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王妃有了?/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刚回来就被她堵住了,云鹏心里也是苦不堪言。—

云鹏面上表情严肃又沉稳。

沈青桐看了他一眼,笑道:“王爷去衙门了!”

云鹏的身份只是个侍卫,西陵越做的又不是偷偷摸摸暗中去勾结北魏方面的勾当,所以虽然云鹏挑大梁的,当时真正以使节身份前往北魏的还是朝中正经有编制的官员。

那位官员去找西陵越复命,然后进宫觐见皇帝了。

云鹏要不是先回来送行李,这会儿自然也是要先去给西陵越复命的,他当然知道这个时间西陵越不可能在府里的。

王妃这么拐弯抹角的……

云鹏的嘴角隐晦的抽搐了一下,暗暗提了口气,还是恭敬的拱手道:“属下过去北魏的时候不凑巧,那阵子正赶上是北魏太后的死祭,北魏太子年后就去了太后的祖籍,重新整修陵寝,所以属下等人就只见了北魏的摄政王!”

前几天裴影夜才刚出现在这帝京附近,沈青桐当然知道他在那期间不可能在北魏的国都之内。

她也不点破,倒是有些诧异的:“王爷当时不是交代你把人送给北魏的太子殿下吗?那——”

既然她问了,云鹏就不能不答,于是道:“人是交给了摄政王了。”

“哦?”这个跟西陵越的预期是有偏差的,沈青桐皱眉:“他怎么说?”

“摄政王很感激殿下出面,帮他们拿下了朝中叛臣,亲自休书致谢,同时还准备了丰厚的礼物让转呈陛下和咱们王爷。给王爷的礼物属下直接带回来了,王妃要过目吗?”云鹏道。

“那就算了,你交给柳氏处理就是!”沈青桐对那些东西不感兴趣,只做漫不经心的问道:“那么那个梁王,北魏的摄政王是怎么处置的?”

“犯上作乱,本来就是抄家灭族的重罪,摄政王下令将其贬为庶人,并且赐死了!”云鹏道。

而有些事,将要发生的都不算秘密,他偷偷抬眸,拿眼角的余光看了沈青桐一眼,然后再度开口,正色道:“北魏的摄政王十分感激陛下和咱们王爷的援手,已经递交了国书,呈送陛下,近期——他应该会亲自过来,一则当面跟陛下道谢二来——大约也是个示好的意思!”

前面的二十多年,两国的边境上一直断断续续的不太平,这一次,如果真能借着这个契机,彻底的化干戈为玉帛,彼此握手言和,倒也是不错的。

只是这个消息来得还是有些突然,沈青桐不由的微愣。

她抬头,看向了云鹏。

云鹏道:“北魏朝中一直都是这样,因为这些年摄政王的势力根深蒂固,而当时又是赶在他要登基为帝的时候太子才回朝……虽然按理来说,北魏太子才是皇室正统,可是摄政王的拥护者却并不服气,这几年双方一直都在较劲。也就是因为这样,北魏太子也一直没有登基。他们双方,现在说是各自为政的,所以——摄政王的行踪,其实是不受到太子支配的!”

所以,大越这边,他也才可以说来就来。

“原来如此!”沈青桐略略颔首,有所了悟,心里同时却不免琢磨起裴影夜有关的事情来了。

西陵越说,之前皇帝和裴影夜之间早就有书信往来。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一次,裴影夜借故避开大越的使臣不见,故意给摄政王创造了和大越交好的机会的话……

那么,北魏摄政王这一次的行程就极有可能也是在他的计划之中的。

是他故意把那个人引到大越来的吗?

如果他跟皇帝之间真的有来往的话,那么这一次摄政王前来——

可能就没那么容易全身而退了吧?

所以,之前他现身京城附近,难道就是为了秘密来拜访皇帝的吗?

这么想,倒是能解释的了和他所作所为有关的一切线索了,只是——

事情的真相真是这样子的吗?

沈青桐想着,就不免失神。

云鹏见她走神,等了片刻,就是着开口道:“王妃?您还有别的什么吩咐吗?如果没事的话,那属下就先行告退了。”

“哦!”沈青桐的思绪被打断,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没什么事了,你去忙吧!”

“属下告退!”云鹏拱手退下。

蒹葭端了点心过来,放在桌子上:“北魏的摄政王要来吗?奴婢之前有听过传说,据说那个人长的身材魁梧又满脸凶相,很可怕的!”

沈青桐对这个人的长相倒是不怎么感兴趣,忍俊不禁道:“你听谁说的?”

“以前在将军府的时候,负责采买的陈二很好打听这些,他说是听去北魏做生意的货商说的。”蒹葭道:“那个人,连北魏的皇帝陛下都怕他呢,想想也应该是个十分利害的人物。”

蒹葭的思维简单,在她的印象里,皇帝大概都是像大越的这位皇帝陛下一样,威严十足,高高在上。

而北魏的摄政王,却是位能凌驾于帝王之上的人物?想想就觉得不是什么善类吧。

沈青桐也懒得跟她细说什么。

刚好佩兰过来给红眉添水,也跟着开口道:“那位摄政王的长相奴婢倒是不确定,不过之前有和大老爷偶尔派遣回京的信使聊过,据说北魏的这位摄政王手腕是相当了得的,只是有些过分的偏好颜色了。”

蒹葭也来了兴致:“这么说的?位高权重的亲王,就算妻妾成群也不为过吧?”

佩兰就有点尴尬了,不好意思的看了沈青桐一眼,见沈青桐并没有在意,这才又开口说道:“据说他连北魏皇帝的妃子都不放过呢。早几年,北魏的宫廷新进了一批姿色不俗的舞娘,其中有一个被北魏的皇帝纳了,后来没没几个月就暴病而亡了,可是没多多久,就有人发现摄政王新纳的一房小妾和之前暴毙的妃子极为相像呢,都说是摄政王使手段从宫里偷出来的。”

蒹葭暗暗咂舌:“也许就只是长得像呢。”

“不是的!”佩兰摇头:“是那个女子不甘心被霸占,假意屈从,后来趁着一次宫中宴会的机会跟着混进来宫里,大庭广众的喊冤,道是摄政王色迷心窍,强占了她。据说那天满朝武在场,闹了很大的笑话呢!”

这种事,发生在私底下就算了。

可双方但是人是皇帝和摄政王,又闹到了大庭广众之下,这简直就是北魏王庭里的一场天大的笑话。

“还有这种事啊?”蒹葭唏嘘不已:“那后来呢?北魏的皇帝——”

如果这件事是真的,那可是比戴绿帽子更叫人难以接受的。

“又不是光彩的事!”佩兰道:“北魏皇帝要是追究了,那不就等于是当众承认被摄政王霸占了女人,戴了绿帽子吗?何况他本身又是受制摄政王的。”

沈青桐只是听着,一直的没做声。

这会儿就连木槿都忍不住的凑了过来道:“那最后呢?那个女人……”

“能得什么好下场?”佩兰的脸色微微的变了,“都说那位摄政王最是残暴,翻脸无情的,那女子被他活生生的剥下了人皮,丢到了猎犬群里去了。那件事,明明是有猫腻的,可是最后就是不了了之,再没有人敢提了。”

蒹葭的胆子小,忍不住的就微微的白了脸:“真可怜……”

“这也只是其一罢了。”佩兰道:“据说这位摄政王强抢民女的事情都少做,只是他位高权重,在北魏朝中又是只手遮天的,就没人能管,最后都只能含糊着作罢了!”

几个丫头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

沈青桐对这事儿没多少兴趣,就也没再用心去听。

这天之后,西陵越礼部方面果然很快就收到皇帝的口谕,开始着手准备迎接北魏摄政王进京的有关事宜了。

沈青桐这阵子没什么事,自从被西陵越强行带回来之后她心里就一直都有点生闷气,所以也就什么精神管别的,大有点儿混日子的意思。

一晃大半个月,最近这几天木槿和佩兰背地里就开始嘀嘀咕咕的了,有时候躲在角落里小声的说话,又会来偷瞄沈青桐。

沈青桐本来也没当回事,但是这天刚从花园里散步回来,进门就见那俩丫头又凑在一起嘀咕什么,间或的还指指点点的。

沈青桐忍不住的问道:“你们做什么呢?这两天怎么都偷偷摸摸,阴阳怪气的?”

两个丫头本来正在小声的说话呢,都没察觉她回来,骤然听到她的声音,就是被吓了一跳,心虚是的赶紧道:“没!没什么!”

这话说着,却也不走,还是站在一起,私底下互相不断的交换神色。

沈青桐起初也没当回事,走到桌旁自己倒了杯水,不经意的一抬头,就见那俩丫头还是你撞我一下,我撞你一下,不断的在推诿什么。

“到底什么事儿?有话直说!”沈青桐就不太喜欢拐弯抹角。

木槿又推了佩兰一下。

佩兰虽然只比木槿大一岁,但是她以前是跟着大夫人的,经历的事情要比木槿多,所以相对的脸皮也没那么薄。

犹豫了一下,佩兰还是挪过来,面色有些不自在的小心翼翼的问道:“王妃,最近晚上一直都宿在这啊!”

沈青桐听见这事儿就气闷,脸色瞬间就不怎么好看了。

西陵越每天都来,不是瞎子都看得到!

她也懒得答应。

佩兰还是有点纠结,捏着衣角又再挣扎会儿,方才继续试探着开口:“那……王妃您最近是不是跟王爷说说……让……让他节制一些!”

沈青桐也没多想,就是乍一听,觉得这话怪怪的——

我让他干嘛干嘛?这丫头是吃错药了吧?天下这么大,哪里轮得着我去让他怎么样的?

沈青桐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低头喝了口水。

佩兰也是脸憋得通红,见她还是没事人似的就急了,于是也豁出去了,脱口强调道:“奴婢是说房事!”

沈青桐一口刚含进嘴里,闻言就直接喷了,吐了自己和佩兰一身。

“哎!王妃!”木槿赶紧冲过来,两个人,一个帮她拍背,一个拿帕子给她擦衣裳上的水渍。

“王妃,您没呛着吧?”木槿担忧的道。

沈青桐这会儿脸都给了,可是对着俩丫头,却不知道说啥。

佩兰说完,其实三个人就集体的尴尬了。

沈青桐的面色纠结。

木槿看在眼里,就忍不住的道:“王妃您的小日子这次有拖了十几天都没来吧?要不要……叫大夫过来诊一诊,奴婢是想着……”

毕竟王爷最近挺有病的,一天不落的往这边跑啊,几个丫头虽然不敢听他的墙角,但是早上过来收拾换床单的时候——

她们眼睛都没瞎啊。

沈青桐的小日子本来都是挺准时的,偏偏这次回府之后就再没来过,算日子,眼见着就过了快十天了,俩丫头又都没经历过这种事,只是一知半解的,再想想她们家王爷那没轻没重的,就实在是不能不开口了。

沈青桐哪里想到为了她的小日子,这俩丫头心里会唱了这么一出大戏,顿时也就尴尬了。

她拿了帕子擦嘴。

佩兰担忧的道:“王爷他老是没轻没重的……”

床上的事儿她们没看见就不多说了,可是木槿亲眼所见,沈青桐可是被他在马车上直接撂倒过的。

以前的时候,摔就摔了,反正那是他媳妇,又不用别人心疼,可是现在——

万一沈青桐有了,再被他摔一次,那就非得要酿成人间惨剧不成。

木槿死死的捏着手里的帕子,越想越是不放心,紧张的道:“王妃,还是找大夫先过来诊脉确认下吧!”

说着,就要往外走。

沈青桐一把把她拽回来,即使再尴尬,也只能是打马虎眼道:“应该不是的!上回我在外面的那两天,受了点儿凉。”

“可是——”事关人命,在这件事上,俩丫头还是很谨慎的。

沈青桐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道:“要真是有了,不是都还会有些别的症状吗?我这什么感觉也没有呢。还是别一惊一乍的了,本来这王府就有无数的人盯着,容易招惹是非。”

西陵越现在膝下无子,不仅是陆贤妃十分在意他府里,就连陈皇后和东宫太子都眼巴巴的盯着呢,如果真是谎报了军情,也的确是指不定就会惹出什么风波来了。

两个丫头互相对望一眼。

沈青桐感激拍着肚皮保证:“真的没有!”

木槿赶紧按下她的手,不满的嘟囔道:“不找大夫就先不找大夫,可是王妃您也被打啊,这万一要是有了呢?”

说着,就还是满脸狐疑不信任的盯着她的肚子打量。

沈青桐知道多说无益,干脆就闭嘴了。

还好西陵越那臭脾气,丫头们都不敢近他的身,更别提主动和他搭讪说话了,要不然这事儿指定不能这么完。

沈青桐就是不让找大夫,俩丫头也不好自作主张,只是接下来的日子里,只要西陵越过来,俩人看他的眼神就都跟防贼一样。

沈青桐十分的头疼。

好在她俩都不敢往西陵越跟前凑,而西陵越又是眼高于顶,不会主动去注意她的贴身丫头是不是鬼鬼祟祟的,倒是暂时的相安无事。

转眼又是十多天,沈青桐的小日子一直没来,但是她是真的没有出现任何孕妇会有的其他症状,俩丫头每天都还是提心吊胆的。

北魏方面,摄政王来访的日子大致的定在了四月初。

三月十七,是陆贤妃的生辰。

陆贤妃虽然已在妃位上了,在宫里地位稳固,但是毕竟不是很得宠,并且今年她四十二岁,又不是整寿,再加上宫里要准备迎接北魏使团的大事,也不怎么顾得上,所以她今年的生辰就没有大办。

只是不大办归着不大办,这个生辰却总是要正经过的。

最起码——

自己人得过去拜寿,顺带着一起吃个团圆饭的。

西陵越要去衙门,一早上朝之后就没回来,沈青桐这天也没贪睡,天亮了就带着准备好的礼物出门了。

柳雪意最近的心情不好,脸色看上去也显得分外憔悴。

沈青桐虽然还是和以前一样,看着单薄又有点瘦弱的模样,但是和她站在一起,高下立判。

“王妃!”柳雪意早来一步,屈膝行礼。

沈青桐径自走过去,稍稍侧目看了她一眼,故意的道:“看着气色不太好,你是不舒服吗?”

柳雪意咬着牙才没叫自己发作,勉强扯出一个笑容道:“不劳王妃亲问,没什么事,就是昨儿个夜里没太睡好!”

沈青桐本来就从来不把她看在眼里,而这种看不上,她又不屑于隐藏,总是当面表现出来,再就没看她一眼,直接出门上了马车。

她就是不屑于和柳雪意做表面功夫,也不邀她同行,是以虽然只有两个人出门,周管家那里还是备了两辆马车。

侍卫护卫着马车缓缓出了巷子,抵达宫门外的时候时间尚早。

沈青桐和柳雪意彼此也不说话,一前一后的上了轿子。

不过这阵子刚好赶上从御花园通往永宁宫的那段路在重新铺设,没办法行人,抬轿子的小太监就在连贯一处人工湖面的桥头上停了下来。

“王妃,侧妃娘娘,真是对不住,往贤妃娘娘宫里去的那条路正在重修,这会儿走不了人,要过去,最近的路就是从这桥上走了,可是这桥面太窄,也不过不了轿子,两位娘娘受累,您看……”小太监不好意思的道。

木槿问道:“这还有多远?”

“过了桥,右拐,走到尽头去,就能看到永宁宫了!”小太监道:“奴才给王妃引路!”

沈青桐抬眸看了眼。

那湖面上是个拱桥,一眼看去,却是见不到对面的。

柳雪意没什么精神,上前一步道:“我认得路的!”

最近她仍是每天进宫来的,这两天往来的时候都走得这座桥。

沈青桐于是就对那小太监道:“那就不用你引路了,我们自己过去!”

“是!王妃慢走!”小太监也不勉强,挥挥手,带人抬着轿子先走了。

沈青桐举步上桥。

柳雪意低着头,规规矩矩的跟在后面。

却不想,刚走到拱桥的最高处,沈青桐一抬头,就见对岸的太子妃卫涪陵正带了几个婢女在那附近徘徊。

青青颐指气使的指着几个人道:“都仔细的找找,再没有的话,就再往回找,也就这么几步路,也不可能掉在别的地方。”

彼时,卫涪陵似乎也是听见了这边的脚步声。

她回头,就也看到了沈青桐。

沈青桐倒是一点也没意外会在这里遇到她,只是马上就想起一月之前她送过去的帖子了。

“太子妃嫂嫂!”沈青桐不动声色,微微一笑,就主动举步下了桥,迎上去,“这么巧,嫂嫂今天也进宫来了!”

“我最近身子才刚大好,趁着今天天气也好,就过来看望母后的!”卫涪陵道,见她在打量青青等人,就主动的解释道:“掉了个耳环!”

说着,手指抚过耳垂,果然是有一只耳环不见了。

卫涪陵又再看向了沈青桐道:“贤妃娘娘今天生辰,你们是进宫来贺寿的吧?要不你们先去,本宫过来的时候听说陆夫人带着陆小姐也都来了呢!”

陆嘉儿?!

沈青桐对这事儿倒是不怎么关心,却是跟在她身边的柳雪意,显而易见的微微变了脸色,心里瞬间升腾起极大的危机感。

她用力的掐了下手指,很细微的小动作,已然是被卫涪陵尽收眼底。

卫涪陵不动神色,眼底笑意却微微深刻几分,看了她一眼。

------题外话------

突然发现,丫头们到了桐妹儿身边都会变得可爱好多哒(∩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