桐独自生了半天的闷气,以为他不会再来了,晚上沐浴之后正百无聊赖的站在内外两屋的雕花门底下逗着红眉说话,一边等着蒹葭铺床,冷不丁身后一阵冷风袭来。

回头,却见西陵越已经冷面神一样的站在门口了。

这会儿都要睡觉了,沈青桐身上又是一件宽大的浴袍。

看到她身上装束,西陵越脸色就又在瞬间变了,直接黑成了锅底灰。

这个女人,当真是屡教不改。

沈青桐瞧见他的脸色,也只觉得头疼不已。

蒹葭转身看过来,立刻就趴地上了:“见过王爷!”

“滚!”西陵越从牙缝里吐出一个字。

蒹葭爬起头,头也不回的就跑了。

屋子里就又剩下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沈青桐面上神色十分坦然,明显半点也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啊。

西陵越气闷不已,脸色就越发的阴沉了。

沈青桐看他一眼,西陵越正待要发作,那可恶的女人却没事人似的一转身就进了里屋,干脆利落的把他晾在外面了。

西陵越一口气顶在胸口散不出去,顺手抄起红眉的鸟笼子,推开门丢了出去:“把这只笨鸟给本王扔出去,不许它再出现在本王的视线之内,再有下一次,本王就把它扔到厨房去炖汤。”

木槿本来正要过来继续铺床,这时候也不敢进来了,赶紧抢了红眉在手:“是,王爷!”

这人又是抽的什么风?居然跟只连话都说不利索的鹦鹉较上劲了。

沈青桐在屋子里听了这动静,的心里也被他给挤兑出了火气,连脸色都懒得维持,只就阴沉着一张脸,扭头盯着他的背影看。

西陵越回头看来的时候,恰是对上她阴云密布的面孔。

他先是愣了一下,似乎极不适应这女人不加掩饰的情绪流露,眉头就下意识的皱了一下。

沈青桐只觉得是他那唯我独尊的脾气又上来了。

这会儿她自己都姑且一肚子的火,更没心思去应付他,干脆就自己转身进了里面的卧房。

西陵越被晾在那里,心里的火气更是一拱一拱的往上冒,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还说是一咬牙,也跟着走了进去。

他进去的时候,正好迎着沈青桐从屏风后面出来。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她已经穿戴妥当,三层衣物,一丝不苟的把自己从下巴往下的部位全都包裹的严严实实。

眼瞅着这就要二更了,西陵越瞧见她的装束,先是一愣,随后脸色就阴沉的更加难看了起来。

------题外话------

宝贝儿们,圣诞快乐,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